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西方報紙登載日軍殘害中國人的素描。 [1]

旅順大屠殺是一场发生于1894年11月21日中日甲午戰爭期間,日军中國旅顺进行的大屠杀。在独眼将军日军第2軍第1師團山地元治師團長的指挥下,第1师團下的伊瀬知好成日语伊瀬知好成聯隊長率領的步兵第2聯隊,連同河野通好聯隊長率領的步兵第15聯隊日语歩兵第15連隊第3大隊等一些部队在旅顺屠杀了约2,000人至20,000人的军人和平民。[2]首先報導大屠殺的是《紐約世界報》記者詹姆斯·克里曼英语James Creelman,他的報導後來廣受批評為誇大煽情,如他報導6萬人被屠殺[3],但当时旅顺平民只有6,000人,清军在添兵後也只有2萬人[4][5],克里爾曼描述日軍屠杀的具體死亡數字受到質疑[6][7][8]

背景

旅顺位于中国辽东半岛最南端,与威海卫隔海相望,共扼渤海门户,是北洋水師重镇。1894年11月,日軍攻陷旅顺,對撤退至市內的清兵連續四天進行掃蕩。掃蕩過程事後經由市內的一間紅十字會醫院,英國人詹姆斯·艾倫、美國人克里曼、英國法學家胡蘭德英语Thomas Erskine Holland、英國《泰晤士报》和美國的《紐約世界报英语New York World》等相繼記載報導。[9][10]

依據宗澤亞所著《清日戰爭》,旅順大屠殺起因有二:「其一,自日清戰爭開戰以來,日本國內報導日清戰事一直是連戰連勝、各戰大捷、清軍不堪一擊,誇耀日軍所向披靡的戰果。可是11月18日旅順口週邊土城子戰鬥,日軍遭遇到了預想不到的挫折,重創了第一師團長山地將軍的自尊心,山地將軍因此惱羞成怒。」;「其二,19日雙台溝附近,山地師團長接到報告:『我騎兵偵察兵約20名在土城子被清兵俘虜,偵查隊長中萬德次中尉和隨同士兵,首級被清軍砍下並斷肢割除睾丸。』還親眼看到衛生兵擔架上,被虐殺後肢體殘缺不全的士兵屍體。清軍的野蠻之舉再次激起山地復仇的怒火,在日軍攻入旅順口時,下達了『除婦女老幼之外,一律格殺勿論』的命令。在強烈復仇心的驅使下,日軍開始瘋狂的報復行動。在街市內搜索發現,逃亡的清兵換裝改扮成當地住民混雜在百姓中間難以辨認,躲藏在民家的清兵繼續開槍負隅頑抗。司令部接到報告後隨即下達第二道命令:『凡穿著平民服裝,疑為清兵的青壯年者一律誅殺。』之後旅順的大街小巷到處是殺人的現場,不論清兵與否皆視為清兵,百姓中老幼婦女也成為虐殺的對象。」[11]

英国船員詹姆斯·艾倫自稱随美国货轮哥倫比亞号(Columbia)赴华为正在同日本作战的清军运送军火。在旅顺大屠杀期间,他被困于旅顺口。他的著作《在龍旗下——中日戰爭目擊記》描述了戰前他沿途看到日軍士兵被虐殺後肢體殘缺不全的屍體。[12]但是該書的真實性遭《字林西報》、Japan Weekly Mail、《士蔑報》質疑,認為他並非目擊者,書中的人名、船名都對不上號。[13][14][15]

清兵死者葬於白玉山東麓的安葬崗,今稱「万忠墓」。

事件

1894年11月21日,日軍攻佔“东亚第一堡壘”的旅順後,對逃竄到市內各處的清兵進行了四天三夜的掃蕩行動,根据英国《旗幟日報英语London Evening Standard》战地记者维利尔斯英语Frederic Villiers的報導,短短四天市內就有兩萬人遇害,只有埋屍的36名華人倖免於難,而這36人的帽子上還寫著「此人不可殺戮」的標記[16]

在現場的美軍觀察者奧布萊恩中尉說,被殺戮的包括俘虜和平民,並且還看到了斷肢,但他又說道:「在那種情況下,很多軍隊都會如此,我們也不能指望在日軍身上會發生奇蹟。」[17]當時美國報紙亦跟進報導並描述:「日本為蒙著文明皮膚,具野蠻筋骨之怪獸。」,「日本今天已经摘下了文明的假面具,暴露了野蛮的真面目。」[18]

據《旅大史話》記載,屍體運了一個月才抬完,花溝張家窯堆積兩萬多具屍體,形成一座屍山。日軍下令澆油點火,燒了十幾天才燒完。燒成骨灰後,草草裝了四口大棺材,埋在白玉山東麓的安葬崗[19]

记录

英國人詹姆斯·艾倫(James Allan)在他的著作《在龍旗下——中日戰爭目擊記》中寫道:「在我周围都是狂奔的难民。我第一次亲眼看见日本兵追逐逃难的百姓,用枪杆和刺刀对付所有的人,对跌倒的人更是凶狠地乱刺。」[20]日军击毙所有遇见的人,在街道上行走,脚下到处踩着死尸。天已经黑了,「屠杀还在继续进行着,丝亳没有停息的迹象。枪声、呼喊声、尖厉的叫声和呻吟的声音,到处回荡。街道上呈现出一幅可怕的景象:地上浸透了血水,遍地躺卧着肢体残缺的尸体,有些小胡同简直被死尸堵住了,死者大都是城里人。」[21]艾伦又写道:“我站在一处高地,离我不远处有一个池塘,池塘边站着好多日本兵,拼命将一群难民往池塘赶,不一会池塘裡便塞满了人。只见难民在水里乱成一片,池塘边的日本兵,有的拿枪射击,有的用枪上的刺刀刺。池塘裡断头的,斩腰的,穿胸的,破腹的,搅成一团,水变成通红一片。日本兵在一旁欢笑狂喊,快活得不得了。池塘裡少数活人,在死尸上爬来爬去,满身血污。其中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小孩子,浮出水面,朝日本兵发出凄婉的哀求。岸边的日本兵竟拿刺刀来捅,当胸捅了个对穿。第二下又捅那个孩子,只见刺刀一捅,小孩子被捅到刺刀上,他高高的挑起枪来,摇了几摇,当作玩耍的东西。那女人伏在地下,尚未捅死,用奄奄一息的力气,想要起来看看那个孩子,刚挣扎了一下,又趴下了。日本兵就照屠杀别人的方法,也将这个女人斩成几段。”[22]

紐約世界報》記者詹姆斯·克里曼英语James Creelman写道:“我經過各街,到處見屍體均殘毀如野獸所嚙。被殺之店舖生意人,堆積疊在道旁,眼中之淚,傷痕之血,都已冰結成塊。甚至有知靈性之犬狗,見主人屍首之僵硬,不禁悲鳴于側,其慘可知矣……”[23]

此事件对日本社会也引起极大反响,《自由新闻》发文称《旅顺陷落的大捷报已化为万钧之雷砸向吾人头顶》,美国驻日公使英语List of ambassadors of the United States to Japan谭恩英语Edwin Dun陸奧宗光说:“如果此时日本政府不采取一定的善后措施,那么迄今日本获得的名誉将完全毁掉。”随后,俄国驻日公使英语List of ambassadors of Russia to Japan希特罗渥俄语Хитрово, Михаил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亦面晤陆奥,谈及旅顺口屠杀事件时,“虽所言与美国公使略同,然其口气冷淡,令人可怕”。陆奥不敢怠慢,急电伊藤博文说:“此等事实如最终不能否定,应有一定善后之考虑。”[24]之後由陸奧宗光亲自去美国发布声明,大意为所杀的都是脱掉军服的逃跑清军,屠杀是对之前土城子战斗中被杀的日军俘虏的报复行为,在旅顺被俘的清军355人现在在日本受到很良好的对待等。并且收买媒体如中央通讯社,对率先进行报道事件的《时代周刊》进行攻击。之後給各國駐日公使發去辩解书,通知他们说:“关于占领旅顺口之际所发生的事实,因来自误传而毁坏我军之声誉,且使外国人往往怀有不快之感,对我甚为不利。为此而起草了关于上述误传之辩解书。”[25]但隨軍採訪的兩名西方記者都認同有屠殺發生,一個是《紐約世界報》的克里曼,他的數字是2000平民遇害,[23]另一個報道兩萬人被殺的维利尔斯則是《倫敦新聞畫報》的戰地記者。

日兵的证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