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尼·喜多川
Johnny Kitagawa.jpg
幕后
原文名 ジャニー 喜多川
罗马拼音 Janī Kitagawa
英文名 Johnny H. Kitagawa
国籍  美國 /  日本
出生 约翰·扩·喜多川(ジョン・ヒロム・キタガワ) / 汉字表记:喜多川 扩(喜多川 擴
(1931-10-23)1931年10月23日
 美國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
逝世 2019年7月9日(2019-07-09)(87歲)
 日本东京都涩谷区
死因 解离性脑动脉瘤破裂所引发的蛛网膜下腔出血
居住地  東京都
职业 企业家 / 娱乐推广 / 音乐制作人
语言 英语 / 日本语
母校
父母 喜多川谛道(父)
亲属
活跃年代 1962年-2019年
知名于 吉尼斯世界纪录
“制作演唱会最多的人”
“制作最多冠军单曲的人”
头衔 代表董事总裁
头衔时期 1962年-2019年
继任 藤岛茱莉景子
董事会 杰尼斯事务所

约翰尼·喜多川(日语:ジャニー 喜多川ジャニー きたがわ Janī Kitagawa */?英语:Johnny H. Kitagawa,1931年10月23日-2019年7月9日),本名约翰·扩·喜多川(日語:ジョン・ヒロム・キタガワ英语:John Hiromu Kitagawa),汉字表记:喜多川 擴喜多川 擴 Kitagawa Hiromu ?),是日本企业家、娱乐推广人及音乐制作人,為日本大型演藝經紀公司傑尼斯事務所創辦人,生前曾任傑尼斯事務所、杰尼斯梦想、杰尼斯出版社、青年传播公司、持续工作室等公司的代表董事总裁。其昵称是“杰尼”(ジャニーさん),血型为AB型。

生平

出生

约翰尼·喜多川的父母都是日本人[1]约翰尼·喜多川的父亲喜多川谛道是日本佛教高野山真言宗美国别院的僧伽(后为该寺第三代住持),同时他也在1946年2月到1948年2月出任过职业棒球队大映联队日语大映ユニオンズ(后改名为“金星星队”)的球队经理。[1][2]约翰尼是喜多川谛道的第二个儿子,于1931年10月23日出生于美国洛杉矶。由于约翰尼·喜多川有日本和美国的双重国籍,故而他的名字中也有一个中间名[1]约翰尼的大姐是玛丽·喜多川;而他的大哥则是美国航空航天局科学家,曾参与阿波罗号的设计,但于1980年代去世,得年五十余岁。[1][2]

1933年,喜多川一家从美国返回日本,并定居于大阪市[1]然而在约翰尼的母亲去世后不久,[3]第二次世界大战就爆发了,约翰尼与他的兄姊们被单独疏散到和歌山县东牟娄郡那智胜浦町[4]

日本投降之后,喜多川家的孩子们于1947年再度前往美国,[1]他们随后在洛杉矶当地的高中上学。在高中生时代,约翰尼·喜多川就在“Ernie Pyle Theater”担任音乐制作人助理。[4][5]

高中毕业之后,约翰尼和他的姐姐一起考入了洛杉矶城市学院英语Los Angeles City College[5][a]

1950年,美空云雀川田晴久日语川田晴久前往美国巡回演出。当他们在洛杉矶演出时,由约翰尼父亲喜多川谛道所管理的真宗大谷派东本愿寺洛杉矶别院成为了演出会场。由于这个机会,约翰尼负责舞台的管理工作。[1]因为得到川田晴久赏识,约翰尼和他有过多次亲密交谈,这成为约翰尼进入日本娱乐圈的契机。

1952年,约翰尼·喜多川再度返回日本。当时约翰尼在美国驻日大使馆工作,并担任美国陆军犯罪调查司令部英语United States Army Criminal Investigation Command派驻日本的情报官(翻译助手)。作为美国军事公关工作的一部分,约翰尼负责为朝鲜战争的孤儿们进行英语教学。由于约翰尼在日本仅仅只用了11个月就学会了朝鲜语,所以他随后被派遣到板门店美军一侧工作。在那里,他担任英语教学工作长达1年2个月。[3][6]约翰尼退役返回日本后,一度为美国驻日大使馆军事援助顾问团的职员工作。同时,约翰尼还在这段时间考入上智大学国际部(现国际教养学部日语国際教養学部)。在求学期间,约翰尼于1955年组建了一支乐队并进入娱乐圈。此后,约翰尼·喜多川就在日本定居了下来。

约翰尼·喜多川的座右铭是“Show Must Go On(表演必须继续)”。[7]

创业

1960年前期,约翰尼·喜多川居住在东京都涩谷区代代木驻日美军宿舍“华盛顿高地日语ワシントンハイツ (在日米軍施設)”。他组织起一支由附近三十多个少年所组成的棒球队并担任球队教练,而这支棒球队也以约翰尼的昵称“杰尼”[b]来命名。这支球队的队员包括滨田光夫日语浜田光夫小畑泰日语小畑やすし设乐幸嗣日语設楽幸嗣等人,而球队的啦啦队成员则有松岛奉子日语松島トモ子等。约翰尼所组织的这支业余棒球队得到了职业棒球队和力道山的赞助,因而球队的训练场地搬迁到了位于池袋立教大学棒球场。

某天,球队因为大雨而不能训练,约翰尼于是带着球队中来自涩谷区立代代木初级中学日语渋谷区立代々木中学校的四个少年前往电影院。约翰尼在电影院观看了美国歌舞片西区故事》并留下深刻印象,他因此正式决定进军日本娱乐产业。[1]1962年4月,约翰尼从自己球队的队员里选拔出四个少年组成“杰尼斯日语ジャニーズ”(通称“初代杰尼斯”)。[4]

起初,约翰尼·喜多川在东京都丰岛区池袋西口的艺能事务所“新艺能学院(现:名和事务所)”工作。1962年6月,约翰尼创建了杰尼斯事务所[4]成立起初,杰尼斯事务所是渡边制作日语渡辺プロダクション的业务提携公司,并负责为渡边制作培训艺人。1965年,杰尼斯事务所正式独立。1975年1月,杰尼斯事务所完成法人登记。

约翰尼的姐姐玛丽·喜多川自1950年代以来就在东京都新宿区四谷三丁目的圆通寺坂入口处右手边的位置经营着一家名为“Spot”的酒吧。在经营酒吧期间,玛丽与《东京新闻》的记者(后转行为作家藤岛泰辅交往密切。1972年,在藤岛泰辅离婚之后,玛丽与他结婚了。当约翰尼创立杰尼斯事务所之后,玛丽关掉了她的酒吧而来到杰尼斯事务所担任经理兼财务总监。

成功

约翰尼·喜多川与渡边晋日语渡辺晋被并列为日本娱乐产业的先驱者。虽然约翰尼的事业起步较晚,但是在1980年代之后,约翰尼的杰尼斯事务所开始超越曾经的大型娱乐公司而成为日本娱乐产业的新巨头。在杰尼斯事务所的初创时期,约翰尼就成功推出了Four Leaves日语フォーリーブス乡裕美等知名偶像偶像组合。紧接着,约翰尼接连推出田野近日语たのきんトリオ涩柿子队少年队等三支三重奏型偶像组合。

到了1980年代,一支名叫光GENJI的偶像组合登上舞台并引发热烈反响。光GENJI是一支人数多达7人的团队型男子音乐组合,他们穿着旱冰鞋跳舞并夹杂杂技表演。作为一支前所未有的偶像组合,光GENJI获得空前的成功。但是作为一支获得如此巨大成功的偶像组合,他们的存在寿命仅仅只有8年。

1990年代,约翰尼·喜多川推出了杰尼斯事务所一支独特的且成员多才多艺的团体组合——SMAP。目前为止,SMAP所有成员都还留在娱乐圈并活跃于各个舞台。他们继承了光GENJI的路线并进一步发展了团体组合的魅力,而且他们还开创了偶像组合的可持续发展而不是匆匆就结束演艺生命,因此SMAP在日本娱乐圈及社会获得了极大的成功。而在SMAP出道之后,乐队形式的TOKIO、团员之间具有极大年龄差的V6、关西二人组KinKi Kids,以及正统偶像组合都紧接着出道了。他们沿着SMAP所开创的综艺偶像路线而前进,并都获得了各自的成功。

进入2000年代,Kinki Kids之后的第二支双子组合泷与翼、继V6、岚之后第三支于世界杯排球赛期间出道的偶像组合NEWS、TOKIO之后的乐队形式组合关西杰尼斯8、风格迥异于杰尼斯事务所传统组合的KAT-TUN,以及所有成员都出生于平成年间的Hey! Say! JUMP也纷纷出道,杰尼斯事务所诞生了许多个性组合。

而在2010年代,少年队之后首支三重奏偶像组合NYC、像光GENJI一样擅长使用旱冰鞋的Kis-My-Ft2、与岚一样是世界杯排球赛应援五人偶像组合的Sexy Zone、和Kis-My-Ft2一样经历了漫长小杰尼斯生涯而最终以DVD出道的组合A.B.C-Z、同V6一样成员具有年龄差的Johnny's WEST,以及自Johnny's WEST之后历经四年方才推出的偶像组合King & Prince等。这些成功案例形成了杰尼斯事务所内部公平竞争的氛围,也奠定了杰尼斯事务所成为男子偶像帝国的基石。

逝世

2019年6月18日上午11点30分左右,因感觉自己身体有不适,约翰尼·喜多川拨打电话求助之后被紧急送医。[8][9]同日,推特上立刻出现一条“约翰尼被紧急送医、住院(ジャニーが緊急搬送され、入院した)”的内容,随后引发大量转发和关注。[10]6月19日,《东京体育》报道了约翰尼紧急送医的新闻。[10]

6月22日,统整网站刊登了一条有关“约翰尼去世”内容的新闻。[10]这篇新闻既没有给出自己的新闻来源,同时对于报道的内容也描述得含糊不清。但自这一刻开始,有关约翰尼病情的相关消息开始在网络媒体上热烈传播。[10]

7月1日,杰尼斯事务所宣布约翰尼·喜多川紧急入院治疗是由于其解离性脑动脉瘤破裂所导致的蛛网膜下腔出血[9][11]

7月9日下午4点47分,约翰尼·喜多川因解离性脑动脉瘤破裂所导致的蛛网膜下腔出血而逝世,享年87岁。[9][12]

相关事件

性向绯闻

自1960年代开始,就有一些零星的报道指出约翰尼·喜多川是一名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 / 少年爱者 / 恋童癖),并且还对自己事务所旗下的男性艺人有猥亵行为。[13][14][15][16][17][18][19][20]1988年至1989年期间,《谣言的真相日语噂の眞相》杂志多次报道了相关内容。[21]兵库县宝塚市市长、时任自由民主党众议员的阪上善秀日语阪上善秀于2000年4月13日在众议院会议上公开讨论到这个问题。[22]

1999年,《周刊文春》刊登了一篇对杰尼斯事务所的专题报道。在该专题中,《周刊文春》报道了约翰尼·喜多川对旗下艺人有同性性行为,同时还指出事务所所属的小杰尼斯有吸烟等不良行为。[23][24]但约翰尼认为这些报道是不实的并对他的名誉构成了诽谤,因此约翰尼就此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周刊文春》赔偿1亿日元[23][24]2002年3月27日,东京地方法院裁定《周刊文春》败诉,并要求其向约翰尼·喜多川赔偿880万日元。《周刊文春》不服判决并向东京高等法院上诉。2003年7月15日,东京高等法院法官矢崎秀一做出二审裁决。二审认定约翰尼的同性性行为报道属实,因此此部分报道不构成诽谤行为,故而裁定《周刊文春》的赔偿金减少至120万日元。约翰尼对二审结果不满,遂向日本最高法院提起上诉。日本最高法院法官藤田宙靖驳回了该上诉,三审定谳约翰尼的同性性行为报道属实并《周刊文春》只需赔偿120万日元。[23][24][25]

纽约时报》和《观察家报》等国际知名媒体也报道了该起事件,并对日本大众媒体在此事件中讳莫如深的态度表示不满。[26][27]

住宅遭侵

2011年7月,约翰尼·喜多川位于东京都涩谷区公寓大厦的私人住宅遭到不明人士的侵入,约翰尼因此被困在自己房内长达30分钟;随后警方赶至并现场逮捕了入侵人士。[28][29]约翰尼的住在位于这栋47层楼建筑的顶楼,他的住宅没有因此发生物品丢失或被破坏的案件;同时约翰尼本人也没有受到人身伤害。[30][31]

花边趣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