僕娘(日语:ボクっ娘ボクっこ bokukko),又稱僕少女ボク少女ボクしょうじょ boku shōjo)、僕女僕女ぼくおんな boku onna),是以男性第一人稱「僕」(ぼく boku)自稱的少女[1]

同義語「俺」(おれ ore)自稱的女性,則稱俺娘オレっ娘おれっこ orekko)、俺女俺女おれおんな ore onna)。[2]

虛構作品中的僕娘

在有大量女性角色登場的美少女遊戲中,爲便於區別臺詞的發言者,角色被設定成使用不一樣的第一人稱,以彰顯個性。這是編劇時使用的的基本手法。[3]在類次文化作品中,常有一位以「僕」「俺」「己等」(おいら oira)、「儂」(わし washi)、「俺樣」(おれさま oresama)等男性第一人稱自稱的少女登場[4],這類少女統稱僕娘,或是其他同義語。這種特徵令一些人著迷,僕娘也就成爲了萌屬性[5]

僕娘常有男孩子氣的性格[5],但也有女孩子氣的角色以僕自稱。[6]也有作品爲運用敘述性詭計而讓僕娘登場。[註 1]

次文化中的僕娘,自1950年代起偶有出現,如手塚治虫漫畫《緞帶騎士》的沙菲雅、《向日葵》的風野日由子等,而普及契機之作和普及時期說法不一。手塚治蟲塑造出上述有少年般舉止之少女形象的背景,是受到宝冢歌舞剧团的影響。[8]具體而言,1934年至1935年間,宝塚、松竹等少女歌劇團的人氣中心從成年男性向女學生和年輕女性轉移,女學生間率先流行起「君」(きみ kimi)、「僕」等男性用語。[9]

日本女性歌手原先就有不少以「僕」爲第一人稱歌唱的。這可以解釋爲歌詞的假想發話者被設定成男性,但也有不符合這種解釋的例子。例如1972年《四季之歌》中有「我的戀人」(ぼくの恋人)之樂句,而這個戀人是男性詩人海因里希·海涅,歌曲的假想發話者是女性。[註 2]不過,明確以僕娘爲假想發話者的歌曲,則是松本千枝子日语松本ちえこ在1976年的《日语ぼく (松本ちえこの曲)》。

現實中的僕娘

如上所述,虛構作品世界中以男性第一人稱自稱的女性不是少數,但在現代日本,使用「僕」「俺」這類第一人稱的女性並不受社會歡迎[6][11],會被視作不守規矩。

不過現實中,使用這類人稱的女性在增多。[5]心理師富田隆日语富田たかし對這種傾向的解釋是:多數情況下只是模仿男性朋友和虛構人物的第一人稱,並形成習慣;也有憧憬男性和不想以現有女性身份成長,並將這種願望表現了出來。[5]

以「僕」自稱的藝人春名風花表示,她有「女性只用『私』(わたし watashi)自稱,有點艱難、彆扭……而男性可以隨時間場合使用『俺』『僕』『私』,眞讓人羡慕。爲甚麼女性沒有普通的第一人稱。作爲女孩子,想要一個不必改變迎合、能和人對等談話的第一人稱」[12][13]的想法時,適逢出演動畫《少女革命》,此後便喜歡以「僕」自稱。[12][13]但春名風花在男性也以「私」自稱時自己也一樣以「私」自稱。[14]

教育家本田由紀日语本田由紀於2009年至2010年間以神奈川縣公立中學學生爲對象進行的問卷調查結果,以第一人稱「僕」「俺」自稱的女生分別佔總體的1.2%、3.8%,使用包括「自分」(じぶん jibun)在內的男性第一人稱代詞的女生共佔總體的5.0%。[15]這樣的用語不限於一般人,如藝人矢口真里就自稱「己等」,春名風花和電波組.inc最上Moga也常用「僕」作爲第一人稱代詞。

江戶時代,「俺」這一第一人稱不論男女老少都廣泛使用。[16][17]如今,在中部地方,特別是山梨縣等地,仍有以方言「俺」爲第一人稱的女性。[18]

參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