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條約組織(英語:Southeast Asia Treaty Organization, 缩写为SEATO, 又称东南亚公约组织,簡稱東約組織[1])是一個已經解散的國際軍事組織,相當於亞洲北約。它是一個根據《東南亞集體防務條約》(又稱為《馬尼拉條約》,在1954年9月簽訂)而於1955年2月19日在泰国曼谷正式成立的集體防衛組織[2]:1[3],總部亦設於曼谷[4]。東約組織曾有8個成員國。

東南亞條約組織
Southeast Asia Treaty Organization
東南亞條約組織會旗
東南亞條約組織的會旗
東南亞條約組織成員國的位置
東南亞條約組織成員國的位置(1959年)
簡稱SEATO
成立時間1954年9月8日
廢除1977年6月30日
類型國際集體防衛組織
總部 泰國曼谷
服務地區
东南亚
會員
部分東約成員國和南韓、南越的政治領袖在1966年拍下的合照
部分東約成員國的領袖和韓國總統朴正熙南越總統阮文紹和南越總理阮高祺菲律宾马尼拉國會大廈前拍下的合照,攝於1966年10月24日。當時東約組織在馬尼拉舉行會議,而會議的主持人則為菲律宾总统馬可斯
一幅在1966年馬尼拉東南亞條約組織會議上拍攝的照片
1966年菲律賓馬尼拉東南亞條約組織會議的場面。

東南亞條約組織成立的目的是牽制亞洲的共产主义勢力[5]:338-339,不過組織內部的糾紛使它無法有效履行防務行動,使之未能介入老撾內戰越南战争[6][7],因此该組織解散後有學者認為它是個失敗的国际组织[8];但另一方面,由這個組織撥款贊助的文教計劃亦在東南亞地区留下了深远的影響[2]:183。東南亞條約組織最終隨著多個成員國無意繼續參與會務、陆续退出而於1977年6月30日解散[9][10]

起源及組織架構

東南亞條約組織源於美國杜鲁门主义[11]:439,旨在遏制亞洲的共產主義勢力[5]:338-339,並防止中華人民共和國北越的势力向南方擴张[12]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擔任美国总统期間,國務卿約翰·福斯特·杜勒斯(1953年至1959年在任)為了達到上述目的,便把「反共聯防」的概念帶到了东南亚[2]:11953年末,時任美國副總統理查德·尼克松出訪亞洲後返回美國時,也主張在亞洲建立另一個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約)[13]:173-174。美國和南越並不支持在1954年簽訂的《日內瓦協定[14]。而美國等國則於同年9月8日在馬尼拉簽訂了一份反共集體防務條約——《東南亞集體防務條約》(又稱為《馬尼拉條約》);此前數天,簽約國的專家已就條約內容展開談判,並在9月6日在馬尼拉召開會議,締結軍事聯盟[15]。《馬尼拉條約》的簽約國隨後便根據這份條約,組建東約組織[2]。该组织所针对的圍堵對象是奉行社會主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16]:97。東約組織的成員國(特別是美國)認為,這個組織有能力阻止共產黨人改變東南亞的政治版圖[14]

當初西方國家組建東南亞條約組織的時候,曾有意把它發展成為東南亞版的北約[17]:836。東南亞條約組織會協調各成員國的軍隊,以达到集体防御的目的。這個組織於1957年在堪培拉舉行的東南亞條約組織會議中設立了部長理事會、国际参谋部及幾個与经济保安資訊相关的委員會,[9]并設立祕書長一职。当时任命的首位秘書長乃朴·沙拉信是一位來自泰國的外交家政治家,曾在1952年至1957年期間出任泰國駐美國大使[2]:186[18],並於1957年9月至1958年元旦期間擔任泰國總理[19]。在此之后东南亚条约组织便由秘書長領導[2]:184[9]

跟北約不同的是,東南亞條約組織并未設立一支接受統一指揮的軍隊[10]。另外,雖然美國在组织内的成員资格為其在越南戰爭(1955年至1975年)期間大舉干涉印度支那地區的軍事提供了理據,但組織本身的響應協議(協議的內容把共產主義視為成員國的「共同威脅」)對成員國而言卻模糊無效[20]

成員

雖然東南亞條約組織的名字裏面包含了「東南亞」這個地名,但是東約組織8個成員國中,只有泰国菲律宾位於東南亞;該組織其他成員國尚包括澳大利亚法国新西兰巴基斯坦(包括東巴基斯坦,也就是現在的孟加拉国)、英国美國[10]

東約組織成立的時候,菲律賓與美國之間的關係尤為密切[4];而由軍人主政的泰國也奉行親美的外交政策[14]。除此之外,兩國政府均須面對國內剛發軔的共黨叛亂。泰國留意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雲南省境內設立「傣族自治區」(即在1953年建立的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區[21]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區[22][23]和支援泰北苗族人,而老撾的共產主義組織巴特寮北越也支持在泰國東北地區居住的部族起兵反叛[14]。泰國當局懼怕中共和北越[14],擔心中共會在泰國從事顛覆活動[23]。泰國遇到這樣的局面,並沒有實行經濟措施縮窄北部山區和南部地區的差距,而是尋求美國援助。於是,泰國便積極參與東約組織的活動[14]。曾組建東南亞聯盟、倡議自己的國家與馬來西亞、印尼結盟的菲律賓,也希望透過參與東約組織的建立過程,樹立該國的獨立國形象和加強國內安全[14]。另外,當時汶萊是英國的保護國,而在1962至1963年汶萊暴亂期間,英國和東約組織另外兩個成員國——澳洲新西蘭都有派兵到汶萊,協助汶萊平定亂事[24]

其他東南亞國家不參與東約組織的原因各異:作為不結盟運動成員國的緬甸印尼[25],認為保持國內社會安定比對付共黨威脅更重要[4],因而拒絕加入[26],甚至反對東約組織[14]。印尼前總理朱安達和前副總統、外交部長阿丹·馬力克英语Adam Malik都曾表示印尼不會加入東約組織[27][28]馬來亞因為和英國簽訂了防務協議,所以得到英國協助應對馬來亞共產黨叛亂和馬印衝突;故此馬來亞(以及後來的馬來西亞新加坡)沒有加入東約組織[14]。但是,馬來西亞和新加坡仍能透過英國得知東約組織的最新動態[4]。南越、柬埔寨老撾王國由於要遵守1954年日內瓦會議的規定而沒有加入[10],不過它們仍受到組織的軍事保護[10]。然而,柬埔寨在1956年拒絕接受東約的保護[6]

其他國家加入東約組織的原因亦不盡相同。對於澳洲和新西蘭而言,東約組織的架構比《太平洋安全保障條約》(ANZUS)提供的防務框架更使人滿意[29]。英國和法國加入東約,是因為兩國都曾在東南亞建立殖民地(英國是馬來亞的前宗主國、汶萊的宗主國;法國曾統治印度支那地區),也關心中南半島局勢的發展[4]。巴基斯坦則是為了爭取其他國家支持他們對抗印度而加入[4]。而在冷戰期間,美國把東南亞視為一個舉足輕重的前沿陣地,並認為為了讓該國在冷戰時期實行圍堵政策,東約組織是必須設立的[4]

東約組織成員國在1950年代初都是奉行反共主义的西方和東南亞國家,其中英國、澳洲和美國在東約組織中代表了西方的政治大国[30]:604。在美國,參議院以82票贊成、1票反對批准《東南亞集體防務條約》,由此美國也加入了東南亞條約組織[7]。美國當時有意與退守台灣中華民國、菲律賓、日本韓國,以及《馬尼拉條約》、《太平洋安全保障條約》(又稱《美澳紐安全條約》)簽約國聯手,組成一個西太平洋防禦體系[31]

加拿大和中華民國本來也打算加入東約;前者要專心處理北約的會務[32]:138,英國、法國、菲律賓、巴基斯坦則反對後者加入,最終不了了之[33]。另外,各國代表草擬條約時決定《馬尼拉條約》不適用於北緯21度30分以北的地區,因此《馬尼拉條約》不適用於香港,以免為難英國[15]

預算

1958 年至 1973 年間對民事和軍事預算的平均貢獻[34]

  美國(24%)
  英國(16%)
  法國(13.5%)
  澳大利亞(13.5%)
  巴基斯坦(8%)
  菲律賓(8%)
  泰國(8%)
  新西蘭(8%)

1958 年至 1973 年間對民事和軍事預算的平均貢獻[34]

  • 美國:24%
  • 英國:16%
  • 法國:13.5%
  • 澳大利亞:13.5%
  • 巴基斯坦:8%
  • 菲律賓:8%
  • 泰國:8%
  • 新西蘭:8%

秘書長

名稱 國家 就任日期 離任日期
乃朴·沙拉信   泰國 1957年9月5日 1958年9月22日
威廉·沃思英语William Worth (diplomat)代理   澳大利亚 1957年9月22日 1958年1月10日
乃朴·沙拉信   泰國 1958年1月10日 1963年12月13日
威廉·沃思英语William Worth (diplomat)代理   澳大利亚 1963年12月13日 1964年2月19日
功蒂·苏帕蒙空德语Konthi Suphamongkhon   泰國 1964年2月19日 1965年7月1日
赫苏斯·巴尔加斯英语Jesus Vargas   菲律賓 1965年7月1日 1972年9月5日
顺通·宏拉达隆泰语สุนทร หงส์ลดารมภ์   泰國 1972年9月5日 1977年6月30日

軍事

 
澳大利亚把該國空軍的第79中隊派駐到位於烏汶府的泰國皇家空軍基地執勤(上圖為一架屬於澳洲空軍第79中隊的軍刀戰鬥機),以履行它對東南亞條約組織作出的承諾。

在東南亞條約組織成立後,由於大部分的成員國對軍事事務的貢獻極少,導致前者在這方面很快地就變得無足輕重[32]:138。雖然組織成員國的軍隊會進行聯合軍事演習,不過組織各成員國的軍隊卻未曾共同作戰,原因是這些國家之間發生了爭拗;例如東南亞條約組織就因為英國和法國的反對而未能在老撾執行軍事行動,以至于無力干涉在當地發生的内战[6]。故此,美國在1962年之後便單方面支援老撾王國[6]。美國希望該組織能夠介入越南戰爭,不過最後卻因為英國和法國不合作而未能成事[7][6]。最終,美國只能應南越政府要求,獨自出兵到南越參與越戰[14]

美國和澳洲加入這個組織的目的,是获得參與越戰的合适理由[32]:138。美國以其會籍作為對東南亞大舉進行軍事干涉的理由[20],而英國和美國在亞洲的盟國也接受了這样的理由[20]。1962年,澳洲以「鞏固泰國防務」為由,把澳大利亞皇家空軍第79中隊和屬於第79中隊的軍刀式戰鬥機派駐到位於烏汶府的泰國皇家空軍基地執勤,以履行它對東南亞條約組織作出的承諾。這些軍刀戰鬥機從1965年開始便隨著澳洲空軍參與越南戰爭,并為以烏汶府作為基地、向北越進行轟炸的美国空军提供保護[35][36]

文化影響

 
一枚以東南亞條約組織作為主題的美國邮票

除了進行聯合军训之外,東約成員國也致力於改善社會和經濟問題[2]:183。東約內部負責監督相关措施的機構是轄下的資訊、文化、教育及勞工活動委員會,而这些政策也備受好評,甚至被认为是“该組織其中一項較为成功的政策”。[2]:183乃朴·沙拉信於1959年在泰國創立了培訓工程师的「東南亞條約組織工程学研究院」(SEATO Graduate School of Engineering,現稱亞洲理工學院[2]:186。另外该組織也撥款籌建泰國的曼谷教師發展中心和軍事訓練學校,這兩個機構都開辦了技術課程,分別服務教師和軍人[2]:188。除此以外,東南亞條約組織还设立了技術工人培训計劃(Skilled Labor Project),為組織成員國(尤其是泰国)的工人提供培訓講習服務。东约组织曾在泰國開設91個培訓講習班[2]:188

東約同时也為醫學研究和农业研究提供經費援助[2]:189。在1959年,東約在曼谷設立了第一家研究霍亂病的实验室,其後又在東巴基斯坦(今孟加拉國)的达卡市設立了另一間同類型的實驗室[2]:189。後者成立後不久就成為了世界上其中一家最先進的霍亂研究設施,後來這個實驗室的名字被改為孟加拉國際腹瀉疾病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Diarrhoeal Disease Research, Bangladesh[2]:189-190。該組織也重視文學創作,并为此設立了東南亞條約組織文學獎,獎勵東約成員國境內的優秀作家[37]

相关批評、組織的解散

早在東約組織創立之時,蘇聯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就對此表示反對。按蘇聯當局編纂的文獻所述,殖民地人民奮起、自由發展並不是殖民主義者樂見之事,而殖民主義者不能使亞洲、非洲等地各國爭取獨立、自由的人民放棄鬥爭,因此改變策略,建立東約組織等侵略集團,壓迫被奴役人民,鎮壓民族解放運動;蘇聯和印度、緬甸等亞洲國家的領袖認為應該反對、譴責這種侵略集團,締結集團不能使世界更為和平,各國人民共同努力卻能[15]。蘇聯外交部的聲明也指出,東約組織的成立和美國要和西德聯手在歐洲締結「侵略性的軍事聯盟」的事是相關的[31]。中華人民共和國前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則認為,英、美等國想憑藉反共聯盟使東南亞分裂,而日內瓦會議要有所成就,就不應該使東南亞分裂的事變得有可能;他又說東約組織敵視中國,意欲分裂亞洲,插手亞洲國家的內政,使地區局勢更形緊張[38]

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曾指出為了使美國能在亞洲實行它的外交政策,東約組織是必需設立的[2]。可是,並不是所有參與東約組織的國家都同意美國的主張,也就是以軍事手段牽制共產主義勢力。1954年,英國首相安東尼·艾登表示,亞洲的共產主義問題既是政治問題,也是軍事問題,因此不能單靠軍事手段牽制共產黨人;如果要有效地使用軍事手段抑制此一問題,則需要取得亞洲國家最廣泛的支持[14]

由於法國不踴躍參與東約組織的會務,英國又宣布自1971年起從位於蘇伊士運河以東的地區撤軍,東約組織對共產黨人的軍事行動無能為力[14]。最終,越南共產黨、巴特寮和赤柬在1975年分別推翻南越政府、老撾王國政府和柬埔寨親美的龍諾政權。另外,東約組織所有成員國(美國除外)在1977年該組織解散時已經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39],而自1972年尼克遜訪華後,美國和北京政府的關係亦有所緩和[40]

在1970年代,東約組織部分成員國已無意參與東約組織的會務,並退出組織:東巴基斯坦在印度的支援下,脫離巴基斯坦,建立孟加拉國後一年(1972年),巴基斯坦就退出了東南亞條約組織[9];而法國也在1975年決定不再為這個組織提供經濟援助[10]。東約組織其他成員國則在1975年發表公報,宣布由於局勢變化的關係,東約組織即將解散,但是由該組織推行的活動和計劃將以其他形式維持下去[41]。東約組織則於1976年2月20日舉行最後一次會議,並於1977年6月30日正式解散[10]

史學家大都認為《東南亞集體防務條約》是一份失敗的条约,在歷史書裡也甚少提及到這份條約[2]:1。英國外交官、海軍戰略家詹姆士·凱布爾英语James Cable爵士便曾在《1954年日內瓦會議的印度支那议题》一文中[42]形容這個組織是“一片遮羞布”,又認為它的存在只是為了掩飾美國赤裸裸的亞洲政策。他又把《東南亞集體防務條約》比喻成一個飼養紙老虎的動物園。[2]:1

參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