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案
对於南海海域的各種主权主张
法院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组成的临时仲裁庭,通称“南海仲裁庭”(委托常设仲裁法院提供场地和秘书服务)[1][2]
案件全名 An Arbitration before an Arbitral Tribunal constituted under Annex VII to the 1982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Law of the Sea between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根据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附件七组成的在菲律宾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的仲裁庭的仲裁
宣判日期 2016年7月12日
判案者

首席仲裁员:[3]
加纳 托马斯·门萨

其他仲裁员:
法国 让-皮埃尔·科特英语Jean-Pierre Cot
德国 吕迪格·沃尔夫鲁姆英语Rüdiger Wolfrum
荷兰 阿尔弗雷德·松斯
波兰 斯坦尼斯瓦夫·帕夫拉克

南海仲裁案[註 1][4],指菲律賓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南中國海(菲律賓称西菲律賓海)中菲争议海域基于“九段线”的海洋权益主張及近年的海洋执法和岛礁开发活动已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为由向常设仲裁法院提出,再由时任庭长柳井俊二與菲律賓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任命仲裁人並委請常设仲裁法院提供场地和秘书服务的临时仲裁庭[1]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提起的仲裁案。

2013年2月19日,中国正式拒绝参与仲裁案,称中国于2006年根据公约第298条作出的声明排除了该公约规定的争端处理机制在海域划界等问题上对中国的适用[5][6],并认为此案所涉争端实质上是超出公约调整范围的领土主权和海域划界问题,故仲裁庭对此案无管辖权[7]。2014年12月7日,中国发表立场文件阐释在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上的立场[8][9]

2015年7月7日,仲裁庭舉行首次聽證會;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同時發表聲明,不承認仲裁庭對此案的司法管轄權,也拒絕菲律賓任何形式有關此案的和解提議[10]。10月29日,仲裁庭正式裁定对此案菲律賓提出的7项诉求拥有管辖权,并将对菲律賓其他诉求的管辖权裁定留待审理时作出[11]

2016年7月12日,在中国缺席的情況下,仲裁庭公布仲裁结果,支持菲律宾在此案相关问题上的几乎全部诉求[12][13]。仲裁庭5名仲裁员一致裁定,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下中国对南海自然资源不享有基于“九段线”的历史性权利[14][15]。仲裁庭还認定中国在南海的填海造陆“给环境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并要求中国政府停止在南海的“活动”[12][16][17]

背景

中國主張的「九段线」範圍
南海周邊諸國於南沙群島各島礁及沙洲的駐軍情況。
南沙群島2012年形勢圖,標出各國聲索線、駐軍之島礁及固定翼機場。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间,日本为推行南进战略,于1939年武装占领南沙群岛,并命名为“新南列岛”[18]日本投降后,簽署了《舊金山和約》,放棄其在南沙群島的一切權利與主張[19]。1946年7月,中華民国政府以太平舰(护卫驱逐舰)为旗舰,率领“中业”(大型登陆舰),“永兴”(扫雷舰),“中建”(大型驱逐舰)等舰前往南海收复南沙西沙两群岛[20],并以军舰名称命名太平岛中业岛永兴岛中建岛等岛屿。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其政府亦主張其擁有對該區域的主權,而在台湾中華民國政府與北京所持的主張相同[21],并实际控制太平岛[22]

1960年12月21日,美軍加州29工兵營就來函中華民國國防部,要求前往南海北子礁景洪島南威島測量,間接承認中國在南海的主權。1956年,美軍雷納德上將寫信給當年的民國副總統陳誠,一開始就說西、南沙群島不重要也沒價值,接著又說菲律賓對南沙有需求,越南對西沙有需求,希望中華民國能放棄主權,不過陳誠不從[23]

1956年,菲律賓人托馬斯·克洛馬與其追隨者佔領該區多個島嶼,成立了自由地公国,菲律賓政府曾予以贊成,該國現在被菲律賓劃為卡拉延市[22]馬尼拉基於其地理位置鄰近南沙群島,因而主張擁有該區域的主權[21]越南政府則引用歷史文獻,認為越南自17世紀擁有該區域的主權,該國在當時便已佔據了西邊的島嶼[21]北越政府曾在1974年以前承认中国对“九段线”的主张和南海诸岛的主权,但越南统一后态度发生变化,主张对西沙群岛、南沙群岛拥有主权[24]。1970年代,馬來西亞也加入了争议,聲稱擁有鄰近該國數個島嶼的主權;而汶萊也通過擴展其专属经济区,聲稱擁有南通礁[25][17]

2002年11月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東盟10國(10+1)簽署《南海各方行為宣言》,并承諾“保持自我克制,不採取使爭議復雜化、擴大化和影響和平與穩定的行動”,包括“不在現無人居住的島、礁、灘、沙或其它自然構造上採取居住的行動,並以建設性的方式處理它們的分歧”,有關各方願通過各方同意的模式,就有關問題繼續進行磋商和對話。

2012年黄岩岛主权问题激化,菲律賓於9月12日正式將南中国海命名為「西菲律賓海」[26]

中国对仲裁程序的排除性声明

2006年8月25日,中国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的规定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声明。该声明称,关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第1款(a)、(b)和(c)项所述的任何争端(即涉及海域划界、历史性海湾或所有权、军事和执法活动以及安理会执行《联合国宪章》所赋予的职务等争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不接受《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十五部分第二节规定的任何程序[5][6]

临时仲裁庭的组成及管辖权、公信力争议

2015年10月29日,仲裁庭稱其有權審理本案,理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菲律賓都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締約國,而本案為兩國對於此公約的解釋與適用產生了糾紛,因此駁回了中方認定「超出司法管轄權限」的陳述,並將進行裁定[27][註 2]

仲裁庭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争端强制仲裁机制组成,不同于《聯合國憲章》第十四章寫明有司法管轄權國際法院,不需要原被告双方同意,仲裁團的組成及仲裁程序以第十五部份第二節訂明的附件七進行,因此即使中華人民共和國拒絕仲裁,並不影響仲裁的進行,亦無須理會[28]

2016年7月13日,聯合國官方微博澄清,该组织与此案仲裁庭沒有關係[29]。因本案仲裁庭不属于國際法院或其他联合国系统司法机构,其裁决並不能依照《聯合國憲章》第十四章关于国际法院的规定提交联合国安全理事會申请强制执行[30],仲裁庭並沒有按國際海洋公約第291條要求中華民國加入下,自行作出對中華民國控制的太平島的判決。

仲裁过程

准备阶段

2015年7月7日仲裁听证会开始,菲律宾要求仲裁庭判定中国的主张无效。印度尼西亚日本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也派出观察员出席听证会[31]。rappler.com认为此次仲裁可与尼加拉瓜诉美国案英语Nicaragua v. United States相比,因为二者都是发展中国家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提出的仲裁,当时尼加拉瓜诉美国案英语Nicaragua v. United States是尼加拉瓜向国际法院提起的对美国的起诉[32]

2013年1月22日,菲律宾通知中国仲裁意向并向中国发出诉求陈述[33]。2013年2月19日,中国退回菲律宾的通知。2013年7月11日,海牙仲裁庭第一次会议。2013年7月31日,菲律宾就仲裁规程草案发表意见。2013年8月1日,中国告知仲裁庭不接受菲律宾提出的仲裁。2013年8月27日,仲裁庭在常设仲裁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第一版仲裁规程[34]。2014年3月30日,菲律宾提交备忘录。2014年5月14日到15日,海牙仲裁庭第二次会议。

2014年5月21日,中国就仲裁规程第二版草案发表意见,称其不接受菲律宾提出的仲裁。2014年5月29日,菲律宾就仲裁规程第二版草案发表意见。2014年6月3日,仲裁庭在常设仲裁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第二版仲裁规程[35]

2014年12月7日,中國發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於菲律賓共和國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轄權問題的立場文件》,声明中国方面不接受菲律宾及仲裁庭提出的仲裁[36]。2014年12月15日,中国尚未发布相应的备忘录。2014年12月17日,仲裁庭在常设仲裁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第三版仲裁规程[37]

2015年3月16日,菲律宾向仲裁庭提交补充书面材料[38]。2015年4月20日到21日,海牙仲裁庭第三次会议[38]。2015年4月22日,仲裁庭在常设仲裁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第四版仲裁规程[38]。2015年7月7日到13日,仲裁庭在海牙召开听证会[39][40]

2015年10月29日,仲裁庭做出管辖权裁定,表示对菲律宾提出的15项诉求中的7项拥有管辖权,包括黄岩岛是不是岛,美济礁是否算作低潮高地,并将对菲律宾其他诉求的管辖权裁定留待审理时作出[11]。仲裁庭将菲律宾其余7项对中国非法行为的指控留待下次审理。仲裁庭还让菲律宾明确最后一项诉求“中国应当停止其非法声索和行动”的范围[41]。仲裁庭将审理时间定于11月24日到30日[42]

2015年11月24日到30日,仲裁庭要求菲律賓對太平島地位作出解釋,菲律賓宣稱太平島是岩礁而非島嶼[43]

2016年6月30日,第16屆菲律賓總統大選結果出爐,由羅德里戈·杜特蒂當選。

2016年7月12日,在中国缺席的情況下,仲裁庭作出裁定,認為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中国对南海自然资源不享有基于“九段线”的历史性权利,并要求中国政府“遵守国际法”[12][16]

仲裁結果

2016年7月12日北京時間下午5時,仲裁庭通过常设仲裁法院公佈仲裁結果。仲裁庭認定,中國對九段線範圍內的資源擁有「歷史性權利」的主张,並無法律基礎,違反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44]。此外,仲裁庭亦裁定中方在禮樂灘採集資源侵犯了菲律賓的主權權利,中方對南沙群島的珊瑚礁生態系統構成永久而不可挽回的傷害,而中方漁民在南海採取嚴重破壞珊瑚礁生態的方式,大規模撈捕瀕危的海龜、珊瑚等,中方皆明知却沒有履行停止這類行為的責任[44],法庭也判决包括由中華民國(仲裁原文称“中国台湾当局”)实际控制的自然面积最大的太平島在内的所有南沙群岛的海上地物最多只是而非,亦即其自然条件不足以支撑及维持常住人口,最多只能产生领海、不能产生專屬經濟區[45][46][47],天然状态下的黄岩岛美济礁仁爱礁渚碧礁只是低潮高地,不能产生领海、专属经济区或界定大陆架,中国大陆在低潮高地建造人工岛的行为被认为侵犯了菲律宾的主权权利[48]

各方反应

此图标示世界各国对于菲律宾诉中国案(南海仲裁案)的立场。
  中华人民共和国
  支持对话解决南海问题或反对仲裁
  保持中立或立场有争议
  支持仲裁庭判决
  菲律宾共和国
  未表态

支持仲裁

支持通过双边谈判处理争议或反对仲裁


注: 叙利亚 伊拉克 约旦 摩洛哥 突尼西亞 阿联酋 阿曼阿拉伯国家以及 乌兹别克斯坦未单独表明立场。但其所在的相关组织表达了立场。 瑞典则有支持双方的2种报道[63][118][119]

相关国家和地区

 

菲律賓政府認為中國大陸所主張的九段線是無效的,因為其違反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有關專屬經濟區領海的條文。九段線將南中國海的的大部分都劃入中國,中國大陸不能在此區域自行定義大陆架的範圍[120]

 

中国拒絕參加此次仲裁,並認為菲律賓的主張沒有法律依據,中國政府稱菲律賓向仲裁庭提出仲裁的行為,已經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與東南亞國家聯盟在2002年簽署的《南海各方行為宣言[121][122]。2016年7月,在仲裁案公布判决前夕,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出席第二届“中希海洋合作论坛”致辞时强调“中国作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缔约国,努力维护《公约》宗旨,反对任何海洋霸权,但同时中国将坚决维护正当合法权益”[123]

2016年7月12日,判決出爐後,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稱,此次判決明顯存在政治背景與瑕疵,是對海洋法公約與國際法治的公然破壞,絕不能接受此案子,這乃是意味著中國力圖守護法律權威性的決心。[124]外交部发布公告称:“关于应菲律宾共和国单方面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于2016年7月12日作出的裁决,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郑重声明,该裁决是无效的,没有拘束力,中国不接受、不承认。”[125]

據台灣中央通訊社報導,中國人民解放軍海军其后進行實彈演習,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習近平下令解放軍進入「一级战备状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领导的國家國防動員委員會徵召後備役軍人。北京市人民政府下達通知,要求北京市屬各單位7月12至17日進入「戰時狀態」,全天值班[126]。但据中国官方媒体环球网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并未进入一级戒备状态[127]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在2016年7月1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上称,本案仲裁機構是历史上首次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而组成的临时仲裁庭,并不属于常设仲裁法院建制;1899年建立的常設仲裁法院,仅为之提供秘书服务和场地。本案仲裁庭组成是政治操作的结果,5名仲裁员除其中一名德国籍仲裁员按仲裁规则由原告菲律宾指定外[註 3],均由时任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活跃的日本右翼政客柳井俊二指定,且均为欧洲背景而不具有广泛的国际代表性。本案仲裁员为原告提供有偿服务,薪酬由菲律宾等方面支付,而非如联合国系统内的国际法院和海洋法法庭那样由联合国负责经费以保证独立性。另外,本案部分证人的提供的专家建议违背其在先前公开发表的著作中的接近中方立场的学术观点。因此,这个仲裁庭根本没有公正性和公信力可言,这次仲裁将成为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案例[1][2]

2016年7月15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出席“亚欧首脑会议”期间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晤,李克强向安倍重申南海仲裁案的裁决无效,日方不是当事国,应谨言慎行,不要介入和炒作[128]

随着该案审判的结束,中国网友掀起了一轮抵制外国货、特别是菲律宾货品的高潮。7月19日,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高燕表示网络上有一些网民呼吁抵制菲律宾产品,在实际中并没有发生。并表示,中国愿意进一步深化与东盟包括菲律宾在内的经贸合作方面的对话,同时也愿意和菲律宾发展平等互利、形式多样的经贸合作关系[129][17]

南海其他聲索方

 越南

2014年11月,越南政府稱中國外交部對於中华民国1947年所划定的十一段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改为九段線)的說明是不合法的,並聲明支持菲律賓提出的仲裁案與請求法院注意越南擁有黃沙群島的主權[130]

 中華民國

2016年2月17日,中华民国外交部在回应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呼吁时表示,尊重也同意南海主权声索方和平解决争端,也支持各方经由公正、透明及对等原则下循协商或法律途径解决分歧,但对于菲律宾提出的南中国海仲裁案,基于中華民國未被邀请加入仲裁程序、仲裁法庭也没有征询中華民國的意见,在被排斥于仲裁案以外的情形下,政府“不能接受仲裁庭判决”[131]。2016年5月13日,外交部表示曾邀菲律賓及臨時仲裁庭派人實地參訪太平島,可是仲裁庭遲未正面回應,菲律賓則已回函拒絕邀請,還刻意重申太平島是「岩礁」非「島」[132][133][134][135]。对于2016年7月12日的仲裁结果,总统府在结果出炉之后发表新闻稿,表示中華民國非《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締約國,並强调“绝不接受,对中华民国不具法律约束力”[136][137]。總統蔡英文將原定14日前往南沙太平島巡弋的康定級巡防艦提前一天,在13日出發[138]。国际法庭的仲裁结果对中華民國充满歧视和不尊重,不僅將太平島降格為礁,還否定了由中華民國制定的十一段線,傷害了中華民國的主權以及經濟漁權[139]。中華民國外交部長李大維则強調,政府不接受仲裁本文以「中國台灣當局」稱呼中华民国[140][141][142][143]

仲裁结论中全面否定包括南沙群岛面积最大的天然岛屿太平岛(0.51平方公里)在内的所谓岛礁为岛的说法在台湾招致了极大的非议[144][45][145]

其他

美国政府表示,它不会在这场冲突中偏向任何一方。[146]但卻在宣判仲裁期間往南海增派航空母艦,意在支持己方盟友。2014年12月7日,美国国务院下属的海洋與國際環境和科學事務局,認為九段線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82年簽署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十條和第十五條有關歷史性所有權的規定。[147]2015年6月,國務院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丹尼爾.拉塞爾聲稱對於海洋申索,各國必須依照《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來解決。[148]值得注意的是,此類會約束美國政府與國會的國際法,在美國國會並沒有得到批准,也因此美國並無遵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149]

该案审判后,有菲律宾媒体称,美国是南海仲裁的幕后推手,应该为菲律宾聘请仲裁庭律师的花费报销,但在美方獲悉後,表示菲國的要求已遭美方拒绝。为此,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马克·托纳否认美国参与南海仲裁,也不建议中国放弃其主张[150]

2016年1月,澳大利亞外交部長朱莉·毕晓普認為,儘管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接受仲裁,臨時仲裁庭的裁決將是極其重要的國際原則聲明。[151]2月1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委員楊潔篪會見澳大利亞外長對此表態反應:澳大利亞不是南海當事國,應恪守在南海主權領土爭議上不選邊站的承諾,不參與、不採取任何有損區域和平穩定和中澳關係的事。毕晓普事後则表示“中国竟会对我敦促各方和平协商、保持克制和遵守国际法感到吃惊,这令我感到震惊”[152],不過中方也多次提到此仲裁存在不公的現象。[134][142][153]

国际组织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