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海峽飛彈危機(英語:Third Taiwan Strait Crisis,又称第三次臺灣海峽危機1996年台海危機),是指1996年發生於海峽兩岸之間的一系列緊張事件。海峡两岸关系1980年代中华人民共和国改革开放后以经济交流为重,本已日趋缓和。1990年代初因东欧、苏联剧变的情勢,以及六四事件造成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关系恶化,美国不再需要中华人民共和国对抗苏联,转而拉拢中華民國对抗中华人民共和国,双方政治关系日趋紧张,而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当时双方经济关系并未受到实质影响。

臺灣海峽飛彈危機
Third Taiwan Strait Crisis
第三次臺灣海峽危機1996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過程的一部分
Taiwan Strait.png
臺灣海峽
日期1995年7月21日-1996年3月23日
地点
结果 美國派遣第七艦隊巡防台灣周邊海域。戰事未爆發。李登輝當選連任中華民國總統。
参战方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1]

 中華民國

 美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江泽民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註 1]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 李鹏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刘华清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軍委副主席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 钱其琛
国务院副总理外交部部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 王兆国
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国台办主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张震
中央軍委副主席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張萬年
中央軍委副主席解放軍總參謀長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遲浩田
中央軍委副主席國防部部長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傅全有
解放軍總參謀長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曹刚川
解放軍副總參謀長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隗福临
解放軍副總參謀長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吴铨叙
解放軍副總參謀長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钱树根
解放軍副總參謀長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熊光楷
解放軍副總參謀長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固辉
解放军南京军区司令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陈炳德
解放军南京军区司令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旗 张连忠
解放軍海軍司令員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旗 杨玉书
解放军南京军区副司令员海军东海舰队司令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军旗 于振武
解放軍空軍司令員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军旗 谢德财
解放军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楊國梁
解放軍第二炮兵司令員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周坤仁
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劉連昆 處決
解放军總軍械部部長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國家安全部徽章 賈春旺
國家安全部部長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姬勝德
解放軍總參情報部部長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于永波
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統帥旗 李登輝
總統兼三軍統帥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國徽 連戰
行政院院長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國徽 錢復
外交部部長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國徽 蕭萬長
行政院陸委會主任委員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國徽 高孔廉
行政院陸委會主任委員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國徽 張京育
行政院陸委會主任委員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旗 蔣仲苓
國防部部長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參謀總長旗 羅本立
國防部參謀總長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國防部旗 唐飛
國防部副參謀總長兼執行官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國防部旗 伍世文
國防部副參謀總長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國防部旗 李建中
國防部副參謀總長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陸軍司令旗 李楨林
陸軍總司令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海軍司令旗 顧崇廉
海軍總司令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旗 高王珏
海軍陸戰隊司令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空軍司令旗 黃顯榮
空軍總司令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憲兵旗 曹文生
憲兵司令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聯勤司令旗 王文燮
聯合勤務總司令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軍管區旗中華民國海巡旗 王若愚
軍管區海岸巡防司令)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國家安全局局徽 殷宗文
國家安全局長
中華民國國防部軍事情報局局徽 胡家麒
國防部軍事情報局長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政戰徽 杜金榮
總政治作戰部主任
美國美國總統旗 比爾·克林頓
總統兼三軍統帥
美國美国国务卿旗 沃伦·克里斯托弗
国务卿
美國美国国防部长旗 威廉·佩里
国防部部长
美國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旗 約翰·沙里卡什維利英语John Shalikashvili
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

美國美國海軍軍旗 亞奇·雷·克萊門斯英语Archie R. Clemins
美國海軍第七艦隊司令)
伤亡与损失
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少將刘连昆大校邵正宗因透漏軍情給中華民國政府,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間諜罪判处死刑

1995年,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辉訪問美國[2],引發中國大陸不滿,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了阻止李登輝在1996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中連任,於是進行以武力威慑台灣的軍事演習,此舉引發危機。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砲兵部隊南京軍區分別向台灣外海發射飛彈,舉行兩棲登陸作戰演習,美國則緊急調動兩個航母戰鬥群進入台灣海峽,海峽一時戰雲密佈。

中華人民共和國採取武力威慑行為干涉1996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但最終由中國國民黨籍的李登輝在首次公民直接選舉中當選連任中華民國總統[3]

危機歷程

背景

1979年1月1日,美国政府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建交后,废止与中华民国政府签订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改以《台灣關係法》取代之。[4]:449-450《台灣關係法》維持对台在商業、文化及其他方面關係,在军事方面则维持对台军售,但将台湾排除出共同防御体系,美軍協防台灣司令部(USTDC)及駐台美軍顧問團(MAAG)也於1979年4月25日裁撤,駐台美軍全數撤離台灣。[5]

六四事件」爆發后的1990年代初期,美國对中国大陆实施武器禁运[6][7]且因东欧剧变以及苏联解體,美国不再需要拉拢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同对抗苏联,同時加强对台湾军售,但美國仍视中华人民共和国为经济贸易要地,也并未将台湾纳入协防体系。

李登輝擔任中華民國總統初期,時值解嚴初期,李曾發表演說表示「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1995年5月22日,美國總統比尔·克林顿决定允许時任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於當年6月的第一周到美國進行非官方的私人訪問,参加康奈爾大學的畢業典禮,打破了將近17年未有中華民國最高層官員訪美的慣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表示不滿。[2]

軍事演習過程

第一階段

1995年7月至11月23日期間,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次飛彈發射及軍事演習,表示抗議李登輝訪問美國,期間江澤民中央軍委高層曾親臨現場觀看演習[1]。1995年7月1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通訊社新華社發表新聞宣布中国人民解放軍的二砲部隊將於7月21日至28日間,舉行飛彈演習,朝向距離基隆港約56公里的彭佳嶼海域附近試射。[8]1995年12月19日,美國指派尼米茲號航空母艦戰鬥群通過台灣海域[9]。此第一階段大致包含以下行動[10]

  1. 1995年7月21日至7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國從江西鉛山導彈基地試射東風-15短程彈道飛彈六枚,預定目標距台灣富貴角北方約70海浬處。7月21日1時,距離富貴角北方命中區481公里的鉛山基地以東某地點,先後發射兩枚東風15導彈;7月22日零時跟二時,先後試射兩枚東風15導彈;7月24日二時跟四時,先後發射兩枚東風15導彈,六枚均命中目標區。
  2. 1995年8月15日至8月25日,解放軍南京軍區出動艦艇59艘、飛機192架次,在東引北方約28海浬處,進行海上攻防演練。
  3. 1995年9月15日至10月20日,解放軍陸海空部隊在閩南沿海地區展示艦艇有81艘、飛機610架次。
  4. 1995年10月31日到11月23日,解放軍在

    1996年3月8日至3月25日期間,第二次飛彈發射及軍事演習。與此同時,台灣即將在3月23日舉行第一次總統直接選舉。飛彈落點在基隆高雄外海。當時,有消息稱將攻佔馬祖東莒島中華民國國軍以及所屬飛彈部隊隨即進入最高警戒狀態。3月8日當天美國立刻宣佈獨立號航空母艦戰鬥群部署到台灣東北海域,並進行大規模的海空聯合演習。1996年3月11日,美國海軍波斯灣加派尼米茲號航空母艦戰鬥群前往台灣東部海域,預定與獨立號航空母艦戰鬥群會合,為美國結束越戰後在亞洲地區最大的軍事部署[11]。另一方面,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潛艇部隊也緊急全部出海抗衡。另外,面對一觸即發的臨戰狀態,美國、日本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皆已準備自臺灣撤僑。[12][13][14]

     
     
     
     
     
     
    高雄
    1996年3月8日至15日,中共宣布在高雄外海演習,範圍分別為(22°38′N 119°25′E, 22°38′N 119°45′E, 22°22′N 119°45′E, 22°22′N 119°25′E)。[15]

    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武力威嚇中華民國此一階段的過程:

    • 1996年3月8日至3月15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福建永安南平飛彈部隊基地,進行「聯合九六」導彈射擊演習。發射四枚東風15導彈點火升空,越過台灣海峽。3月8日零時與一時,從永安分別試射兩枚東風15導彈,落在高雄外海西南30至150海里处;而同步時間前後不到十分鐘,3月8日一時,從南平發射一枚東風15導彈,落在基隆外海29海里處。後來,經美国巡洋艦碉堡山號(CG-52)英语USS Bunker Hill (CG-52)神盾艦在屏東小琉球附近海域陸續偵測到4枚導彈[16]
    • 1996年3月12日至3月20日間,解放軍海、空部隊在東海與南海展開第二次實彈軍事演習。航空兵力之戰術操演和編隊航行、火炮、飛彈射擊及海空聯訓[17]
    • 1996年3月18日至3月25日間,解放軍海、陸、空部隊展開第三次登陸聯合作戰的軍事演習,演習地點平潭島離台灣的島嶼不足70海浬。演練項目包括三棲登陸、空降及山地作戰演練。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張萬年親臨觀看演習[18]
    • 歐美國家部分觀點認為,解放军當時想攻佔中華民國的部分控制島嶼以恫嚇中華民國政府,但目標不是東莒岛而是孤立海上的烏坵島。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此未作官方正式評論。
     
     
     
     
     
     
    基隆
    1996年3月8日至3月15日,中共宣布在基隆外海演習,演習分布如圖4個紅點之內,座標分別為(23°13′N 122°20′E, 25°13′N 122°40′E, 24°57′N 122°40′E, 24°57′N 122°20′E) [15]

    面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武力威嚇,當時國軍還沒有任何可執行「源頭反制」的武器裝備,基於解放军的導彈威脅,國軍一度束手無策。時任中華民國參謀總長羅本立一級上將當年因此緊急下令要求中山科學研究院,將4枚天弓二型飛彈緊急改造成為地對地戰術飛彈,並前推部署在某外島。稱為「天弓2S」彈。只要解放军對台灣本島發射飛彈,國軍就以此彈實施反擊。此外,中華民國陸軍調派一個工蜂六型多管火箭連、一個M60A3戰車營,秘密從台灣部署至金門;其中一個工蜂六型多管火箭排更部署到最前線的大膽島瞄準福建省廈門電廠等目標,一旦解放军攻台,國軍立即實施報復性攻擊。此外,中華民國海軍派遣海虎號潛艦滿載魚雷潛伏在共軍船團必經海域,長達1個月之久,執行密令的艦長為李喜明少將。中華民國國防部在大選前也秘密派遣國防部參謀本部作戰、情報主管兩名中將(其中一名是帥化民)親赴美國,向美國國防部高層說明台方因應方案,並帶回美方承諾。[19]

    間諜洩密案

    據中華民國前國防部軍事情報局六處副處長龐大為說,1996年時,解放軍一份「聯合九六一」演習計划被间谍劉連昆洩露給中華民國。這份計划顯示,如果選舉出現「最壞的結果」時,「聯合九六一」軍事演習隨時可以變成真正的軍事行動。當時中華民國政府獲得此一計划後,立刻傳達此一消息給美國,美國因而派遣尼米茲號航空母艦獨立號航空母艦靠近台海,以具體行動阻止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武力攻台的軍事企圖。解放軍後來在美國壓力下,修改了這項行動方針,採取「三不原則」,即

    一、發射飛彈不會飛越台灣本島上空,
    二、海軍空軍不超越台海中線,
    三、即使舉行登陸演習,不會實際去占領台灣的島嶼等。

    解放軍在演習時發射了飛彈,但沒有使用實彈的彈頭。

    當時中華民國軍情局六處副處長龐大為特地到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劉連昆會面,獲得相關導彈演習機密資料後,即將機密資料交付中華民國國防部軍事情報局間諜李志豪帶回台灣;但李志豪的真實身份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国家安全部間諜,他將資料送回中華人民共和國,導致劉連昆身分曝光 [20][21]

    1999年,劉連昆连同邵正宗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军事法庭判处死刑。不久,他们入祠中華民國國民革命忠烈祠[22]

    兩岸密使

    2019年4月,前中華民國總統府資政曾永賢接受日本產經新聞社訪問時揭露,他在1992年,在李登輝總統指示下,開始與中國大陸政府進行秘密接觸;同年底,曾永賢密訪北京,獲得當時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楊尚昆親自接待,此後與中國共產黨高層建立機密聯絡管道。曾永賢說,1995年7月初,他在自宅接收到對岸高層消息,之後至總統府向李登輝進行匯報;向總統轉述消息稱,中共告知人民解放軍將在2週後進行飛彈試射,但不會直擊台灣本島,請中華民國當局保持冷靜,不要採取軍事報復行動,導致情勢升溫;兩週後,中國人民解放軍實施了飛彈演習[23]

美軍作戰序列(1996年3月-1996年5月)

 
台海飛彈危機時部署在台灣東北方海域的獨立號航空母艦 (CV-62),攝於1996年3月10日

美國海軍第七艦隊(U.S. 7th Fle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