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的手勢是指在2019年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期間,示威者用來傳達物資供應、設置路障、後勤救援等訊息的手勢。其在與警方對峙的前線或特定地區需要某物資時,大批示威者透過手勢傳遞訊息,並以人鏈的方式將物資從物資站分發至前線等地。其中一種物資便有一種代表手勢。

最初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並未出現相關的手勢,但是示威者為了能在大批人群中有效地溝通,預先設計出一系列手勢。而隨著運動的持續進行,這一系列的手勢逐漸成為示威者主要的溝通方法。部分抗議者還設計出有關手勢的介紹,並利用TelegramLIHKG討論區和社群媒體傳播這些圖片。

使用背景

到了2019年7月,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示威者已經將手勢視為主要的溝通方法。

自2019年6月以來的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2],其直接行動方式不同於2014年雨傘革命的長期佔領[3]。雖然反對《逃犯條例》的抗議者缺乏明確的領導人或組織[4],這次示威活動仍表現出廣泛的協調性[5]。由於在示威集會中不需聽從任何的指示,許多人和團體得以從事適合自己的工作[3][6]。同時,年輕示威者以李小龍的名言「變成水吧,吾友」(Be water, my friend)作為運動模式[7][8],事先在網際網路上策劃具體細節[5],透過通訊軟體和社群媒體傳遞訊息[3]、募集物資設備[9]。而在現場,示威行動則透過手機網路或口耳相傳傳達指令[10]

示威者通常會先搬運周邊的金屬護欄、垃圾桶鐵馬充水式護欄,並將內六角扳手束線帶等傳上前線,迅速設置成封鎖用的路障與防線[10][11];他們會在夜間遭到警方驅離[3][4],並在隔日再度發起佔領行動[8]。抗議者在幾個小時內便會出現「放哨」、「物資」、「傳令」、「急救」等分工[10],例如設置物資站分發飲用水、零食、手套長傘、及用硬紙板製作的盾牌[3],志願的急救人員亦進駐急救站[3][5]。同時,許多抗議者會攜帶口罩(防範催淚彈臉部辨識技術)、護目鏡(防範胡椒噴霧)、頭盔(防範警棍)和長傘[4],沿著路障與到場的防暴警察對峙[3][11][12]

為了能在混亂的人群中協調行動,許多後方的示威群眾則迅速集結,站成一排組成人鏈[13],根據需要將頭盔、長傘、保鮮膜、束線帶、剪鉗、瓶裝水、路障等物資援助[14],逐一且快速地從遠處的物資站傳遞至前線[3][4][5][10][15][16]。由於不是所有在場的人士都擁有完整的裝備[17],抗議者會向其他在危險地區行走的參與者遞送頭盔或口罩[5]。後排的示威者則準備大量能夠送往前線分發的物資[18],相關的手機群組亦隨時有人發起運送行動[19]。部分人士會到附近的超級市場等處購買頭盔、長傘、飲水、保鮮膜等物資[13],亦曾有住戶直接把浮板、保鮮膜等投擲至地面[19]

手勢使用

設計功能

反對《逃犯條例》運動的示威通常會在後方組成人鏈,並且傳遞物資至前方。

最初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並未出現有關物資的手勢,不過隨著運動的進行,抗議者開始嘗試發展許多與警方抗衡的戰術英语Diversity of tactics和工具,藉此不斷擴大自身的影響力[20][21]。為了能在大批擁擠人群中溝通、運送索需要的防護裝備、物資或援助,或是協助設置障礙,抗議者預先設計出能夠傳達訊息的一系列手勢,從而避免出現訊息偏差[3][7][8][16]。其中一種物資便有一種代表手勢[6]。最早在6月12日的佔領行動中,示威者便確立相關的溝通手勢[6]。到了7月1日,大部分抗爭者便已經熟悉各種傳遞物資的手勢[22],成為相當常見的溝通方法[23]

面對喧鬧的人群與混亂的現場,抗議者能運用這一系列預先確定的手勢交流[4][14],向其他人表達需要運送到前線的物資[9][5][20]。當第一線示威者或某一特定地區需要物資或設備供應時,便會喊出需要的物品與手勢[12];在周圍大批的人群知悉後,會一同向遠處的人群比出相應的手勢,傳遞請求攜帶或遞送物資的訊息[2][14][12][24][25]。這些物資訊息傳遞至物資站,由駐守該處的示威者整理,並透過人鏈的方式傳遞至前線[20][21]。示威者透過手勢語言便能在內部傳達各種訊息,例如物資供應、設置路障、後勤救援等[2]。不過,示威者仍會不時直接呼喊英语Human microphone前線需要支援的物資[24][25][26]

為了避免受到催淚彈或胡椒噴霧的影響,當警察正在動員或使用胡椒噴霧,示威者會透過手勢告知其他人需要頭盔、長傘、口罩、保鮮膜、護目鏡[14]、手套或哮喘吸入劑英语Inhaler[24][27],隨後便會傳遞至前線[3]。而為了能快速設立路障,示威者也可以使用手勢傳達需要障礙物、束線帶、剪鉗、內六角扳手等訊息[2][14]。對於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們,則可以發出請求水或生理鹽水、哮喘吸入劑等的手勢語言[2][14]。為了確保不會過度供應,抗議者則會使用手勢表達該處已經收到足夠的物資[14],可以停止運送[17]。另外還有警告危險、快速跑離的手勢[28]

傳達訊息

訊息 動作 參考資料
頭盔 雙手舉起,手掌平放在頭部上方,上下晃動做摸頭狀 [6][17][20][21][26]
口罩 雙手圈住成「C」字形,放在嘴巴兩邊 [6]
長傘 雙手上下握拳,在胸前模仿打開長傘的動作 [6]
護目鏡 雙手圈住成「C」字形,放在眼睛兩邊 [6][24]
保鮮膜 雙臂握拳,在胸前轉圈 [6][17][24]
生理鹽水或水 雙手模仿持握罐子,分別以順時針或逆時針轉動 [6]
哮喘吸入劑 拇指向下、放在嘴邊,模仿正在吸用哮喘吸入劑 [6]
剪鉗 雙手舉起,豎起食指和中指開合,做出剪裁的動作 [17][20][21]
剪刀 單手舉起「V」字剪裁手勢,橫向剪出 [22][6]
束線帶 雙手舉起,兩隻食指呈一直線 [22]
手套 雙手十指打開、閉上 [26]
物資足夠 雙臂在胸前交叉
透過手勢語言進行交流,示威者能夠快速組成防線。

為了能採取有組織的協調指揮策略,示威者在大量的人群中透過手勢語言進行有效地交流,這也成為其主要的溝通方式[2]。部分抗議者設計出有關手勢的介紹,並利用TelegramLIHKG討論區和社群媒體傳播這些圖片[9][29]。同時,《蘋果日報》也曾派發過特刊「完全抗爭手冊」,在上面刊登於網際網路上流傳的現場手勢,並讓相關手勢得以廣泛傳播[22][25][30]。部分長者與臨時參與者則是在現場主動學習年輕抗爭者的手勢術語[25][31]

在抗議者運用手勢溝通的作為被拍成影片後,經過社群媒體上不斷轉傳,許多人對於示威者的禮貌與協調能力予以讚揚[20][21]。對此,路透社曾經發表過一篇文章《在混亂中協調組織:示威者加固前線之戰略》,透過示意圖和資料影片介紹示威者的組織方式,並列舉在示威中常見的手勢語言[2][14]。而《洛杉磯時報》則形容香港示威者的行動已經具有相當的默契與共識,彷彿是經歷過數年的訓練[12][24]

不過抗議人士學會在現場溝通使用的手勢後,同樣會增加警方在蒐證與追緝部分的困難度[32]。而在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批評攻擊警方的暴力程度「愈來愈嚴重,愈來愈有組織」時,則指出示威人士已經擁有物資、聯繫、口號與手勢等特性,且行動亦升級至使用磚塊與鐵條[33][34]。《大公報》亦基於這次示威具有大量的物資供應、以及一套有系統的手勢,認為是有組織與策劃的行動[22]

參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