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220年
Han provinces-zh-classical.png
     棕色為189年東汉有效控制的疆域
京城  
• 25-190
雒陽
• 190-196
長安
• 196-220
国君姓氏
君主 14
• 25-57
漢光武帝劉秀(開國)
• 189-220
漢獻帝劉協(亡國)
常用语 上古漢語
兴衰
• 25年
劉秀稱帝
• 220年
曹丕篡漢
面积 650萬平方公里(100年)
宗教 儒教道教中國民間信仰
通币 五銖
先前国
继承国
中國歷史
中国历史系列條目



舊石器時代
中石器時代
新石器時代 黄河
文明
長江
文明
青銅器時代
传说時代
三皇五帝

约前21世纪–约前17世纪

约前17世纪–前1046

前1046
|
前256
西周 前1046–前771
东周
前770–前256
春秋 前770–前403
戰國 前402–前221
前221–前207
西楚 前206–前202

前202
|
220
西汉 前202–9
9–23
玄漢 23–25
东汉 25–220
三国
220–280

220–265
蜀漢
221–263

229–280

265-420
西晋 265–316
东晋
317–420
五胡十六国
304–439



420
|
589

420–479
北魏
386–534

479–502

502–557

后梁
555–587
西魏
535–557
东魏
534–550

557-589
北周
557–581
北齐
550–577
581–619
618–907
武周 690–705
五代十国 907–979
(契丹)

916–1125

西辽
1124-1218
定难军
881–982

西夏
1038-1227

960
|
1279
北宋
960–1127
南宋
1127–1279

1115-1234
大蒙古國 1206–1271
1271–1368
北元 1368–1388
1368–1644
南明 1644–1662
後金 1616–1636
1636–1912
中華民國
大陸時期 1912–1949
中華人民共和國
1949至今
中華民國
臺灣時期 1949至今
China dragon.svg 中国历史年表

东汉(25年-220年)是中国歷史上的一个朝代,是汉朝的一部分,与西汉合称兩漢。東漢与西漢之間为新朝,後为東漢所取代,东汉时期第一位皇帝是刘秀。西汉建都长安,東漢建都雒陽,故而得名[1]。同時東漢又稱后汉[2]中汉[3]。東漢是當時世界上的強大國家,而前期六十多年的光武中興明章之治,亦是中國史上的盛世之一。

由於東漢中後期的帝王普遍壽命不長,而且不少是幼年即位,導致汉和帝以后至汉末近百年间,外戚宦官轮流执政,成為固定的惡性循環,兩派互相残杀,把东汉朝廷弄得十分腐败。東漢中平六年(189年),外戚大將軍何进遭宦官十常侍所殺,而十常侍也被袁绍袁术等人杀死,後并州牧[4]董卓引兵到雒陽,废少帝刘辩,杀何太后,立献帝劉協。长期左右东汉皇室的外戚、宦官一起被消灭,但卻引起了各地州郡长官借此反对董卓并演化成群雄割據的局面,漢廷无法掌控全国,漢献帝也成為傀儡,其后被军阀曹操控制,最後汉室被曹魏取代。

東漢在文化、军事等方面亦有显著成就。涌现了蔡伦张衡张仲景华佗等卓越人才;班超出使西域,在西域長駐了三十多年,先後擊破了被匈奴控制的西域諸國,不但令西域諸國一一歸順漢朝,並開拓了東西文化的交流。期間他還派出甘英出使西域的大秦國,雖未有成功,但足跡已達今日波斯灣諸國。

另外,东汉在91年灭北匈奴。南匈奴内附漢朝。216年,南匈奴最后一個呼厨泉单于去邺城拜见曹操,曹操分南匈奴为五部,匈奴国不复存在,困扰汉朝数百年的北方外患終告一段落。

同時佛教也在這段期間傳入中國。根據記載,汉哀帝元壽元年(前2年)博士弟子景盧出使大月氏,其王使人口授《浮屠經》。到了東漢永平十年(67年),漢明帝派人去西域,迎來兩位高僧,並且帶來了許多佛像佛经,用白馬駝迴首都雒陽,皇帝命人修建房屋供其居住,翻譯佛經。也就是現在的白马寺

歷史

光武中兴(25年-57年)

新朝末年王莽改制失敗,並引發內戰,其時身為漢朝宗室漢景帝後裔劉秀乘勢而起,在綠林軍的協助下推翻新莽而即位,是為光武帝。復國號,史稱東漢。同时因洛陽為其軍事根據地,而西汉旧都長安亦逢多次戰亂而日殘,所以定都于洛阳,并復名雒阳。建武二年(26年),光武帝下令整顿吏治,设尚书六人分掌国家大事,进一步削弱三公太尉司徒司空)的权力;同时清查土地,新定稅金,振興農業,使人民生活逐步稳定下来,史稱光武中興

明章之治(57年-88年)

漢光武帝死後,明帝即位,命窦固耿忠征伐北匈奴。汉军进抵天山,击呼衍王,斩首千余级,追至蒲类海(今新疆巴里坤湖),取伊吾卢地。其后,窦固又以班超出使西域,恢复了西域与汉朝的联系。明帝及其子章帝在位期間,為東漢的黃金時代,史稱明章之治

外戚政治的勃兴(88年-159年)

汉章帝是一个贤明的皇帝,但他却开东汉大力任用外戚之先河。在他死后,刚登基的汉和帝刘肇只是一个10岁的孩子,由他的养母窦太后执政。窦太后仰仗他的兄长窦宪,窦氏戚族开始掌权。尽管汉和帝后来联合宦官力量消灭了窦氏,但是东汉政治的格局已经无法扭转。

和帝去世后,汉殇帝刘隆年龄更小,只是一个刚满三个月的孩子。政权当然又到了外戚的手中。这一次由邓太后的兄长鄧騭为代表的邓氏戚族掌握实际权力。汉殇帝只当了約八個月的皇帝就去世。由他的堂兄刘祜即位,也就是汉安帝。汉安帝本身就是由邓氏戚族拥立的,所以自然也成了傀儡。邓太后死后,安帝才亲政,他消灭了邓氏。然而他却未能阻止其他外戚集团掌握权力,东汉王朝开始走向下坡路。

汉安帝死后,刘懿在阎氏戚族的支持下登基,即位二百余日后就因病去世。不久之后阎氏戚族就被宦官消灭。宦官拥立汉顺帝。但是汉顺帝对外戚继续放任自流,结果导致梁氏戚族长达20多年的专政。梁冀更是达到了外戚权力的巅峰,汉冲帝汉质帝都被他牢牢控制。汉质帝仅仅因为一句怨言就被他毒死,汉桓帝即位。

政治局面的恶化(159年-189年)

159年,汉桓帝联合宦官一起诛灭了梁氏。汉桓帝将与他同谋的十三个宦官封侯,宦官开始成为东汉政权的主导力量。问题是,宦官的腐败比外戚更甚。这引起了很多士大夫的不满,他们与外戚联合,一同对抗宦官。宦官当然不愿意放弃权力,双方斗争激烈。最终导致了两次黨錮之禍,正直的士大夫全被排斥出政府。汉灵帝即位后,昏庸无道,成天沉迷于女色。汉灵帝比桓帝更信用宦官,他曾指着两个恶名昭著的宦官说:“张让是我父,赵忠是我母。”汉灵帝把朝政全交给宦官,使政局更为恶化。184年,黄巾之乱爆发,东汉政府陷入混乱。黨錮终于被解除,但已经太迟了。

名存实亡的朝廷(189年-220年)

189年,汉灵帝去世,汉少帝刘辩即位。外戚何进官拜大將軍,掌控朝廷,他打算铲除宦官势力。但是少帝的母亲何太后反对。此时,士大夫领袖袁绍提出建议,让擁兵自重的西北軍董卓,逼迫何太后答应。何进同意了袁绍建议,一场铲除宦官的计划开始了。

然而,事情不幸泄漏。宦官当然不愿意坐以待毙,他们先下手为强,殺掉了何进。時在西園軍的袁绍闻讯,立即率军攻入皇宫,对宦官进行屠杀。大宦官张让挟持汉少帝逃走,追兵赶到,張讓自杀身亡。可此时董卓的武力已经到达帝都雒邑,外戚和宦官的势力同归于尽,董卓控制了朝廷。

董卓为了树立威望,他首先废掉了汉少帝,立他的弟弟刘协为皇帝,即汉献帝。190年,他又把汉少帝和何太后一起杀掉。这种倒行逆施的行径引起了地方諸侯势力的不满。他们推举歷代公卿的世族人士袁绍为代表,组成关东联军讨伐董卓。虽然这次战争虎头蛇尾,未能达到目的,但仍使董卓感到不安。董卓於是挟持漢獻帝迁都长安,并且焚烧了雒陽,经营多年的京師雒陽城毁于一旦。与此同时,各地的地方军阀纷纷积极扩充自己的势力,朝廷的威望荡然无存。

192年,大臣王允唆使董卓的部将吕布,合作謀杀了董卓,下令大赦。朝廷的权威一度恢复。然而不久之后,董卓幕府的部将李傕郭汜卷土重来,王允被杀,呂布出逃,朝廷再度陷入混乱。195年,李傕、郭汜发生内斗,汉献帝刘协和群臣逃出长安,回到雒陽。但雒陽已是一片废墟,汉献帝陷入窘迫的处境;而地方更陷入群雄割據的局面,之後形成以袁紹、袁術為首的兩大陣營群雄相互爭戰局面。196年,曹操挾漢獻帝到許都(今許昌)。之後,曹操逐漸掌握朝廷權力,漢獻帝只能受制於曹操。自200年起,曹操在官渡倉亭與袁紹決戰取勝,中原、河北之地盡歸曹操。之後更趁戰勝袁氏勢力的餘威,併吞荊州;然而208年,曹操在赤壁之戰中敗於孫權劉備聯軍,曹操自此失去以武力征服南方的機會,使孫權、劉備二人在日後趁勢逐步發展勢力,形成日後三國鼎立之局。在212年及216年,曹操先後進位為魏公、魏王,並立嫡子曹丕為世子,打破漢初劉邦定下白馬之盟的規矩。220年曹操病逝,曹丕繼任丞相、魏王,同年曹丕逼迫漢獻帝禪讓而篡位,東漢結束。

疆域和行政区划

王莽篡汉时期已经仅剩秦朝时的疆域,西域各国因为汉成帝的亂政而逐渐脱离管制。王莽末年中原战乱不断,遂放弃定襄云中五原朔方上郡北地六郡。河套陕北、晋西北、河北北部地方先后放弃。高句丽林邑两国蚕食东北及南方国土。只有西南地区扩展至大盈江一带[5]

东汉汉顺帝永和五年(140年)的疆域政区包括司隶校尉部、十二州刺史部所察各郡、国(王国)、属国和西域长史府辖区,以及当时中国边区各族的分布地[6]

作为行政区划,在西汉时期逐步发展,到东汉时期宣告形成。前106年,始在郡之上又设了十三行部,每部派一刺史,每个行部管辖若干郡(国)。但此时的行部是监察区,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行政区。东汉末年,地方多事。中平五年(188年),朝廷选重臣出任刺史,称州牧,掌一州军民。州从监察区变为行政区。至此,中国地方行政由原本的郡县两级制度变为州郡县三级制。十三个州为:司隶(治雒阳)、徐州(治剡县)、青州(治临淄)、豫州(治谯县)、冀州(治高邑)、并州(治晋阳)、幽州(治蓟县)、兖州(治昌邑)、凉州(治陇县)、益州(治雒县)、荆州(治汉寿)、扬州(治历阳)和交州(治龙编)。兴平元年(194年),又分雍州。则至东汉灭亡,全国有十四州。州从监察区变为行政区[5]

刘秀为了进一步加强对地方的控制,把刺史固定为州一级的地方长官。刺史处理地方政务,不通过三公,可直接上奏给皇帝,使地方郡县也直接置于皇帝的控制之下[7]

政治

東漢政權和士族、豪族關係密切,代表了士族、豪族的利益,雲台二十八將幾乎全部都是豪族出身。士族在東漢社會起著主導作用,光武帝士族、豪族取得協調,成為奪取天下的主因。[8]

东汉王朝在政治上防范功臣宗室诸王及外戚专权,通过各种办法加以控制。让他们享受优厚的待遇,而不参与政治。对于朝中诸臣,督责尤严,史称“自是大臣难居相任”[7][9]

加强中央集权,一方面削弱三公权力,另一方面则扩大尚书台的权力。加强尚书台的职权。一切政务不再经三公管理。尚书台成为皇帝发号施令的执行机构,所有权力集中于皇帝一身[7]

军事

东汉建立不久,就废除了执掌地方兵权的郡国都尉,以后又罢轻车骑士材官楼船士军假吏,实际上取消了地方军队。在和平时期,少量维持地方治安的郡县兵,皆由太守令长兼领,但在某些沿边及民族斗争紧张的地区,则设都尉或属国都尉别领[7]

随着豪强地主势力的膨胀,在田庄内部发展了一种部曲家兵制。这种部曲家兵,承担着镇压农民、维持地方治安的某种职能。正因为有这样一支武装队伍,东汉政府才能裁减、甚至在某些地区取消地方军队[7]

与削弱地方兵权的同时,还逐步扩大中央军队,在重要的沿边地区,设有边防军,为中央军队的一部分。东汉政府还经常用赦免和减罪的办法,募集犯罪的人戍守边疆[7]

军制

两伍一什,五什一队,两队一屯,两屯一曲,曲由军候率领。部下设曲,部由部校尉和军司马率领。部队分辖若干部,将军下有长史、司马辅助。

经济

农业

農業技術得到較大進步,耕技術在東漢已普遍採用。西漢時僅限於少數地方。

水利发展

在东汉时期灌溉工具、水利事业获得改进和发展。在中国各地已知发现的东汉墓葬裏,可以看到水田和池塘组合的模型,有从池塘通向水田的自流水渠,有的还在出口处安置闸门。汉灵帝时,宦官毕岚总结劳动人民的实践经验,创作翻车和渴乌,大大提高了灌溉水平[10]

许多已堙废的陂塘在东汉时期不仅得到了修复还扩建了,而且又新修了一批水利灌溉工程。比如在中国汝南地区的鸿隙陂,西汉时被堙废。东汉初,邓晨当地太守时,进行了修复,可以灌溉几千顷良田。后来又不断加以扩建。汉和帝时,太守何敞又在那里修治渠道,开垦良田三万多顷。又如下邳徐县北的蒲阳陂、庐江的芍陂、会稽的镜湖等,都是当时著名的灌溉工程[10]

东汉前期,中国各地还开凿了许多灌溉渠道,三辅、河内、山阳、河东、上党、太原、赵、魏及河西、江南地区,也都「穿渠灌溉」,有的地区还开辟了很多稻田。东汉时还有一项巨大的水利工程,那就是对黄河的治理。公元1世纪初,黄河在今河南、河北交界地区决堤,河道南移,改从千乘(山东高宛以北)入海。河水泛滥成灾,淹没了几十个县。汉明帝时,在著名水利专家王景王吴的主持下,用「堰流法」修了浚仪渠,并从荥阳至千乘海口千余里间修渠筑堤,从而使分流。黄河由于收到了两堤的约束,水势足以冲刷沙土,通流入海。经过大规模的治理,终于战胜了黄河水患。此后八百年间,黄河没有改道,水灾也减少了[10]

生产工具改进

在东汉时生产工具也有改进,出现了短辕一牛挽犁,这种工具操作灵活,便于在小块农田上耕作。这种短辕一牛挽犁的出现,是跟犁铧的改进结合在一起的。东汉时期,已经大量使用全铁制犁铧,它比以往的V形犁,刃端角度已逐渐缩小,不但起土省力,还可以深耕。此外,新型的全铁制的耕作工具也逐渐增多。在四川乐山崖墓石刻画像中见到的曲柄锄,是便于铲除杂草的中耕工具;四川绵阳发现的铁制钩镰,全长35厘米,是专用于收割的小型农具,操作起来很方便[11]

汉献帝末年,雍州刺史张既曾令陇西天水南安三郡富人造屋宅水碓。水碓在当时已经普遍采用了。水碓是用水力带动石碓的舂米工具,它比以前用柱臼或脚踏石碓舂米,不但省力,而且效率要高得多。考古发掘还不断有陶风车、陶磨盘模型出土,都说明农产品加工工具有了显著进步[11]

牛耕技术

在东汉时牛耕技术也受到了重视。一些地方官吏会注意推广牛耕技术,铁犁牛耕技术已从中原北方高原江南一带推广。在中国陕西绥德县东汉画像石上的牛耕图,和米脂县东汉牛耕图,证明了在陕北高原的牛耕技术和中原地区已没有什么不同。任延做九真太守,在当地推广牛耕,田亩年年增辟。在西汉后期发明的精耕细作的区种法,到东汉时期得到了推广[12]

崔实所写的《四民月令》中,记载了地主田庄内精耕细作经营农业的一些情况。这样的田庄的农业经营,注意时令节气,重视杀草施肥,还通过不同的土壤性质,种植不同的作物,采用不同的种植密度。并能及时翻土晒田,双季轮作,提高土地的利用率[12]

人口

由于农田水利工程的兴建,农耕工具的改进,农业耕作技术的提高以及精耕细作方法的推广,大大提高了社会生产力,使东汉时期的农业生产有了较大的发展。和帝永兴元年(公元105年)的垦田数字达到732万多顷,人口达到5325万多人。这个数字略低于西汉,但如果把东汉豪强地主隐瞒的田亩和人口包括在内,实际的垦田面积和人口数字肯定要超过西汉[12]

手工业

冶铁技术的改进

在东汉时期由于铁制农具的普及,钢铁需要量也增加,同时也推动了冶铁技术的改进。东汉初,在南阳地区的冶铁工人发明了鼓风炉(即水排),利用水力转动机械,使鼓风皮囊张缩,不断给高炉加氧。水力鼓风炉的发明,是冶炼技术史上的一大进步[13]

东汉时在铁器铸造方面已熟练地掌握了层叠铸造这一先进技术。在中国河南温县发现的一座烘范窑,出土了五百多套铸造车马器零件的叠铸泥范。把若干个泥范叠合起来,装配成套,一次就能铸造几个或几十个铸件。同时,叠铸技术有重大改进,由原来的双孔浇铸,改为单孔浇铸。叠铸技术的改进,进一步提高了生产效率,节省了原料。根据已有的考古发掘资料证明,和铁钉、铁锅、铁刀、铁剪、铁灯等的大量出土,证明东汉时铁制用具已普遍应用到生活的各方面[13]

在冶铁手工业中已经使用(石炭)做燃料。在中国河南巩县的冶铁遗址中曾发现混杂了泥土、草茎制成的煤饼,说明煤已被用来炼铁。巴蜀地区还利用天然煤气煮盐[13]

纺织业

在纺织业方面,东汉初年已能用织花机织成色彩缤纷、花纹复杂的织锦。当时,蜀锦已驰名全国,襄邑(河南睢县)和(山东临淄)的丝织业特别发达。考古材料还证明,在边疆地区,丝织业也有很大的发展。新疆不少地方汉墓出土的红色杯纹罗,织造匀细,花纹规整,反映丝织工艺水平相当高。在同一地区出土了组织细密的织花毛织品,颜色鲜丽,显示出当时西北高度发展的毛纺织工艺技术[13]

文化

大约是东汉晚期的马塑像

东汉时期的书法绘画艺术地位逐渐显露出来。大量產製畫像磚及雕刻墓碑,典型的圖案為製酒、收割、宴會等。[14]

学术

汉光武帝刘秀十分尊崇儒学,他的功臣集团中儒生也发挥着重要作用,甚至军事领袖也「皆有儒者气象」。「诸将之应运而兴者,亦皆多近于儒」,「东汉功臣多近儒」的情形。不仅东汉的帝王亲自倡导儒家经典的认真研读,太学和郡国官学都得到空前优越的发展条件,东汉私学也繁盛一时。社会上出现了一些累世专攻一经的士大夫家族。他们世代相继,广收门徒。许多名师教授的弟子,往往多至数百人乃至数千人[15]

汉代童蒙教育的进步,是当时文化成就的突出内容之一。汉代童蒙教育在中国古代教育史上也有特别值得重视的地位。学习成绩优异的孩子,得到「圣童」、「奇童」、「神童」的称号。「神」童称谓,最早就是从东汉开始使用的[15]

風氣

東漢報仇風氣極為盛行,只要有人侮辱父母或師長便可殺之,雖為法律所不許但會被鄉里視為維護尊嚴的義行,故東漢有許多為了報仇殺人跑路但仍受歌頌讚許的記載。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