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
6.25전쟁 ( 6.25戰爭)
한국전쟁(韓國戰爭)
조국해방전쟁(祖國解放戰爭)
조선전쟁(朝鮮戰爭)

Korean War
冷戰的一部分
Korean War Montage 2.png
顺时针方向从上到下:长津湖战役中撤退的美国海军陆战队;联合国军在仁川登陆;在美国M46巴頓坦克前面的南韓难民;美国海军陆战队在巴多梅罗·洛佩兹英语Baldomero Lopez中尉率领下登陆仁川;F-86军刀战斗机
日期1950年6月25日-1953年7月27日[註 19]
(3年1个月又2天)
地点
状态

军事僵持

  • 朝鲜進攻并占领韩國大部后被联合国军击退
  • 联合国軍進攻并占领朝鲜大部后被中國人民志願軍击退
  • 志願軍、人民軍收复北韓领土,在占领汉城一带后遭到联合国军的反攻被击退。
  • 战线在三八线附近往复,双方一边继续战争,一边举行和平谈判。
  • 朝鲜停战协定签署,朝鲜战争以停战名义结束,但朝韩之间仍保持冲突状态。
领土变更
  • 朝韩非军事区建立
  • 朝鲜获取开城,但净损失1,500平方英里(3,900平方公里)领土[8]
  • 参战方
    指挥官与领导者

    兵力
    总计:972,214
    总计:1,642,600
    伤亡与损失

    总数

    • 中國大陸、北韓方数据[19]
      • 阵亡、受伤和被俘共1,093,839人

    南韓

    • 韩方数据[20]
      • 阵亡137,899人
      • 受伤450,742人
      • 失踪24,495人
      • 被俘8,343人
      • 阵亡、受伤、失踪和被俘共621,479人

    美国

    • 美方数据:
      • 阵亡36,574人。死亡總人数(戰鬥及非戰鬥死亡)54,246人[21]
    • 中國大陸、北韓方面数据[19]
      • 阵亡、受伤和被俘共397,543人

    英国

    • 英方数据[23]
      • 阵亡1,109人
      • 负伤2,674人
      • 失踪179人
      • 被俘977人

    土耳其

    • 土方数据[24]
      • 阵亡721人
      • 负伤2,111人
      • 失踪168人
      • 被俘216人

    加拿大

    • 加方数据:
      • 阵亡516人[25]
      • 负伤1558人

    澳大利亚

    • 澳方数据[26]
      • 阵亡340人
      • 负伤1200人

    法国

    • 法方数据[27]
      • 阵亡287人
      • 负伤1,350人
      • 失踪7人
      • 被俘12人

    总数 中國大陸、北韓伤亡被俘63万[28]人,不包括平民

    • 韩方数据[29]
      • 阵亡508,900人
      • 被俘94,000人
      • 投降57,000人

    朝鲜

    • 韩方数据[30]
      • 阵亡215,000人
      • 负伤303,000人
      • 失踪或被俘101,000人
    • 大英百科全書数据[31]
      • 阵亡與失蹤406,000人
      • 负伤1,500,000人
      • 平民死亡與失蹤600,000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

    • 中華人民共和国政府1950年代统计数据:(仅志愿军官兵)
      • 死亡148,977人
      • 负伤220,218人
      • 被俘21,374人
      • 失踪4,247人
    • 中国大陸民政部门1990年代统计数据:(包含支援前线的民工)[32]
      • 死亡171,669人
    • 中国大陸民政部门2015年统计数据:(包含支援前线的民工)
      • 死亡183,108人[32]
    •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数据:(包括冻伤致死致残在内)
      • 伤亡97.8万[33]
    • 美方统计数据:[30]
      • 阵亡400,000+人
      • 负伤486,000人
      • 被俘21,839人[34]
    • 大英百科全書刊载数据[31]
      • 阵亡與失蹤600,000人
      • 负伤716,000人

    苏联

    • 苏方数据
      • 阵亡299人
      • 335架飞机失踪[35]

    朝鲜战争,是朝鮮半島上的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政权与大韓民國政权之间,从1950年6月25日开战至1953年7月27日双方执行朝鲜停战协定的一场战爭。

    朝鲜半岛自1910年起被日本统治,直至1945年二战结束;1945年8月,苏联对日宣战,随后根据与美国协议以北纬38度线为界分别接受日本投降,占领朝鲜半岛。在1948年,南、北两占领区内分别成立两个政府,此时联合国受美国之邀在美占区监督美占区内的选举[註 20];南北双方均自认为是朝鮮半島的唯一合法政府,同时对整个朝鮮半島声称主权,拒绝承认以北纬38度线划分的苏美对日受降分界线为边界;在1949年,苏、美占领军先后撤军,分别将各自占领区移交给北、南政府。在冷战初期的紧张国际形势背景下,南北双方都企圖武力統一朝鮮半島,沿三八线两边各自囤駐军队;自1947年起双方频繁發生小規模武装衝突[36]

    1950年6月25日清晨,朝鲜人民军越过三八线侵略韩国[37],一般以此為朝鲜战争之起点。它是冷战的第一场大規模“热战”。美国隨即介入,并将朝鲜问题提交联合国[註 21],苏联则拒绝在联合国内插手朝鲜问题。当年6月下旬,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在常任理事国苏联缺席的情况下相继通过第82号第83號决议,声明此举为“北朝鮮部队”对大韩民国的武装攻击,并敦促其立即停火,要求朝鲜军队撤回38度線[41][42][43] [44]。随后同年7月7日,聯合國安理會在苏联缺席下通过第84号决议,由16个国家的军队和5个国家的医疗力量组成的“联合国军”介入朝鲜战争。其中美国提供88%的战斗人员,占据主导地位。联合国军受美国统一指挥,而非听命于联合国秘书长[45][46][47]。由此,朝鲜与韩国之间的战争演变为捲入数十个国家的国际武力争端。随后苏联空軍秘密參戰。

    朝鲜人民军在战争首兩個月占尽优势,三日內攻陷南韓首都汉城韩国国军遭受巨大损失,不断后撤。至8月,朝鲜军队已抵至釜山环形防御圈。美军于9月15日在仁川登陸後迅速扭轉戰局,切斷人民軍退路,北韓陷入不利地位,金日成东方集團請求協助,苏联也积极施压中華人民共和国参战[48][49]。解放军代总参谋长聂荣臻中華人民共和国政务院总理周恩来多次向联合国发出警告,指出若聯合国軍越過38度线侵入北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中立政策可能改變;周恩来还谴责美国飞机进入中国大陸领空,轰炸安東市[50]

    10月初,聯合國軍逆轉戰情,向北開進,越過38度線,終促使中华人民共和国決定出兵介入。10月1日,韩国国軍越过三八線;10月3日凌晨1时,周恩来紧急约见印度驻华大使潘尼迦,请印度政府转告当时尚未建立直接外交关系的英美,若英美军队越过三八线作战,则“我们要管”;10月7日联合国决定允许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作战,当天美军正式越过三八线;10月8日,中共中央最终决定出兵朝鮮半島。10月19日,联合国军奪取包括平壤在内的大部分地区,逼近中國大陸與北韓边境。同日晚,首批中国人民志願軍秘密越過鴨綠江,開始激烈的攻防战斗[51]中国人民志愿军长驱直入,在第一次战役第二次战役第三次战役中将战线推回三八线,并于1951年1月4日攻占汉城。其后,1951年1月13日,联合国提出停战建议,但战争双方均未对此回应。联合国军在此后的第四次战役第五次战役中阻滞志愿军的进攻,使戰線在開戰一年後再次回到三八线并陷入胶着。蘇聯首先主張停火,中國大陸與美國表示贊同并开始停战谈判,但双方边打边谈,构筑堑壕,并在上甘岭金城等地展开拉锯。

    1953年7月27日,参战四方中的三边——中国人民志愿军朝鲜人民军联合国军——在板门店签署朝鲜停战协定,宣布停战。协定建立朝韩非军事区作為緩衝區,并就战俘遣返问题作出安排。随后,南北双方仍继续保持外交冲突和军事对峙,持续至今[註 22]

    朝鲜战争結束,美國與中國大陸建交後,隨著冷戰緩和,各方重新考慮在朝鲜半岛的政策,联合国和大多数國家逐渐改变为同时承认以停战分界线划疆而治的朝鲜、韩国两个政权,而不介入双方的领土争端,联合国于1991年同时接纳南北雙方为会员国。

    名称

    這場戰爭在不同国家或地区有著不同的名称:朝鲜称之为“祖国解放战争”(朝鲜语:조국해방전쟁祖國解放戰爭);南韓称之为“韩国战争”(韓語:한국전쟁韓國戰爭)、“六二五事变”(육이오 사변 / 六二五 事變)或“六二五动乱”(육이오 동란 / 六二五 動亂);中国大陆日本稱之為“朝鲜战争”(日语:朝鮮戦争),而其中前者也稱中国人民志愿军参与的部分为“抗美援朝战争”;香港澳门新加坡台湾稱之為「韓戰」;而美国同樣稱之为「朝鲜战争韩战」(Korean War),或者“朝鲜冲突”(Korean Conflict[註 23]。此外,由于朝鲜战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越南战争兩大戰爭之间发生而相對不被重视,在美國英國亦將其称为“被遗忘的战争”(The Forgotten War)。

    背景

    朝鮮半島位於亚洲东部,與中國、俄國、日本相比鄰。17世纪以来,特别是丙子戰爭后,统治朝鲜半岛的朝鲜王朝清朝藩属国,定期向清朝朝贡。19世纪,日本国力变强,势力进入朝鲜半岛;1895年日本在甲午战争击败清朝,将其势力逐出朝鲜半岛。1896年,大韩帝国成立,朝鲜改称韩国。1904年,日本与俄国爆发日俄战争,并战胜俄国,从而彻底控制韩国,后来更在1910年日韓合併條約中併吞韓國,大韓帝國正式滅亡,韓國成為日本殖民地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美英三國首先在開羅會議提出朝鲜獨立的主張,後來美国苏联又在德黑兰会议上同意朝鲜半岛在“适当的时候”应实现独立[52]:第一章[53]。1945年8月10日,日本通过中立国表示愿在保证天皇地位的条件下接受波茨坦公告,美国随即开始草拟以北纬38度线(即三八线)为界、美苏分别占领朝鲜半岛南北的计划,在8月15日日本天皇广播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提交苏联,16日得到苏联认可的回复,即刻列入《一般命令第一號》,并于17日由美國總統杜魯門核准签发。8月24日,苏军主力占领北部后在三八线停止进军[53],撤回此前空降南方包括汉城(首尔)的空降兵。9月8日首批美军在仁川登陆,並成立駐韓美國陸軍司令部軍政廳進行統治。三八线以北面积占朝鲜半岛总面积的57%,人口占40%;南部占总面积的43%,人口占60%。朝鲜半岛北部为工业区,南部则是主要的農業粮食产区。[54]美国一开始任用日本殖民时期的行政人员,激起朝鲜人的不满,之后駐韓美軍开始起用美国人替代日本人[52]:第一章。北部地区则以金日成为首成立朝鲜劳动党(由朝鲜共产党新民党合并而成),并在1946年2月8日成立北朝鲜临时人民委员会,管理朝鲜半岛北部事务[54]

    由於南朝鲜地區的民眾對美軍託管統治大為不滿,爆發多次示威遊行,加上二戰後美國進行軍事裁減,管理南朝鲜越來越吃力。1947年11月14日,美国将朝鲜问题提交联合国,在苏联因中國代表權问题抵制联合国的情况下,联合国大会通过112號决议,决定由联合国韓國临时委员会英语UNTCOK(后改稱聯合國朝鲜問題委員會)监督,在美苏管辖区同时举行选举,然后美苏军队撤出朝鲜半岛,由当地人民自己管理自己的国家。[55][56]但苏联拒不承认这一决议,并拒绝委员会进入其管辖的朝鲜半岛北部地区[54]。1948年4月,濟州約3万人被韩国軍警杀害(濟州四·三事件[57][58][59]。1948年5月,美軍占領的朝鲜半岛南部在联合国委员会的監督下选举國會,在左派组织抵制下,选举投票率是95.5%[60]。8月15日,亲美的李承晚当选总统。1948年8月大韩民国宣布建国。同年9月9日,北方选举金日成为内阁首相,成立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苏联及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立即予以承认。12月12日,联合国大会通过195號决议,承认大韩民国是唯一合法政府[61][62]。由此,朝鲜半岛形成两个意识形态上敌对的政权。但根据历次大韩民国宪法以及历次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宪法,朝鲜半岛南北双方都认为朝鲜半岛上只存在一个国家,国家目前正处于分裂状态之中,擊敗對方、統一国家是双方努力追求的目标。

    经过

    战前南北对峙

    李承晚(左)
    金日成(左)

    1948年朝鮮半島南北方各自建立政权和獨立的軍隊,北方稱作「朝鮮人民軍」,南方則稱作「大韓民國國軍」(韓國軍)。後者由美軍政時期的南朝鮮國防警備隊(陸軍前身)和海岸警備隊(海軍前身)合併而成,共8个师。1950年春時的总兵力为9.8万人。韓國國軍受舊日軍影响较大,核心将领除个别来自满洲国军以外,主要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大部分军士曾在日军中当兵,士兵除了曾在日军中服役的以外,还有原日治时期的警察[63]:11。僅有少數官兵出身自韓國光復軍,甚至中國國民革命軍(包括改組後的中華民國國軍)。

    1948年底和1949年6月,苏美占领军先后撤离之后,南北方围绕统一的矛盾日益激化,互相以小分队袭击对方边境,在分界线附近经常发生小规模战斗。由于李承晚声称要北上统一朝鲜半岛,美国严格限制对韓國的援助种类。韓國國軍中配有500名美军顾问英语Korean Military Advisory Group,武器仅装备轻武器和轻型火炮,没有飞机和坦克等重型装备。美国希望韓國國軍能够抵御北方的攻击,但限制其主动對北攻击的装备能力[64]。韩国的軍事部隊建立于1946年,與此相比,自1946年起在苏联帮助下組建、1948年2月成立的朝鮮人民军,有几千名經蘇聯培訓的军官、及蘇聯提供的现代化武器装备,每个师约配有15名苏军顾问。至1949年6月,朝鲜人民軍的步兵共有3个师和1个旅。1949年4月,苏联情报认为在5月美军撤离后,韩国準備在6月北伐。斯大林在給予朝鲜軍事援助的同時,建议朝鲜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尋求兵員上的支持[65]。朝鲜向中共中央请求让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旅居中国大陸的朝鲜族回國,得到中共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的同意。从1949年7月至1950年8月,在解放军中服役的朝鲜族部队近5万人先后返回朝鲜加入人民军。[註 24]到战争前夕的1950年春,朝鮮人民軍规模约13.5万人,装有苏制T34坦克和重型火炮[68]:26。到6月战争爆发前,朝鲜的总兵力扩充到10个师、1个坦克旅、1个摩托车团、1个炮兵团和1个高炮团,共17.5万人[66][67]。人民军的核心力量为从苏联和中国大陸返回的官兵,日本陆军和满洲国军队出身的极少[63]:10

    战争爆发前,朝鲜和韩国方面的军事力量对比为:兵力2:1,火炮2:1,机枪7:1,半自动步枪13:1,坦克6.5:1,飞机6:1,朝鲜人民军方面占据绝对优势[69]

    1950年5月,韩国进行新的一轮大选。李承晚总统的政党只保住210个席位中的22席。1950年6月7日,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日成向朝鲜半岛南北人民发出呼吁,要求在8月5日至8月8日在全朝鲜半岛举行大选的基础上实现国家的和平统一,并且号召为此目的于6月15日至6月17日在海州市召开协商会议。6月11日,北方的三名代表越过三八线,打算向韩国各政党领导人递交和平统一国家的呼吁书,被韩国政府逮捕。随后三名代表因拒绝发表变节声明而被处决[70]

    戰爭爆發

    朝鮮人民軍在1950年6月25日至9月15日的進攻
    一隊美軍士兵駐守在釜山環形防禦圈洛東江河畔,準備阻止朝鮮人民軍的進攻

    朝鮮人民軍南攻

    1950年-1953年韓戰形勢圖

    1949年,金日成奔走于莫斯科和北京间要求聯合发动战争“解放”韓國,根据苏联解密档案,在金日成再三要求下,中国人民解放軍四野林彪部队將朝鲜族的2个师的兵员包括其最基本的轻装武器交给访问中国的南日大将。这些兵员是抗日战争以及國共內战时期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朝鲜族;此前由于解放军攻击金门失败,林彪的部队原先准备南下作战,这批朝鲜兵员拒绝服从南下命令,因此被单独抽调并编组。回到朝鲜后,编入朝鮮人民军供金日成调遣,由于这些兵员本身具有的作战经验,最终凭借其战斗能力和经验,成为金日成进攻韩国的主力部队。

    1950年1月以来,在苏联和美国相继撤出在朝鲜和韩国的驻军后,朝鲜与苏联密切协商,并使斯大林“同意朝鲜领导人对局势的分析和准备以军事方式实现国家统一的设想”[69][71]。毛泽东的俄語翻译师哲日后在其著作中称,1950年5月中旬,金日成秘密访问北京。當時金日成被迫按照斯大林的要求,向毛泽东通报对南朝鲜開战的意图,而毛泽东认为此时打仗时机不好。[71]斯大林随后也给毛泽东电报,希望他调几个师的兵力到东北,布防于安东沈阳一线。毛泽东則同樣要求苏方提供几个师的武器。斯大林回覆称,装备问题可以帮助解决一些,但要求中國大陸尽早布置兵力。师哲称战争爆发时,毛泽东并未事先得到消息[71]。但何清涟等人认为,自90年代以来,美国俄罗斯解密朝鲜战争的资料,其中一些资料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扮演的角色并非如此。而當時朝鮮並未考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規劃,毛泽东無法知道精確的進攻日期和進攻計劃,導致戰後雙方關係陷入不穩與搖擺,這點還是可以肯定的[72]。在苏联和中華人民共和国支持下,金日成在1950年6月25日发动入侵韓國的战争,在三天之内攻下韩国首都汉城(現已改名首爾)。

    6月25日(星期日)凌晨,在猛烈的炮击准备后,朝鮮人民軍全面攻击三八线以南的大韓民國國軍。四小时内,朝鮮人民軍的坦克和步兵突破韓國國軍防线,直趋汉城[68]:27。朝鲜国內战争爆发[73]:6。金日成為掩飾戰爭是由朝鮮一方所發動,於是在广播中聲稱是韩国侵略朝鲜:李承晚政府“在美国操纵下”突然向三八线以北地区全面武装侵犯,朝鮮人民軍是在反击“强盗卖国贼李承晚”的挑衅[74][75][68]:26。而事实上,当时韓國國軍不但裝備貧弱,又在三八線的軍隊約二分之一尚未進入戰備狀態(四個師中,每師只有1個團2個營進入戰備),也缺乏對全面戰爭的準備。這同時導致韓國國軍在戰爭初期遭受重大損失,戰線快速南移[76]:21

    联合国军参战

    战争爆发后,美国政府于1950年6月24日深夜收到美國駐韓大使館的报告[68]。於6月25日,聯合國安全理事會通过第82号决议[77][78],“断定”“北朝鲜部队对大韩民国施行武装攻击”,“构成对和平之破坏”,“要求立即停止敌对行动”,“促请北朝鲜当局即将军队撤至北纬三十八度”(从1950年1月到8月1日,苏联因抗议中华人民共和国不能加入联合国而联合一些国家抵制安理会,缺席并弃权[68]:30。)。6月25日晚,美国总统杜鲁门授权在朝鲜半岛北纬38度以南地区出動美國海軍空軍部队攻击朝鮮人民軍,沃爾頓·沃克將軍奉令率美軍第八軍團阻擊[68]:31

    雖然杜鲁门總統在1950年1月5日宣布美國不會防衛台灣[79][80][81][82],國務卿艾奇遜1月12日的演講也不把台灣列入美國防衛圈之內[83][84]。戰爭爆發後,美國政府改變政策。6月27日,美國總統杜魯門發表聲明,宣布美國出兵朝鮮半島和台灣[73]:6。杜鲁门命令美第7舰队开进台湾海峡[68],以防中国人民解放军主动渡海攻击台湾,或中華民國國軍反攻大陸[85][86]

    1950年6月27日,聯合國安理会通过第83号决议,“须采取紧急军事措施,以恢复国际和平与安全”,“建议联合国会员国给予大韩民国以击退武装攻击及恢复该区内国际和平与安全所需之援助”[87]

    6月28日,美军作战飞机进入朝鲜半岛投入战斗[68]:1。該日凌晨,在未發布公告的情形下,漢江大橋即在韓國陸軍工兵隊爆破下摧毀,500至1000人遇害;上午,朝鮮人民軍攻入漢城漢城國立大學附設醫院內共700至900人遭到朝鮮人民軍虐殺。6月29日,杜鲁门授权部队对北纬38度以北地区进行海空打击[68]:34。6月30日,杜魯門總統命令美國陸軍參戰[73]:6

    7月1日上午11时,由驻日本九州的美军第24步兵师第21步兵团第1营的两个连組成的史密斯特遣隊經空运抵达釜山附近的机场。这是战时首支美军地面部队进入朝鲜半岛[68]:6。7月2日,美軍在釜山登陸[73]:6。7月5日晨,史密斯特遣队在汉城以南爆發的烏山戰役中阻击朝鮮人民軍主力第4师南下的戰車部队。这是美军地面部队在韓戰中的首次作战[68]:8

    史密斯特遣部隊抵達韓國大田,準備抵抗南侵的朝鮮人民軍

    7月7日,聯合國安理會通過關於組織統一司令部之決議,美國駐遠東部隊總司令麥克阿瑟被美國總統任命為「聯合國軍總司令」[73]:6。安理会通过第84号决议,“建议………会员国将此项部队及其他援助置于美国主持之联合司令部指挥之下”,“请美国指派此项部队之司令”,“授权联合司令部斟酌情形,于对北朝鲜人民軍作战时,将联合国旗帜与各参战国旗帜同时使用”[88]

    7月8日,杜鲁门指定麦克阿瑟担任联合国军的指挥官。6天后,李承晚将韓國國軍指挥权交给麦克阿瑟[68]:32

    此后几个月,来自18个国家的军队陆续到达朝鲜半岛援助韩国[68]:33。其中英國首相艾德禮於7月24日派遣一個英軍前往韓國,並於7月30日發表支持美國的聲明[89]。當時美國有9個師在朝鮮戰場,而歐洲只剩下6個師;英國首相邱吉爾英國國會上說,他「特別擔心西歐常規防禦力量岌岌可危。俄國至少有80個步兵師,西歐只有12個,俄國有25個到30個裝甲師,我方只有兩個。」[73]:101

    在朝鲜揮軍南下的混亂中,南北韓雙方都犯下嚴重的戰爭罪行,朝鲜的政治人員有系統地逮捕、處決南韓方的公務員、軍警及反共主義者,而韩国国军也在潰敗中大規模屠杀被認為有通敵嫌疑的左派分子,被統稱為保導聯盟事件的全國級屠殺中的受害者據信在20萬人以上[90][失效連結]

    中苏双方的回应

    巡逻中的中国东北边防军士兵正向鸭绿江对岸瞭望,此时鸭绿江朝鲜一侧正遭受美军轰炸。

    苏联在1950年6月27日發表公報,表示苏联不會在朝鮮半島與美軍對抗[91]。6月28日,中華人民共和国政务院总理周恩来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美軍第7舰队开进台湾海峡,认为这是“针对中国领土的武装入侵……公然违反联合国宪章”[92]。同日,毛澤東發表講話,號召「全國和全世界的人民團結起來,進行充分的準備」[73]:6。在7月初,得知美国介入朝鲜战争的消息后,周恩来明确向斯大林表明,中華人民共和国会在东北集结9个师,如果朝鲜人民军被打败,会迅速派遣部队入朝帮助朝鲜同美国为首的联合国部队作战。7月7日,中共中央決定從中南軍區將兵團調鴨綠江邊,改編為東北邊防軍,以保衛東北地區安全[73]:6。东北边防军正式组建,并确定“中国人民志愿军”这一名称。

    联合国军反击

    联合国支援韩国國军在1950年9月15日至10月24日的进攻

    仁川登陸

    1950年9月15日,仁川登陸成功

    朝鮮戰爭初期,韓國國軍節節敗退,朝鮮人民軍不到1個半月時間,就佔據朝鮮半島百分之90以上地區和百分之92以上人口[73]:6。1950年6至7月間,韓國國軍接連失守汉城、大田木浦晋州。韩国及联合国军退到釜山附近洛东江一带[93]。朝鲜挾連勝之餘威,放言「要在8月15日的解放周年紀念日完成祖國統一」,於8月初對聯合國軍的釜山环形防御圈發起8月攻勢,9月初又再次發起攻勢,但朝鲜軍此時已因連續作戰耗損嚴重,因此攻勢鈍挫。

    為解釜山之圍,麦克阿瑟将军提出在仁川進行登陆计划[94]。9月15日,美軍在麥克阿瑟指揮下,在仁川港大規模登陸,朝鮮人民軍大部被切斷在朝鮮半岛南部,損失嚴重,被南北夾擊[73]:6。兩棲部隊向仁川進行攻擊,成功登陸[95]。此時朝鲜主力幾乎全集結在釜山前線,對美軍的側面兩棲攻擊全無招架之力,轉瞬潰敗,9月25日,聯合國軍重奪漢城[96]

    聯合國军越过三八线

    9月27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与总统杜鲁门都同意麦克阿瑟越过三八线的建议,但是总统要求麦克阿瑟:只有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苏联主要軍隊都不会参战的情况下才可進行[97]。10月1日,韩国第一批部队终于进入朝鲜作战[98]。10月7日,聯合國大會通過376號決議案,呼籲朝鮮半島統一,授權聯合國军越过三八线[99][100];10月9日,美軍第一騎兵師越过三八线,向平壤推进[98]。10月19日,美军進佔平壤,朝鲜政府迁往江界市[101]

    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

    中国人民志愿军同朝鲜人民军在1950年10月25日至1951年1月8日的进攻
    二联裝艦砲 (美國)
    美軍支援南韓155mm自走砲,當時聯合國軍跟中國大陸、北韓聯軍相比在裝備上有絕對優勢,火砲比例為40比1

    聯軍在仁川登陆后,朝鲜半岛局势逆转,北京几乎每天都通过广播警告美国,如果跨过三八线,中華人民共和国就会出兵。9月30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总理周恩来在政协国庆大会上发表措辞强硬的讲话。10月1日,韩国第一批部队进入朝鲜。同日,朝鮮劳动党委员长金日成致信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提出出兵援助朝鲜的请求,金日成在信中指出:“目前战况极端严重,只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是难以克服此危机的。因此我们不得不请求您给予我们特别的援助,即在敌人进攻三八线以北地区的情况下,极盼中国人民解放军直接出动援助我军作战。”[102]同日,斯大林毛泽东发来电报,建议中華人民共和国政府:“你们如欲支援朝鲜,至少应将五六个师迅速推进至三八线,以便朝鲜同志能在你们部队的掩护下,在三八线以北组织后备力量。中国师可以志愿者身份出现,当然,由中国指挥员统率。”[103]

    10月3日凌晨,美国部队大规模进入朝鲜前,周恩来紧急召见印度共和國驻华大使潘尼迦,要他转告美国政府:“若美军跨过三八线,侵略北朝鲜,我们不会坐视不顾”,美国总统杜鲁门视这段讲话为企圖影響联合国正在討論的376號決議。[104]

    雖然不少中华人民共和国領導人认为共和国成立仅一年,国内百废待兴,无力参与大规模战争[105],但毛澤東支持介入,周恩來亦同意[106]。10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決定出兵援朝[107][108]。10月8日,根據朝鮮政府要求,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毛澤東發出組織中國人民志願軍赴朝參戰之命令,命令中宣布「任命彭德懷同志為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73]:6。毛澤東電令:將東北邊防軍改為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107]。因為美國飛機轟炸丹東的文物市場,中國大陸領土安全受到嚴重威脅。美國空軍不斷侵入領空,轟炸邊境城鎮[73]:6。但朝鲜如被美軍佔領,將會更直接威脅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利益[48]

    当时的口号是「抗美援朝,保家卫国」[109]中国人民志愿军是由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边防军改编而成[107]。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2军率先从辑安(今集安市)渡鸭绿江進入朝鮮半島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开始。战争初期,这一名称让联合国军误以为这不过是一支小规模的志愿者队伍[52]。后来联合国军弄清志愿军是建制的正规部队,只是使用完全不同的番号后,也默认“志愿军”这一名称,以将战争限制在朝鲜半岛,避免将战争升级。

    第一次戰役

    1950年10月19日晚,以彭德怀为司令,中国人民志愿军从安东(今丹东)、河口(即宽甸县长甸镇河口)、辑安(今集安)等多处地点秘密渡过中國大陸與北韓界河鸭绿江。入朝后的第一次战役在1950年10月25日打响。当天志愿军第40军第118师在北镇对联合国军发起突袭,用了一个多小时夺回温井,是為志愿军入朝后第一场战役,中華人民共和國因此將10月25日訂為「抗美援朝紀念日」[110]

    聯军并未料到中華人民共和国军队会在聯军越过三八度线進入朝鲜的情況下发动进攻,而且此前聯军也没有收到任何中華人民共和国军队已经跨过鸭绿江的情报。聯军被打得措手不及,全面撤退至清川江以南。第一次战役以志愿军全面告捷结束。

    在撤退的過程中,由於李承晚政府與軍方將領的貪瀆侵吞物資,40萬以上的韓軍於缺乏給養的寒冬中撤退,演變成一場死亡行軍,導致9万军人於沿路上因飢寒而死[51]

    第二次戰役

    韓戰為第一場大規模使用直升機的戰爭(圖為Sikorsky H-19直升機)
    美國航母菲律賓海號參與韓戰
    美國戰艦密蘇里號正在炮轟清津市
    北韓上空的AD-2戰機
    长津湖战役后由興南港撤退的美军摧毁无法帶走的物资和港口设施

    發生於1950年11月25日-12月24日。11月25日,在西面戰線,志願軍第13兵團於清川江戰役攻擊並擊退韓國國軍,然後擊退美軍第2師[111]聯合國指揮部、美國第八集團軍土耳其旅英语Turkish Brigade掩護下成功撤退。11月27日,在東面戰線,志願軍第9兵團在长津湖战役突襲美國北極熊團(3,000士兵)和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12,000-15,000海军陆战队員)並一度加以包圍;但美軍仍在空军和第10軍英语X Corps (United States)掩護下成功突圍循海路撤退,此戰美軍傷亡達15,000人並迫使其展開大規模撤退,但未能達成殲滅美軍的目標,同時志願軍第9兵團數個主力師也在美軍優勢火力與後勤不繼之下遭到重创,其中非战斗减员高达9000余人(多数是因为缺乏御寒装备),使得9兵团不得不回国休整2-3個月,對志願軍的後續攻勢有不利影響。[112]

    11月30日,美軍第八集團軍被志願軍第13兵團驅離朝鮮半島的西北部,至12月中旬,退回三八線以下[113]。12月23日,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尔顿·沃克上將死於車禍[114]

    第三次戰役

    1950年12月31日,中國大陸、北韓发起第三次战役;至1月2日,志愿军已突入联合国军防御纵深15至20公里,将联合国军部署打乱,联合国军被迫全线撤退。由于志願軍與人民軍的进攻,联合国军于1月3日15时开始撤离汉城。1月4日,第39、第50军及人民军第1军团各一部进占汉城。至1月7日,联合国军已退至三七线南北之平泽、安城、堤川、宁越、三陟一线,作战过程中大批韓軍和少量美军因撤退不及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北韓兩軍歼灭,却并未歼灭联军的重兵集团,彭德怀认为联军是在有计划地南撤,企图诱敵深入,重演仁川登陆故伎,故命令志愿军停止追击,战役遂于1月8日结束。

    1951年1月13日,聯合國提出停战建议,但毛泽东认为志愿军有能力将聯合國军逐出朝鲜半岛,他在给彭德怀的指示中称现在停火「将给政治面上以很大的不利」,要求趁热打铁,统一朝鲜半岛。但由于军需紧缺,志愿军已难以即刻推进[115]

    聯合國第一委員會在討論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停战建议的答覆後,有24國認為它等同于要求“聯合國放棄聯合國憲章,間接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北韓沒有侵略,聯合國安理會與大會決議防衛南韓是錯誤的”。委員會在1951年1月30日否决12个亚洲和阿拉伯国家提出的「关于在朝鲜停止敌对行动、和平解決朝鲜问题及其他远东问题召开7国会议」和「包括志愿军在内所有外国军队退出朝鲜半岛,公开选举民族自决」的提案和苏联的修正案。

    聯合國大會在1951年2月1日以44票贊成,7票反對,8票棄權,通過第一委員會草案,成為第498號決議[116],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介入朝鲜是侵略行為,呼籲中華人民共和國停止對抗聯合國軍,退出朝鮮半島。

    1951年2月2日,周恩来发表声明,指責美国操纵联合国,在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代表参加,且在超越安全理事会的权限的情形下,通过美国诬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提案。中國大陸认为该提案是“非法的”,“诽谤的”,“无效的”,并呼吁美军停止侵略朝鲜的行为,声称要将抗美援朝战争进行到底。

    此后不久,双方再次在朝鲜战场陷入大规模交火状态。

    第四次戰役

    1951年美軍155mm自走砲在向汉城北部開火

    李奇微中將接任美國第八集团军司令後發現部隊士氣低落,採取措施提高士氣,並於1951年1月25日發動上任後首次攻勢「霹靂行動」,志願軍被迫撤退到漢江以北。1951年2月,聯合國軍組織23萬人和大批飛機、坦克、火炮,向志願軍全線進攻[73]:12。2月11日晚,志愿军发起横城反击战,牵制住砥平里的联合国军,计划进攻横城西北的南韩第八师,由此打开缺口,向原州的美军防线进击,志愿军取得胜利。志愿军利用横城反击战迫使南韩第三、第五、第八师以及美军第二师一部和空降一八七团开始后撤,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志愿军在整个战场上面临的压力。横城反击战后,除了砥平里的联合国军,东线联合国军出现全线动摇的迹象,并开始不同程度的后退[117]

    2月13日,志愿军发起砥平里战斗溫玉成將軍指揮五個師中的八個團,約25,000人,向橫城以西砥平里美軍第二步兵師23團英语23rd Infantry Regiment (United States)(弗里曼團)發動猛攻。弗里曼團有團屬坦克中隊、一個野炮營及法國步兵營[118],兵力約4,500人,拥有坚固的防御工事和火力优势。志愿军第39、第40、第42軍的八個團遭受重大伤亡,傷亡高達5000餘人。僅40軍參與攻擊的三個團就有1830人傷亡,其中359團3營的志愿军幾乎全部阵亡。美軍伤亡301人,42人失蹤,美軍稱砥平里战役為「韓戰的蓋茨堡戰役」「第二次仁川登陸」,對美軍士氣鼓舞極大[119]

    1951年3月7日-4月4日,美軍進行撕裂者行動。在3月14日晚上至15日,南韓第1步兵師和美軍第3步兵師重佔漢城,標誌著1950年6月以來第4次,也是最後一次該首都易手。

    由於缺乏現代化空軍編制,志願軍在朝鲜戰場上沒有所謂前線與後勤的區別,整個戰線曝露於美軍的猛烈空襲之下,只能利用夜戰突擊,並在夜間以大量民工搶修道路與橋樑,隨炸隨修,修復後又再遭炸毀。嚴苛的環境逼得志願軍總司令彭德懷搭機返回北京,排闥直入,掀毛澤東的被褥進言前線之困難。毛澤東向彭德懷提出:“朝鮮戰爭能速勝則速勝,不能速勝則緩勝,不要急於求成。”[120]

    第五次戰役

    1951年4月,聯合國軍开始掌握一定的優勢,中華人民共和国军队国内增援兵团于4月16日陆续抵达后,朝鲜战场上的志愿军总兵力首度超过联合国军,在数量上处于上风[121]。1951年4月22日,志愿军以20万兵力[122]發動第五次戰役至29日攻勢結束,志愿军再次向南进攻至汉城附近。5月16日黃昏,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以9個軍兵力突破聯合國軍防線,開始第五次戰役第二階段作戰,經過5天激戰,擊潰韓國國軍第五師和第七師,殲敵1.7萬餘人;志願軍180師在這次作戰中擔負穿插任務,只帶7天乾糧和部分彈藥[73]:7。之后,志愿军进一步打击韓國國軍。志願軍1個軍只有198門火炮,不及美軍1個師(476門)一半;志願軍僅有800輛汽車,已被美軍飛機炸毁600輛[73]:8。5月20日,美軍和韓國國軍憑藉高度機械化,很快堵塞志願軍打開之缺口,5月21日彭德懷電告毛澤東並指示各部隊停止追擊;美軍待志願軍「禮拜進攻」(進攻一星期左右)後,就用「磁性戰術」大舉反撲[73]:8。在志愿军的全面攻势结束后,聯合國軍開始發動攻勢,逼進鐵原、漣川,志願軍63軍奉命坚守铁原,减缓了联合国军的进攻速度。最终,志願軍全線撤退約40公里后在铁原一线拼死阻止住聯軍的進攻,聯合國軍第二次跨进三八線,美軍的彈藥量是平常五倍密集砲擊,被稱為“范弗里特彈藥量”,單一砲兵營在24小時內就射擊12,000發以上進行無間歇砲幕,志願軍奉命孤军断后的第三兵團60軍180師陷入重围,损伤过半,剩余5,600余人突围至三八线以北[123]。由於師黨委會通過全師分師分散突圍[73]:8-9,師大量官兵犧牲,數千人被俘,佔朝鮮戰爭中全部志願軍被俘人數1/3以上[73]:11。双方最后在“三八线”附近再次陷入僵持状态。7月10日雙方終於同意停火,坐到談判桌前。

    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的战役结果统计是歼灭聯军8万2千多人,为五次大战役中歼敌最多的一次。志願軍傷亡是8万5千多人,尤其是后期的撤退行动中,伤亡达1万6千人,其中损失最惨重的是第180师,负伤、阵亡和失蹤的总数字为7644人[124]。联军方面的战役结果统计是,4月攻势期间歼灭敌军75,000人[125],韩国方面的统计则是五月攻势期间歼灭敌军100,000人,总战果超过20万人[126]

    杜鲁门政府与联军前方指挥官麦克阿瑟的意见产生很多冲突。美國國務院起草杜魯門總統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提出舉行談判之建議聲明,開始同其他參戰國磋商,並於1951年3月20日通知聯合國軍司令麥克阿瑟;但是,麥克阿瑟在3月24日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發表聲明:「敵方現在一定痛苦地知道,聯合國軍如果決定放棄把戰爭局限於朝鮮境內容忍努力,而擴大我們的軍事行動到中國的沿海地區和內地基地,這就使中國遭受軍事上即將崩潰的危險。」[73]:101-102。杜魯門希望避免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或蘇聯产生直接衝突,不想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127]。中國抗美援朝總會發言人發言藐視麥克阿瑟,杜魯門得知麥克阿瑟聲明,認為:「這是對我作為總統和最高統帥而發布的命令的公然違抗。」、「實際上,麥克阿瑟的舉動等於用最後通牒來威脅敵人,等於說盟國的全部優勢力量可以用來攻擊赤色中國……在我們的盟友中果然馬上就發生了這樣的影響。世界各地的首都所發出的詢問函電紛至沓來。」[73]:102麦克阿瑟則以軍事上的勝利為優先,在朝鲜半岛的行动很多都未得到华府的首肯,有些甚至违背华盛顿的决策[128]。4月10日,杜魯門總統責成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布萊德雷給麥克阿瑟發出照會:「我以總統和最高統帥官名義,非常遺憾地免去閣下的駐日聯合國軍司令官、聯合國軍最高司令官、美遠東軍司令官、遠東地區美陸軍司令官職務。請閣下將指揮權立即移交給李奇微將軍。」[73]:1024月11日,這項命令是麥克阿瑟在無線電廣播中與全世界民眾一起知悉的[129][130]。被解職以後的麥克阿瑟在全美受到英雄式的歡迎[131][132],1951年4月19日,麥克阿瑟在國會大廈發表題為《老兵不死》的著名演講[133]。但是這股熱潮並未持續到1952年麥克阿瑟參與共和黨總統初選。

    1951年5月18日 ,為了“制止朝鮮侵略”,聯合國大會通過美國提出的联合国大会第500号决议,要求聯合國成員国對中國大陸與朝鮮實行禁運[134][135]

    相持与谈判

    第一次停战谈判

    雙方舉行第一次停戰談判

    经历一年的大规模冲突后,美國國務卿艾奇遜通過顧問、前美國駐蘇聯大使喬治·凱南以私人身份單獨會見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馬立克[73]:103,於1951年5月31日與6月5日兩次秘密會面,雙方都表示希望停火[136][137][138]。1951年6月23日,马立克在聯合國新聞部舉辦之《和平的代價》廣播節目裡發表演說,建议朝鮮戰爭交戰双方停火谈判,双方外國軍隊撤出朝鮮半島[73]:103

    6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国几乎同时发表声明表示赞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当日《人民日报》中发表社论表示“我们中国人民完全赞同这个建议”,而美国总统杜鲁门则在田纳西州参加航空工程研究中心落成典礼上发表演说表示美国“愿意参加朝鲜半岛和平解决的谈判”。

    美国官方文件显示,美国政府方面的反应相对谨慎但很迅速[139],在確認马立克是代表苏联官方立场,并得知参加联合国军的各国大使均一致同意谈判后,28日,召开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JCS)和国务院联席会议,会上,助理国务卿迪安·魯斯克建议由李奇微通过广播向对方发出派代表参加和谈的邀请,除空军参谋长霍伊特·范登堡上将表示反对外,这一提议得到JCS其他成员的支持,第二次JCS-国务院会议很快批准广播稿并发给李奇微,29日,修改后的广播稿被总统批准后,立即被发给李奇微。美國政府授權聯合國軍總司令李奇微將軍在當邀請北韓與中國大陸代表磋商停戰談判之可能[73]:103。6月30日早8点整(东京时间),李奇微向志願軍與人民軍發表广播聲明:

    對此,北韓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朝鲜人民军总司令金日成和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於7月1日通過電台答复道[140]

    7月8日,雙方提出正式代表名單[73]:103:韩美方面为首席代表、美國遠東海軍司令官特纳·乔埃英语C. Turner Joy中將(美),遠東空軍副司令官勞倫斯·卡迪·克雷吉英语Laurence Cardee Craigie空軍少將(美),第八軍團副參謀長霍迪斯陸軍少將(美),參謀長阿利·伯克海軍少將(美)和韓國國軍第一軍軍長白善烨少將(韩);北韓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代表为首席代表、朝鲜人民軍第二軍團長南日大將(朝),人民軍李相朝少將(朝)、志願軍副司令員邓华(中)、志願軍參謀長解方(中)和张平山(朝)[73]:104。7月10日11時,在朝鲜开城,停战谈判正式開始[73]:104。會議開始後,雙方就議題交換意見,北韓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提出:一、以三八線作為軍事分界線,在此線南北各十公里以內建立非軍事區;二、協商戰俘遣返問題;三、在短期內撤走朝鮮境內的全部外国军队[73]:104。韩美并没有接受这一建议,要求将停火分界线放置在北韓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控制的地区,並要求其将军队撤至当时的实际控制线以北的金城、金化、市边里、伊川、洗浦里、淮阳、通川一线,给予联合国军方面1.2万余平方千米的土地作为“海空优势补偿”,遭北韓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拒绝[141]。第一次谈判破裂[140]

    双方妥协

    联合国军在1951年1月9日至1951年2月23日的进攻和双方僵持阶段形势,黑线为最终双方军事分界线
    戰爭中的韓国国民

    为获得停战谈判的有利条件,联合国军和韓國國軍于8月18日-9月18日和9月29日-10月22日分别发动夏季攻势和秋季攻势,分别进攻朝鮮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方西线和东线防线。朝鮮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转入防御,同时还遭到洪水灾害,很多防御工事被毁。经过两个月的激战,联合国军占领646平方千米土地,平均每个月推进约2公里。停战谈判在10月25日重新恢复,地点改在板门店。10月30日至11月下旬间,志愿军发起局部反击战,占领280平方公里土地,并巩固开城地区的防御。11月27日,双方就军事分界线及非军事区问题达成协议:“以双方现有实际接触线为军事分界线,双方各自由此线后退两公里以建立停战期间的非军事地区。如军事停战协议在本协议批准后30天之后签字,则应按将来双方实际接触线的变化修正上述军事分界线与非军事区。”[140]1951年12月12日朝鮮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代表提出全部遣返雙方戰俘之方案,但聯合國軍方面3個星期不予答覆;1952年2月,朝鮮和中國大陸方面又建議全部戰俘被遣返後不再參加朝鮮戰爭,以便讓他們回家過和平生活[73]:115

    由於雙方的條件懸殊,停戰談判整整進行兩年。1952年5月7日,克拉克將軍在隨從參謀白納特中校陪同下,飛抵日本東京羽田機場,準備接替李奇微將軍擔任美國遠東軍司令官、聯合國軍司令官[73]:138。5月12日,李奇微將指揮權移交給克拉克將軍[73]:149王樹增提到:“在这两年中,在双方的防御线上,密集地部署着200多万人的大军,构筑世界战争史上最漫长的、最复杂的、最坚固的防御工事。联合国军的防线由部署严密的火炮阵地、坦克群以及步兵组成,数层阵地使其纵深达300公里,每一层防线都构筑永久性的工事和堑壕,每一层防线都制定周密的空军支援预案,形成一个火力强大的立体防御网络,这条防线被称做‘一道不可逾越的死亡深渊’。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防线上,数十万官兵开始建设世界上最浩大的地下防御工程,其土石方总量能开凿数条苏伊士运河、沿着对峙线自西向东,数百公里的防线上,深埋在地下的永久式坑道和交通壕蛛网般四通八达,前沿的数十万中国人民志愿军官兵设施齐全地生活在地下,他们所布置的火力陷阱能令任何进攻的敌人立即遭到毁灭性打击,这些在地下枕戈待旦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官兵被称之为‘闭居洞中的龙’。”[142]10月8日,朝鮮停戰談判美方首席代表哈里遜單方面宣布無限期中斷板門店會談[73]:208

    喋血岭与伤心岭

    在8月18日-9月18日的夏季攻势中,为了确保休战后获得更为有利的阵地线,自8月18日起,韓國國軍第1军对丁字峰、美军第10军对喋血岭和昭阳江东岸地区同时开始攻击,这是夏季攻势的前期作战。进攻比雅里西南方的983高地和773高地的韓國國軍第1军第5师第36团(临时配属美军第10军第2师指挥),遇到朝鲜人民军将领方虎山的坚决抵抗。朝鲜人民军与大韩民国国军在983、773高地的反斜面上展开一场短兵相接的血战,几天下来,整个山顶都被鲜血染红了,看到这种凄惨战况的美军记者,不由得喊出“Bloody Ridge”(喋血岭)这个名字。到8月27日,韓軍被迫撤退,所夺取的各个山顶又被朝鮮人民军占领。联合国军改由美军第2师第9团接替韓國國軍第36团攻击喋血岭,该团于8月31日和9月1日从正面攻击,仍然没有成功。朝鮮人民军躲在反斜面的坑道内,在美军将要前进到山顶阵地时,突然予以猛烈射击,因此每次美军都遭到重大损失。9月5日喋血岭终被美韩联军攻下,在从8月18日到9月5日攻击喋血岭的3周时间内,联合国军所受的损失是战死326人、负伤2032人、失踪414人,共计2772人。依美军第二師估計,中國大陸、北韓共傷亡15000人[143]

    范弗里特上将在喋血岭的攻击开始陷于僵局之时,就设想在中、东部战线进行一次大规模的作战,以求停火后有一条更加坚固的防线。但是喋血岭的损失报告却给了他很大震动,如果按照原来的计划实施,将会遭到的损失和物资消耗是无法承受的,于是美第10军转为夺取喋血岭正北方的851—931—894高地群,此高地群从主脉向东西延伸出的无数支脉会使人想起鱼的背骨而感到毛骨悚然。目击这个山峰战斗英语Battle of Heartbreak Ridge的美军记者喊出「Heartbreak Ridge」(伤心岭)这个名字。美军的攻击从9月13日凌晨5时30分开始,先进行30分钟的攻击准备射击,然后美军第2师第23团开始前进。中午时分,美国人发现他们“闯进黄蜂的窝巢里”,朝鮮人民军在之前一直静静的山背上同时喷射出交叉炮火,美军第23团突击连受到机枪交叉射击和手榴弹攻击,还受到火炮迫击炮的集中射击。第23团两个营除退到山谷间避开直射火力,挖战壕防身外,别无他法。直到黄昏,第23团也没有发现一个朝鲜人,只是被打的抬不起头来,官兵们直言是“重蹈喋血岭的覆辙”。9月16日,美军第23团詹姆斯·Y·亚当斯团长派出预备队从两翼同时攻击,以减轻正面部队的压力,但这次攻击也被朝鲜人民军“像铁桶那样的火网”所阻,一步也未进展。9月20日新任第2师师长罗伯特·N·扬格少将下令参加过喋血岭作战的第9团夺取位于伤心岭两侧的1024和867两个高地。1024高地被夺下,但因其距离伤心岭有7公里远,因而对朝鲜人民军反斜面的坑道战术的压制效果不大,而且新换上来的朝鲜人民军第15团顽强守住867高地。扬格师长仔细地研究这次攻击,作出结论报告说“这是一个大失败”,并于9月27日决定中止这次攻击,待10月初在新的构想之下再攻击,自联合国军于1951年1月转入反攻以来,困难的攻击是不少,可是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也没能夺取阵地,以致停止攻击,还是第一次。此时朝鲜人民军也受损过度、疲累不堪,匆匆将阵地移交给中国人民志愿军,以便撤走休息。中国人民志愿军一向采取灵活、多变的运动战,反对死打硬拼,后来为了迂回作战,主动放弃这片高地。此役美军第2师傷亡3700多人,美方估計中國大陸、北韓此役傷亡25000人[144]。中國大陸估计整个朝鲜战争1951年夏秋季战役作战中,中國大陸與北韓共毙伤俘联合国军16.8万余人,自身則伤亡3.3万余人。这次作战,迫使美方不得不恢复停战谈判,并放弃其原来的要求。志愿军战士在战斗中创造的马蹄形工事是坑道工事的雏形,为以后建成以坑道为骨干的防御体系提供了重要经验[145]

    上甘嶺戰役

    中国人民志愿军,1952年

    1952年10月14日凌晨,联合国軍第8集團軍司令范弗里特發動金化以北的上甘嶺之戰,雙方在表面陣地上进行拉锯战。多次反復爭奪的結果,兩方面皆死傷慘重。前後歷時43天,在3.7平方公里的地區,共發射炮彈超過230萬發,嶺上泥土平均被炸翻出至少3米。中國人民志願軍軍隊傷亡情況遽增,不過仍倚靠有系統建設的坑道工事阻止美軍的攻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统计,志愿军阵亡4,838人,伤6,691人[146]。根据联合国军方面统计,联合国军阵亡1,461人,伤4,700餘人[147][148](另一說是傷亡9,000餘人)[149]:318

    夏季进攻战役

    1953年2月22日,聯合國軍司令克拉克致信金日成與彭德怀,建議雙方交換傷病戰俘[73]:211。4月6日,朝鮮和中國大陸方面聯絡官朝鮮人民軍李相朝少將與聯合國軍方面聯絡官美國海軍丹尼爾少將就雙方遣返傷病戰俘問題舉行會談,4月7日雙方交換傷病戰俘估計人數,4月11日完全達成協議[73]:212。4月26日,朝鮮停戰談判恢復,南日將軍之提案遭到「聯合國軍」首席談判代表哈里遜拒絕;5月7日朝鮮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再次提出解決遣俘問題之八項提案:一切堅持遣返之戰俘,予以直接遣返,其餘不直接遣返之戰俘,全部交給印度波蘭捷克斯洛伐克瑞典五國組成之中立國遣返委員會接管[73]:215。双方因战俘问题再次在谈判桌上陷入僵局。5月13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鮮人民軍发动夏季进攻战役,目的是「消滅敵人,配合談判,吸取經驗,改善陣地。」[73]:216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动20兵团第19兵团和第9兵团在火炮掩护下从西线、中线、东线、三路出击,从正面突破联合国军地下坑道防御工事,经激战,除个别支撑点内的联合国军守突围外,其余均为志愿军消灭,中國大陸方面聲稱先后毙伤俘联合国军4,133人,志愿军伤亡1,608人。

    5月27日至6月23日,志愿军展开第二次攻势,志愿军在此次进攻中将原以打击美军为主的计划改为打击韓國國軍为主。志愿军第19兵团、第9兵团、第20兵团及朝鮮人民军先后对韓國军团以下兵力防守的51个支撑点进攻作战65次,共歼灭联合国军41,203人,志愿军伤亡19,354人。志愿军突破联军阵地正面达12公里,纵深达6公里,为第三次进攻创造有利条件。至6月中旬志願軍共斃、傷、俘敵軍4.5萬多名,突破敵陣地正面達12公里,縱深達6公里[73]:216

    6月8日,美方接受朝鮮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關於戰俘遣返問題之方案,朝鮮停戰談判之最後一項問題,終於達成協議,並公布於世;6月19日,韓國扣留2.7萬名朝鮮人民軍戰俘[73]:216。7月13日至27日展开第三次进攻,即金城战役,这次进攻以打击韓國國軍为主。志願軍和人民軍於7月13日發動金城戰役,幾天內殲敵5萬人[73]:216。志願軍在朝鮮金城以南地区,对韩国國军防守的坚固阵地实施的进攻战役。此役志愿军第9、第19、第20兵团及人民军对韓國國军作战45次。在7月13日展开进攻至16日转入防御,仅3天时间便将战线从正面向前推进192.6公里。联合国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出动8个师兵力反击1000余次,但在付出巨大代价的情况下,至27日金城战役结束前仅占领巨里室北山一个阵地。中國大陸宣称志愿军在金城战役中予韓军漢城师以歼灭性打击,重创联合国军3个师,共歼灭联合国军52783人,志愿军伤亡2.3万人。

    通过夏季战役,向南扩展阵地240公里,将战线拉直。整个夏季进攻战役,中國大陸聲稱志愿军伤亡5.3万余人,志愿军毙伤俘联合国军12.3万余人[150]。联合国军聲稱在七月联合国军伤亡29,629人,志愿军傷亡72,112人[151]

    空战

    1950年朝鲜战争初期,美国空军动用远东地区44个中队共657架飞机参战。朝鲜人民军仅有20架战机,很快就失去作战能力[152]。當時中國大陸空軍和海軍初創,無法與美軍抗衡,美軍完全控制制空權和制海權[73]:8。8月,斯大林派遣苏联空军138架飞机进驻沈阳,如此可以迅速飛往朝鮮,出現失利也可以飛回中國大陸境內躲避追擊[153]

    苏联秘密介入

    塗裝朝鮮空军標誌的米格-15比斯战斗机。亞利桑那州空軍紀念博物館收藏。[154]

    1950年11月1日,先期进驻沈阳的苏联空军米格-15戰鬥機在鸭绿江上空朝鮮境内与美空军首次交战。苏联空军歼击航空兵独立第64军,辖2至3个歼击航空兵师、1个独立夜航歼击机团、2个高炮师、3个探照灯团以及1个航空工程兵师、其它保障部队和分队。每个部队自抵达战区后平均8至12个月换防一次。该军的平均人数为26 000人。有不少来自总参、各军兵种机关的军官因在此军工作积累经验。自1950年至1953年,第64军总共轮换了空军和苏联国土防空军的12个歼击机师(26个团)、2个独立夜航歼击机团、4个高炮师(10个团)、2个航空工程兵师、3个高射探照灯团和2个海军航空兵歼击机团,以及部分保障部队。受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总顾问斯捷潘·阿基莫维奇·克拉索夫斯基英语Stepan Krasovsky空军上将指挥,1952年7月。第64军承担保卫鸭绿江和中國大陸與北韓边境线以南75公里以内战略目标和交通线的任务。在这一阶段,美军参战的飞机(含作戰飛機及非作戰飛機如運輸機、聯絡機等)已经达到14个大队、1100余架飞机,機數雖多,但大部分為螺旋槳式飛機,噴氣式戰鬥機僅有平直翼的F-80,性能上遠遠不如蘇聯空軍的米格-15。11月8日,美國空軍司令范登堡下令派遣F-84E和F-86A各一聯隊至朝鮮半島參戰。第4戰鬥機聯隊的F-86經海上運輸,大部分進駐日本,僅以一中隊進駐漢城附近金浦機場,在12月15日第一次執行任務[155]:246-248。以雙方需要飛行的距離來看,美軍的F-86在米格走廊平均停留時間在20分鐘左右。12月,新组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进驻丹东,直到1951年1月首次参加空战[156]

    在1950年末至1951年初,在朝鮮半島的西北部,從鴨綠江以南至清川江之間的空域,蘇聯空軍的米格機對聯軍飛機造成相當威脅。美國飛行員開始以“Mig Alley”稱呼這個區域(此名為中文媒體翻譯成米格走廊),認為進入這個空域就要展開宛如後巷(英語:back alley)中的混戰[157]。米格走廊中最神秘的力量是蘇聯飛行員,斯大林命令國防部長華西列夫斯基元帥負責向中国大陆派遣航空兵師,蘇軍參戰人員一律身着中國人民志願軍軍服[158] 。 儘管斯大林要求嚴格保密,要求飞行员在无线电交谈中避免使用俄语,但作战时并不实际,聯軍其實自蘇聯加入空戰的行列之後,很快自監聽無線電通訊當中知道蘇聯的介入,不過整個韓戰期間聯軍方面也選擇緘默的態度,以免戰事擴大。當時美國空軍參謀長霍伊特·范登堡從遠東視察回國後公開宣稱:「共產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主要空軍力量之一」,将空中对手名义限制在志愿军空军内,以免暴露蘇聯飛行員大批參戰的真相[159]

    苏联空军認為米格-15初战对美军轰炸机的威胁使1950年11月美空军炸毁6座鸭绿江战略桥梁和10座朝鲜城市的目标未能实现[152]。美空軍認為是由於地緣政治的限制,讓轟炸機不能飛入中國大陸境內以及攻击來自中國大陸境內的防空砲火,造成執行任務的困擾。但在后来的持续轰炸中仍陆续将大部分桥梁炸毁[155]:220-230,并对修复的桥梁重复轰炸。米格走廊的有限區域以及大多數空戰都集中在這個範圍之內,蘇聯與中华人民共和国對於南下建立前進機場的意願也不高,主要目的是阻止联合国军轰炸。中苏并不想用有限的战机资源与联合国军战机拼消耗,而是以联合国军在朝鲜的轰炸机主力B29为首要目标,击落或迫使其放弃任务提前投下炸弹返航,同时又必须分出一部分力量掩护攻击战机。從戰果上來看,美軍无法确保朝鲜半岛制空權,1951年4月12日,3-4个中队36至48架B29在近100架F80与F84掩护下,试图轰炸位于安东的鸭绿江桥梁,遭遇30架米格15攻击,3架被当场击落,7架严重受损,轰炸任务中断。经此“黑色星期四”,美国空军暂停了近3个月的大型轰炸机轰炸。1951年10月23日“黑色星期二”,联合国军再次组织了21架B29分2队在约200架F80、F84、F86和英制流星喷气式战斗机掩护下,试图轰炸朝鲜北部新建的野战机场,遭遇近150架米格15拦截,约50架米格突破护航战机防线;其中一中队9架B29因护航战斗机迟到4分钟,在米格15围攻下,6架被击落或坠毁;另一中队12架B29尽管有战机护卫,亦有损失。22日至27日6天之内,5架B29被当场击落,6架严重受损,返航中坠毁或降落后报废,另有10余架受弹。10月22日至27日的大规模空战影响到其后数十年的美空军战略布局,10月28日,美空军司令部越过各级指挥系统直接向前线的B29飞行员下令,停止大型轰炸机集群日间战略性轰炸,部分机组是在朝鲜时间凌晨于跑道上等待起飞时接到空军司令部的直接命令:后将轰炸机使用改为夜间小批量战术支援,将战略攻击力量的重心由轰炸机集群转向核武器威慑,并开始重视载弹量较少但更灵活的对地攻击机和多用途战机的作用。在朝鲜,美军试图以轰炸切断中国人民志愿军运输线的战略企图,最终未能实现。[來源請求]

    中苏空军自1951年起配合作战,最初由有经验的苏联飞行员与美战机缠斗,掩护志愿军飞行员攻击轰炸机和对地攻击机。200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前司令员王海在其自传《我的战斗生涯》中写道:“朝鲜战争初期,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还相当年轻、弱小,空战主要是苏联空军打的。”[160] 随着经验积累,志愿军空军在朝鲜战场有效发挥自己的作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统计,志愿军空军在战争中共出动起飞2457批26491架次,有212名飞行员击落击伤过联合国军飞机。整个志愿军空军宣稱共击落联合国军飞机330架,志愿军空军被击落231架飞机,116名飞行员阵亡[161]。 据苏军总参谋部统计,第64航空兵军战斗出动共64300架次,参加空战1872次(有6462名飞行员对敌射击),击落飞机1106架,其中“佩刀”651架;另外还有153架飞机,其中40架“佩刀”被地面炮火击落。苏方军官亡142人(其中飞行员126人)、士官和列兵亡133人,飞机被击落335架,被击毁火炮6门、探照灯1部,在朝鲜战争中参与轮战的苏联军人为40,000人。 美國方面的資料宣稱一共佈署647架F-86到韓國戰區[162],總共損失231架,其中有飞行员本人或编队其他成员证实于空战中当场坠落的確定空戰損失73架,不明原因34架,以及其他包括故障等原因的損失。考慮在作戰中受損而未能回到基地的情況,如重伤后迫降损毁记作损失,重伤后于机场迫降损毁记作技术故障,因而空戰損失的數字必會高於73架[163]。 F 80美国流星式总共损失277架,占参战总数的约1/3,其中確定空戰損失14架,确定空战战果17架。 F 84雷电战斗轰炸机亦承担了战术攻击任务,总共损失335架,确定空战战果8架。

    美方最初称在朝鲜空战中击落484架MiG 15,被击落48架F 86,后改为被击落73架F 86;空战交换比(未算F 86以外的其它战斗机),在60年代媒体中一度宣称为14:1,后在数十年中定为10:1,后改为7:1,近代亦有称3:1。因联合国军机群通常处于数量优势,且MiG 15以拦截轰炸机为首要目标,主要战术以较少的MiG 15冲入联合国军机群,扰乱其队形,迫使其放弃轰炸任务。极少出现规模接近的MiG 15与F 86机群纯粹消耗性空战。战后美方成立Top gun精英飞行员训练部队,专门加强缠斗训练。

    由於蘇聯空軍受到的命令是不可以南下遠離鴨綠江的地區作戰,因此蘇聯空軍絕少有戰術性對地任務。志愿军后来还是用刚刚创建不久的空军和海军掩护陆军攻占朝鲜西海岸的大和岛小和岛等十多个岛屿,并在这一过程中三次轰炸大和岛,其中第二次是人民解放軍空軍首次夜间轰炸。這是志願軍空軍規模較大的戰術性對地任務[164]

    核武威胁

    1950年7月下旬,朝鲜战局对美极为不利,美国为防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参战,派遣10架未帶核武器的B-29轰炸机关岛,并将消息通过《纽约时报》广泛传播开来,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核威胁,但最后美国因国内外压力将B-29轰炸机调回国[165][166]

    1950年10月19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正式建议着手研究对朝鲜、中华人民共和国实施核打击的目标问题。11月30日,杜鲁门總統在记者会上答問,美國會採取一切步驟圍堵共産黨在朝鮮半島的擴張,包括使用原子弹[167][168]。12月初,美国飞机模拟核袭击朝鮮首都平壤。1951年4月,9架B-29轰炸机携带核弹头派往关岛,继而飞至冲绳岛,并举行公开的核战演习。6月初,美军侦察机侵入中国东北和山东上空,收集关于空袭目标的情报[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