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生還者
  • The Last of Us
最後生還者
《最後生還者》遊戲包裝封面
常用译名最後生還者
类型动作冒险生存恐怖
平台PlayStation 3
PlayStation 4
开发商顽皮狗
发行商索尼電腦娛樂
总监布鲁斯·斯特拉利(遊戲領銜總監)
尼尔·德鲁克曼 (創意總監)
音乐古斯塔沃·桑塔歐拉拉[1]
系列最後生還者系列
模式單人
多人(PS3於2019年9月3日停止服務)[2]
发行日PlayStation 3
  • 全球:2013年6月14日
  • 日本:2013年6月20日
PlayStation 4
  • 全球:2014年7月29日

最後生還者[3](英语:The Last of Us是以被真菌感染者为題材的一款第三人稱生存恐怖動作冒險遊戲。遊戲由頑皮狗工作室開發,索尼電腦娛樂發行於PlayStation 3平台,於2013年6月14日全球發行。遊戲設定在末日之後的美國,有2名主角:喬爾(Joel,由特羅伊·貝克配音)和艾莉(Ellie,由Ashley Johnson英语Ashley Johnson (actress)配音),他們在旅程中相扶持作戰以求存活。

2014年3月9日,確定開拍電影“最後生還者”。顽皮狗的創意總監尼尔·德鲁克曼将負責編劇。[4]但截至2020年6月,該傳聞中的電影仍未上映。2014年7月29日,優化幀數和武器系統並增強畫質的《最後生還者重製版》(The Last of Us Remastered)登陆索尼新遊戲主机PlayStation 4[5]

遊戲發售後,頑皮狗發行了幾個可下載內容,其中一個是《最後生還者:拋諸腦後英语The Last of Us: Left Behind》。續集《最後生還者 第II章》於2020年6月發售。

劇情

遊戲開場設定於2013年的美國,主角喬爾是一個單身父親,與他12歲的女兒莎拉住在德克薩斯州。一天晚上,突變的蟲草菌肆虐美國,病菌將其人類宿主變成攻擊性強且吃人的怪物。喬爾與他的弟弟湯米和莎拉逃離混亂,但莎拉不幸被一名士兵槍殺。

20年後,人類文明已面目全非,倖存者生活在治安隔離區。住在波士頓隔離區的喬爾與他的朋友泰絲向當地黑幫追討原本應該給他們的武器,這批武器卻被賣給了地下組織火螢。喬爾和泰絲得知真相後殺了那個無賴,卻遇上了火螢的首領瑪琳。瑪琳提出只要他們能將一個十四歲的小女孩艾莉,送到議會大廈給火螢護送部隊接手,就同意把武器還給他們。雖然當下未說明,但護送期間艾莉坦承三個星期前被感染,卻活了下來,她被認為可能擁有研製疫苗的關鍵。抵達大廈後,議會被士兵包圍,因稍早襲擊而遭到真菌感染的泰絲,於是決定犧牲自己為兩人拖延時間,並要求喬爾將艾莉送達火螢的手中。

乔尔决定和艾莉去找汤米,他知道火螢的下落。在朋友比尔的帮助下,他们获得了一辆车。但开车到匹兹堡時,他们被當地猎人伏击。他们与兄弟亨利和山姆成为同伴,一同逃离城市。但逃離當夜山姆因被咬伤變異成感染者,亨利杀死山姆后悲傷不已而自杀。

到了秋天,乔尔和艾莉终于在怀俄明州找到汤米,其控制一座水壩。乔尔本考慮由湯米接手艾莉,但最後仍繼續和她待在一起。汤米告訴他们實驗室位於废弃的东科罗拉多大学,但他們抵達時火螢早已经撤離至盐湖城的聖瑪麗医院。当他们离开後遭猎人袭击,乔尔重伤。

時間進入冬季,艾莉和乔尔住在山上的廢棄度假村,乔尔意識不清,需要艾莉的照顾。猎取一隻公鹿时,艾莉遇到大卫和詹姆斯,她从他们手中换得了药品治療喬爾,但二人其实是獵人(食人族),他们跟蹤並抓走艾莉。她逃脫時杀死了詹姆斯,但是大衛因為戀童癖而不想殺了艾莉,想讓她在獵人待下來。同時略微恢复的乔尔到处寻找艾莉並發現獵人的蹤跡,同時間,艾莉在逃脫時差點被大衛強暴。最後她杀死大卫,喬爾隨後也找到了她,兩人一起逃离。

春天,乔尔和艾莉抵达盐湖城,被火螢捕获。在医院里,马琳告诉乔尔,他们必需给艾莉做脑部手术以研制疫苗,艾莉将为此付出生命。乔尔逃脱了,救下了昏睡中的艾莉,并杀死了马琳。乔尔隐瞒了这一切,带着艾莉回到湯米的據點。

游戏还提供了下载内容《最後生還者:往日餘燼》(The Last of Us: Left Behind)讲述在喬爾重傷後,艾莉为了救他独自冒险前往废弃的购物中心从坠落的直升机裡拾获急救箱,以及本篇故事发生前(艾莉的回憶),艾莉和好友萊莉最後一次的冒險。萊莉加入了火螢,她与艾莉来到一个废弃的购物中心,告诉艾莉她已被部署到另一城市。艾莉求她留下来。其後她们遭到感染者的追赶,并都被咬伤。两人考虑一起等待死亡,但最终决定度过最后的时刻。

登場角色

主要登場角色

  • 喬爾(Joel)
動作捕捉與配音:Troy Baker
日語配音:山寺宏一
本故事中的男主角,年齡介乎40-50歲。20年前為一名單身父親,育有一名12歲的女兒莎拉,他與女兒一起住在德克薩斯州。不久後疫症爆發,他與弟弟湯米和莎拉一起逃亡時莎拉卻意外被士兵槍殺,從此落入失去愛女的陰霾中,但在20年來因為世間的改變而逐漸走出陰霾,起初似乎想隱藏自己的過去(從未有向艾莉說明自己曾經失去女兒而避而不談以及在堤壩裏不願意收下自己與女兒的合照中得知),但自從在冬天因為重傷而受到艾莉無微不至的照顧而存活下來後未有再隱藏自己的過去,並曾經向艾莉指出如果自己的女兒沒有死去艾莉應該和自己女兒是好朋友。
20年後,他與友人兼合作夥伴泰絲住在波士頓隔離區,兩人經常走私一些稀有品。並收到與政府對立的火螢組織首領瑪琳所托,帶一名14歲的小女孩艾莉去荒廢的議會大樓內給火螢護送部隊接手,以換取被奪走的槍械。到達議會大樓時卻發現火螢護送部隊已經全軍覆沒,泰絲也不幸遭到感染,泰絲為了拯救他們而選擇與軍隊交戰拖延時間,最後戰死。
於是他帶着艾莉尋找他的弟弟湯米。雖然起初他對艾莉毫無好感,甚至在對話中指出艾莉永遠都不是她的女兒,而且永遠都沒有把她當成自己的女兒,但之後內心卻逐漸將她當做是自己親生女兒般關心。在找到自己的弟弟湯米後,曾考慮將艾莉交給他,但後來決定自己親手將她帶往火螢的實驗室。
在尋找火螢實驗室時卻發現火螢已廢棄了該營地,兩人尋找線索時卻遭遇獵人的襲擊,喬爾在戰鬥中身負重傷,高燒昏迷許久在艾莉不捨不棄的照顧和尋找藥品的情況下獲救,之後對艾莉的態度開始有所軟化,言語也不再嚴厲。
  • 艾莉(Ellie)
動作捕捉與配音:Ashley Johnson
日語配音:潘惠美
本故事中的女主角,14歲。幼時父母雙亡,被送進軍事化管理的孤兒院,在遊戲故事開始的三個星期前,與先逃脫並加入火螢的同伴萊莉逃出孤兒院,在途中意外遭到感染,卻沒有變成喪屍(感染者),被火螢的人帶走後才被瑪琳發現真實身分。
身上可能蘊藏着研製疫苗的關鍵,因此瑪琳要求喬爾與泰絲帶着艾莉去找護送部隊,讓護送部隊帶着艾莉去實驗室找出研製疫苗的方法。但護送部隊卻已全滅,在途中泰絲不小心被感染者咬傷後,自知沒救而獨自斷後與軍隊交戰後戰死,之後艾莉與喬爾一起踏上旅途。
喜歡看漫畫,個性活潑,遇敵時會乖乖待在安全處讓喬爾能專心應戰,但有時候會協助喬爾作戰,例如用磚頭攻擊感染者,甚至試過拯救了喬爾與獵人格鬥時處於下風的喬爾。
在喬爾負傷期間獨力狩獵好維持生計,並努力尋找藥物好治療對方。在獵人來襲期間試圖引走敵人但失敗,最後被醒來的喬爾所救,兩人之間原本近似冷戰的局面也有所改觀。
到達火螢新據點後經醫生診斷指出是她體內的蟲草菌出現突變,是研製出疫苗的重要關鍵,但因為病毒植株已經深入腦髓,如果接受手術,艾莉將會失去生命,雖然艾莉自願接受此手術,但最後喬爾殺死了瑪琳與大量火螢成員,救走了艾莉。雖然起初對喬爾毫無好感,但後來與他產生了感情,並視對方為自己的父親。

其他角色

  • 泰絲(Tess)
動作捕捉與配音:Annie Wersching
日語配音:田中敦子
狀況:已經死亡
喬爾的友人兼合作夥伴,人脈廣闊。在得知艾莉已經受感染時雖感到不安,但相信艾莉已經感染三星期卻沒有變成喪屍(感染者),因此說服喬爾讓艾莉留下。到達議會大樓前,不幸受到感染,因此決定犧牲自己抵擋士兵的追擊,一人便殺了多名士兵,但最終不幸戰死。
  • 莎拉(Sarah)
動作捕捉與配音:Hana Hayes
日語配音:藤村步
狀況:已經死亡
12歲,喬爾的女兒。疫症爆發時與父親、叔叔湯米一起逃亡,但在逃亡途中被士兵槍殺。
  • 湯米(Tommy)
動作捕捉與配音:Jeffrey Pierce
日語配音:高橋廣樹
狀況:存活
喬爾的親生弟弟,起初與喬爾、莎拉一起逃亡。雖及時救了喬爾,但莎拉卻不幸被士兵槍殺。曾加入火螢組織,後來退出火螢並與瑪麗亞以及一群夥伴居住在堤壩的村落裏。
  • 瑪麗亞(Maria)
動作捕捉與配音:Ashley Scott
日語配音:淺野真澄
狀況:存活
湯米的妻子,與湯米以及夥伴居住在堤壩的村落裏,反對湯米收留艾莉以及跟隨喬爾尋找出走的艾莉,後被湯米說服。
  • 比爾(Bill)
動作捕捉與配音:William Earl Brown
日語配音:谷昌樹
狀況:存活
男同性戀者,疑為法蘭克的男友,為人神經質,但後來與喬爾、艾莉到達一所房屋時發現法蘭克的遺體,因此感到沮喪。因為欠了喬爾一個人情而答應喬爾為他找出一輛可動的車子。
  • 法蘭克(Frank)
狀況:已經死亡
疑為比爾的男友,因為受到感染而自殺身亡,並留下遺書。
  • 山姆(Sam)
動作捕捉與配音:Nadji Jeter
日語配音:內山昂輝
狀況:已經死亡
13-14歲,亨利的親生弟弟,兩人互相依靠。遇到艾莉及喬爾,四人一起逃離市區。和艾莉的感情似乎不錯,但最終受到感染而變成喪屍(感染者)而被自己親生哥哥槍殺。
  • 亨利(Henry)
動作捕捉與配音:Brandon Scott
日語配音:坂口候一
狀況:已經死亡
25歲,山姆的親生哥哥,兩人互相依靠。後遇到艾莉及喬爾,四人一起逃離市區。山姆後來因受到感染而變成喪屍襲擊艾莉,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槍殺自己親生弟弟,後因為深感內疚而崩潰自殺。
  • 大衛(David)
動作捕捉與配音:Nolan North
日語配音:大川透
狀況:已經死亡
獵人集團的領導者,第一次遇到艾莉時希望利用一些物品來換取艾莉獵取的鹿,而艾莉為了照顧受了重傷的喬爾而提出利用抗生素來交換,令大衛發現艾莉就是早前殺掉獵人集團多名成員的兩人,最初為了得知喬爾現時所在位置而放過了艾莉,但後來因為艾莉攻擊獵人集團而綁架了艾莉,在綁架艾莉期間為招降艾莉而對她表白,並握住她的手,卻遭艾莉弄斷手指。於是他與詹姆士聯手制服艾莉,企圖殺死她,攻擊未果反導致同伴詹姆士被殺死,後企圖掐死艾莉,終被艾莉殺死。
  • 詹姆士(James)
動作捕捉與配音:Reuben Langdon
狀況:已經死亡
獵人集團成員,大衛的助手及同伴,與大衛聯手制服艾莉,再企圖殺死艾莉,但反被艾莉用伙房的剁刀斬殺。
  • 瑪琳(Marlene)
動作捕捉與配音:Mere Dandridge
日語配音:樸璐美
狀況:已經死亡
與政府對立的火螢組織首領,被稱為火螢皇后,其組織火螢是政府軍的眼中釘,雙方經常發生戰爭,但後期政府幾乎滅了整個火螢組織,因而要經常逃亡。跟艾莉已離世的父母似乎感情不錯,因而照顧著艾莉。在結局中被為了拯救艾莉而逃離火螢實驗室的喬爾槍殺。
  • 萊莉(Riley)
動作捕捉與配音:Yanni King
日語配音:田村睦心
狀況:已經死亡
14歲,火螢組織成員,艾莉的好友,登場於支線故事Left behind中。由於即將被調離波士頓隔離區,因此去找艾莉渡過在波士頓隔離區的最後一晚,由於兩人受到政府軍的追捕,逃到一座荒廢了的商場,兩人在荒廢了的百貨公司裏遊玩,萊莉期間無意中播放音樂,引來感染者的追擊,兩人逃亡期間一同受到感染,兩人本想了結生命,但最後還是決定一起渡過最後時刻,根據艾莉與喬爾的對話中確認因受到感染而死亡,但詳細死因不詳。

游戏系统

本遊戲採用第三人稱視角。遊戲中,玩家可以奔跑、攀爬、使用手電筒、近戰肉搏、升級武器、使用和製造物品。在聆聽模式中,人物的動作會變慢,畫面變為黑白,可以一定程度無視障礙物發現附近有發出聲音的敵人(但部分難度無法使用)。而手電筒則十分有助於玩家探索黑暗地段。遊戲中有數量有限的“維他命”,可提高主角的能力,比如增強聆聽能力,以及提高生命值上限。部分場所存在的工作台是唯一可以升級武器的地方,而升級武器需要零件。另外遊戲中有各類遺物可供蒐集。[6]

遊戲中的感染者有四種:級別依感染程度由低到高分別是跑者、潛伏者、循聲者、巨無霸。前兩個階段的感染者仍有視力,但攻擊力較低;後兩者攻擊力、防禦力更為強大,但完全喪失了視力,僅靠聲音來辨別主角所處的位置。跑者為初階感染者,是最常見且較容易解決的喪屍;潛伏者頭部略為開花,已失去部分頭型,善於埋伏(可躲過聆聽模式);循聲者特徵為頭部裂開且不斷發出高頻率的彈舌聲辨認周遭,擁有極強的聽力,不易近戰肉搏殺死,在未滿足條件的情況下近身甚至會即死;巨無霸是Boss級的敵人,極少見,而攻擊防禦都很高,身上滿是可以拔下投擲的孢子,近身會直接被殺死。而單人遊戲模式下的人類敵人則有政府軍隊,搶奪維生的“獵人”,以及火螢成員。人類敵人有陷入瀕死狀態的可能,此時可使用「處決」進行特殊殺敵。[7][8]

多人模式

多人遊戲模式提供最多八人進行四對四對抗的連線遊戲,角色操作、戰鬥方式及可製作的道具則與單人模式類似。

在遊戲中,武器裝備須使用『零件』進行購買和升級,零件則藉由殺敵、傷害、救人、醫療、製作道具等方式來獲得。玩家可藉由不同武器特性的配點與一次性武器助力器的使用提升操控角色的能力,亦可自定義和購買角色的外型。

遊戲提供三種模式,補給爭奪戰、求生戰模式皆為隊伍死鬥競技,差別在於前者能夠進行有限次數的復活;盤問模式則是藉由五次盤問(特殊處決)敵隊倒下的敵人來找到對方的保險箱位置,再進行開鎖,過程中人物可以無限次復活。

任一模式下,玩家皆須選擇所屬陣營,分別為「火螢」和「獵人」,並以讓陣營中的生存者存活為目標。完整的遊戲進程以12週為一輪,每3局為一週,隨著週數出現相應難度的任務,任務完成會增加生存者人數,獲得一次性武器助力器,若任務失敗則有可能減少陣營中的人數。在每一輪的第6、8、10、11、12週,均有一局/一天的任務為『全滅任務』,亦即如果失敗,則陣營中的所有人數將死亡,該輪遊戲結束,重新選擇陣營。

多人遊戲模式下一共有8個地圖可以供玩家在組隊進入某局遊戲時投票選擇。

2019年6月6日,頑皮狗宣布將會於2019年9月3日結束PS3多人遊玩功能。

开发

頑皮狗曾在完成《秘境探險2:盜亦有道》(2009年)秘密開發本作兩年。為了達成此一目標,同時開發神秘海域系列,頑皮狗聯合總裁埃文·威爾斯和克里斯多夫·巴拉斯特將公司分為兩隊,一隊開發《秘境探險3:德瑞克的騙局》(2011年),一隊開發本作。[9][10][11]

開發本作的隊伍由布魯斯·布拉特利帶領。創意總監尼爾·德魯克曼表示,《秘境探險2》中的主角奈森·德瑞克隊與西藏嚮導丹臣協作的情節給本作帶來了啟發。通過遊戲建立兩個人物之間的複雜關係的想法導致了喬爾和艾莉二人關係的營造。德魯克曼補充道,當他們看完電影《老无所依》後,他們被電影中大部分內容都沒有配樂的風格所吸引。德魯克曼指出,在電影中不用音樂煽動情緒,讓人物之間的緊張關係變得更有張力。[12]德魯克曼和斯特拉利研究過電影、書籍和電視節目,來幫助設置後世界末日反烏托邦的背景,但很快就發現現實世界是靈感的更有用的來源。在研究1918年流感大流行後,德魯克曼了解了人類的偏執和人面對滅絕的威脅時自我保護的本能;19世紀80年代的脊髓灰質炎疫情顯示了在巨大的災難面前,階級差別怎樣給人帶上有色眼鏡。研究人類苦難的歷史有助於德魯克曼回答《最後生還者》是否需要一個傳統意義上刻板的壞人的形象。[13]

頑皮狗還從《ICO》和《惡靈古堡4》中得到了啟發,它們對創作遊戲的故事和角色有一定影響。設計師瑞奇坎比爾說,他們想創造盡可能逼真的生存恐怖遊戲,包括動作的設計都盡可能做到逼真。[14]德魯克曼說,他希望本作在為所有電子遊戲開發商提高設計劇情的標準,因為他覺得電子遊戲產業之內,講故事的標準並不夠高。[15][16]德魯克曼的意圖是實現敘事上的革命,最後,該遊戲的敘事也確實引發了類似電影《盗梦空间》所激發的熱烈討論。而遊戲時間的設定貼近現實生活,增強了遊戲的代入感。[17]

配乐

配乐是由两届奥斯卡奖最佳原创配乐得主古斯塔沃·桑塔歐拉拉创作。[11]团队希望把重点放在情感上,而不是营造恐怖氛圍。最主要的主题是以吉他引领的小调琶音,以和弦达到一个不和谐的高潮。自其发布以来,该配乐获得不少好评。[18]不少配乐是桑塔歐拉拉自己以吉他或其他乐器演奏的。配乐的管弦乐部分是在纳什维尔的海洋之路工作室录制的。[19]

評價

评价
汇总得分
汇总媒体得分
GameRankings95.09%[20]
Metacritic95/100[21]
评论得分
媒体得分
电脑与电子游戏10/10 [33]
Edge10/10[23]
电子游戏月刊9.5/10[24]
Eurogamer10/10[22]
Game Informer9.5/10[25]
GamesRadar5/5stars[26]
GameSpot8/10[27]
GamesTM9/10 [34]
Giant Bomb5/5stars[32]
IGN10/10[28]
Joystiq5/5stars[29]
英国PlayStation官方杂志10/10[30]
VideoGamer.com10/10[31]

在遊戲正式發行前,《最後生還者》就已在媒體間獲得了廣泛的極高評價,目前遊戲在Metacritic獲得了95分,在GameRankings上也獲得了96.11%的高度評價。[21][35]

英國電影雜誌《帝國》給予遊戲最高的5分評價,評論指出「《最後生還者》不只是Naughty Dog製作過最精良的遊戲,也能輕易成為這個遊樂器世代中最好的作品,這款作品可說是遊戲界的《大國民》,將會在往後的世代繼續獲得關注和討論。」[36][37]PlayStation官方雜誌》(PlayStation Official Magazine)也同樣對這款遊戲有著正面的評價,給予了最高的10分滿分,將《最後生還者》評為「一款藝術之作,透過傑出的視覺與聲效帶來了一場令人讚歎不已、讓人完全投入的末日冒險。」[38]IGN網站也給了本作10分滿分,認為《最後生還者》是PlayStation 3上「最好的獨家遊戲,也更是一款絕對不能錯過的作品」。在評論中,作者吉姆·史德林(Jim Sterling)讚揚這款遊戲有著極高的完成度,並認為「《最後生還者》不只有戰鬥和『令人動情』的故事劇情……《最後生還者》在每一個層面都滿足了我能有的所有要求」。[39]

《最后生还者》还因对LGBT角色的刻画而受到赞扬,这在电子游戏中是不寻常的。游戏中的配角比尔被艾莉发现是一个同性恋者,他与合伙人法兰克间存在着恋情,而他最终因失去法兰克陷入了悲伤。像比尔这样积极的同性恋角色过去在游戏中很少出现。[40]而在下载内容《最后生还者:往日余烬》中,艾莉亲吻了好友萊莉。Kotaku将这个吻形容为“电子游戏史上最近的突破性时刻”。[41]

《最后生还者》获得的游戏界奖项超过200项。其中包括DICE奖颁奖礼中获得的“年度游戏”等10个奖项,2014年作家行会奖“电子游戏出色剧本奖”。[42]

争议

女主角外形被指剽窃

由于游戏女主角外形与加拿大明星艾倫·佩姬相似,招致其不满,埃伦·佩奇在Reddit Ask Me Anything网站活动上讽刺游戏剽窃其肖像。但後來頑皮狗修改艾莉的人物外型後,埃伦·佩奇已於Twitter表示“期待這款遊戲”。[43][44][45]

Netflix電影海報疑似抄襲最後生還者

Netflix電影《還留下什麼》(What Still Remains)被指抄襲《最後生還者》而《最後生還者》製作人「Neil Druckmann」也轉發了此消息,並說到:「這是真的嗎?」[46]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