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川秀忠
Hidetada2.jpg
德川秀忠像(松平西福寺藏)
江戶幕府第2代征夷大將軍
任期
1605年6月2日-1623年8月23日
前任德川家康
继任德川家光
太政大臣
任期
1626年10月8日-1632年3月14日
前任德川家康
继任近衛基熙日语近衛基熙
右大臣
武家官位日语武家官位
任期
1614年4月17日-1623年8月23日
前任近衛信尋日语近衛信尋(公家官位)
继任德川家綱
內大臣
任期
1605年6月2日-1606年10月
前任豐臣秀賴
继任鷹司信房日语鷹司信房
个人资料
出生(1579-05-02)1579年5月2日
天正七年四月初七日)
日本遠江國濱松城(今靜岡縣濱松市中區
逝世1632年3月14日(1632歲-03-14)(52歲)
寬永九年正月二十四日)
日本江戶城(今東京都千代田區
時代安土桃山時代 - 江戶時代前期
改名長松(長丸)→竹千代(幼名)→秀忠
别名江戶中納言、江戶右大將
戒名台德院殿興蓮社德譽入西大居士
墓所三緣山廣度院增上寺東京都港區
朝廷官位從五位下侍從藏人頭正五位下武藏守從四位下正四位下
右近衛少將參議右近衛中將從三位權中納言權大納言從二位右近衛大將正二位內大臣征夷大将軍從一位右大臣太政大臣正一位
氏族德川將軍家
德川家康
西鄉局
松平信康結城秀康
松平忠吉武田信吉松平忠輝松平松千代、平岩仙千代、德川義直德川賴宣德川賴房
龜姬督姬
振姬松姬市姬
正室小姬
繼室崇源院
長丸、德川家光德川忠長保科正之
千姬珠姬勝姬初姬德川和子
養女12人
花押德川秀忠的花押

德川秀忠(日语:徳川 秀忠德川 秀忠とくがわ ひでただ Tokugawa Hidetada,1579年5月2日-1632年3月14日),日本江戶幕府的第二代將軍,1605年至1623年在任(1616年至1632年實際掌權)。他是初代將軍德川家康三子,母親為側室西鄉局,幼名長丸。因為大哥松平信康早年1579年被迫切腹自盡,二哥結城秀康又於1584年的小牧長久手之戰後,作為父親德川家康與羽柴秀吉達成議和的條件之一,以養子的身分(實際上是人質)交給秀吉,於是身為三男的秀忠便成為德川家的後繼者。

生平

天正七年四月初七日(1579年5月2日)德川秀忠出生於遠江國濱松城(今靜岡縣濱松市),是江戶幕府初代將軍德川家康三子,母親是側室西鄉局[1]。 秀忠曾經和織田信雄的長女小姬訂親,甚至有在天正十八年(1590年)結婚之說,若只有婚約,在家康和信雄反目後就取消婚約。

文祿四年(1595年),經由豐臣秀吉安排,娶淺井長政三女阿江為妻。1600年參與關原之戰,卻因為在上田城被真田軍絆住,耽誤了參與主戰的時間,引起德川家康大怒。德川家康在1603年創立幕府後,為了幫毫無戰功與威名的秀忠鋪路,便在1605年將位置傳給秀忠,自稱「大御所」並移居駿府館,但是實權還是掌握在家康手上,到家康死前秀忠都只是名義上的大將軍而已。大坂之戰時與家康一同出戰,救出女兒千姬,滅豐臣家。大坂之戰前,據說極力主張對豐臣家用兵,以洗刷自己在第二次上田城之戰的恥辱。在消滅豐臣家以後,秀忠致力推行「武家諸法度」、「禁中並公家諸法度」等制度:一般公認秀忠的政治能力遠勝於其軍事上的才能。

元和二年(1616年),父親德川家康過世,享壽七十四歲。他正式掌握天下大權。為了有力統御大名,改易了福島正則等外樣大名,並建立御三家,同時嚴格對待朝廷,將五女德川和子嫁給後水尾天皇。為政風格上,起用了酒井忠世、土井利勝等人擔任幕府中樞的老中,發揮自己的領導風格。另一方面對家臣、親屬,甚至朝廷管制都相當嚴格,對外貿易僅限於平戶長崎兩地。

元和九年三月五日(1623年),德川秀忠把將軍一職讓給長子德川家光,自己效法父親家康成為大御所退後掌握實權,在江戶城進行二元政治[2]。最初是考慮隱居小田原城遙控政務,但最後是居住在江戶城的西之丸(現在的皇宮所在)。

1631年,因次子德川忠長多有亂行,命他隱居。從此之後身體健康狀況日益不佳,寬永九年正月二十四日(1632年3月14日)德川秀忠病逝於江戶城西之丸殿內,享年五十三歲,安葬於東京增上寺 。法號台德院,追贈正一位

特徵與評價

根據德川實紀所示,排行老三的秀忠比起其他兄弟來說是唯一個性溫厚、具有文人氣息的子嗣。大哥松平信康生前就被認為是將才而深受父親家康喜愛,且接受其岳父織田信長的偏諱「」字,代表對大哥的認可,二哥結城秀康是曾被羽柴秀吉稱讚其武勇過人的猛將,接受其養父秀吉的偏諱「」字,而四弟松平忠吉與其岳父德川四天王的井伊直政則在關原之戰迎戰使用捨奸戰法撤退的島津軍並擊殺了島津豐久,相對之下秀忠的軍事能力是較差的。

關原之戰中率領德川軍主力的秀忠強攻上田城,被真田昌幸成功地拖延步伐,戰略上造成了東軍的重大損失,而在大坂之役中的天王寺岡山之戰,其部隊更是由於秀忠的指揮不當而造成了很大的混亂。然而根據遺骨推定,秀忠身高約159公分,身上有多處的子彈傷痕,推測作戰時可能都身居第一線,所受傷都深入骨頭。

其高度的政治手腕,正是家康指定為繼承人的一大原因。海音寺潮五郎曾經如此形容德川三代:「家康是所有事自己決定,秀忠是一半自己決定,家光則全部仰賴重臣。」

親族

妻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