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
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的一部分
June9protestTreefong01.jpgHarcourt Road tear gas view 20190612.jpg
June16protestTreefong15.jpg示威者於立法會會議廳展示標語, Jul 2019.jpg
日期 2019年3月31日 (2019-03-31)[1]- 持續中
(4个月3周又4天)
地點

全球各地,主要為 香港

起因
  • 反對《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並不滿政府拒絕正式撤回草案
  • 示威者認為警方過度使用武力,抗議警察拘捕示威者、定性6月12日衝突為「暴動」[8]
  • 政府政策越來越偏離民意,造成貧富懸殊和經濟不公平
  • 目標 五大訴求與其他
    方法 不合作運動網絡號召英语Internet activism罷工罷課罷市連儂牆絕食請願、報紙廣告靜坐示威、集會、佔領或堵塞道路、遊行人鏈、死諫、包圍及佔領立法會、包圍警署、佔領機場野貓式行動、杯葛支持媒體和商店、提出司法覆核
    狀況 持續中
    让步
    • 林鄭月娥6月15日宣布「暫緩」修例並向公眾致歉
    • 林鄭月娥7月9日再宣布修例草案「壽終正寢」,但未有正面回應示威者五大訴求
    •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6月17日稱非整個6月12日衝突是暴動[9][10]
    衝突方

    示威者
    (群眾自發,無統一組織)


    民主派政党

    中間派政党

    本土派自决派政党

    港独派團體

    基督宗教團體
    • 基督教教牧聯署籌委會[12]
    • 教牧關懷團[13]

    學生組織

    民間團體

    香港政府


    獲得支持:
    中國共產黨及中央人民政府

    建制派政黨

    中間派政党

    社會組織
    • 教聯會
    • 香港华人革新协会
    • 香港福建社團聯會[20]
    • 香港中華文化總會
    • 香港培青社
    • 香港中港青年文化联合会
    • 政府人員協會[21]
    • 國家行政學院香港同學會[21]
    • 香港公務員總會[21]
    • 香港侨界社团联会
    • 香港南海同鄉總會
    • 香港的士司機從業員總會
    • 教评会

    民間團體

    新界地方團體

    香港黑社會[22]
    指揮人物
    群眾自發,無領導者
    傷亡
    死亡 5[27](自殺)(截至7月26日)
    受傷 2100+[26](截至8月15日)
    被捕 748+[28][29][30][31][32](截至8月14日)
    刑事指控 非法集結、襲警、暴動、阻差辦公、藏有攻擊性武器、刑事毀壞、非法燃放煙花爆竹、行使虛假文書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俗稱反送中運動[33]反修例運動[34]反引渡條例修訂[35][36],是香港自2019年3月31日開始的政治運動,示威者以聯署、刊登宣传廣告、遊行集會、佔領街道、癱瘓運輸設施、圍堵政府各行政部門警察總部和各區警署、自杀等一系列行動向政府抗議和施壓。同年6月,遊行、示威、集會亦傳播到香港以外的地方,並得到32個海外城市響應[37]。该运动被視為香港政府六七暴動以來最大的管治危機[38]

    運動背景

    潘曉穎命案

    2018年2月,一對香港居民情侶陳同佳、潘曉穎到臺灣旅遊,潘曉穎在旅店房間內被男友陳同佳殺害,並被棄屍在臺北市郊草叢。案發後,臺灣士林地方檢察署在同年12月正式通緝陳同佳,時效37年6個月。陳當時已搭機返港,惟臺、港之間沒有引渡協議,香港特區政府無法向臺方提供司法互助,引渡陳赴臺受審。[39]潘曉穎的家屬向香港建制派政黨民主建港協進聯盟(簡稱民建聯)尋求協助。

    提出修例

    2019年2月12日,香港保安局在民建聯支持下,藉此案提出修訂《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簡稱《逃犯條例》)草案,開始公眾諮詢[40]。草案允許香港特區政府中國大陸澳門臺灣等司法管轄區移交嫌疑人和進行法律協助[41]。2月至4月間,草案引起立法會、商界、法律界等各界廣泛疑慮[42]。2019年4月1日,富商劉鑾雄就修例向法院提出司法覆核[43],5月29日又撤回申請[44]

    與建制派政治立場相左的泛民主派反對該草案,他們建議政府採取「日落條款」,僅以特例方式,單次向臺灣移交陳同佳,但遭政府拒絕。臺灣方面也表示,不同意香港以「一個中國」為前提,修改條例、進行交涉。[45]

    5月3日至24日,雙方透過立法程序展開攻防,支持草案的建制派議員強行撤換反對草案的民主派法案委員會代主席涂謹申,導致委員會「鬧雙胞」,互相強佔會議室和發生肢體衝突[42]。特區政府隨後公佈歷史性決定,計劃將草案繞過法案委員會[42]並在6月12日直接提交香港立法會大會進行二讀[46],社會上反對修例的聲音由此演變成大型社會運動。[來源請求]

    反方主要反對原因[47],是因為他們認為修例沒有經過廣泛諮詢和討論,過於急進,並擔憂擔心中国大陆的法治不夠成熟、與香港法律制度差異大,疑犯不能受到公正审判[48],且中國大陸可能藉法律拘捕政治犯。他們亦認為修例後在港商人可被引渡、資金可被充公[49],可能會令境外投資者卻步,削弱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50]

    政經因素

    在政治方面,由於2014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發表白皮書,強調對香港享有全面的管治權,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又確立「八三一框架」,引起社會不滿,認為框架阻礙了香港實現真正的民主選舉,違反港人治港承諾。港府推動的中港融合政策也讓香港人民擔心自由法治無法在一國兩制下得到保證,加強了港人對北京政府的不滿、反感。[51][與來源不符]劉曉波被判刑事件和銅鑼灣書店事件也可能加深香港人對內地法律和政治體制的不信任。[52]

    經濟方面,香港的房價異常高昂且每年急升,工資漲幅遠遠落後物價。香港每年吸引大量移民和遊客,特別是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和旅客,為當地社區和經濟造成沉重壓力。當地貧富懸殊和經濟不公平等問題,都可能導致此次的激烈抗爭。[53]

    訴求目標

    6月16日的遊行中,群眾提出5項訴求,而後歷經多次遊行陳抗,主要定調、整理為「五大訴求」,[54]及後得內地官媒逐一反駁而確立其廣泛認受性[55][56]

    1. 按議事規則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集會群眾認為應明示撤回,不認同林鄭月娥所表示「法案已死、壽終正寢」[57]比明示撤回有同等或以上之效力);
    2. 取消認定6月12日的行動及其後衝突為「暴動」;
    3. 撤銷檢控及控罪並釋放被捕示威者;
    4. 追究警方濫用武力(開槍發射橡膠子彈、布袋彈,且濫發催淚彈)及公權力,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所有事件;
    5.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辭職下台[58][a]
      重啟政改,2020年實施「真雙普選」。

    遊行群眾尚有提出其他訴求,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