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
Pro-democracy camp
意识形态自由主义

平反六四
全面普选行政长官及立法会

結束中共一黨專政
政團成員新澳門學社
新希望
澳門社區發展新動力
立法會
4 / 33 (12%)

民主派(英語:Pro-democracy camp),又稱泛民(Pan-democracy camp)、自由開放陣營[1],泛指支持澳門推行民主政治人物、組織及部分政團,是澳門的政治勢力之一。中國大陸媒體稱呼民主派團體時則加上引號[2];对应地,部分民主派支持者及對建制派不滿的人士則稱建制派人士為「保皇黨[3][4]

歷史

一二·三事件後,親中共社團控制了澳門的主流社會,使民主派在幾十年來未能在澳門社會佔有主流的地位。今天的澳門華人中的民主派由早期的「民生派」發端,並在六四事件後自「愛國愛澳」團體出走而產生。

六四事件後被打壓

2009年六四燭光晚會

1989年,中國大陸發生八九民運,澳門有多個團體發起遊行、籌款和收集簽名和絕食以聲援北京學運,當中包括最早回應民運的組織為「東大學生關注北京學運小組」,以及由民主派人士區錦新吳國昌以及數十位人士組成的論政團體「民主沙龍」。六四事件發生後,澳門各界發動大規模示威遊行,其中有十多萬至二十萬人參與,佔當時澳門人口的一半,是澳門歷史上規模最大的遊行,「民主沙龍」後來改組為「聲援中國學運聯委會」,其後再易名為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簡稱民聯會)至今[5][6]

六四事件過後,兩個高調爭取平反「六四」的組織被暴力襲擊,當中「東大學生關注北京學運小組」在負責人聶國瑞(後來曾任香港亞洲電視駐澳門記者)遭人以玻璃瓶襲擊頭部後宣佈解散,而民聯會的成員則因職業威脅、家庭壓力、經濟封鎖和暴力襲擊而四散,當時任職中國銀行經理的吳國昌受壓辭職,在青洲小學任教的區錦新也被解僱,後來更被人用木棍扑頭,民聯會除了區錦新和吳國昌以外的成員大多離去。後來二人先後從政,透過直接選舉進入立法會,直到現在兩人仍然堅持舉辦六四悼念集會[5][7][8][6]

在1990年代針對民主派的打壓行動中,有部分堅持平反「六四」和抗議警方濫權的人被清算,由於澳門當時親共勢力已控制澳門社會,故可輕易而舉地打壓反對者,被打壓人士的處境有突然失業、做生意的突然被斷供貨、舖位被收回、銀行戶口被凍結,同時面對著暴力威脅,有被暴力襲擊的人報警後於事無補,也沒有記者願意報道。他們部分人最後妻離子散甚至露宿街頭[6]

新澳門學社

1992年7月,區錦新與吳國昌等人成立民主派團體新澳門學社,該團體表現積極,以「立足於澳門,研究澳門社會狀况,推動本地區現代化發展」爲宗旨,以專業知識去研究澳門社會各方面的議題,並監督政府履行其社會政策,區錦新和吳國昌充分利用立法會議員的權力,圍繞澳門民生問題及政府施政失誤提出多個議案,以及反映市民訴求,得到不少市民支持,讓新澳門學社成為在監督政府施政方面表現得最積極的澳門社團以及成為當地最重要的民主派社團之一[9][10][11]

反對離保法案

2013至2014年,澳門政府在沒有經過公開諮詢下,強行訂立《候任、現任及離任行政長官及主要官員的保障制度》(簡稱「離保法」),賦予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巨額離職補償金,以及在任特首享有凌駕司法系統的刑事豁免權。2014年5月25日,約20,000名市民上街要求撤回法案,是1989年聲援北京學運的遊行以來當地最大型的遊行,同日政府同意將法案送還立法會委員會重新審議。5月27日,有約7,000名市民包圍立法會,要求行政長官崔世安下台和撤回方案,立法會原先否決「撤回」的動議,最終通過接納崔世安的要求面刪除表決法案議程。5月29日,崔世安宣佈撤回法案[12][13][14]

由於事件是澳門新一代公民運動,故有「光輝五月」之稱,亦由於澳門在一二三事件起已被視為「中共解放區」,故該次遊行活動打破了澳門作為「解放區」的形象。對於白色恐怖會否再次重臨,外界認為關連性不大,例如吳國昌認為如沿用當年政治鬥爭式的打壓,對政府管治只會有反作用,昔日只要打擊當中的一小撮人便能消滅反對聲音,但如果在現時用同樣的手法只會打散民間力量,製造機會讓更多人覺醒,將原本只是宣洩不滿的「快樂抗爭」轉化成真正的抗爭[6][15]

選舉

立法會選舉

選舉 民選得票 民選得票比例 民選議席 增減 政府
2001 22,212 27.43
3 / 12
不適用 少數派
2005 35,896 28.75
3 / 12
少數派
2009 47,987 33.83
4 / 12
1 少數派
2013 39,727 27.13
4 / 14
少數派
2017 46,442 26.90
4 / 14
少數派
2021
2 / 14
2 少數派

政治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