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英語:Socialism)是一系列经济体系社会体系英语social system,其特点为社会拥有英语social ownership民主控制生产资料(产品、资本、土地、资产等)。[10]这个词也指代与这类体系相关的政治理论[11]所谓的“社会拥有”即可以通过国家拥有集体拥有英语Collective ownership劳工合作甚至公民持股达成。虽然社会主义种类千千万万,没有一种定义可以概括[12],但是每一种都认为应该由社会控制生产资料[5][13][14]

社会主义按是否有市场可分为两种。[15]不带市场的社会主义将要素市场金钱替换为工程和技术上的要求,基于实物进行计算英语calculation in-kind,于是废止了资本主义下的价值规律。这类社会主义追求避免资本积累英语Capital accumulation、追求利润造成的浪费和金融危机[24]相反,所谓市场社会主义强调在社会拥有的企业和资本分配中保留金钱、要素市场甚至利润动机的作用。这些企业的利润可以選擇直接由雇员控制,或者選擇以社会红利的形式发给全社会。[25][26][27]社会主义计算争论讨论了社会主义内的资源分配方法和可行性——例如有社会主义者认为,市场的账目核算不应基于金融层面[28],而应该基于一个通用的体力劳动指标或者是直接基于劳动时间[29]。作为一项政治运动,社会主义的政治哲学主张从改良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均有分布。如国家社会主义主张推动生产、分配和交换全方位的国有化来实现社会主义;自由意志社会主义倡导工人传统地控制生产方式,反对国家权力来进行管理;民主社会主义则通过民主化进程来寻求建立社会主义。现代社会主义理论始于19世纪知识分子工人阶级发起的批评工业化私有财产对社会影响的政治运动。早期的空想社会主义者,诸如罗伯特·欧文曾试图建立一个自给自足并脱离资本主义社会的公社;而圣西门则创造了名词socialisme,提倡技术官僚与计划工业的应用。[30]马克思恩格斯共同设计创造了一个理想的社会制度,通过除去导致不合格与周期性生产过剩的无政府主义和资本主义生产,来允许广泛应用现代科技从而合理化经济活动[31][32]。一个地区,谁拥有所有货币的百分之几,就相当于能拥有所有物质的百分之几。这也是通货膨胀与紧缩的原因。谁恶意抬高物价多赚百分之几,这就是资本主义剥削原理。马克思等人的初衷就是要消灭这种不公平的剥削制度。以上所述的资本主义剥削方式让资本家不劳而获地积累大量不应得的财富,也导致资本主义国家富者越富,穷者越穷。这种资本主义剥削制度只对少数资本家有益,而对大部分民众无益,但资本主义国家当局支持这种制度,这就形成了资产阶级专政。其执政的政党也就成为了资产阶级政党,这是其阶级性。

词源

“社会主义”一词的词根源自拉丁语sociare(社会),意指联合或共享。罗马和后来的中世纪法律中与之相关的较为专业的术语是societas。这个词既有同伴关系和友谊关系的意味,也意指自由人之间基于一致同意而订立契约的一种法律观念。古希腊的哲学家亚里斯多德说人天生就是城邦制动物。在此基础上,由自由的独立个体的人之间组成的社会,其成员应该拥有公平,平等地位,“社会”(social)一词有着两种清楚分明的含义,这两种含义都暗含了“社会主义”一词较为晚近的用法。“社会”既可以指自由的公民之间的一种较为正式的法律上的契约关系,也可以指同伴和伙伴之间的一种情感关系。[33]

起源

关於社会主义的起源存在争议,但是与保守主义自由主义比较则简单得多。关于社会主义的起源存在以下两种说法。第一种说法包含着一定的背景,通常是从早期现代的各种观念运动来探讨社会主义论题;第二种说法主要认为社会主义思想起源于法国大革命时期。第一种说法中,有两个人经常被提及,一个是托马斯·莫尔爵士,因为他写了一本书叫《乌托邦》;另一个是再浸理论者托马斯·闵采尔。德国马克思主义元老卡尔·考茨基的《托马斯·莫尔和他的乌托邦》一书更证明了这一起源近年来又有人重复这一说法,在此同一时期的另一个可追踪的根据是英国内战。在这样的阐述中,像平等派掘地派等团体常常获得高度评价。例如,克里斯托弗·希尔对掘地派领袖温斯坦莱的评价如下:

温斯坦莱创立了一种19世纪和20世纪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才会有的集体主义理论。温斯坦莱抓住了现代政治思想中的主旨:国家权力和财产制度与支持这种制度的思想体系有关。他主张以对共同体的关注来取代竞争或革命。他也坚持认为,如果没有经济上的平等,将不可能会有政治的自由。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也算是一个现代人。

不过这种分析似乎存在问题,部分是因为当时并不存在着与19世纪和20世纪的社会主义相等同的信念。在社会主义观念是否比“社会主义”一词出现更早这一观点上,人们可能会产生一定的争议。然而,掘地派论者中的神学与文化的内涵显然被忽略了。

第二种说法聚焦于法国大革命刚刚发生后的那段时期。一些学者对它与工业革命之间的相互作用也进行了一定的探索。利希海姆(Lichtheim)对18世纪90年代的评论是这样的:“社会主义历史一定起始于法国大革命,简要地来说是因为法国是‘空想社会主义’和‘空想共产主义’的摇篮。而且这两股思潮都产生于1789年到1799年的伟大革命期间。”大革命是一种严肃的考验,“社会主义”一词以及自觉坚定的支持这种意识形态的社会运动都经历了大革命的考验。所以这些现象在大革命时期和大革命之后都能找到它们的根源。企图通过激进的社会和政治行动来扩展民主、权利、正义和平等的尝试,尽管没有带来什么善意的结果,但对全世界思想却产生了很大的冲击,这种冲击一直延续到今天。法国大革命是自从1453年拜占庭帝国被奥斯曼土耳其灭亡后,欧洲各国发展各自经济、政治、军事时,社会主要矛盾的总爆发,古希腊式的民主政治揭示了,人、社会、国家、民主之间根本关系。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国家的主体,人类终究会战胜社会关系的束缚,充分体现人是自我的主宰。[34]

流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