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總統
李登輝
Lee Teng-hui
總統李登輝先生玉照 (國民大會實錄).jpg
總統官方肖像
 中華民國第7(繼任)、8、9任總統
任期
1988年1月13日-2000年5月20日
行政院院长
副总统李元簇 連戰
前任蔣經國
继任陳水扁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第2任主席
任期
1988年7月27日-2000年3月24日
副职
前任蔣經國
继任連戰
 中華民國第7任副總統
任期
1984年5月20日-1988年1月13日
总统蔣經國
前任謝東閔
继任李元簇
Taiwan Province Government emblem.svg 第11任臺灣省政府主席
任期
1981年12月5日-1984年5月20日
前任林洋港
继任邱創煥
臺北市 臺北市第4任市長
任期
1978年6月9日-1981年12月5日
前任林洋港
继任邵恩新
 中華民國行政院政務委員
任期
1972年6月1日-1978年6月1日
行政院院长蔣經國
个人资料
性别
别名岩里政男
出生(1923-01-15)1923年1月15日[a]
日治臺灣臺北州淡水郡三芝庄新小基隆字埔頭坑
(今新北市三芝區埔坪里)
逝世2020年7月30日(2020-07-30)(97歲)
 中華民國台北市北投區臺北榮民總醫院
墓地 中華民國新北市汐止區國軍示範公墓
国籍 大日本帝国(1923-1945)
 中華民國(1945-2020)
政党无党籍 無黨籍
(2001年9月21日-2020年7月30日)
其他政党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1946年-1947年或1947年-1948年)[b]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1971年-2001年9月21日[c]
台灣團結聯盟 台灣團結聯盟
(精神領袖,未入黨[d]
配偶曾文惠1949年結婚;2020年結束
儿女李憲文(1982年逝世)
李安娜
李安妮
父母李金龍(父)
江錦(母)
亲属李登欽(兄)
李炳南(弟)
李坤儀(孙女)
居住地 中華民國台北市士林區
职业教師、政治人物、畜牧業者、農業改良學者、生技學者、經濟學家
专业農業經濟學生物科技
宗教信仰基督新教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军事背景
昵称阿辉伯
效忠 大日本帝国
服役大日本帝国 大日本帝国陆军
服役时间1944年-1945年
军衔Japan-army-1938-1945 09-1-.gif少尉
参战第二次世界大戰
汉语名称
繁体字 李登輝
简化字 李登辉
汉语拼音 Lǐ Dēnghuī
闽南语白話字 Lí Ting-hui
客語白話字 Lí Tên-fî
日语名称
日本汉字 李 登輝、岩里 政男
假名 り•とうき、いわさと まさお
日语罗马字 Ri Tōki、Iwasato Masao

李登輝[e](1923年1月15日[1]-2020年7月30日[2]),臺灣政治人物,曾任中華民國總統中國國民黨主席。在臺灣日治時期出生於臺北州淡水郡,為福佬客家後裔皇民奉公運動時期曾改名岩里政男[3][4]。李登輝是第一位出生且成長於臺灣中華民國國家元首及首位臺籍中國國民黨主席,亦在1996年成為首位全國公民直選產生的總統。李登輝在12年的總統任期內參與了一連串的派系鬥爭,也發動了政治改革,統稱寧靜革命,是落實臺灣民主改革之重要領袖,支持者將他尊稱為「民主先生」[註 1]、「臺灣之父」[註 2]、「寧靜革命家」[註 3]、「哲學家總統」[註 4];反對者則稱其為「黑金教父」。台灣媒體則將他暱稱為「阿輝伯」[f][註 5]

生平

早年经历

源興居
年輕時學習劍道的李登輝
李登輝(右)與其兄李登欽,1943年(昭和18年)。當時李登輝就讀臺北高等學校三年級,李登欽為警察學校學生

家庭背景

李登輝在臺灣日治時期的1923年1月15日生於大日本帝國臺北州淡水郡三芝庄下的埔頭坑聚落(今新北市三芝區埔坪里)的「源興居」,屬閩西龍岩永定客家人後裔。但家族遷居三芝後以閩南語母語。祖父李財生開雜貨店,為當地有名仕紳,也是保正(今里長);父親李金龍日治時代當過警察,臺灣戰後時期也擔任過兩屆台北縣議員[5]

1940年臺灣總督府開始推行皇民化運動,其中包括變更日本式姓名的改姓名運動。李登輝在該運動中更名為「岩里政男」(岩里 政男いわさと まさお Iwasato Masao ?),其兄長李登欽也改名為岩里武則[6]。他曾表示在22歲之前(1945年,此指台灣日治時期結束前)仍屬日本籍(參見住民去就決定日)。

他少年時篤信佛教,研修禪宗,在青年時期接觸唯物論後轉變為無神論者,後來因妻子曾文惠的介紹,開始研究基督教,成為慕道友,經過研讀五年《聖經》之後,決定信仰基督新教,1961年受洗[7]

李登輝自認「我從不否認自己也是中國人,但是中國人長期以來非常可憐,不是被人管,就是被人欺負,不然就是被上面的壓制,中國共產黨成立後,原本應該照顧最基層的人民大眾,但卻同樣玩著少數權力的統治」。「我不曾批評國父孫中山先生,也不曾批評過左派的優秀中國思想家,但是中國的文化、生活、歷史觀應該要徹底改變。」[8]

妻子曾文惠,育有一子兩女。唯一的兒子李憲文1982年病逝,身後留下一女李坤儀;長女李安娜,次女李安妮(夫賴國洲)[9]

兄長李登欽(岩里武則)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被日軍徵兵至菲律賓參加太平洋战争,並於當地阵亡,奉祀於日本靖國神社內。異母弟弟李炳楠從事貿易工作。

求學時代

李登輝生長在一個小康之家,有機會接受完整的教育,小時候在三芝天后宮附設的私塾學習漢文,但其實是用日文讀《論語》跟《孟子》等《四書[10];因為其父李金龍任職警界,職務調動頻繁,因此李登輝也跟隨父親不斷地搬家和轉學。從6歲到12歲之間,先後在汐止公學校南港公學校、三芝公學校、以及淡水公學校等四校就讀過,因為一直轉學而交不到好朋友,只好埋首書堆。李登輝於淡水公學校畢業以後,先在私立臺北國民中學(今臺北市立大同高中)就讀一年,後於1938年轉學至淡水中學二年級就讀。李登輝在時淡水中學日夜苦讀,幾乎各科成績都是排名第一,當時他每晚在宿舍每晚熄燈後,私自跑到廁所或走廊用微弱的燈光讀書,學校因為苦勸無用,只好再開闢一間「夜間自修室」,讓李登輝讀書,於是造就了學校裏睡前夜間自習的風氣。李登輝還笑說:「我造福了很多有志青年呢。」[11]

李登輝少年的時候篤信佛法,他說:「十四五歲時開始坐禪、修行。那時候,我是相信唯心主義的,試圖從佛教中尋找克服自我的力量。」[7]

經過兩次落榜,1941年才考上臺北高等學校。在台北高等學校時代,李登輝就透過魯迅的《阿Q正傳》及《狂人日記》,幫助他了解中國,由於未受過現代中文教育,因此讀的是日文翻譯本,而郭沫若與後來的柏楊,也是他心儀的作家,李登輝坦承受到這些書的影響不小。[12]此外他還讀遍了西方名著,包括英文、法文與德文書。如哥德浮士德》、尼采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等。另外尚有哲學、歷史、倫理學、生物學、科學幾乎所有領域的書籍。畢業時,就擁有七百多本岩波文庫的書。並自言其人生觀受西田幾多郎善的研究日语善の研究》、和辻哲郎風土》、倉田百三的《出家人及其弟子》、哥德《浮士德》及《少年維特的煩惱》、杜斯妥也夫斯基白癡》的影響。之後讀到湯瑪斯·卡萊爾的《衣裳哲學英语Sartor Resartus》時,對其意涵心領神會。[13]:44-46懷著更深入了解的衝動,走遍全台北市的書店及圖書館,偶然在台灣總督府圖書館裡發現新渡戶稻造的《講義錄》,讀後對於生死觀之疑問得到化解,並開始敬佩新渡戶稻造,基於對其攻讀之農業經濟領域,因而決定就讀京都帝國大學農學部農林經濟學科[13]:46-47

1940年,日本精神很強的李登輝大哥李登欽受到皇民化運動的感召,決定讓全家改用日本姓「岩里」,李登欽改名「岩里政則」,李登輝改名「岩里政男」。李登輝說,改姓「里」這個字留下了「李」這個音,很多姓「李」的都改成「岩里」、「伯里」等等;「岩」有可能是因為李家來自福建龍岩。李登輝說:「其實我當時的感覺,也不是很稀罕改名(這件事)。」[14]

1943年9月,李登輝畢業於台北高等學校,同年10月,他進入日本京都帝國大學農學部農業經濟系就讀。李登輝本來想讀的是歷史,選擇農業經濟系就讀的理由,根據他說,一方面,他在小時候看到佃農的辛苦,想為他們打抱不平;另一方面,是在思想上受到高等學校歷史老師鹽見熏的影響。讀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觀,談中國的歷史,使他深受影響。為了想把農業與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相結合,他選擇農業經濟作為人生的研究目標。[15]大學選科時,原本打算攻讀西洋史,但是受到中國史老師鹽見的潛移默化,李登輝毅然改學農業經濟,嚮往有一天能夠到中國東北(時稱滿洲)協助解決中國問題,因為中國問題最大的關鍵就是農業問題,如何讓所有中國人都吃得飽。[16]

當時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处于胶着状态,京都帝國大學校內日本學生所剩無幾,文科系的學生也幾乎全被徵去軍訓。這個時期的李登輝,一方面為日益短缺的食物問題發愁,一邊只能自己學習「農業簿記」,或研讀河上肇或馬克思等社會主義相關書籍。李登輝自己這樣表示:「大學時期,我遍讀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對馬克思的主要著作《資本論》也曾深加鑽研,反複讀過好幾遍。」 由於對西方經濟學者的著作涉獵廣泛,藍博洲如是評論這個時期的李登輝:「顯然地,這時候的青年李登輝,已經通過認真研究馬克思主義,不但使得他對社會問題的關心壓過了對自我哲學的迷戀,而且決定將這樣的『解放哲學』付諸實踐吧!」

隨著大日本帝國太平洋战争形势恶化,文科學生軍訓完畢也被遣外出征。先經大阪師團(第4師團)徵兵檢查第一乙種合格入伍通過。1944年、李登輝在短暫地回台灣高雄接受基礎訓練之後,再回日本習志野(豐橋第二)陸軍預備士官學校(日本陸軍預備士官第11期生、校長島田惠之助少將)砲兵科學習、任命為見習「士官」(日語漢字的士官意思為軍官)。結訓後擔任旧日本陸軍少尉,李登輝申請為前線的步兵,日本軍官問他理由,他說:「想要與死亡來場較量!」[7]但軍官認為文科的大學生,不適合衝鋒陷陣,將他分發為砲兵。配屬後為名古屋高射第2師團高射砲第125聯隊,聯隊長大中正光中佐

李登輝在名古屋迎接終戰,李登輝講述了1945年3月10日東京大轟炸及3月12日名古屋大轟炸所造成的損害及戰況。是時對夜襲名古屋及其「飛機製造中心」(千種區三菱發動機大幸工場)的317架美軍B-29轟炸機,李登輝所部操作高射砲奮戰迎擊(此役14架B-29遭擊落)。[17][18]而其兄李登欽,加入日本海軍海兵團,於馬尼拉戰役陣亡

1946年春天,因為日本二戰投降,李登輝恢復漢姓,恢復學生身分,立刻廢除了「岩里」姓氏,決定從東京回台北[19]:283。李登輝在1946年1月從九州搭乘客貨輪米山丸(Yone Yama Maru)隨同高座少年工返回台灣,進入由台北帝國大學改組而成的國立台灣大學就讀。[20][21]他搭上美軍貨輪「自由輪」扺達基隆港,甲板上台灣人批評國軍裝備破舊,疲累不堪,儀態體格差;他突然插話對大家說:「為了我們的國家,國軍在這樣差的裝備條件下能打贏日本人,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我們要用敬佩的眼光來看他們才是啊。」[19]:283-284

1946年9月,台灣人創辦的第一所大學「延平學院」成立,二二八事件後遭牽連而被迫停辦。1948年9月以「延平高中補習學校」(臺北市私立延平高級中學前身)之名先行復校,時任合作金庫研究員的李登輝、及洪遜欣(後曾任司法院大法官)、許遠東(後曾任中央銀行總裁,1998年遭遇空難身亡)、與邱永漢(後為旅日文學家與實業家)等臺籍菁英均曾應聘任教。[22][23][24]

1947年初,二二八事件爆發。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發生的時候,他是台大二年級的學生。李登輝在自己的著作中,對自己和二二八的關係有以下這樣的說明:

1949年,李登輝從台大農經系畢業,並留在學校當講師,並被安排到臺大在霧社的山地農場,當農場場長(現農場已移至清境農場上方),當時李登輝主要研究山地農業。不久,他與淡水曾姓地主之女、兩家在祖父輩是世交的曾文惠基督徒)相親結婚,她畢業於當時的臺灣省立臺北第二女子中學(今中山女高)。

1949年李登輝與曾文惠在台灣大學溫州路宿舍前的結婚照,當時李為台大農經系助教

共產學會

2004年,《紫荆》、《军事历史》等杂志的记者先后采访了当年中国共产党台北市工作委员会的成员吴克泰徐懋德。吴克泰称,1946年9月李登輝曾由他引薦加入中國共產黨,1947年8月底吴克泰听说李登辉申请退党,前往劝说无效(李登辉的理由是“党内不纯”、“有人有野心”),之后时任中共台湾省工委书记的蔡孝乾批准了李登辉退党,双方互相承诺保守秘密。除这次入党经历以外,李登辉还曾于1947年夏天與多位有志青年包括陳炳基李薰山林如堉等人组织「新民主同志会」,并于同年年底随该组织成员集体加入中共(可能由于保密协定未公开反对,从而第二次加入中共),此后于1948年夏天以党员不自由为理由再次申请退党,由上级徐懋德批准,并且再次承诺保守秘密[25][26][27][28]

2008年,李登辉在被其评价为“所有內容沒有加油添醋,都是事實”的《李登輝總統訪談錄》中承认自己曾经参与组织“新民主同志会”,并于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于1948年退出,僅否認「二進二出」[29][30][31]。2013年,李登輝表示自己曾加入“新民主同志会”,但该组织被共產黨吸收之後,他本人宣布退出;當他被媒體繼續追問時表示並不是宣布自己“沒有加入過共產黨”[32]。2014年,李登輝在接受BBC時訪問时再次讲述了自己组织“新民主同志会”并被共产党吸收的历史,并且再次否认曾「二進二出」,随即被负责采访的BBC中文总监李文总结为“從未加入共產黨”,李登辉对此说法没有表态[33]。2015年,李登輝在與魏德聖的對談中,則表示自己不曾加入共產黨[34][35]

留學美國

李登輝學問淵博,在基礎教養階段深受日本教育的影響,並鑽研禪宗武士道,青年時接觸了德國俄國馬列主義,學術上則以在美國所受的高等教育為最高成就。美國文化基督信仰,對於其思想和決策之形成亦有高度影響。1950年,長子李憲文出生。

1952年,李登輝獲得中美基金獎學金,首次赴美國進修,同期赴美的有水產部門的楊基銓、工程部門的高玉樹、公共衛生部門錄取的許子秋等三十六名臺灣籍青年,李登輝到愛荷華州立大學研究農業經濟。1953年取得碩士學位,同年自美返回台灣,擔任台灣省農林廳技士及經濟分析股股長,同時也在國立台灣大學國立政治大學擔任兼任講師的工作。[36][37]

之後,他又陸續轉到合作金庫以及中國農業復興聯合委員會(簡稱「農復會」)就職,擔任研究性質的工作。由於農復會有美國財政支援,待遇相對優渥,李登輝因此在該機關服務12年。在這期間,他曾經於1960年被調查局約談,未經判決就被拘留四個半月。當時農復會的負責人沈宗瀚委託蔣彥士情治人員交涉,後來調查局以無罪釋放李登輝。

1961年,在基督教聚會所宗臺北市召會洗禮。在此之前,李登輝因為曾文惠的推薦,已經研讀《聖經》五年,並跑遍全臺北市各地的基督教會。

1964年,獲得美國洛克菲勒農業經濟協會以及康乃爾大學聯合獎學金,李登輝預備前往康乃爾大學攻讀農業經濟博士[38][39]。過境日本東京時,因與王育德大哥王育霖認識,他前往王育德家拜會,也因此曾見到黃昭堂。當時,王育德、黃昭堂皆是台灣青年社(日本獨盟前身)的成員。

1965年,李登輝到達康乃爾大學。在美國期間,1970年四二四刺蔣案的主角黃文雄,和李登輝交往甚密。1968年,李登輝取得農業經濟學的博士學位。他的論文《Intersectoral Capital Flows in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Taiwan, 1895-1960》獲美國農學會全美傑出論文獎,同時也在1971年由康大出版社(Cornell University Press)出版[40]。李登輝在1968年提出論文以後,立刻返國,回國後被聘為國立台灣大學教授兼農復會技正。

從政時期

到農復會工作

李登輝1971年正式加入國民黨前曾到農復會工作,他形容是一段奇妙的旅程。

入閣入黨

1970年,聯合國開發總署東亞支部邀請李登輝到曼谷主講農業經濟問題時,已經由蔣經國同意。但李登輝的護照遲未核發,正疑惑時,突然遭到四、五個「白頭盔」(臺語黑話,指憲兵)敲門,一應門就被拉上吉普車,原來是警備總部來拘捕李登輝。李登輝當時相當鎮定,他跟憲兵說,穿著睡衣應訊實在不好看,請求進門換個襯衫,他進家門後即刻拿出了存摺、印章、一些新台幣現金、一些在美國時尚未用罄的美金旅行支票曾文惠與李憲文,做好坐政治牢的準備,還交代如果自己被槍斃了,可以去找誰借家用費,於是隨著憲兵離去。

第一天被訊問了十七個小時之後,請回家中。接下來,每天都被請去警備總部,連續訊問了好幾天。後來李家請到「在政府任職的叔叔」去遊說,才讓李登輝被放出來,王作榮稱就是他本人。

李登輝接見作家柏楊時說,年輕時曾在古亭圖書館借過一本書,但這本書上有對蔣中正總統不敬的眉批,被查到時,書已經無法脫手,「也就因此被白頭盔仔(憲兵)捉去,傳訊了一天一夜」

因為這次事件的發生,時任農復會長官沈宗瀚在1971年8月將李登輝以農業問題專家的身分介紹給蔣經國王作榮則說,他曾向經國先生陳報,李登輝被捕讓他意外。王作榮說,「原因我早已知道一點,我之所以仍然推薦李登輝與我同行,是我一向知道部份情治人員會小題大作,時常冤枉好人,逼人造反,我願意承擔責任。」後來王作榮直接上書蔣經國,稱李登輝「為一難得之本省籍人才,重用之不遑,如何又以限制其出境這種無用手法,製造敵人。」結果上書不到一週,「李登輝出境之事即獲批准」。

當時剛接掌國民黨權力的蔣經國正準備組閣,接掌最高行政權力,十分賞識李登輝,希望李登輝加入國民黨,但李登輝一直不願意。王作榮告訴李登輝,學者無法實現理想抱負,如果要實現理想抱負,就要從政,如果要從政,一定要加入國民黨,因其言詞剴切,李登輝於是同意。同年10月,在王作榮的介紹下,李登輝正式加入了國民黨。

1972年,蔣經國擔任閣揆,李登輝以政務委員入閣,成為當時中華民國最年輕的閣員,年方49歲。自此之後的六年之間,以農經專長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這時李登輝認為運作25年、對農村影響甚大的「肥料換穀」制,根本是變相向農民加稅,最後李登輝將「肥料換穀辦法」廢除,並獲得蔣經國的讚賞。

李登輝在《百日追思感言》中,記述這樣幾句話:

民國六十三年,登輝時任行政院政務委員,有關農業經濟問題,經常要向院長經國先生報告,有次提及肥料換穀辦法取消後,仍有人建議恢復。經國先生當即堅決的說:「以前的辦法,實在對農民不方便,假如恢復,豈不是又要增加農民的不便。」他對農民發自內心的關切令人感動。[41]:147-148

官派

1978年,蔣經國任命李登輝為台北市市長。在擔任台北市長的這三年期間,李登輝推動「禁行機車」政策,因不受支持而失敗,雖然李登輝不是第一位實施的。[42]

1981年,李登輝由台北市長調升台灣省政府主席。在省主席任內,他提倡「八萬農業大軍」,並培養「核心農家」,同時處理二重疏洪道的糾紛。他在省主席期間「引進區域發展觀念,促進農業改革及城鄉的平衡發展,同時運用他的農業專業知識,推進稻田轉作,改進農產品運銷」。

1984年2月16日,蔣經國函電蔣宋美齡

「李登輝同志各方反應亦深以為得人」[43]

中華民國第七任副總統

1984年2月15日,蔣經國總統提名李登輝為副總統候選人,並經第一屆國民大會第七次會議選舉,當選中華民國第七任副總統。在提名書中,蔣經國寫到「少時即痛心邦國為日人侵凌,富有民族意識」。

繼任總統

李登輝總統任期時之玉照,1988年

1988年1月13日,時任國民黨主席及中華民國總統的蔣經國逝世,李登輝以副總統身份繼任總統。1月27日,李登輝成為代理黨主席,至7月正式出任黨主席,成為首位臺籍國民黨主席,也是中華民國史上第一次由臺灣本省人擔任總統,然而,這樣的發展令許多外省人不滿,導致國民黨「外省派系鬥本省派系」正式浮上檯面

他在繼承總統職務之初曾受國民黨「外省派系」壓迫,但他以基督教信仰勉強支撐。李登輝曾在中山樓文化堂以《聖經》教導所有高官及高級將領和國大代表,並且在1994年4月接受日本小說家司馬遼太郎訪問時,自比為《舊約聖經》中帶猶太人逃離埃及高壓統治的領袖人物——有著耶和華神祝福的領袖摩西

李登輝和蔣經國少年時期都是佛教徒,青年時代都曾是懷抱共產主義理想的赤色分子,都熟讀馬列主義理論著作,經歷過共產黨的組織生活,年紀較長後也都是基督徒,背景相似。李登輝學歷高,能力強、為人聰明又謹慎,恭敬有禮,又沒有班底,也不結交大老,相對於鋒芒畢露,交通內外的林洋港而言,李登輝更得到蔣經國賞識和歡心,李登輝於是得以受到蔣經國多方提攜教導。

李登輝擔任國家元首之前的兩年,亦即蔣經國生命的最後兩年,面對民主進步黨的成立和澎湃之民情,政府開始逐步推動各項政治改革,包括解除戒嚴開放組織政黨與辦報。

1989年4月7日,李登輝總統任內,支持台灣獨立異議人士鄭南榕為抗議政府對言論自由的箝制而自焚。後來李登輝持續推動修法促進思想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學術自由,也下令釋放兩蔣時代因政治因素遭無限期軟禁的人,如張學良孫立人

1989年6月4日,中國大陸發生六四天安門事件,李於當晚發表聲明:「中共所採取毫無人性的做法,必將受到歷史的裁判,為抗議中共以武力鎮壓民主運動,登輝要以最沉痛的心情,代表中華民國政府和人民,呼籲全世界所有愛好自由,重視人權的國家與人士,對中共暴行給予最嚴厲的譴責。」

1990年2月,中華民國爆發二月政爭。7月,李登輝召集朝野各黨派,開「國是會議」,徵求各界意見作為憲政改革參考,配合是年野百合學運之學生運動的要求,解決第一屆資深中央民意代表,包括國民大會代表及立法委員退職之問題。

總統任內改革

1990年5月20日,李登輝獲第一屆國民大會選舉為中華民國第8屆總統,開始完整任期(此前是繼任蔣經國剩餘任期)。李登輝的參選搭檔為搭檔李元簇(祖籍湖南岳陽[44][45],李元簇出身司法界,早年於中國大陸擔任推事(法官),出任副總統前亦曾任政治大學校長法務部長等職。李元簇於副總統任內全力輔佐李登輝總統推動憲政改革,包括「萬年國會改選」、「總統直選」等,被認為是臺灣民主化的重要推手之一[46]

1991年5月,李登輝宣佈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並開展第一次修憲,制定憲法增修條文,使各中央民意機關得以換屆改選。修憲後,中華民國的民主改革即快速進入深化階段。日本學者若林正丈認為,「如果以1992年『萬年國會』告終為第一階段;那麼,第二階段是1994年台灣省台北市高雄市長選舉的實現;第三階段則為1996年總統選舉的實現。」這三階段改革都是在李登輝總統任期內完成的。關於總統選舉的方式,國民黨一度有委任直選之草案(依憲法由直選產生的國民大會選出總統),李登輝後來主張全民直選,但由於國內意見不一,在1992年的國民大會修憲過程中,以上提議並未通過。

1993年,以李登輝為首的本土派系,取得國民黨的領導權,稱為「主流派」。而原先佔據領導地位的國民黨其他派系,主要即以外省人為主的派系,被普遍稱為「非主流派」(部分外省籍、非主流派人士,以新國民黨連線成員為主,日後退出國民黨,另立新黨)。在1994年7月召開的國民大會決定自下屆(第九任總統)開始,實施正副總統直接選舉。

務實外交與強化國防

李登輝在總統任內採取「務實外交」,默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席的場合,取代兩蔣時代過去「漢賊不兩立」,並與多個國家建立或恢復邦交,以總統身份成功出訪新加坡菲律賓泰國印尼約旦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美國等無邦交國和南非巴拿馬等許多邦交國,加強與日本關係,推動「南向政策」增進與東南亞鄰邦友誼,促進中華民國外交空間。

李登輝接任總統後不久便在1989年以中華民國總統的身份訪問新加坡,會見新加坡總理李光耀,被稱呼為「從台灣來的總統」,他在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對此稱謂「不滿意,但可接受」,這次訪問後要到2015年才由馬英九以總統身份兩度訪問新加坡,到新加坡弔唁李光耀及出席兩岸領導人會面

中華民國政府也以「台澎金馬關稅領域」名義申請加入「關稅暨貿易總協定」,以中華台北之名加入亞太經濟合作會議[47]李總統於1995年重返母校康乃爾大學,在歐林講座發表題為「民之所欲,長在我心」的公開演說,首次提出「中華民國在臺灣」的國家定位。[48][49]

李登輝執政時,經國號戰機剛好出爐,也向美國購買150架F-16戰鬥機愛國者飛彈,向法國購買60架幻象2000戰鬥機與6艘拉法葉級巡防艦

李登輝任內發生江國慶案,當時的嫌疑人陳肇敏後來還被李登輝親自提拔晉升上將出任空軍總司令也引發了不少爭議,使社會各界質疑李登輝晉升將官的用人標準。

這是在1996年9月14日時,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在台灣經營者大會上所提出的對台灣企業界投資中國大陸的主張,強化1987年前行政院長孫運璿所提出的觀點。

行政院長蕭萬長亦於1998年強調檢討調整「戒急用忍」政策的前提是「中共消除對我敵意,結束敵對狀態並存,尊重兩岸對等分治,以平等互惠對待我,不再阻擋我方在國際上的活動空間,台商投資權益經過協議獲得確切保障,而且不影響台灣經濟穩定發展」。

1998年,馬英九首次競選臺北市市長時,李登輝助選時曾高喊其為「新台灣人」,助其當選,讓國民黨奪回台北市的執政權。但此後馬英九的歷次選舉,李登輝未有再公開支持他。

統獨立場

在統獨立場上,在1980年代身為中華民國總統中國國民黨主席的李登輝,代表中華民國政府於公开场合多次表露要实现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理想。

1988年2月,他在繼任後的首次記者會上說:“只有一個中國而沒有兩個中國的政策。只有一個中國,我們必須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1990年10月,李登輝又表示:“中國只有一個,應當統一,也必須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任何一個中國人都不能自外於「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責任,也不應自外於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努力”。[50]

1990年代初期,在南懷瑾的安排下,李登輝派出蘇志誠與中國大陸國家主席楊尚昆派出的楊斯德秘密會談。楊斯德告訴蘇志誠,表示「中共中央對李登輝先生是肯定的,也希望在他任內解決國家統一問題,這次中央對台工作會議確定將以李先生為談判對手,他們從來沒說李登輝是「台獨」,而他們也在幫李先生工作,凡是有台灣朋友到北京,他們都會告知若一味對本省人排斥,是不會被接受的。」雙方有良好互動後,蘇志誠之後並與汪道涵會談,促成了1992年的辜汪會談。嗣後,蘇志誠還多次與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的密使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曾慶紅會晤,直到1995年4月因新黨郁慕明的揭發而曝光終止。[51]

1991年,李登輝主持下的國家統一委員會通過了《國家統一綱領》(2006年2月分別被时任總統陳水扁下令以「終止運作、終止適用」的名義撤銷和廢除),在《國統綱領》中,寫有「台灣固爲中國一部分,大陸也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樣的說法,不過1991年,也漸漸從外交部開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為一個政治實體

1994年發生千島湖事件,李登輝於4月9日抨擊中共政權處理事件的行徑「像土匪一樣」,並指「任何政權都應深切體認『主權在民』的精義,否則必將被覺醒的人民唾棄」。[52][53]

1995年的中華民國國慶,他這樣表示:「四十多年來我們之所以奮鬥不懈,就是要爲將來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立下可供遵循的典範」。此外,他也曾在接見美國聯邦眾議員湯姆·坎貝爾二世(Tom Campbell II)的時候,表示「『台獨』只會斷送國家的大好前途,犧牲社會的安定繁榮,這是不可能,也不應該的,我們應該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然而他在某些場合的發言,亦開始隱約表達了台灣主體意識。1994年4月,他接受日本著名作家司馬遼太郎的訪問,當司馬講到「地方的痛楚」時,他說,出生在波士尼亞的人,實在是太不幸了。李登輝對司馬表示,他有不能為波士尼亞盡一份心力的痛楚,生為台灣人,也有過不能為台灣盡一份心力的悲哀。[54]他進一步指出:

到目前為止,掌握台灣權力的,全都是外來政權。最近我能心平氣和地說就算是國民黨也是外來政權。只是來統治台灣人的一個黨,所以必須成為台灣人的國民黨。以往像我們七十幾歲的人在晚上都不能好好的睡覺,我不想讓子孫們受到同樣的待遇。——引自《中國第一個民主體系》[54]

李登輝談到他對台灣人的感情時,則這樣表示:

我沒有槍,拳頭母也小粒,在國民黨中的我,能夠維持到今天的原因,是我心中的台灣人之聲。台灣人期待我,而我一定要做的這種想法。——引自《中國第一個民主體系》[54]

1995年6月,李登辉访问母校美国康乃尔大学,成為中華民國臺灣第一位訪問美國的在任國家元首美國國會議員和康乃爾校方都稱呼他是台灣總統。同月9日,李總統在歐林講座向師生發表题为《民之所欲,长在我心》的歷史性演說,當中以流利英語提及「中華民國」達四次,且指出臺灣其實已實現「主权在民」的政治體系。[48][49][55][56][57]

1996年,國民黨提名李登輝以及台灣本省人連戰搭檔競選正副總統,以54.0%的得票率,當選中華民國第九任總統,也是中華民國歷史上首位公民直選的國家元首,奠基東亞新興國家民主發展又一里程碑。若林正丈描述這次大選中「飛彈與選票對峙」的過程:

在總統大選的最後階段,「飛彈」(missiles)與「選票」(ballots)的對壘更形鮮明。配合總統選舉最後階段,中華人民共和國再次於台灣海峽舉行一連串稱為「海峽九六一」的軍事演習以恐嚇中華民國。美國為防範有事,自日本和關島兩地派遣兩艘航空母艦巡防臺灣海峽。選舉就在這樣一觸即發,稱為「第三次台灣海峽危機」的局勢下完成。——引自《蔣經國與李登輝》

1996年第9任總統暨副總統選舉[58]
號次 候選人 性別 推薦政黨 得票數 得票率 當選標記
1 陳履安王清峰 男、女 連署 1,074,044 9.98%
2 李登輝、連戰 男、男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5,813,699 54.00% Vote1.svg
3 彭明敏謝長廷 男、男 民主進步黨 民主進步黨 2,274,586 21.13%
4 林洋港郝柏村 男、男 連署 1,603,790 14.90%

在當選中華民國首位民選總統後,面對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加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持續軍事外交打壓威脅,同年底中華民國失去最後一個重要邦交國南非后,李登輝關於兩岸關係的言論逐漸表現出台灣獨立的傾向。

1999年7月,他在接受德國之聲錄影專訪的時候,明確提到海峽兩岸的關係,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這也就是著名的「兩國論」。他在受訪時這樣表示:

有別於國統綱領以及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等一廂情願式的國民黨政策宣示,實際上的歷史的事實是,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共產黨政權成立以後,從未統治過中華民國所轄的台、澎、金、馬。我國並在1991年的修憲,增修條文第十條(現在為第十一條)將憲法的地域效力限縮在台灣,並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統治權的合法性;增修條文第一、四條明定立法院國民大會民意機關成員僅從台灣人民中選出 ……使所建構出來的國家機關只代表台灣人民,國家權力統治的正當性也只來自中華民國人民的授權,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完全無關。1991年修憲以來,已將兩岸關係定位在國家與國家,至少是特殊的國與國的關係,而非一合法政府,一叛亂團體,或一中央政府,一地方政府的「一個中國」的內部關係。所以,戰爭既已結束,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將中華民國視為「叛離的一省」,有昧於歷史與法律上的事實。

1999年,李登輝在卸任總統前一年出版《台灣的主張》一書,之後再發行日文和英文版。[59]該書討論台美日關係頗多,對台灣海峽兩岸關係有兩大述說:一、定義台灣為中華民國在台灣;二、分割中國為七部分(台灣華南華北西藏新疆蒙古滿洲),各自競爭發展以維持安定。後者即引起軒然大波的「中國七塊論」[60]

李登輝卸任後曾表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他的國號叫做中華民國」或「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國家,他的領土範圍在台澎金馬」。[61]他在2000年選擇不競選連任並卸任後與日本學者中嶋嶺雄合著的《亞洲的智略》一書即表示「中華民國在台灣大致上可分為兩個時期,蔣介石蔣經國統治是第一時期,因為,憲法都是在中國內戰時訂下的。現在,台灣的憲法不但經過大幅度修改,過去的立法院也已全面改選,老立委退職、國民大會虛級化、台灣省已經『凍省』了、總統由人民直選,台灣經歷了這些重大變革,憲法與政府結構也已經重組,這就是第二共和。」[62]2015年,李登輝接受NHK BS1採訪時表示,其不贊成中國共產黨所主張的「台灣屬於中國」[63]

政黨輪替

2000年3月18日,在野黨民主進步黨籍的陳水扁以相對多數(39.3%)依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規定當選中華民國第十任總統。由於陳水扁的當選,李登輝實現「在任內和平轉移政權」的理想。國民黨成为在野黨,結束台灣長達五十五年的統治。

李登輝排擠民意支持高企的宋楚瑜,強行推連戰為總統候選人,導致宋楚瑜不滿,宣佈以無黨籍身份參選總統。李登輝自述,中央黨部在選前提報的民調結果都顯示連戰會贏,只是多少的問題。在選前一天,李登輝還告訴美國前駐華大使李潔明,「國民黨的連戰會贏六個百分點」。而有的估票系統提醒說那些樂觀的選情有假,李登輝還一度懷疑其忠誠。直到開票當晚,李登輝取消了前往國民黨中央黨部的行程,因為「口袋裡只準備了勝選謝詞,沒有落選感言」。[64]

由於宋楚瑜分流大量選票,國民黨大选失利后,大批國民黨支持者抗議選舉結果。黨內長期不滿李登輝的人士要求其辭去黨主席一職。他们一度包圍位於博愛特區的國民黨中央黨部。在宋楚瑜宣佈將在黨外組黨之後,李登辉即辭去國民黨主席一職,交予連戰代理[65]

2000年5月20日,正式離開總統府,與陳水扁進行權力交接,結束12年的統治。

卸任後,李登輝已完全離開國民黨的權力核心。2001年9月21日,由於為新成立的台灣團結聯盟候選人站台,正式被國民黨撤銷黨籍[66]

卸任總統後生涯

宣揚信念

1999年2月接受倫敦金融時報亞洲版》專訪時,李登輝透露,卸任退休後,會積極從事幫助弱勢團體的工作,並且到山區傳教,將心力投注於建立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67]。在卸任後李登輝於為實現其在山區傳道的理想於神學院就讀考取牧師,也成為台聯的「精神領袖」。

2006年11月4日,台灣團結聯盟提名台北市長參選人周玉蔻發表一封公開信《挺腐化的民進黨,台灣萬劫不復》,表明「李登輝不會和徹底腐化無能的民進黨站在一起」,也呼籲台北市民不能再繼續支持民進黨提名的候選人。李登輝在這封信末尾親自簽名,日期是在國務機要費案首長特別費案的起訴書双双出爐之前。

2007年1月29日,李登輝接受《壹週刊》專訪時表示,他不是「台獨教父」,也從來沒有主張過台獨;台灣並不存在統獨的議題,只有左右的問題。而台獨本身是假議題,因為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只是現在的名字叫做中華民國。目前國家正常化才是接下來的目標,而正名制憲、建立國家認同、加入聯合國則是國家正常化的要素;李登輝也主張在「維護國家尊嚴、照顧全民利益、彰顯臺灣主體性」的三大前提原則下開放中資,開放中國大陆觀光客來台灣,賺中國大陆的錢避免磁吸效應。讓中國大陆觀光客進來,但40%的投資上限必須堅持。1月31日,李登輝接受TVBS專訪時,他說,他不必追求台獨,因為台灣事實上已經是一主權獨立的國家。他進一步說明,追求台獨是退步,而且是危險的作法;因為這種作法不但把台灣降格為未獨立的國家,傷害台灣的主體性,也會引起美國、中共方面很多困擾。[68]他強調,現在有些人喊台獨,只是為了權力鬥爭。他也批評,「現在(民進黨政府)的黑金比較厲害。」李登輝『從未主張台獨』言論經多方解讀為路線改變;然而細讀其脈絡,李登輝是確定台灣已經是獨立的國家,故不存在是否獨立之議題,政黨惡鬥由統獨而起,也因此造成國家的割裂。台獨與否乃政客操弄的假議題,國家正常化才是要努力的目標,在台灣主權已經獨立的現狀基礎下,正名、制憲、加強國家認同,追求的是第二共和。這樣的說法加上台聯政綱向左派靠攏,被解讀為與立委選舉單一選區兩票制下小黨爭取更多選票的務實作法[69]

2007年5月30日,李登輝赴日本展開「學術交流及探訪『奧之細道』之旅」,並參訪靖國神社祭拜其亡故長兄李登欽(李登欽二次大戰時為台籍日本兵,於南洋戰歿)。他曾提出:謝長廷馬英九選上台灣總統都無法解決台灣目前的困境。9日,李登輝結束訪日行程,在成田機場準備搭機返台時,遭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籍男子薛義以裝有果汁的塑膠瓶攻擊,李登輝沒有受傷,李曾文惠則擦傷膝蓋,受到驚嚇,差一點身子站不穩。該男子旋即遭到日本警察逮捕[70][71]

2013年5月31日,李登輝在國立臺灣大學以「全球化虛擬現時下的臺灣」為題發表演說。他認為政府存在著五大問題:對中國過度依賴、對中國過度投資、自由化意識造成政府政策失焦、過度依賴進口能源、農糧和金融應刺激經濟。政府責任在確保安全,不要忽略經濟結構安全問題。[72]

2013年9月28日,李登輝受邀到臺灣大學管理學院碩士在職專班(EMBA)會計暨管理決策學會演講,對特偵組監聽國會一事,李登輝覺得特偵組的行為已經違法,跟水門事件毫無二異。

2014年,李登輝在日本以日文出版名为《余生:我的生命之旅与台湾民主之路》的书,称中华民国辛亥革命的结果,现在残存台湾,台湾是中华民国领土,只要保全中华民国主权地位,修改宪法内容,让中华民国成为新的共和国,就没有台独的必要。把中华民国「台湾化」就好。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从中华民国分裂出来,是分离出来的新国家,台湾已发展出了「台湾中华民国」意识,不是以往的中华民国,也就是「第二共和」。两岸是「两个国家」的想法才是正确的,我們應該更進一步,正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尚未對國內外明白宣告「臺灣是一個國家」,未來應明確主張「臺灣是主權國家!」[73][74]

2015年,李登輝在日本雜誌上表示:

本來直至七十年前為止,日本和台灣原本就曾經「同為一國」。因為曾「同為一國」,故不存在有台灣與日本打仗(抗日)這樣的事實。我志願進入陸軍,而我的兄長李登欽則志願進入了海軍。當時我們兄弟倆無疑地是以作為一個「日本人」,為了祖國而戰的…到底對台灣而言,維持現狀究竟是甚麼意思呢?就是指維持台灣(中華民國)是台灣,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意思。換言之,對台灣而言的「現狀維持」即是表示著台灣與中國是個別的「存在」。那是因為高唱「獨立」而在國際社會引起摩擦是不必要的。我自己本身也從未主張過「台灣獨立」[75]

同年9月15日出的新書上表示:「台灣當日本的奴隸很悲哀」[76]

養牛事業

李登輝卸任後投身養牛事業,在2017年開設源興居生技公司培育台灣和牛,牛種源自於日本和牛但馬牛,由李登輝基金會祕書長王燕軍執行培育工作,並以李登輝位在三芝的祖厝「源興居」命名為「源興牛[77],預計在2020年底進行屠體調查。[78]

健康狀況

2011年李登輝確診罹患大腸癌二期,結腸有一個3.5公分的腺癌,11月2日住院手術切除約25公分的結腸。台北榮民總醫院表示,李登輝手術後恢復得還不錯,預計最快一周可以出院[79],但隨後出現肺部術後積水、持續發燒,可能會延至11月中旬才出院[80]

2013年7月12日上午11時開始,進行椎動脈英语Vertebral artery支架置放手術,12時30分完成,歷時1小時30分。創世界最高齡紀錄,全身血管支架已達12支[81]

2016年9月24日晚間,參加「李登輝基金會」年度募款餐會後,因身體不適送往台北榮總檢查,所幸沒有大礙。

2018年11月29日上午11時30分,李登輝不慎在臥室跌倒,頭部撞傷出血,經緊急包紮後送醫治療無大礙。前總統李登輝基金會秘書長王燕軍表示,李總統目前跌倒的地方是導致右側眉骨上方遭碰撞,鼻腔內側出血,需要留院觀察三天。2018年11月29日傍晚6時後,李登輝以電腦斷層掃描及血管出血性問題,並相關檢查。30日下午4時許,現時李登輝腦部微小出血(中風),外科要加強密切觀察。2019年2月3日,蔡英文办公室透露,当日蔡英文前往李登辉住所拜年,李登辉已经出院[82]

逝世

2020年2月8日晚間,李登輝在寓所飲用牛奶時不慎嗆咳,導致呼吸困難,之後被送往台北榮民總醫院,發現肺部有浸潤現象並引發吸入性肺炎,住院近半年間反覆感染,於同年7月30日晚間7時24分因敗血性休克與多重器官衰竭在臺北榮民總醫院過世,終年97歲(虛歲98歲)[2]中華民國政府降半旗三日,並於臺北賓館設置追思禮堂十六日,供民眾悼念,並預定擇日舉行國葬,安葬於新北市汐止五指山國軍示範公墓

個人生活

語言

李登輝能操流利的國語台語日語英語客家語[83]。李登輝是土生土長的台北人,但他的台語有一點點台南腔,這是因為李登輝在京都帝國大學時,室友都是台南人,他就因而有一點台南腔,一生如是。而他的國語,除了臺灣腔很重之外,受到溫州籍的台大教授影響,有一點點溫州腔[10]

宗教信仰

李登輝幼年時屬於台灣民間信仰者,常在廟宇燒香禮佛,因在媽祖廟中就讀私塾,也時常拜神求籤。李登輝甚重孝道,1941年時年僅五十多歲的祖母過世後,李登輝就一直思考生死的意義,因此篤信佛教,修習禪法,也研究武士道,以求修身養性。並因為母親認為他個性太衝動、太躁進,也害怕自己嬌生慣養,因為博學多聞而傲慢,堅持凌晨起床以冷水盥洗後坐禪,坐禪完還要誦唸心經》與《金剛經》,並且為了壓下我執,李登輝在寒冬中游泳[7]、泡在冷水的池塘中,不挑食,只挾眼前的菜。為了修練忍辱波羅蜜,還每天自發性一大清早到學校刷洗廁所,想不到因此還獲得同學們的好評。[84][85][86]

李登輝長期研究馬克思主義,且經歷過二次大戰殺戮的悲慘,1946年開始走向無神論唯物主義,相信社會主義近乎十年,覺得只要人的物質滿足了,問題就能解決,但事實則不然。[86][87]

而後在妻子曾文惠的推薦下,開始接觸基督信仰,並且花了五年的時間研讀《聖經》,跑遍了全臺北市的每一家基督新教教會聽道,終於在1961年於基督教聚會所派臺北市召會受洗。在受洗的前一天,他稱聽見上帝的神諭,六十歲那年退休,去山地向原住民傳教[87]

後因為美麗島事件中許多長老會牧師與信徒被警備總部拘捕,蔣經國想要釋放那些長老會牧師與信徒,但委由李登輝去處理,李登輝認為自己參加長老會才容易處理此事,且自認在淡水中學讀書時就受到長老會的影響。所以決定皈依臺北濟南長老教會,由堂牧的翁修恭牧師召集許多牧長開會討論,決定接納李登輝,故李登輝1984年改宗長老會。雖然李登輝是虔誠的基督徒,他仍然時常研讀佛學,尤其是鈴木大拙所著的書籍,他也曾向南懷瑾請教《金剛經》。李登輝的思想非常複雜,除了基督教佛學的影響之外,馬克思左派思想還是影響著他。[86][87]

李登輝有一個習慣,有任何困難都和太太一起向上帝祈禱,然後就打開《聖經》尋找啟示,有牧師笑他說,「怎麼用這種方式看聖經?好像到廟裡抽籤似的。」李登輝認為確實也很好笑,不是很正確的方式,但上帝就是這麼奇妙的帶領。曾文惠則把多年以來,他遇到困難時翻閱聖經時翻到的章節。[88]李登輝因聘請專家教導《易經》,也會用《易經》卜卦,但認為天命渺茫難知,對於卜卦的結果,僅只於參考,並不完全相信。

李登輝一直認為自己受到耳順之年辭官傳教的天啟,但當時蔣經國要讓他接受副總統一職,他因此苦惱。周聯華牧師則勸他,副總統比山地傳教的影響力更大,總統職務退休後,李登輝也曾在台灣神學院聽課,2005到2006年期間,李登輝去聽《馬丁路德宗教改革》課程,後來決定透過出書,「為主做見証」。[89]

李登輝的名言:「我,不是我的我」,意思是放棄自我中心,要以耶穌基督的信念為中心。典故來自於《加拉太書》:「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87]

興趣

李登輝年輕時喜愛寫日記,後來刻意不寫日記,認為日記只是講假話,自吹自擂。李登輝說:「日記裡都是豪洨話(誇大的話),都在誇大自己。大家都愛說好話給自己聽。」[90]李登輝在淡水中學時即迷上劍道,偶像是宮本武藏,由於李登輝有一位出身警界的叔叔,也是劍道高手,李登輝在家學淵源與苦練之下而成為劍道高手[91],自從留美後李登輝迷上高爾夫球[92] ,1993年與前美國總統老布希球敘,18洞結束後,李登輝以80桿的成績領先老布希的90桿,兩人的英姿至今依舊讓人難忘[93]。李登輝也曾經在會見台灣高爾夫球名將曾雅妮時,邀約共同切磋球技。[94]此外,李登輝也會游泳[7]、下圍棋[95]雖然信基督教,但李登輝一生都保持打坐的習慣,醫師認為李登輝打高爾夫球與打坐是其長壽的原因[96]

李登輝稱,最想去的三個地方分別是日本松尾芭蕉俳句創作紀行「奧之細道」、孔子周遊列國的路線和摩西出埃及記」離開埃及西奈半島的路程。[97]但離世前只有奧之細道成行。

立場與觀點

支持謝長廷

2008年3月20日,李登輝在總統選舉投票前夕,表態支持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謝長廷。李登輝說:「他推動民主化就是希望台灣人民當家作主,他關心並非的問題,而是台灣要如何走出去,以及深化台灣民主。他的一票將投給謝長廷,至於選舉結果如何,他尊重台灣人民的選擇。」

支持蔡英文

2016年蔡英文總統與前總統李登輝握手

2012年1月13日,中華民國總統選舉前一天晚上,於在野民進黨在新北市板橋區的造勢晚會上,李登輝表示:「我年事已高,身體也不太好,甚麼時候會離開我心愛的臺灣,不知道。能做的實在是有限,未來就要靠你們大家打拚了啊。選蔡英文,選我們的希望,選我們的幸福;相信我們自己,相信蔡英文;給自己一個機會,給臺灣一個機會。我李登輝這輩子,最後一次向大家拜託。」[98]

2016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李登輝因身體不適,沒有參加投票,但有表達對蔡英文的支持。

支持柯文哲

2018年2月28日,李登輝出席「喜樂島聯盟籌組記者會」,會後接受媒體報導,被詢問到2018年中華民國縣市長選舉是否支持柯文哲連任,李登輝表示:「民進黨沒人可以出來選嘛!柯文哲不錯,他確實有他的問題,例如,提到兩岸一家親這是不對的,但他的運動會(指2017臺北世大運),這辦得很好,應該要給他肯定。」[99]

對釣魚臺列嶼之觀點

李登輝於總統任內的1996年曾表示釣魚台屬於中華民國台灣省,但在卸任后經常公開表達釣魚台一直是日本的領土。[100]

李登輝2002年9月16日在台北接受日本《沖繩時報》專訪時說,有關釣魚台領土問題,「中共主張是他們的領土,這是因為當地有石油蘊藏量問題,但中共在那些島上沒有駐軍,釣魚台顯然是日本領土。」他更公開批評「保釣」人士。對香港保釣人士登島不以為然,認為煽動台灣漁民「保釣」。[101]

2008年9月24日,在沖繩縣知事仲井真弘多主辦的午宴上,李登輝重申「尖閣列島無可爭議是日本領土,不存在主權問題」。

2011年1月,在接受《文藝春秋》專訪時,重申了以上立場。對此,中華民國駐日本代表處發表聲明指出:「此項發言純屬李的個人看法,我國政府就釣魚台列嶼屬於中華民國領土之一的立場從未改變。」中華民國外交部部長歐鴻鍊也表示,中華民國的主張沒有改變,不會對個人言論發表評論。[102]

李登輝說,在很早以前,釣魚台一帶有很好的漁場,琉球人捕魚之後,會在台灣北部的基隆上岸,以台北做為市場賣魚貨。當時的琉球縣政府就將釣魚台委託台北州(現在的台北)管理,二次大戰結束之後,日本戰敗,琉球的行政權由美國掌管,之後才交還給日本,由日本的自衛隊負責這個海域;但台灣的漁民習慣到當地捕魚,因此衍生出問題。[103]

台灣跟釣魚台就是漁場問題,可以跟日本討論魚權,讓台灣漁民也可以去抓魚。李登輝強調,台灣的民眾與漁民,關切的是能否前往釣魚台附近的漁場捕魚。現在重要的是漁場,釣魚台附近的漁場裡,有台灣很多家庭都需要吃的魩仔魚,日本應開放給我們才對,漁業問題應透過WTO及民間機制洽商漁業協定解決。[g][104][105][106][107]

2014年在日本出版的「李登辉送给日本的话」中说,「钓鱼台列屿不归属台湾,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在台湾最先提出这个问题的是马英九。2000年民进党当政,行政院长游锡堃把钓鱼台列屿列入宜兰县头城镇,「再也没有比这更愚蠢的事了,不只是中国,连台湾的政府要员都在欺骗人民」。该书2016年在台湾出版,引发总统府发言人马玮国、前行政院长游锡堃反驳,马玮国表示这是丧权辱国的言行,中华民国政府与国民都不能接受。游锡堃说他1981到1984年之间担任台湾省议员时首次听台湾省政府主席李登辉说钓鱼台列屿归属台湾[108]

2015年7月23日在日本外國記者協會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釣魚島是日本領土而不屬於台灣,引起台灣內部極大反彈。[109]

2016年2月17日蔡英文接受記者訪問時回答「這件事情民進黨的立場一向很清楚,也就是釣魚台是屬於台灣的」。民進黨的立場一向很清楚,就是「釣魚台是屬於台灣的」(而非中國),反對李登輝對於釣魚台的看法。

對慰安婦和南京大屠殺的看法

2014年1月,李登輝在小學館發行的日本右翼雜誌《SAPIO日语SAPIO》上撰文称,「中国這個國家将南京大屠殺之类的胡説傳播到世界」,「韓国和中国将捏造的『歷史』作为本国宣傳活動的一環。『慰安婦』就是最好的例子」[110][111][112]。2015年8月,李登輝在日本月刊雜誌《Voice日语Voice (雑誌)》上撰文称,「台灣慰安婦的問題已經了結了,這是很清楚的,現在才又炒冷飯實在毫無意義」,并且评论时任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建立慰安妇人权运动纪念馆等「一連串的行動,可以說是在找日本的碴」[113][114][115],被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痛批「不是無知,就是冷血」,「如果李登輝真的以為慰安婦問題已獲解決,就請他親自去電影院,看看《蘆葦之歌》這部電影」[116]

核四公投

2014年4月11日,李登輝曾在新竹表示「他不會去投核四公投」,並對蔡英文所提出的「2025年達到非核家園」表達不認同。[117]

2014年4月23日,李登輝以「啟動第二次民主改革」為題於臺南演講,內容為他擔任總統的作為與感想,其中提及核四爭議。次日《聯合報》報導,稱李登輝提出「但究竟有多少人同意林義雄的意見?若沒核電,台灣要怎麼辦?這些問題不能不考慮。」等質疑。 [118]同日李登輝在其臉書回應,表示人民主要是擔憂核四的安全問題。領導者應該傾聽民意,到底人民的意見是什麼,是不是人民都與林義雄先生有相同的擔憂與主張,由全民直接作決定。如果民意最後決定要停建「核四」,政府就應該進一步思考,「沒有核電,要用什麼方法才有電?」、「沒有核電,我們的生活要靠什麼?」並且積極發展因應方案。對於核能議題,他則認為以「鈾」為原料的核能發電是高污染、高風險的,並加以反對,主張應該思考研究低汙染的「釷」為原料的方向。 [119]

兩岸關係

2014年8月1日,李登輝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專訪時表示,現在的兩岸關係已經是「大魚吃小魚」的關係。同時,他還認爲「馬習會」(馬英九習近平以兩岸領導人身分進行雙邊會談)沒有必要。[120]

爭議與軼聞

身世質疑

李敖曾在2007年前寫文章揭露「登輝和他父親的關係,李金龍矮矮的,李登輝高高的,兩個人除了都是一樣上男廁之外,其它沒有一點相像。」並提出李的生父為日本人「篠原笠次郎」[121],至於證據為何,李敖含糊其詞,不作說明,隨著李敖的死去,此事亦石沈大海。然而此事卻也似乎達成了民間爭議,可供參表[122]

2013年4月,監察院在網站公佈一份關於二二八事件的報告,其中監察委員周陽山李炳南對學者戚嘉林訪談時的逐字稿中,記錄世新大學教授戚嘉林在接受監察委員訪談時,談到謝雪紅蔡孝乾臺灣共產黨人士的事蹟後,突然話鋒一轉,提及李登輝也曾加入過中國共產黨,「事實上人生不斷在變化,他應該是日本人的私生子沒有錯」[123]。這次是李登輝身世之疑,首度出現在台灣官方報告中,但該報告引起台灣各界痛批,後迅速被移除。許多民眾打電話到世新大學、監察院投訴,戚嘉林只好出面回應,表示自己並非憑空捏造,他只是懷疑而已,認為報告錯誤表達他的語氣,戚對媒體表示「我懷疑可能是,我沒有用肯定句啊,我整個都是用……用疑問句。」輿論質疑監察院所欲何為,根本是公然侮辱,監察委員李炳南則表示該報告有些部分稍微偏離了主題。監察委員錢林慧君直呼太離譜,說:「以前父輩時代不少臺灣人改成日本姓,不能因李登輝曾用日本姓名,就斷定其生父是日本人。」李登輝辦公室主任王燕軍暗指批判者是小丑,表示:「沒甚麼回應吧……馬戲團總要有些人出來翻翻跟斗、踩踩氣球……」李登輝本人則是回應:「會祈禱上帝赦免他們,讓他們有機會檢討自己。」[124][125][126][127]

娶妻軼聞

曾文惠曾於國史館口述史中說,小時候在家門口哭,正好相命先生經過,看了她的面相後,對她母親講,「你不要看這個囝仔喔!她以後是『一品夫人』。」果然成第一夫人的曾文惠,對李登輝發揮不小影響,其中非常重要的,是透過曾文惠家世,李與台派大家族連結,獲得擔任總統時,極為重要的支持力量。 小李登輝3歲,1926年出生的曾文惠是淡水地主女兒。李說,「我太太她們家的土地是當時淡水郡內最多的,是有3千粟仔(稻穀)的地主,有幾百的土地。」曾家祖父不太識字,需仰賴李家祖父的文筆,兩家故有世交,李家次男娶有錢的曾家次女,也成為當地看好的事 [128]

從政軼聞

1968年6月。李登輝自康乃爾留學回國,回到農復會工作。因為大學時參與的讀書會與中國共產黨有關以及在海外曾會見台獨運動人士,再一次被臺灣警備總司令部約談,第一次約談的時間長達17個小時,之後又持續了一個禮拜才結束。李登輝在晚年回憶往事時表白,這件事使他「下定決心,如果有機會執政的話,絕不願意同胞再忍受這種白色恐怖之苦」。

獨派大老辜寬敏說,1972年在臺北市一場有關臺灣未來前途走向的討論中,李登輝當時直言:臺灣要獨立,才會有將來。日後出任中央銀行總裁的梁國樹也同意;日後曾任國防部長孫震說原則同意,只是他是外省人,態度必須保留[129]

1978年李登輝被蔣經國任命為台北市長。剛開始任職時,每晚下班,一進家門,都會在客廳看到蔣經國,外出購物回來的曾文惠也嚇得魂飛魄散,不知道蔣經國如何進門的。蔣經國會要求李登輝匯報一日的施政與遇到的窒礙問題,每週有三、四次。約三個月後,蔣經國說:「人們對你做市長的評價很好,沒甚麼問題了。」於是就不再來了。[130]

李登輝很有冷幽默感,與現任嘉義市議員凌子楚談話時,凌子楚自稱「人之初」(臺語諧音),後來李登輝遇到凌子楚妻子申繼生,對她說,「你老公是『人之初』,那妳的名字申繼生就是『性本善』!」

空包彈事件

1996年臺海危機,解放軍進行多次飛彈發射及軍事演習,時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軍械部部長劉連昆國防部軍事情報局提供大量機密情報,包含演習發射的導彈為無實體擊發彈頭的「空包彈」。這個情報使中華民國政府掌握了中國大陸當局的最底線。3月7日上午李登輝與宜蘭縣水利會幹部座談時,以他特有的語言風格要大家不要怕,他說,對方是在嚇一嚇,看看台灣人有沒有志氣,因為「那裡面沒有東西」、「彈頭是空的」、「是啞巴槍」。隔天立法委員詢問國防部長蔣仲苓,李總統何以能事先準確判斷中共發射的是啞彈?蔣仲苓回答,是李總統根據「豐富的飛彈常識」所判斷。據傳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震怒,下令徹查。經中國大陸潛伏在軍情局的間諜李志豪將少康專案參與人的名單傳回中國大陸後,1999年劉連昆邵正宗接連被逮捕,後被處死。[131]

李登輝基金會秘書長王燕軍指出,當時李登輝施行軍隊國家化,軍方高層有很多的動盪,很多流言就必須由國家領導人全部承受,但目前他這邊沒有資料可對外說明,但也沒有資料可佐證,當時軍情系統陳報的管道到什麼層級,以及當時有沒有人向李登輝報告此事。王燕軍說,李登輝當時到底是否知情,為了安定社會民心「脫口而出」,或者當時是真的不知情,現在是無從查證。[132]

國安密帳案

2011年6月30日,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別偵查組認定李登輝為協助台灣綜合研究院儘速籌得創院資金,於1998年與前中华民国国家安全局局長殷宗文、台綜院創辦人劉泰英謀議,涉嫌侵占國安密帳「鞏案」歸墊的剩餘公款779萬7193美元,挪供劉泰英支付台綜院購置院舍價金、裝置、人事等費用,涉有侵占公有財物及洗錢等嫌而予起訴,但念及年邁及對國家貢獻,並未具體求刑。全案由台北地方法院金融專庭承審。[133][134][135][136]

2013年11月15日,台北地方法院一審宣判,李登輝無罪。劉泰英依侵占公有財物罪被判刑2年8月,並褫奪公權3年。12月2日,特偵組提起上訴。2014年8月20日,台灣高等法院二審宣判,李登輝無罪定讞。劉泰英依侵占公有財物罪罪被判刑3年,並褫奪公權3年。2015年11月4日,最高法院三審宣判,劉泰英依侵占公有財物罪被判刑3年,並褫奪公權3年定讞。

各界評論

正面評價

2013年李登輝拜訪桃園弘化育幼院

美國時代雜誌》稱李登辉為「民主先生」[137][138][139][140][141][142][143]

根據TVBS於2007年9月所作的對歷任總統評價的民調,有12%的民眾認為李登輝對台灣的貢獻最大,僅次於蔣經國的49%;而其作為有41%認為其功大於過、23%認為過大於功,13%為功過相抵,另外23%沒意見。[144]

由臺灣旅美企業家與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前會長王桂榮創設之台美文教基金會人才成就獎於2001年頒發「民主之父特別獎」給「台灣民主之父」李登輝,以表彰肯定他推動台灣民主、促進和平政黨輪替的貢獻。[145]

國立中正大學於2014年頒予李登輝名譽博士學位,時任中正大學校長的吳志揚表示:李登輝為華人圈兩千多年來第一位由公民直選的總統,意義重大,更是了不起的成就。[146]

負面評價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評價李登輝是「抒發分離主義的情緒,低估中國統一的意願」。[147]

中國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则批李登辉說钓鱼台是日本的之言论为“丧权辱国”。[148]

2015年7月,李登辉访問日本后,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赖士葆提出,台湾民众每年提供李登辉近1000万元新台币的礼遇金,李登辉却到日本发表“釣魚台是日本的”的言论。国民党立法院党团将尽一切努力,推动修订相关法规,让李登辉不能享受任何礼遇。[149]

凤凰卫视于2015年7月28日的《总编辑时间》栏目中批评李登辉这一做法是“老人政治”、“酒店打烊还不走”。[150]

前大法官楊仁壽公開稱前總統李登輝的終身俸沒有被改掉,李登輝非常不滿,2017年3月16日李登輝辦公室發出公開信,強調李登輝卸任時已放棄數十年公職年資累積的18%優惠存款,禮遇係依《卸任總統副總統禮遇條例》辦理,相關規定皆是公開資訊,並無領取終身俸[151]。楊仁壽於隔日上午公開道歉。

2017年3月17日,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胡文琦表示,國民黨無形的精神黨產是國父孫中山先生忠孝節義的精神,但李登輝是「四不一沒有」,也就是「不忠、不孝、不節、不義,沒有禮、義、廉、恥」。[152]

個人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