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山温懿王朱见澋(1456年2月28日-1506年12月2日),荆靖王朱祁镐庶三子,母王氏,明仁宗之曾孙。[1][2]

生平

成化三年(1467年)九月,明宪宗命镇远侯顾淳、隆平侯张佑、广平侯袁瑄、武安侯郑宏、阳武侯薛琮为正使,尚宝司司丞李木、户科给事中彭序、工科给事中张琳、吏部郎中张寰、刑部郎中陆昹为副使,封朱见澋为樊山王。[3]十月,朱见澋受封。[1][2]

成化四年(1468年)四月,朱见澋嫡长兄荆王朱见潚奏朱见澋已受册封,请求佥拨校尉以备使令,宪宗命所司如例拨三十名与之。[4]成化五年(1469年)十一月,宪宗命顾淳、驸马王增、永顺伯薛辅、吏部右侍郎叶盛、户部右侍郎为正使,尚宝司司丞蒋敌、刑科给事中雷泽、礼部郎中孙洪、刑部郎中陆昹、工部郎中蔡志为副使,持节册封赣州府知府谢昹女为樊山王妃。[5]

因长兄朱见潚残杀胞弟都梁悼惠王朱见溥、堂弟都昌王朱见潭、镇国将军朱见滏、朱见淲,朱见澋担心殃及自身,秘密上疏揭发。弘治五年(1492年)九月,明孝宗命法司勘问得实情,遣太监白俊、驸马都尉蔡震拘朱见潚至京,写信给诸王共议其罪,[6]朱见澋也因为举报不够早、不完整真实,减俸禄三分之一。[7]

孝宗命降朱见潚为庶人,迁居西内高墙。朱见潚奏朱见澋与永安王朱荣澹图谋不轨等不法事,朱见澋也因而再揭发朱见潚不接先帝遺詔、多置弓弩、筑土山、簡舟閱馬、廣儲生鐵、聚军械,与世子朱祐柄同惡图謀不軌事。孝宗命太监韦宁、大理寺右寺丞王嵩、锦衣卫都指挥佥事陈云前去核实,韦宁等上奏朱见潚、朱祐柄都有恶行,朱见澋也有淫虐诸事。孝宗命令朱见潚自尽,会同皇亲等官商议朱祐柄、朱见澋之罪。英国公张懋等奏朱见澋及朱祐柄罪有轻重。弘治六年(1493年)九月,孝宗认为朱见澋揭发朱见潚异谋,潜削荆楚大害,功劳可嘉,且已减去三分之一岁禄,可以姑且宽恕小过。孝宗命禮部檢查当初遼王朱贵烚革爵後事例上报,禮部说朱貴烚降為庶人後,朝廷特封其弟朱貴𤊐為遼王,請求由朱见澋袭封荆王。但孝宗指出朱见溥子都梁王朱祐橺为靖王嫡孙,定下由他袭封荆王,暂管荆王府事。[6][8]弘治七年(1494年)三月,韦宁、王嵩、陈云将事情奏上,报称朱见潚奏称的朱见澋与朱荣澹图谋不轨是诬告捏造,孝宗下敕书告知朱祐橺,并说朱见澋虽查出有小过,但因为能奏发朱见潚异谋,潜消一方大害,特从轻宽宥,以后应该安分守法、省愆迁善,不再妄为违反国法。[9]其后,荆藩也因为荊靖王諸子交惡导致名声受损。[6]

弘治十五年(1502年)七月,朱见澋奏称自己被革除三分之一禄米已经十年,请求恢复,获准。[10]

正德元年(1505年)十一月,朱见澋去世,朝廷为此辍朝一日,赐祭葬如例,谥温懿[2]三年后嫡长子朱祐構袭封为第二代樊山王。[1]

家庭

妻妾

  • 王妃谢氏

子女

  • 庶长子朱祐榆,弘治十五年七月赐名[10]
  • 庶二子朱祐杯,弘治七年四月赐名
  • 第三子朱祐楔,弘治七年四月赐名[11]
  • 嫡长子樊山庄和王朱祐构
  • 第五子朱祐柞,弘治七年四月赐名
  • 第六子朱祐杓,弘治七年四月赐名
    1. ^ 1.0 1.1 1.2 明史/卷103. [2022-07-28]. 见㴋嗣,靖王三子长见㴋、次都梁王见溥、樊山王见澋。见㴋与见溥同母,怨母䁥见溥也,锢母,夺其衣食,竟饿死,出柩于窦,召见溥入后园,棰杀之。绐其妃何氏入宫逼淫之。从弟都昌王见潭,妻茆氏美,求通焉。见潭母马氏防之严,见㴋髡马氏,鞭之。囊土压死潭,械繋茆妃入宫。尝集恶少年轻骑微服涉汉水掠人妻女,见澋惧其及也。宻闻于孝宗,召至京,帝御文华门,命廷臣会鞫见㴋引伏,废为庶人,锢西内居二年。见㴋从西内摭奏见澋罪,诬其与楚府永安王谋不轨,帝遣使往按问不实。见澋更奏见㴋尝私造弓弩,与子祐柄有异谋,验之实,赐见㴋死,废祐柄。    该来源属于公有领域,本文含有该来源内容。
    2. ^ 2.0 2.1 2.2 《明武宗毅皇帝实录卷之十九》
    3. ^ 《明宪宗纯皇帝实录卷之四十六》
    4. ^ 《明宪宗纯皇帝实录卷之五十三》
    5. ^ 《明宪宗纯皇帝实录卷之七十三》
    6. ^ 6.0 6.1 6.2 《明史》卷一百十九·列傳第七·諸王四○仁宗諸子
    7. ^ 大明孝宗敬皇帝实录卷之六十七. (弘治五年九月)辛巳,初,荆府荆靖王妃魏氏生子见潚,见溥,夫人王氏生见澋。魏氏钟爱见溥,凡金帛必倍与之,见潚不平,靖王薨,见潚嗣位,锢魏氏于宫中,减去衣服饮食,抑郁而死。见潚怒不已,令舁其柩,自窦间以出。遂欲杀见溥,佯使人召之骑射,既入,令左右拥执,自出铁尺连棰之,见溥哀号乞免,左右以衣塞其口,仍击以铜锤,乃死。尚恐其或苏,复以铁火筯钻尻孔间,血流盈地。乃使人给其妃何氏,谓见溥以马惊践死,后何氏入,见潚使妾婢诱入别室,逼淫之,遂拘留不遣。见潚又欲通于从弟见潭之妃茆氏,见潭母马氏惧而防之,见潚怒执马氏,髡其首,棰之百余,拘见潭于宫中,挛縳之,囊土覆其面以死,械系茆氏入府,胁而淫之,又集恶少,日与驰射,或私过江游逸,闻民家女子美者,輙夺取之,乾没官粮,网罗货利,库藏聚歛,动以万计,拘镇国将军见釜、见淲,减其食,皆饿而死。见澋惧及祸密疏奏之。上命法司勘鞫,具得实,乃遣太监白俊,驸马都尉蔡震拘之至京,遗书于诸王,共议其罪以闻。命何氏自尽,削茆氏封号、冠服。以见澋举奏不早,亦不尽实,减其禄三之一。    该来源属于公有领域,本文含有该来源内容。
    8. ^ 《明孝宗敬皇帝实录卷之八十》
    9. ^ 《大明孝宗敬皇帝实录卷之八十六》
    10. ^ 10.0 10.1 《大明孝宗敬皇帝实录卷一百八十九》
    11. ^ 11.0 11.1 《明孝宗敬皇帝实录卷之八十七》

    原因:明政府封之
    明樊山國國王
    1467年-1505年
    繼任:
    子庄和王朱祐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