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
München
首府
从上順時針:慕尼黑鳥瞰、安联球场、聖母主教座堂與巴伐利亞旗幟、正義宮、寶馬公司總部大廈、特蕾西婭草坪前方的名人堂和巴伐利亞雕像
从上順時針:慕尼黑鳥瞰、安联球场聖母主教座堂與巴伐利亞旗幟、正義宮寶馬公司總部大廈特蕾西婭草坪前方的名人堂巴伐利亞雕像
慕尼黑旗幟
旗幟
慕尼黑徽章
徽章
慕尼黑在德國的位置
慕尼黑
慕尼黑
慕尼黑在德國的位置
坐标:48°8′N 11°34′E / 48.133°N 11.567°E / 48.133; 11.567
國家  德國
巴伐利亚州
行政區 上巴伐利亚行政区
政府
 • 市長 迪特·萊特SPD
面积
 • 总计 310.43 平方公里(119.86 平方英里)
海拔 519 米(1,703 英尺)
人口(2018年12月31日)
 • 總計 1,471,508[1]
 • 密度 4,700人/平方公里(12,000人/平方英里)
时区 CETUTC+1
 • 夏时制 CESTUTC+2
郵政號碼 80331-81929,85540
電話區號 +49 89
車輛號牌 M
政府地址 玛利亚广场8号
80331 München
網站 www.muenchen.de

慕尼黑(德語:München [ˈmʏnçn̩] 聆聽德语发音:[ˈmʏnçən][2]巴伐利亞語Minga [ˈmɪŋ(ː)ɐ] 聆聽), 也稱明興,是德国巴伐利亚自由州州府。若以人口计,它以约150万居民成为巴伐利亚的最大城市,也是德国第三大城市(仅次于柏林汉堡)、德语区第四大城市(仅次于柏林、维也纳和汉堡)以及欧盟第十二大城市。共有逾290万人口居住在慕尼黑城市规划区德语Planungsregion München[3],而在慕尼黑大都市區内则拥有约600万居民(2015年)。[4]

作为联邦州首府,慕尼黑是一个县级市巴伐利亚大都市德语Liste der Metropolen, Regional-, Ober- und Mittelzentren in Bayern,它也是同名县及其县政府德语Landratsamt München上巴伐利亚行政区及其区政府德语Regierung von Oberbayern行政中心

慕尼黑是其中一个全球城市,被视为文化政治科学和传媒的中心。[5]这座大都会是欧洲经济最成功和发展最快的城市之一,也是德国最先进的城市之一。它是众多康采恩的所在地,包括四家DAX指数成分公司安联宝马慕尼黑再保险西门子)以及另外两家位于城郊的公司(英飞凌微尔卡德语Wirecard)。它还设有巴伐利亚唯一的证券交易所。在顾问公司美世咨询评出的2018年城市生活质量排名中,慕尼黑在231个世界主要城市里名列第三。[6]据《Monocle》杂志称,这是2018年的全球最宜居城市。[7]然而在另一方面,其生活质量正日益受到聚集效应——例如交通拥堵和污染、以及高企的房价和租金的限制,[8][9]所以人均居住面积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0]慕尼黑还被视为德国最安全的城市,其犯罪率为德国20万人口以上的城市中最低。[11]

慕尼黑于1158年首次被载入文献。[12]这座城市于1255年成为巴伐利亚公爵的领地德语Herzogtum Oberbayern,并自1314年起担任王家德语Römisch-deutscher König、自1328年至1347年间作为皇家宫城德语Residenzstadt。至1506年,慕尼黑成为巴伐利亚的唯一首都。这里是众多国家和国际机构、重点大学和学院德语Hochschulen in Bayern以及重要博物馆德语Liste der Museen in München剧院德语Liste der Theater in München的所在地。通过大量值得一看的建筑——包括受保护的文物古迹德语Liste der Baudenkmäler in München建筑群德语Liste der denkmalgeschützten Ensembles in München、国际体育赛事、展览会和代表大会、以及闻名全球的慕尼黑啤酒节,慕尼黑也是极具吸引力的国际旅游胜地。

名称

首次提及慕尼黑(Munichen)的《奥格斯堡差异录德语Augsburger Schied

慕尼黑的市名München通常被解释为“修道士之地”,这源自1158年6月14日,在由德皇腓特烈一世颁布的《奥格斯堡差异录德语Augsburger Schied》中首次提及这座城市时,所表述的forum apud Munichen称谓。[13][14]

在这里,Munichen一词可以追溯至古高地德語munih中古高地德語mün(e)ch第三格复数形式,而这正是Mönch(修道士)一词的前身。在城市建立之前,这里应该有一个修道士的分支。大多数人主张他们曾定居于伯多禄小山上,但这尚未得到考古发现的证实。在另一种假设中,同名的修道士分支(舍夫特拉恩修道院)是位于如今圣弥额尔教堂的位置。[15]此前与泰根湖修道院德语Kloster Tegernsee关联的观点则有一段时间遭到驳斥。[16]目前仍无法确定慕尼黑在成立时是否存在修道士定居点,又或者Munichen是否已经代表固定的地名——从而追溯至更早不复存在的修道士定居点。甚至有人怀疑,Munichen一词根本根本不是指代修道士的定居点。[17]

历史上,慕尼黑也曾使用拉丁语的称谓:Monacum,形容词monacensis;以及MonachiaMonachium[18]

慕尼黑在其它语言中有着不同的称谓:这座城市在英语和法语中称为Munich(各自发音不同)、西班牙语称为Múnich、葡萄牙语为Munique、意大利语为Monaco di Baviera(di Baviera用于区分同语言中的摩纳哥称谓)、捷克语的Mnichov以及波兰语的Monachium等。

地理

慕尼黑地区的卫星图

地质

慕尼黑位于石灰岩山脉德语Kalkalpen多瑙河之间的阿尔卑斯山北麓德语Alpenvorland,地处一个经过阿尔卑斯山的剥蚀填积了数百万年的沉陷盆地上。在第三紀,那里主要是从阿尔卑斯山的河流沉积而来的沙堆和卵石堆。至随后的大冰期间,末次冰河时代于大约一万年前结束,在阿尔卑斯地区形成了大片冰川流和融水流,在阿尔卑斯北麓则留下了冰碛丘陵砾石平原德语冰水沉积平原。55公里宽的慕尼黑砾石平原德语Münchner Schotterebene始于伊萨尔河前滩冰川的终碛,是一个斜面的平原,其南端霍尔茨基兴至北端莫斯堡之间的高度差为300米,地表形态主要由维尔姆河冰川期的砾石组成。平原的南部则由河流——尤其是伊萨尔河进行切割。在慕尼黑南面的砾石土壤上,会见到诸如佩拉赫森林德语Perlacher Forst福斯滕里德公园德语Forstenrieder Park这样繁盛的森林,这是因为当地的地下水位相对较低。而在城市北面的另一侧,由于地下水位接近地表,有着大面积的矿质泥炭沼泽,例如西北部的达豪沼泽德语Dachauer Moos以及东北部的埃尔丁沼泽

地貌

慕尼黑小伊萨尔河畔的穆勒公众游泳馆德语Müllersches Volksbad
奥林匹克公园内的奥林匹克湖

地形

慕尼黑的平均海拔高度为519米。[19]全市的最高点地处市分区索恩德语Solln的最南端市界附近。它位于瓦恩山德语Warnberg(海拔约579米)农庄以南约600米的福斯滕里德公园德语Forstenrieder Park的两座足球场上,海拔高度达580.5米。

全市的最低点则地处市分区费尔德莫兴的最北端市界,位于施瓦茨赫兹尔德语Schwarzhölzl自然保护区东侧的上施莱斯海姆赛艇水道德语Regattastrecke Oberschleißheim,海拔高度约为480米。这使得城区范围内的高度差约为100米。

水域

伊萨尔河从从西南向东北流经市区的长度为13.7公里,它与止于森德灵伊萨尔磨坊运河德语Isar-Werkkanal相平行。辟有德意志博物馆博物馆岛及其下游毗邻的普拉特岛德语Praterinsel均位于伊萨尔河面上。伊萨尔河在南部的市分区内深切入砾石平原,两侧为陡峭的壁缘。更低的市分区塔尔基兴便位于那里,它由伊萨尔左侧的断层崖德语Geländestufe隔开。断层崖在森德灵和特蕾西娅草坪的西侧更为明显。在伊萨尔河右岸,动物园和市分区均位于断层崖之下,至内城附近才再次接近河面,然后至市分区上弗灵德语Oberföhring后逐渐消除高度差。

其它的水流还包括有从施塔恩贝格湖流出并纵贯慕尼黑西部的维尔姆河德语Würm (Amper)、从佩拉赫东南部进入市区并在佩拉赫北部继续从地下流出的哈兴溪德语Hachinger Bach,以及伊萨尔河的一些市内支流,例如冰溪德语Eisbach (Isar)坳磨坊水道德语Auer Mühlbach

慕尼黑市区的主要湖泊包括有英国公园内的小黑塞洛赫湖德语Kleinhesseloher See宁芬堡宫公园德语Schlosspark Nymphenburg内的巴登堡湖德语Badenburger See塔堡湖德语Pagodenburger See奥林匹克湖德语Olympiasee纳迪湖德语Nadisee施瓦宾湖德语Schwabinger See,北部三湖台德语Dreiseenplatte内的百灵滩湖、法萨内利湖和费尔德莫兴湖,以及西部朗维德湖台德语Langwieder Seenplatte内的朗维德湖和卢斯湖。南部在伊萨尔河左岸附近设有欣特布吕尔湖德语Hinterbrühler See,东部于近期也开辟了里姆湖德语Riemer See

范围

慕尼黑的总面积为310.7191平方公里。其中的44.1%为建筑物及其相关的开放用地,17.2%为交通用地,15.5为农业用地,15.5为休闲用地,4.1%为森林用地,1.3%为水域,以及另外2.2%为其它用地(2007年1月数据)。城市边界全长118.9公里。市区范围内的最大跨度从北至南为20.7公里、从东至西为26.9公里(2007年12月数据)。[12][20]

奧林匹克塔拍摄的慕尼黑内城全景图。前景为柳特波德公园德语Luitpoldpark (München)奥林匹克公园,左上方为英国公园

合并扩张

与其它大城市一样,慕尼黑是通过合并周边一些原本独立的小型城市和市镇而不断发展壮大。在慕尼黑,这种合并是在1853年至1942年间分几个阶段进行的。1854年以前的少数城市范围扩张并非通过合并来实现,而是通过城区的实际扩建而牺牲通常无人居住的周边地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未再进行真正意义上的合并,然而仍有三次城区的扩张而牺牲了尚未撤销的临近市镇(1954年、1962年和1967年)。相反,有一个1942年才合并的部分至1951年又再次从城市范围内划分出去。

城市区划

城市范围内并未划分有具市镇法律效力的分区德语Ortsteil[21]而是仅设市辖区。它们的数量至第二次世界大战达到最多的41个,然后在1992年和1996年的重组中减少为如今的25个。然而在日常使用中,慕尼黑人更多的会参照历史性的分区和社区。

为了统计目的,25个市辖区又划分为105个市辖分区。在系统分类学层面,这些区分区则包含475个市辖社区;后者被由最低级别的街區组成。[22]街区是空间连贯的土地区域,四周由街道、道路、铁路线、水道或其它特定的地形线组成边界,并且不会被隔断。街区不设名称,并且只有近半数(475个中的237个)的市辖社区拥有名称。

至2011年1月1日,市辖分区和市辖社区完成了重组。

老城-莱赫尔路德维希近郊-伊萨尔近郊马克斯近郊施瓦宾西坳-海德豪森森德灵森德灵-西公园施万塔勒高地诺伊豪森-宁芬堡莫萨赫米贝茨霍芬-哈特畔施瓦宾-弗莱曼博根豪森莱姆畔山特鲁德灵-里姆拉默斯多夫-佩拉赫上吉兴-雉鸡园下吉兴-哈拉兴塔尔基兴-上森德灵-福斯滕里德-菲尔斯滕里德-索恩哈登帕兴-上门钦奥宾-洛赫豪森-朗维德阿拉赫-下门钦费尔德莫兴-哈森贝格尔莱姆Stadtbezirke Lage in München.png
关于该图像
路德维希近郊远眺
坳-海德豪森的马克斯·韦伯广场
拉默斯多夫-佩拉赫的居住圈
慕尼黑25区人口统计(截至2017年12月31日)[23]
编号 市辖区 面积
(km²)
人口 人口密度
(人口/km²)
外国人
(比例)
1 老城-莱赫尔 3.15 20,926 6,652 26.2
2 路德维希近郊-伊萨尔近郊 4,40 51,632 11.731 28.7
3 马克斯近郊 4.30 51,311 11,939 25.3
4 施瓦宾西 4.36 68,265 15,646 22.5
5 坳-海德豪森 4.22 60,937 14,441 23.3
6 森德灵 3.94 40,682 10,329 26.6
7 森德灵-西公园 7.81 59,386 7,599 28.4
8 施万塔勒高地 2.07 29,535 14,267 33.3
9 诺伊豪森-宁芬堡 12.91 98,520 7,629 24.4
10 莫萨赫 11.09 53,662 4,837 30.9
11 米贝茨霍芬-哈特畔 13.42 74,731 5,570 40.3
12 施瓦宾-弗莱曼 25.67 76,341 2,974 28.8
13 博根豪森 23.71 85,971 3,626 23.7
14 莱姆畔山 6.31 45,582 7,219 31.3
15 特鲁德灵-里姆 22.45 72,006 3,207 22.5
16 拉默斯多夫-佩拉赫 19.90 114,478 5,754 33.3
17 上吉兴-雉鸡园 5.72 53,937 9,429 30.8
18 下吉兴-哈拉兴 8.06 52,600 6,529 23.5
19 塔尔基兴-上森德灵-福斯滕里德-菲尔斯滕里德-索恩 17.76 95,554 5,379 26.8
20 哈登 9.22 49,626 5,380 26.6
21 帕兴-上门钦 16.50 74,098 4,491 22.6
22 奥宾-洛赫豪森-朗维德 34.06 46,385 1,362 27.4
23 阿拉赫-下门钦 15.45 32,677 2,115 23.0
24 费尔德莫兴-哈森贝格尔 28.94 60,933 2,106 31.7
25 莱姆 5.29 56,281 10,647 27.9
州府慕尼黑 310.71 1,526,056 4,911 27.6

邻镇

以下是与慕尼黑市接壤的城市市镇非建制地区(从北部开始按顺时针方向排序):

人口

人口发展

慕尼黑从1871年至2017年3月的人口发展

慕尼黑的人口数量于1852年突破100000关口,从而成为大城市。此后,随着人口增长和原本独立的定居点的合并,导致居民数量急剧增加,因此1883年已有250000人居住在慕尼黑。至1901年,人口翻了一倍,达到约500000人。这使得慕尼黑成为仅次于柏林和汉堡的德意志国第三大城市。1933年,人口增至84万,并于1957年超过100万。人口的第一个高峰期出现在奥运年,于1972年12月31日录得1338924人。

然后,人口发展开始出现波动,并于1998年达到最低点的1188897人,但自2000年左右起重新建立了稳定的上升趋势。2015年5月,根据城市的自身估算,将首次突破150万大关。随后,一位出生于5月8日的婴儿被确定为第150万个慕尼黑人。[35]2016年9月30日,据城市自身估算,慕尼黑的常住居民达到1537987人。[36]按照此趋势,预计慕尼黑的人口在未来几十年内将增至160万。

慕尼黑平均每平方公里约有4700位居民,是德国所有市镇中人口密度最高的一个。

截至2011年12月31日,共有约2727100人居住在慕尼黑城市规划区德语Planungsregion München内,[3]慕尼黑大都市區(即上巴伐利亚全境以及下巴伐利亚和施瓦本的部分地区)内的人口总数则达到5203738人。

慕尼黑是少数人口出生率高于死亡率的德国城市之一。近年来,新生儿的增长数量非常强劲。在2009年,出生在慕尼黑的孩童数达到自1969年以来的最高点。[37][38]此外,还有大量来自本国及外国的移民。

2013年,在慕尼黑地政局新登记的移民数量达到125346人。[39]在2016年,共有18107名新生儿在慕尼黑出世。这比前一年增加了近1000人,创造了新纪录。[40]

在1988年至2018年之间,慕尼黑的城市人口从1211617人增加259891人达到1471508人,增幅为21.5%。

人口结构

2015年5月,在慕尼黑登记的外国人(无德国公民权德语Deutsche Staatsangehörigkeit的登记人口)比例为26.8%。该比例于2014年5月为25.8%[41],2012年为24.6%。[42]

在慕尼黑登记最多的外国人群体(截至2018年12月31日)分别来自克罗地亚(38137人)、土耳其(37876人)、意大利(27821人)、希腊(26560人)、奥地利(21046人)、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19626人)、波兰(19101人)、罗马尼亚(17980人)和塞尔维亚(14115人)。[43]

根据2011年人口普查,具有移民背景德语Migrationshintergrund(持德国公民权并同时出身于外国的登记居民)的人口比例为34.3(柏林为28%[44]和汉堡为31%[45]),这是比例最高的德国大城市之一。[46]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捷孚凯于2017年发布的购买力研究表明,慕尼黑大区的居民拥有全德最强的人均购买力。总体而言,全体慕尼黑人每年共可花费437.08亿欧元。因此,慕尼黑甚至领先于汉堡,尽管后者的人口数量还多出近340000人。在德国的地方政权德语Gebietskörperschaft (Deutschland)中,仅人口比慕尼黑多出200万人的柏林拥有更强的整体购买力。[47][48]

方言

慕尼黑方言属于中部巴伐利亚语的一种,并正受到从德国其它地区大量涌入的居民(标准德语)威胁而面临消失。[49]正如巴伐利亚文化部德语Bayerisches Staatsministerium für Unterricht und Kultus于2001年1月在州议会所宣称的那样,20岁以下的当地年轻人已对州府方言感到陌生。[50]

在方言中,慕尼黑被称为Minga;但这种形式在市内方言中并不常见,它已被标准德语的对应词汇所取代,并且实际上只在周边地区使用。

宗教信仰

信义宗圣路加堂
位于圣雅各广场的新犹太会堂

慕尼黑自1817年以来一直是天主教慕尼黑-弗赖辛总教区的所在地,后者是作为1803年弗赖辛采邑主教世俗化后的继任教区而成立。最古老的新教教堂包括圣马太堂德语St. Matthäus (München)圣马可堂德语St. Markus (München)。慕尼黑有一个犹太社区,约有9700名成员,其中大多数是今天的东欧血统(乌克兰和俄罗斯);以及一个小规模的犹太教自由派社区德语Jüdische liberale Gemeinde

在2011年,慕尼黑人口比例中的3.6%为正教会成员,另有4.4%属于巴伐利亚承认的其它(除大型官教外的)公法宗教团体。[51]

1976年,圣母之佑和圣安德列教堂德语Maria Schutz und St. Andreas在市分区下吉兴落成,这是成立于1959年的烏克蘭希臘禮天主教德國及斯堪地納維亞宗座代牧區主教座堂。慕尼黑的东仪天主教地位可以追溯至二战期间被带到巴伐利亚进行強迫勞動的大量乌克兰人,他们在那里最初是作为难民,后来则有部分永久定居。1945年6月,乌克兰国外正教会德语Ukrainische Orthodoxe Kirchen im Ausland的圣母玛利亚之佑教堂成立。由于教会最初的信众超过了5000人,第二座专用的圣裴特若与圣保禄教堂德语Ukrainisch Orthodoxe St. Petrus und Paulus Kirche in München-Ludwigsfeld于1968年在市分区路德维希斯费尔德德语Ludwigsfeld (München)落成,至今仍然存在。

位于施瓦宾-弗莱曼区内的翁格雷尔街131号是希腊教会和诸圣教会的传道中心。2010年5月12日至16日,第二届普世合一教会大会德语Ökumenischer Kirchentag 2010在慕尼黑举行。

据估计,居住在慕尼黑的穆斯林约有100000至120000人,相当于人口比例的7-8%。[52][53]2005年,在“森德灵清真寺之争德语Moschee Sendling”的口号下,在森德灵新建清真寺项目的争议闻名全德。在伊玛目本亚明·伊德里兹德语Benjamin Idriz的领导下,应当建造一座原本名为“慕尼黑欧洲伊斯兰中心”(Zentrum für Islam in Europa – München,简称Ziem)的大型清真寺,并包含有一个文化中心和伊玛目培训中心。[52]该项目如今是以“慕尼黑伊斯兰论坛”(Münchner Forum für Islam,MFI)的名义运作。[54]

耶和華見證人在慕尼黑划分为59个社区,设有16座王国会馆和会馆中心德语Königreichssaal。此外,位于莫萨赫区内里斯街上的耶和华见证人会馆还会定期召开跨区域的会议。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在市内设有九座教堂和处所。位于诺伊豪森-宁芬堡区内提香街上教堂同样也是自由教会的巴伐利亚总部。[55][56]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在慕尼黑设有两个教区和四个教所。

德国曼达派德语Mandäer协会设立于慕尼黑,主要负责建立一个运作良好的曼达派社区。

吉兴德语Giesing区内、位于瓦亨海姆街上的黑天神庙已经存在了数十年,现已发展成为居住在慕尼黑的大约15000名印度教徒的重要朝拜场所。那里还会举行冥想及一些印度教节日的活动,例如屠妖節的排灯。

城市圣人

绘有圣奥努弗柳斯的濕壁畫

慕尼黑市的第一位主保聖人是公元3世纪的叙利亚-埃及隐士圣奥努弗柳斯德语Onophrios der Große,据称其头盖形式的圣髑是由狮子亨利(1129-1195)从对温德人德语Wenden十字军东征中带到慕尼黑的。

自1580年起,曾于1066年至1106年担任迈森主教的圣本诺德语Benno von Meißen,在天主教会中被奉为巴伐利亚与慕尼黑市的主保圣人。[57]

宗教数据

截至2017年底,慕尼黑人口中的31.8%为天主教徒、11.4%为新教徒(包括新教自由教徒德语Bund Evangelisch-Freikirchlicher Gemeinden)、0.3%为犹太教徒,其余的56.5%则属于其它教派和宗教或是无宗教信仰。[58]而在2014年底,人口比例中的33.9%为天主教徒、12.3%为新教徒(包括新教自由教徒)、0.3%为犹太教徒,53.5%属于其它教派或无宗教信仰。[59]因此,新教徒和天主教徒的的人数在观察期内下降,而非教派的比例则在增加。尽管非教派群体的比例明显大于天主教徒,但慕尼黑仍是将圣母升天日(8月15日)定为法定假期的巴伐利亚城市和市镇之一。

历史

建城

慕尼黑是在1158年,由巴伐利亚和萨克森公爵狮子亨利颁布的《奥格斯堡差异录德语Augsburger Schied》中,以“forum apud Munichen”的名字被首次提及[60],当时是作为盐路德语Salzstraße跨越伊萨尔河的一条通道而建在如今路德维希桥德语Ludwigsbrücke (München)的原址上,并在通道附近开辟了一个集市。

然而据《奥格斯堡差异录》所述,慕尼黑在当时尚未建城;德皇腓特烈一世仅是对这个既有的定居点授予了集市、铸币和关税自主权。但由此所带来的受益有三分之一会落入弗赖辛主教之手。

至于自1158年起以“慕尼黑”命名的这个定居点是何时成立、以及成立时的名称为何,如今已不可考。

中世纪:公爵住所及帝国宫城

斯特凡二世德语Stephan II. (Bayern)时期(1349–75),印有僧侣头像的慕尼黑芬尼

当狮子亨利于1180年被德皇放逐后,巴伐利亚和慕尼黑分别落入维特尔斯巴赫家族弗赖辛主教之手。1240年,慕尼黑也为维特尔斯巴赫所占有,并在1255年的首次土地划分德语Bayerische Landesteilung中便成为公爵的宫城。

自1314年起,巴伐利亚公爵路易四世出任德意志国王、并自1328年起成为神圣罗马皇帝,而慕尼黑作为他的宫城,则通过新增的第二道城廓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当时,慕尼黑采用了老帝国的主色调——黑色和金色,作为城市颜色德语Stadtfarben

自14世纪末以来,慕尼黑曾多次发生市民反对公爵的暴动,后者遂将他们的政府所在地从老城堡搬迁至市郊的王宫。由于受到胡斯派的威胁,城防设施于1429年通过增设一道外围城廓而得到加强。

1442年,犹太公民被驱逐出城。由此至18世纪下半叶以前,再无犹太人在慕尼黑定居。(参见:慕尼黑犹太人历史德语Geschichte der Juden in München)。

1468年,新的玛利亚教堂——圣母主教座堂奠基,其建造历时仅二十年。

联合公国都城

1570年的三维城市沙盘,由雅各布·桑特纳德语Jakob Sandtner制作

在经历了后哥特式的新文化鼎盛时期后,随着阿布雷希特四世德语Albrecht IV. (Bayern)(1465-1508年)重新统一了公爵权,慕尼黑于1506年成为整个上巴伐利亚和下巴伐利亚的首都。在接下来的时期,市民的影响力持续下降,于是由维特尔斯巴赫家族决定了城市此后的发展。

威廉四世(1508-1550年)和阿布雷希特五世德语Albrecht V. (Bayern)(1550-1579年)统治期间,慕尼黑成为文艺复兴反宗教改革的中心。威廉五世德语Wilhelm V. (Bayern)(1579-1597年)于1589年创立了宫廷啤酒厂,并为耶稣会建造了圣弥额尔堂耶稣会学院德语Alte Akademie。最早期的城市景物画德语VedutaCivitates orbis terrarum”是由格奥尔格·布劳恩德语Georg Braun弗朗斯·霍根贝格德语Frans Hogenberg于1572年绘制。[61]在大约1570年,雅各布·桑特纳德语Jakob Sandtner便能够用菩提树木制成城市模型,它与当时四个下辖市(施特劳宾兰茨胡特因戈尔施塔特布格豪森)的城市模型一样,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沙盘。[62][63]

选侯国宫城

在公爵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德语Maximilian I. (Bayern)(1597-1651年)治下,巴伐利亚夺得了上普法尔茨的统治权,慕尼黑于1628年成为整个老巴伐利亚德语Altbayern选帝侯宫城德语Residenzstadt,但在三十年戰爭期间却自1632年起被迫遭到瑞典军队的占领。慕尼黑不得不支付高额赎金和抵押品,以避免城市遭到破坏。而此后不久爆发的瘟疫则造成了三分之一的人口死亡。当1648年战争结束后,这座城市迅速恢复,并在选帝侯费迪南德·玛利亚德语Ferdinand Maria (Bayern)(1651-1679年)的治下,以意大利巴洛克风格的面貌示人。为此,宁芬堡宫戴蒂尼会教堂以及全市首座歌剧院德语Opernhaus am Salvatorplatz应运而生。然而,战争带来的影响便是选帝侯的专制统治

自1704年起,慕尼黑在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期间曾被哈布斯堡王朝德语Kaiserliche Administration in Bayern占领了数年,因为选帝侯马克西米利安二世·埃马努埃尔德语Maximilian II. Emanuel (Bayern)(1679-1726年)是与法国结盟。当地市民和农民在森德灵杀戮圣诞夜德语Sendlinger Mordweihnacht发起的暴动遭到血腥镇压。随着选帝侯结束流放回国,法国的巴洛克晚期风格受到宫中青睐,巴伐利亚的洛可可风格因此得以发展起来。

在选帝侯卡尔·阿布雷希特(1726-1745年)加冕神圣罗马皇帝后,这座城市于1742年再遭哈布斯堡军队占领了两年。随后的选帝侯马克西米利安三世·约瑟夫德语Maximilian III. Joseph(1745-1777年)摈弃了前任的强权政策并致力于内部改革,因此巴伐利亚科学院德语Bayerische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得以于1759年在慕尼黑成立。1789年,依照选帝侯卡爾·特奧多爾的指令,英国公园得以在伊萨尔河漫滩畔建立;此后不久,中世纪的城防设施也得到拆除。在卡爾·特奧多爾(1777-1799年)治下,慕尼黑也成为了旧帝国第三大国家综合体——普法尔茨-巴伐利亚德语Kurpfalz-Bayern的宫城。

1858年的慕尼黑地图

王国都城及宫城

虽然慕尼黑早在1328年便已成为皇家宫城,但直至450年后才崛起为大城市。慕尼黑于18世纪末迎来高速发展,在此之前,它便已于1750年赶上奥格斯堡并超过了纽伦堡。而当拿破仑于1806年将巴伐利亚升格为巴伐利亞王國后,慕尼黑成为国土面积扩大了两倍的国家首都,发展得到进一步加速。自此,新教徒也可以取得慕尼黑公民权。在1700年,慕尼黑仅有24000名居民,但在此后每三十年便翻一番,因此至1871年已有170000人居住在慕尼黑,至1933年则达到840000人。在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约瑟夫(1799-1825年)治下,国家剧院落成,这座城市也开始进行计划周密的扩张。至1818年,慕尼黑获得了可拥有两位市长和两位议长的自治权。

在国王路德维希一世(1825-1848年)统治时期,慕尼黑成为了一个著名的艺术之都。新古典主义者莱奥·冯·克伦策德语Leo von Klenze弗里德里希·冯·格特纳德语Friedrich von Gärtner设计了路德维希街,而慕尼黑王宫则被延伸至国王广场

路德维希一世的儿子马克西米利安二世(1848-1864年)尤其注重人文科学的水平提升,并因此而聚拢了一个作家圈子(“鳄鱼诗社德语Die Krokodile”)。他与其父亲一样都是业主出身。全新的、借鉴了英国哥特式艺术的“马克西米利安风格德语Maximilianstil”被应用在马克西米利安街旁的建筑中,那里至今仍是欧洲大陆最高档和最昂贵的购物街之一。

路德维希二世国王(1864-1886年)治下,城市的音乐活动得到发展,并随着理查德·瓦格纳的多次造访而达到新的鼎盛时期。在19世纪,当慕尼黑一再受到瘟疫困扰时,马克斯·冯·佩腾科费尔德语Max von Pettenkofer设立了污水处理系统德语Münchner Kanalisation。因此至19世纪末,慕尼黑就被认为是欧洲最干净的城市之一。

在摄政王柳特波德(1886-1912年)主政时期,慕尼黑经历了经济和文化的巨大发展。摄政王街攝政王劇院便是在此期间建造。施瓦宾在世纪之交也经历了蓬勃发展,作为一个艺术家街区,曾得到许多当代著名作家和画家的造访。1896年,慕尼黑的文化杂志《新艺术德语Jugend (Zeitschrift)》首次出版,其得名于新艺术运动;同年,阿尔伯特·朗根德语Albert Langen也发行了政治讽刺杂志《Simplicissimus德语Simplicissimus》的创刊号。1911年,艺术家团体青骑士成立。在小说《上帝之剑德语Gladius Dei》中,作家托马斯·曼为此时代创造了“慕尼黑闪耀着光芒”的语录。

1916年,慕尼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遭到了法国方面的三次空袭,轰炸并未造成重大损失。但另一方面,供应形势的恶化却对人口构成重大问题,导致罢工和逮捕频发,并出现了日益高涨的革命情绪。

革命、魏玛共和国及纳粹主义

州府慕尼黑于1923年2月15日发行的50000马克债券
1945年俯瞰遭损毁的慕尼黑

战争结束后,慕尼黑于1919年爆发了革命骚乱。尽管1918年的十一月革命是和平进行的,并最终以废除君主制而结束,但由共产党人和社会主义团体发起的慕尼黑苏维埃共和国却于1919年春天遭到国防军自由軍團的暴力镇压。[64]在接下来的几年内,慕尼黑日渐发展成为国家社会主义者活动的中心,例如成立了希特勒突击队德语Stoßtrupp Adolf Hitler。1923年,啤酒館政變统帅堂事败。然而,慕尼黑始终是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纳粹党)的所在地——除了1923年11月至1925年2月,当时该党在全国范围内被取缔。

在1933年纳粹党掌权后,城市应进行广泛重建;负责此项工作的建筑师是赫尔曼·吉斯勒德语Hermann Giesler。虽然将慕尼黑转变为元首之城德语Führerstadt的夸张计划从未实现,但由于众多浮夸的建设项目,纳粹还是为这座城市带来了明显的建筑印记。[65]

1935年,希特勒授予慕尼黑在纳粹时期的城市荣誉称号德语Stadt-Ehrentitel der NS-Zeit运动首都德语Hauptstadt der Bewegung。1938年,《慕尼黑協定》在慕尼黑签署,确定了将苏台德地区并入德意志国的归属。1937年12月1日,纳粹优生组织生命之泉入驻位于当时弗灵大道(1955年起:托马斯·曼大道)和波兴格街转角处的托马斯·曼宅邸。该建筑一直被用作党卫队各组织的总部直至1939年12月31日。[66]

如同所有德国大城市一样,慕尼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遭到了盟军空袭的沉重打击(慕尼黑空袭德语Luftangriffe auf München)。至战争结束时,历史悠久的老城有九成面积被毁,而全市则有五成被毁。据估算,空袭共造成约6000人死亡和约15000人受伤。

在盟军占领慕尼黑的前两天,一个由军人和平民共建、名为巴伐利亚自由行动德语Freiheitsaktion Bayern的抵抗组织,开始通过当地广播反对纳粹统治。自由行动的起义在当日便遭到党卫队的镇压。1945年4月30日,美国陆军在未受到太多阻力的情况下占领慕尼黑。而在德国其它地方,战争则一直持续至5月初,并最终于5月8日以德意志国防军无条件投降的方式结束。[67]

战后时期

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历史城市景观的重建,慕尼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逐渐发展成一个高科技之地,众多来自服务行业的企业相继入驻,例如媒体、保险公司和银行。在战后几十年,慕尼黑也从两德分裂德语Deutsche Teilung间接受益,因为大量企业从苏联占领区东德或柏林迁往南部,其中最著名的是西门子

旅游业在这座城市也逐渐升温,这里有许多重要的博物馆(例如现代艺术陈列馆以及德意志博物馆)和名胜古迹。

在冷战期间,自由欧洲电台也设于慕尼黑。1962年,市内发生了施瓦宾骚乱德语Schwabinger Krawalle,这是1960年代欧洲青年运动的第一个前奏。

1972年,慕尼黑成功举办第十二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却因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劫持及杀害以色列运动员而蒙羞。事件共造成全部11名人质、1名警员和5名恐怖分子身亡。因此,德国专门成立了第九国境守备队。为了承办奥运会,上草地德语Oberwiesenfeld区域经过重新设计,成为奥林匹亚公园,并就公共短途交通进行了地铁快铁接驳的大规模改造,其中一些还延伸至周边地区。在此期间,内城也有部分区域被改造为行人专用区

自二战结束以来,钟溪社区德语Glockenbachviertel已日渐发展成为同性恋运动的中心,宁那·华纳·法斯宾德弗雷迪·莫库里等众多艺术家均曾在此居住。[68]1988年,由汉斯·维尔纳·亨策创立的慕尼黑双年展德语Münchener Biennale正式启动。

当代

距市区约30公里的全新慕尼黑“弗朗茨·约瑟夫·施特劳斯”机场于1992年5月开业,同时关闭了旧的慕尼黑-里姆机场。在这块场地上,其后兴建了配备有里姆公园德语Riemer Park里姆展览城德语Messestadt Riem,公园是作为2005年联邦园艺展德语Bundesgartenschau 2005的一部分而开放。

2002年,现代艺术陈列馆慕尼黑艺术区开幕,随后,布兰德霍斯特博物馆德语Museum Brandhorst的新建工程,以及州立埃及文化博物馆德语Staatliches Museum Ägyptischer Kunst慕尼黑犹太博物馆慕尼黑街头及当代艺术博物馆德语Museum of Urban and Contemporary Art以及伦巴赫美术馆的扩建工程也相继完成。

从2000年至2011年,从大黑塞洛赫桥至德意志博物馆之间8公里的河道景观在“伊萨尔河的新生活”的口号下,进行了努力亲近大自然的改造。2002年,战车草坪德语Panzerwiese及相邻的哈特尔森林德语Hartelholz被指定为自然保护区和动植物栖息地。

特别是在千禧年之后,慕尼黑还建造了许多摩天大楼德语Liste der Hochhäuser in München,例如146米高的上城大厦德语Hochhaus Uptown München亮点大厦双子塔、2008年落成的SV大厦德语SV-Hochhaus天际线大厦德语Skyline Tower。自2004年公投以来——由于参与的大多数选民反对建造高度超过100米的建构筑物,巴伐利亚首府被禁止再兴建高度大于圣母教堂双塔(约99米)的摩天大楼。

2017年,宝马集团开始在慕尼黑北部扩建其研发及创新中心(FIZ)德语BMW Group Forschungs- und Innovationszentrum。预计至2050年,研发中心将扩大一倍,然后提供41000个工作岗位。[69]

政治

传统上在地方行政中占主导地位的中間偏左政党,在慕尼黑的州级行政和联邦行政中的所占份额却较小,这在巴伐利亚州是很罕见的。传统上在其它州份处于弱势的基社盟自选协德语Bundesverband Freie Wähler Deutschland另选党,在伊萨尔河畔却比社民党绿党自民党左翼党更强。

欧洲政治及国家政治

慕尼黑是几个联邦法院和联邦行政机关的所在地(见下文),例如联邦财政法院德语Bundesfinanzhof联邦专利法院德语Bundespatentgericht (Deutschland)南部军事法庭德语Truppendienstgericht Süd以及德国专利及商标局德语Deutsches Patent- und Markenamt

慕尼黑也是欧洲专利局英语European Patent Office的总部所在地。

在巴伐利亚的联邦议院选区中,有四个属于慕尼黑,分别为慕尼黑东德语Bundestagswahlkreis München-Ost慕尼黑北德语Bundestagswahlkreis München-Nord慕尼黑南德语Bundestagswahlkreis München-Süd慕尼黑中西德语Bundestagswahlkreis München-West/Mitte。在巴伐利亚,社民党德语BayernSPD仅有能够获得的直接任命德语Direktmandat便是来自2002年和2005年选举中的慕尼黑北选区。但在2009年,约翰内斯·辛格哈默德语Johannes Singhammer能够为基社盟赢回议席。在2017年联邦议院选举中,慕尼黑的全部四个直接任命都交给了基社盟。而在2019年歐洲議會選舉中,绿党在慕尼黑获得的选票甚至领先于所有其他政党。

州府及州管理部门

作为州首府,慕尼黑是巴伐利亚州议会巴伐利亚州政府德语Bayerische Staatsregierung以及众多巴伐利亚州行政机构德语Landesbehörde的所在地。作为州中级行政机构德语Landesmittelbehörde上巴伐利亚政府德语Regierung von Oberbayern也设于慕尼黑,并如同巴伐利亚一样从慕尼黑实施管理。

在巴伐利亚州议会选举中,慕尼黑当前由九个选区代理。

在地方层面,慕尼黑也是巴伐利亚最大行政区——上巴伐利亚行政区的治所,它作为第三级行政地,是由县(第二级)和镇(第一级)的地方政府德语Gebietskörperschaft (Deutschland)所组成。由于慕尼黑县是从慕尼黑实施管理,因此尽管这座城市本身是独立的县级市,但慕尼黑县政府德语Landratsamt München也设于此。县政府既是地方自治行政机构,也是州下级行政机构。

市长及市议会

慕尼黑市长每六年通过直接选举产生,并兼任市政府德语Stadtverwaltung München的负责人。自2014年5月起,迪特·赖特尔(社民党)出任慕尼黑市长,并就此接替此前曾担任市长长达20年的克里斯蒂安·乌德德语Christian Ude。现任第二市长为曼努埃尔·普雷茨尔德语Manuel Pretzl(基社盟),第三市长为克里斯蒂娜·施特罗布尔德语Christine Strobl (Politikerin)(社民党)。

慕尼黑市议会议席分配:

Stadtrat Muenchen 2014.svg

  左翼党:2席
  社会民主党:25席
  绿党+粉红阵线德语Rosa Liste München:14席
  自由民主党+HUT德语Wählergruppe HUT:5席
  巴伐利亚党:5席

(社会民主党的席位包含市长席位)

慕尼黑市议会由80个议席和市长组成,每六年通过选举产生。从1996年至2004年,慕尼黑市议会是由社民党、绿党和粉红阵线所组成的联盟所领导,2014年则由一个大聯合政府所取代。

市政府

慕尼黑市政府德语Stadtverwaltung München是慕尼黑市的地方自治机构。它是德国最大的城市管理机构(因为柏林和汉堡作为城市州,其州级和市级的管理职能并未分离)。它划分有多个职能部门。

慕尼黑市辖区行使巴伐利亚州府慕尼黑市内行政区划的管理权。各市辖区内的公民通过直接选举选出各自区委会的志愿者代表。

市徽

根据市议会于2002年11月27日作出的决议,州府慕尼黑使用一大一小两个样式的纹章[70]对于官方及公务用途,则仅使用小纹章。它与1957年由市议会确定的纹章基本一致。

Muenchen Kleines Stadtwappen.svg

纹章描述德语Blasonierung:“在银白色的盾形背景下, 一位修道士身批黑色镶金边的僧衣德语Kutte,其誓约书及鞋子为红色,脸庞及手臂为肉色。”

这是一个隐喻纹章德语Redendes Wappen,因为纹章内的修道士便是指代慕尼黑之名。这位修道士在首个已知的慕尼黑市徽中便已出现,最初是在1268年作为一个带兜帽的头部形象,自1304年起则是一个完整的人物形象。随着时间的推移,纹章内的修道士形象逐渐演变为慕尼黑之子德语Münchner Kindl[71]

Großes Stadtwappen München.svg

所谓的大纹章则已不再用作官方流通,而是仅作代表性展示。纹章描述:开放式的砖色城门位于银白色背景中。门楼的屋顶为黄黑条带状。屋顶之间是一只指向右方、升高的戴冠狮子。门前站着一位身穿黑色镶金边长袍的僧侣,他有肉色的脸庞,棕色的头发,红色的尖头鞋,左手拿着红色的誓言书,右手伸出三指宣誓。[71]

巴伐利亚的路易皇帝时代以来,慕尼黑的城市颜色一直使用老帝国的颜色:黑色和金色。慕尼黑市旗以纵向条纹体现了这两种颜色。与巴伐利亚州旗一样,它也有一个带菱格的版本。有时候,在市旗的中部会加入小纹章。

友好城市

新市政厅内的慕尼黑友好城市墙雕
慕尼黑在世界的位置
爱丁堡 自1954年
爱丁堡
自1954年
维罗纳 自1960年
维罗纳
自1960年
波尔多 自1964年
波尔多
自1964年
札幌 自1972年
札幌
自1972年
辛辛那提 自1989年
辛辛那提
自1989年
基辅 自1989年
基辅
自1989年
哈拉雷 自1996年
哈拉雷
自1996年
慕尼黑
友好城市分布图

慕尼黑与以下城市缔结了友好关系:[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