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众正在路边靠看电视转播的印度与巴基斯坦之间的板球比赛取乐。(2003年)

娱乐(Entertainment)是一项能吸引观众的注意力与兴趣,并让观众感到愉悦与满足的,具有快乐、解闷、放松、休闲等特征,且有别于教育和营销的活动。既可以是一个想法、一项任务,但更可能是一个活动或事件。如今,人类的娱乐已发展上千年,已为了吸引观众注意力[1]。由于个人喜好差异,不同娱乐具有不同吸引力,但大多数娱乐活动都被认为具有普遍吸引力。就比如讲故事音乐戏剧舞蹈和各式表演,一般娱乐几乎流行于所有文化中,它们大多出于宫闱,发展出精妙多样的技巧,终闻于市井平民。当代娱乐产业主要依靠娱乐产品的制作和销售,而这一产业的发展更加速了娱乐的大众化。为适应不同规模,娱乐发展出各种形式:可以是私人音乐服务中的自选曲库,也可以适合两个人的二人宴会,更可以是不分国别肤色、包容万千观众、舞乐恢弘的国际化视听盛宴。

娱乐总是与趣味英语Amusement紧密相连。尽管很多娱乐形式的目的是严肃的,就如仪式庆典、宗教节日、或讽喻等,但人们往往可以能从中汲取欢乐,报以欢笑。因而這些嚴肅活動的娛樂背後也存在这样一种可能,即這些娱乐或可增进人的洞察力智力

娛樂的受众是娱乐的一个重要方面,受众是可以将自己的餘暇投入娱乐活动中的人。受众在观看比赛、歌剧、或电影的过程中,扮演了被动接受者的角色;而在参与者身份经常互换的活动中(如游戏),受众又可以是主动的。现实生活中有公共娱乐,也有个人的自娱自乐;既有劇場藝術音樂會这类正式的、内容固定的娱乐,也有儿童游戏英语List of traditional children's games一样内容不固定的、自发的娱乐。大多数娱乐有逾几百年的历史,并且随着文化、科技和潮流的变迁而不断发展,比如舞台魔术。尽管电影电子游戏使用了新的媒介,却可以回溯到讲故事、近代戏剧、和演奏音乐的传统。音乐电影舞蹈可以营造节日气氛,即便在节后也令人心情愉悦。

譬如公开處刑,有些活动在過去曾被认为是一种娱乐,但如今早已远离公众。击剑射箭之类原本对一些人而言是生存必需的技能,如今已发展成为一种专业性、職業性的体育运动,同时發展出影响更大、更具广泛吸引力的娱乐形式。烹饪等生活行为在过去也是生存技能,现在也成为一些专业人士参加的公开表演,有些還登上舞台、成为国际赛事,以娱乐的形式传播出去。因此某些群体或个人的娱乐活动可能会是另外一些人的正式工作。

娱乐的常见形式可以跨越不同媒体,通过创意再融合展现出无限潜能。这也確保了众多娛樂主题、形象和结构可以保持一致性和持久性。

观众为表演的皮埃特罗·马斯卡尼先生的乡村骑士表演鼓掌(2011年)

播放此文件有问题?请参见媒體幫助
宴饮者在玩kottabos英语kottabos,女孩在吹奏阿洛夫斯管,古希腊(约公元前420年 )宴会与奏乐自古以来就是重要的娱乐方式

心理学与哲学

娱乐有别于教育营销,尽管后两者深知如何利用娱乐的吸引力以达成其不同目标。学术界深知娱乐的重要影响[2][3],而反過來愈发成熟的娱乐也影响到包括博物馆学在内的一些学术领域以及其它领域的实践活动。[4][5]

心理学家认为传播娱乐的目的是“获得乐趣”[6] 。除“獲得樂趣”外,娛樂通常不会有其他效果;除去体育竞技类娱乐项目的最后比分外,也沒有一些利益效應。这和教育(把增进理解和帮助人们学习当作目标)与市场营销(鼓励人们购买商业产品)形成了对比。不过,当教育也力图“寓教于乐”,而當娱乐与市场营销的结合在获得教育意义的同时,他们之間的界限也就变得模糊起来了。这类混合体常以新词“教育娱乐”或是“资讯娱乐”闻名。有关娱乐和学习的心理学理论已在以上的领域得到了应用。[7] 某些“寓教于乐”的尝试是结合两者长处的最佳应用[8][9] 有些人也会取乐于别人的创痛失意(幸灾乐祸)。

除了给予愉悦感,娱乐也可以为受众提供某些深刻体验。娱乐可能精巧将某些普遍的哲学话题设计进其表现力,如“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其于人有何意义?”“什么是我所应为的?”“我们如何认识我们的认识?”这类问题催生了很多剧情桥段,存在于很多故事、电影、戏剧、诗歌、经典、舞蹈、动漫或游戏的形式中。以戏剧为例,在威廉·莎士比亚感人至深的《哈姆雷特》中,角色们用诗歌表现了这些哲学关怀;又如《黑客帝国[10] 对知识的本质的深入探讨;这些作品也并将思想传播到世界各地[11]長篇小說博得读者欢心的同时,也为展现这类深刻主题提供了更广阔的视角[12]。其中,《银河系漫游指南系列》因为其对哲学问题生动而富创造性的趣味探索而被改编成各种形式:最初只是一档喜剧类电台节目,因为太受欢迎而被改编为小说、电影、电视剧、舞台剧、漫画、有聲書密紋唱片冒险游戏网络游戏等。有不少广为流传的梗皆出于此(参见《银河系漫游指南》短语),相关作品还被译成多种语言[13],涵盖了生命的意義、娱乐伦理学人工智能、多重世界、上帝、哲学方法论等话题[14]

历史

围坐在篝火旁讲故事是一种常见的娱乐形式
阿爾伯特·比爾施塔特 《篝火》
镶嵌画展示了罗马从1世纪开始就流行的角鬥士游戏

讲故事使用的大多仍是一些古老的手法,这些手法利用言语、图像、声音和手势来交流经历、表现事物。[15]讲故事不仅是将文化价值观、传统和历史代代传承的手段,还一直是娱乐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岁月变迁,讲故事的形式却保持其初始的形态,例如人们在露营时依旧会围坐一起听故事,游人在旅游时会倾听那些来自不同文化的故事。现有最早的系列故事,如今早已写进书籍当中,但最初毫无疑问是口耳相传的,而它们作为娱乐的力量恰恰是源自那些我们在如今的电影和小说中同样可以欣赏到的元素。[16]

讲故事一直朝着“多样化”发展演变[16] 。包括讲故事在内的许多娱乐活动,尤其是音乐和戏剧,虽然为人所熟悉,但早已经发展出各式形态,以满足不同个人旨趣及文化表达的需求。很多类型则需要其他类型的支持和融合。例如,讲故事、戏剧和宴会通常需要音乐来渲染氛围;运动和游戏会加入其他活动来增加其趣味。有些已经演变成为专业而不可或缺的运动竞争项目(例如跑步跳跃)。据说,撑杆跳高“可能起源于荷兰,荷兰人使用长杆跨过宽阔的河流,这样就不用磨损木底鞋走几英里以到达最近的桥梁”。还有人认为撑竿可能起源于战争中使用撑杆来越过堡垒高墙[17]。 这种运动设备变得愈加精致高雅。譬如最初的撑竿是由梣树山核桃属或者榛属的木头制成的,到19世纪时则使用竹子,到了21世纪时则使用碳纤维制成[17] 。其他活动,例如踩高跷,在21世纪的马戏团表演中仍然可以看到。角斗士战斗流行于罗马时代,同时也被称为“角斗士游戏”,这也是同时结合体育、惩罚、娱乐元素的活动的一个范例。[18][19]

娱乐会在文化或历史的转变中发生变化。例如,狩猎野生动物从迦太基被引入到罗马,并成为受欢迎的公共娱乐活动,也带动了野生动物的国际贸易。[20]

娱乐也会受到战争与革命之类社会动乱影响,演化为不同形式。例如文化大革命中国共产党推广的革命样板戏,还有第一次世界大战大萧条俄国革命也都对娱乐造成了影响。[21][22][23][24][25]

时代、时尚、文化、科技和经济等因素一直持续影响着娱乐,也对休闲娱乐的形式和地点产生相对较小的改变。例如,一个以戏剧形式叙述的故事可以在露天剧场、音乐厅电影院影城中呈现,或者通过更先进的技术手段呈现,比如平板电脑。受众大多都在专门建造的建筑欣赏娱乐活动,比如剧场礼堂或者体育场中。西方世界最富盛名的娱乐场所之一,罗马斗兽场,在公元80年代呈现了一场百日游戏,5万观众在这里“享受”了这场血腥的舞台竞技。[26]盛景、比赛、竞速和运动曾在这样一个专用建筑里以公共娱乐的形式呈现给观众。而如今为了满足全球观众日益繁复的需求,不断有新的体育场开始建设。

宫廷娱乐

在观众和音乐家前的骑士比武大会(十四世纪)
Ralph Hedley作《比武大会》,孩子们正在模仿中世纪骑士的娱乐活动(1898)

帝国皇室和宫廷为专业艺人提供培训的场地和支持,不同的文化以不同的方式营造宫殿和城堡。例如,在玛雅文明城市中,舞台往往就在宫殿前的大型广场上,人群会聚集于斯或在不远处指定的地点观看。[27]宫廷娱乐也会横跨不同的文化,例如,杜尔巴莫卧儿人引入印度,然后传入大英帝国,并依然遵循着印度传统:机构、头衔、风俗习惯、摩诃罗阇納瓦卜的仪式等等。[28] 在朝鮮半島,宫廷舞蹈作为一种娱乐最开始出现在宫廷宴会。[29]

宫廷娱乐常常會由宫廷走向普羅平民的流行。韩国的“蒙面舞劇”也就是这样,最初只是乡村萨满教的仪式,最终成为普通人的娱乐形式。[30] 又如莫卧儿帝国納爾屈英语Nautch舞者最初只在印度宫廷殿宇中演出。相似地還有就是从宗教仪式到世俗娱乐的轉變,例如古代高丽王朝儺禮,“最初是纯粹的宗教仪式,只是結尾是世俗的”。[31]以前的宫廷娱乐活动,比如中世纪的马上长矛比武,也在儿童游戏中留存下来。

拜占庭帝国中的宫殿中,尤其是上层阶级的娱乐活动,至少在科穆宁王朝时期,要求严格区分性别:在举行如招待会和宴会的一些娱乐活动时,男性和女性是嚴格分开的。[32]

朝堂仪式、宫廷聚会还有与之相关联的宏大场面不仅被用来娱乐, 还被用於展示财富与权力。此類事件可以加强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关系;在當权者与无权者间, 以“将普通家庭与统治者之间的种种差别以戏剧形式表現出來”。[33]无论是在传统宫廷还是在现代意识中,这种情况都是差不多的,像是1997年的香港回归仪式中,宴会、嘉年华、烟火、节日表演、和艺术展被集中體現政权更替。宫廷仪式就是服务于皇室和大臣的典型,同時也“为了主人和来取悅访高官”。[34]高丽时代,宫廷也会有传统舞蹈。[34]在苏丹,曾是“有权力的长官的宫廷管弦乐队的一部分”的所谓“缝鼓”和“话鼓”有着多种用途:它们被用来制造音乐;在仪式中“说话”;记录社群大事;传递长距离的信息;还有呼唤人们狩猎或者战争。[35][36][37]

宫廷娱乐也展现了表演者与观众的复杂关系:个体可能同时具有娱乐者和观众的一部分的身份,有时他们的身份还会在一次娱乐中互换。在凡尔赛宫的大厅,“成千的大臣,包括居住其中的男男女女,都在每天的典礼中分饰表演者和旁观者的角色,并以此保护他们的身份地位。[33]

像由皇室参与的宫廷娱乐,比如说加冕礼和婚礼,就为同时取悦贵族和人民提供了机会。举例而论,办得极好的1595年伊丽莎白一世的入世日的庆祝活动中的锦标赛、枪术比赛以及其它诸如此类活动“不仅展现在全体盛装出席的宫廷集体,也展现在为一个好日子的娱乐活动而饥渴难耐的数千伦敦人前。本日在怀特霍尔宫的斜场的一系列活动入场费定价十二个硬币。”[38]

公開處刑

強納生·威德(1725年)的处决令

尽管大多数娱乐形式随着时间而遷移演變, 但是一些过去曾经流行过的形式已经不能再被大眾所接受。例如欧洲早期的几个世纪里,观察或参与惩罚犯罪分子或無家可歸者的行刑过程是一种為大眾接受並较受大眾欢迎的娱乐活動。在以前,還有许多當眾羞辱行为也在一定程度上為公眾提供了一些娱乐。即使是一些极刑如绞刑或者斬首,虽然實際上是一種對公眾的公開警告,但很多情況下也被视为一种娱乐。另外還有一些持续时间更长的极刑,例如 石刑掛拉分,也成为了一种更大型的公众娱乐活动。正如歷史學家所描述:“绞刑是一种狂欢节,无论是失业者、市民、资产阶级或好奇的贵族,都可以从马车上或租一间屋子来观看。”[39]作为一种娱乐活动,公開處刑一直持续直到19世纪,那时 “一些隆重的公开绞刑活動遭到了一些文学家或哲学家的厌恶”。[39] 包括查尔斯·狄更斯威廉·梅克比斯·薩克萊都在1840年写有关纽盖特监狱施行绞刑的文章,希望“教导更广泛的公众,認同处决是一种变态淫秽的娱乐”。[39]

儿童

老彼得·勃鲁盖尔的畫作《儿童游戏英语Children%27s_Games_(Bruegel)》(1560年)

儿童的主要娱乐活动是玩耍, 这对他们的成长和学习意义重大。成年人也可以提供或传授一些吸引他们的娱乐活动,例如木偶戏、小丑表演、哑剧和卡通等。这些也通常是成年人所喜欢的。[40][41]

儿童总是在玩耍着。玩耍对于儿童不仅是种娱乐,还能有助于他们的身心发展。画家老彼得·勃鲁盖尔于1560年完成了他的画作《儿童游戏英语Children%27s_Games_(Bruegel)》,这是一幅展现孩子们玩耍内容的著名油画。根据画作展示的内容,大概能知道那个年代的孩子们玩耍的是些什么游戏。其中的有些游戏,例如弹珠捉迷藏吹肥皂泡还有“骑小猪英语Piggyback_(transportation)”等等,一直延续至今。

分级制度示例:按照适合的年龄分段(以色列)

大多数娱乐经过部分调整,都可以更適應儿童需求,符合儿童兴趣。自20世纪以来,人们认为儿童的心理发育分为不同阶段,而且他们的能力和成人是不同的。这种认识始于斯坦利•霍尔让·皮亚杰则对其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和发展。霍尔“推崇把对发展理论的研究和心理学实验室的建立联系起来”,[42] 虽然总有人批判霍尔的学说和理论,但他的学说和理论在心理学领域仍然占据着重要的地位;皮亚杰“发现认知发展的过程与生理发展的过程具有相似性”。[43] 基于这类心理学研究得出的理论,人们开始专门为儿童受众创作故事和活动,应用于书籍,电影,以及电子游戏中。在数字娱乐日益兴起的背景下,一些国家对儿童心理发展的特殊需求做出了响应,制定出了诸如电视分级制度的相关行业标准,以便更好地引导大众和娱乐产业

在21世纪,与成人网络产品一样,许多网上娱乐对儿童触手可得。这较先前的时代形成了重大的改变。儿童在室内面对屏幕的玩耍时间更长了,在室外接触自然的时间更少了,这样的现象引来了人们对网络娱乐的批评,人们认为网络娱乐对儿童想象力的培养,成人认知,以及心理健康有着消极影响。[44][45][46]

形式

宴会

从古至今,举办宴会就一直是娱乐活动。直到21世纪,在宴会中依然保留着一些传统的作用——给客人留下好的深刻印象。

取悅來訪者,尤其是那些重要來賓(4、6、9);款待客人(2、3、4、8);进行娱乐活动如音乐或舞蹈,或两者兼而有之(2、3)。在宫廷中宫廷娱乐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3、4),帮助艺人磨炼自己的技艺(2、3),也成为庆祝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婚礼(7),生日(10)政治事件(5)以及军事活动或胜利(6)宗教义务(1)。在现代,宴会是商用,例如,在餐馆(10)和结合性能晚餐剧院英语Dinner theater。专业厨师的烹饪也已成为一种娱乐形式,即厨艺表演,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一种供人娱乐的方式,比方法國的世界烹飪大賽英语Bocuse d'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