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解体(俄語:Распад СССР)以发生在1991年12月25日的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辞职为象徵,蘇聯最高蘇維埃于次日(1991年12月26日)通過決議宣佈苏联停止存在,立国69年[註 1]的苏联從此正式解體,原本15個組成國也恢復了主權地位。苏联解体代表着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持续了近半个世纪的冷战两极格局的结束,并且使在雅尔塔会议形成的雅尔塔体系瓦解,很多原来被苏联控制的欧洲主權国家在苏联解体后获得了真正的外交自主权,美国也在苏联解体后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

苏联解体后的独立主权国家,有3國本來就是联合国会员国,另外12國於恢復主權後加入(按图中数字顺序排列)

苏联解体的原因

1991年以来,政治界、学术界许多人士对苏联解体的原因、影响和后果进行了多方面的探视和研究,已经出版的著述和发表的论文数量浩繁,观点各异。大致上有以下几种主要观点。

斯大林模式僵化

史称“史達林主義”的政治经济文化体制,是一种高度集中和集权的体制。类似的这种体制在二战之前各国也有为了应对国内外紧张局势,能集中一切人力、财力、物力适应备战和应战的需要採用的特別制度,例如德国日本在短短十多年时间里取得快速工业化和极大增强军力的显著成果,在同樣的指導原則下,使苏联成为欧洲第一强国、世界第二超級大國。然而这种体制在本质上严重背离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压抑了地方经济部门、企业部门和部分劳动者的积极性,加上它在政治上追求消灭各种反对派和压制持不同政见的知识分子,进而造成思想的單調化和极端化,使整个社会仅在特定方面急速进步。斯大林过世后,斯大林模式失去动力,苏联从此陷入不正常發展軌道的困境。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随着时代主题逐渐向着和平发展與转移,蘇聯迎來了新領導人的“修正主義”,加上與西方緩和而稍有變化,然而坚持軍事、重工業第一的“斯大林主义”依然堅固的控制蘇聯的方方面面,尤其是社會活力被控制的弊端进一步凸现,之後的修正也因並沒有取得有效的成果而被廢棄,使苏联總是处于僵化、封闭的状态,其发展道路愈发受到国内外質疑。

经济改革失败與领导失职

苏联从1922年开始实行新经济政策列宁战时共产主义政策进行改革,并强调更加发扬党内民主。然而自1924年斯大林当权以来,形成了高度集中化的政治经济体制。虽然在这种体制下苏联实现了工业化,但到了1950年代,弊端日益暴露,阻碍了苏联的发展。随后,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先后进行改革,但他们只是对原有体制進行小修补,没有从根本上彻底改变高度集中的政治经济体制,而到了勃列日涅夫统治的后期所有改革全部停滞。此種體制傾向於犧牲下層人民的利益來解決上層權貴的問題,從1989年開始,蘇聯由於改革失利與嚴重的通貨膨脹,開始對下層人民實行進一步的緊縮政策。

1985年3月戈尔巴乔夫出任苏共中央总书记,所面对的是一个动荡的世界和困难重重的国内环境。

但另一方面,他的社會主义改革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随着中央权力的下放,各加盟共和国的领导人开始寻求更大的自主权力。随着“公开化”的日益深入,苏共的历史问题和历史罪行被揭露的同时,民心也逐漸流失。尤其是在1989年,东欧共产党国家的体制在政治和经济方面积累的错误发生了总爆发,共产党及其政治目标在东欧国家日益不得人心,东欧国家的共产党政权纷纷倒台。苏联加盟共和国政府也纷纷效法东欧诸国,意图脱离苏联而独立。

苏联经济学家格里高利·亚夫林斯基认为,戈尔巴乔夫制定了所謂500天计划,在尚未有完整的市场经济理论支持下,想利用短短500天将苏联原来的计划经济彻底转变为市场经济,结果是国内在价格固定的情况下生产者不愿意亏本出售商品,导致生产力下降,商品供应不足,最终政策被迫终止,但此时黑市充斥着美元卢布已经贬值到接近崩溃的边缘,1990年的劳动节,苏联领导人在人民的谩骂声中走下红场主席台。

直至八一九事件发生,苏联共产党处境到了危难关头,戈尔巴乔夫自动辞去苏共中央总书记的职务,使苏共迅速走向衰败。苏共衰败,是苏联剧变的前兆;苏联解体,是苏共垮台不可避免的结果。

然而,有一种观点值得商榷,苏联解体的原因过多地甚至全部归咎于戈尔巴乔夫一个人。例如,博尔金认为,“苏联是被人从内部攻破的,是被一小撮有影响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葬送的,是被反对派搞垮的”。特別是戈尔巴乔夫領導的蘇共高層將國有資產私有化,蘇聯共產黨成員背叛了社會主義思想,市場經濟改革加劇了蘇共成員解體社會主義的意願。

经济與產業崩溃

勃列日涅夫执政后期,苏联领导层竭力回避改革,经济改革措施大多半途而废,致使经济发展迟滞,远远地落后于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1972年尼克森訪華後,美苏战略均衡的态势逐渐被打破,并且苏联的实际军费开支已接近甚至超过美国,而苏联的国民生产总值却只有美国的一半多,武器的研發與使用更是隱性軍費,这使苏联的国民经济发展不堪重负。另一方面,苏联人民的生活水平明显下滑,尤其是农民的生活水平,生产粮食不如进口粮食便宜,农产品的增长赶不上需求增长。战后到80年代末人民生活水平的各项指标增速呈逐年递减态势,苏联经济的各项指标也都出现速度递减。例如苏联国民收入增长率50年代平均增长10.3%,60年代平均增长6.8%,70年代平均增长4.9%,80年代经济增长率继续下跌,到90年代则開始出现负增长。

能源出口收入曾占苏联外汇收入最高曾达到54.4%(1984年),在1973年和1979年第一二次石油危机期间,苏联大幅增产,拒绝与OPEC限产保价相配合。其与OPEC争夺西欧市场,争当西方的“可靠伙伴”。20世纪80年代,苏联极度依赖油气出口收入来维持经济运转,油气价格下跌使苏联国力遭受重创。1985年8月,美国里根政府迫使沙特增产,实行“逆石油冲击”战略,戈尔巴乔夫改革时期,苏联陷入了用增产维持石油美元收益的怪圈。

同时蘇聯末期,苏联政府的秘密报告指出,卢布出现严重贬值、国民购买力严重下降,国内物资、商品尤其是生活用品极度匮乏,人们要为了购买自己的生活必需品而一大早就排长伍,甚至苏联民众在商店和超市里已经无法买到必要的商品。当时还出现了囤积物资后再高价卖出的“地下经济”,而这种情况最后还变得越来越猖獗且政府已经无力管控。从1990年开始,苏联政府就再也没有公开发表过任何对经济状况的统计和报告,也没有按例制定和发布相应的“五年计划”。

苏联农业衰退的基础是在1930年代形成的。苏联选择了斯大林模式,彻底消灭个体经济,组织大规模生产,完全剥夺了农业生产者的物质利益,並選用了不合理的生產策略,这使外貿农业发展走向末路。國內農產方面,因为政府不愿意、也不打算在农业生产领域实施痛苦的但却必要的市场化改革,这种情况导致了苏联农产品消费市场在1990-1991年间的彻底崩溃。

布热津斯基的观点

布热津斯基在《第二次机遇:三位总统与超级大国美国危机》一书中明确提出:“美国确实在苏联解体的政治进程中发挥了核心作用。”“作为1970年代末的总统助手,我长期以来确信俄罗斯帝国的多种特征是其阿喀琉斯之踵,我曾提出了一个中庸的秘密计划,旨在支持苏联内部非俄罗斯共和国的独立要求。而国务院的反应是,当时苏联事务的主要专家劝说国务卿说,事实上现在存在一个‘苏维埃民族国家’,一个很像美国的多种族混合体,我的提议将会产生相反的作用。因此计划没有推进。”布热津斯基毫不讳言瓦解苏联是美国一以贯之的长期战略。他说:“苏联的解体是长达40年的两党共同努力的结果。几乎每位美国总统都以不同方式为此结果作出了实质性的贡献,而且,作出贡献的还有其他一些人物,比如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莱赫·瓦文萨(波兰团结工会的领导人)以及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造成苏联解体的“新思维”的提出者)。”“最为重要的是,几位美国总统对苏联构成的长期威胁具有共识。他们遏制苏联使用军事力量来扩大其支配范围,并在同时迫使苏联这个对手在其处于劣势的政治和社会经济领域(展开竞争)。……这吸干了苏联的资源,使苏联在意识形态上不再强大,其政治成功不再具有吸引力。”

布热津斯基认为,在美国瓦解苏联长期战略的作用之下,里应外合,苏联最终由内部崩溃。他在另一本著述《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中写道:“像以前的很多帝国一样,苏联最后从内部爆炸和瓦解了。其原因并不是直接的军事失败,而主要是由经济和社会问题加速引起的分崩离析。苏联的命运证实了一位学者的正确看法:帝国在政治上生来就是不稳定的,因为下属单位几乎总是喜欢享有更大程度的自治。而且这些单位的那些反动派精英几乎总是抓住机会采取行动以取得更大程度的自治。从这个意义上说,帝国不会被攻克,而只会分崩离析。这种分崩离析通常是非常缓慢的,但有时也会非常迅速。”

与其说“美国确实在苏联解体的政治进程中发挥了核心作用”,一定程度上不如说是由美国主导的意识形态(经济、政治、宗教等)在此历史进程中发挥了核心作用。

民族问题

苏联是在俄罗斯帝国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以民族为特征的联邦制国家。从1547年莫斯科大公伊凡四世沙皇建立俄罗斯沙皇国开始到1917年俄罗斯帝国被布尔什维克党推翻,在长达370多年中,沙俄先后扩张占领了外高加索中亚西伯利亚远东等地,使其版图扩张了8倍,征服的民族达120多个。因而民族问题困擾統治由来已久,沙皇的對付方式卻異常殘忍,十月革命虽然打碎了旧的沙俄,建立起崭新的社会主义制度,但是旧俄疆域上形成的多民族国家共同体及其民族问题却历史地遗留给了苏联。苏联为解决民族问题作了不少努力,利用俄羅斯的資源補助落後地區,民族的體制內分配政策等,也曾取得一些成绩,但由于历史上传袭下来的民族问题的严重性和民族关系的复杂性,加在处理民族问题的一系列理论和实践上的失误,使民族问题未能得到根本解决。苏联存在的69年中,其民族问题可谓头绪纷繁、盘根错结。

为確保统治權與防止反叛,俄國的做法是從19世紀下半葉開始改變保有特定民族自治權利的政策,逐步對被征服的民族实行残酷压迫和大力進行教育洗腦,极力煽动大俄罗斯沙文主义情绪(大民族主義),唆使俄罗斯人鄙视、仇恨、欺压非俄罗斯民族,強力執行移民和種族清洗改變人口分布,即所謂俄羅斯化政策,這與西方殖民者分而治之的放任管理不同,埋下嚴重的後果。非俄罗斯地区的一切重要职务都由俄罗斯人担任,俄语为官方语言,禁止用非俄语出版书报,学校禁止用非俄语授课,非俄罗斯民族被迫俄罗斯化,并经常遭到蹂躏与奴役和屠杀。另外,俄罗斯帝國倒台後,新建的蘇聯在20世紀的历史上又一次再对外扩张,俄国十月革命后,順應一戰後的國際局勢,列宁当政时期一度承认各民族有自决权,但列宁去世后的苏联恢复了对外扩张的路线,斯大林时期强行吞并波罗的海国家芬兰卡累利阿,導致蘇德戰爭時,羅馬尼亞、芬蘭和納粹德國聯合一致攻蘇。

从1919年至1944年,先后并入了独立的希瓦汗国布哈拉汗国乌克兰人民共和国阿塞拜疆民主共和国格鲁吉亚民主共和国爱沙尼亚共和国拉脱维亚立陶宛共和国(包括中立陶宛共和国)、图瓦人民共和国等国家,并对外侵略和武力兼并了包括罗马尼亚芬兰等民族的大片聚居地,對外兼併了大量的落後地區,給本身特別是俄羅斯為首的加盟國,帶來了巨大的管理難度和經濟問題。蘇聯內部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时和战后,苏联还对境内的波兰人芬兰人爱沙尼亚人拉脱维亚人立陶宛人伏尔加德意志人克里米亞韃靼人卡尔梅克人车臣人印古什人和远东朝鲜人汉人等少数民族实行了残酷的种族清洗和种族迁移,因此令這些少數民族企圖利用蘇聯的敵人幫助自己,如前述所說蘇德戰爭時期,也在德軍支援下發生的車臣、印古什叛亂等暴力事件。

這其中倡導的民族解放的民族主义,卻被视为苏维埃社会主义的对立面而受到打压,各民族的政治、文化和经济精英多被处决,民族语言文化和民族意识遭到摧残,不但如此蘇聯在境內為了攏絡,施行了民族保護性政策,作為主體的俄羅斯族本身的權益和好處,也在畸形的民族補助政策下被制約。在戈尔巴乔夫推动新思维改革后,激化并爆发了苏联所长期存在的民族矛盾,一些如波兰卡廷森林惨案和1944年时期苏联政府对车臣人的流放等历史真相被解禁并逐渐被曝光出来,最終这些事件也得到了平反導致人心思變更加厲害。与事实上实行的“大俄罗斯主义”政策不同,《苏联宪法》卻明确规定各加盟共和国拥有主权并享有脱离联盟的权利,这成为最終解体的法律基础。1990年3月,立陶宛率先宣布獨立,中亞等受俄羅斯補助的貧困受益國雖未打算實行這類權利,具備完善工業與發達城市的俄羅斯,則因為深受其害決心獨立出去。

由于苏联时期对少数民族的迫害,使俄羅斯這個國家背上歷史包袱。在苏联解体后新成立的波罗的海国家、乌克兰和高加索国家境内都存在强烈的反俄情绪,如波罗的海三国拒绝使境内的俄罗斯族在苏联解体后自动获得国籍,乌克兰则禁止在学校里讲俄语。

苏联共產黨的日益腐败

苏联各级干部的官僚主義自建立時已存在,二次大战后逐渐形成为特权阶层,享有各种既得利益。到勃列日涅夫时期,更形成一批“官僚氏族集团”,这批集团大约有50-70万人,加上他们的亲属共有300万人之多, 約占全國人口的1.5%[來源請求]。約占全國人口的1.5%这些集团内部儿女联姻,官官相护,贪污渎职,號稱代表人民利益的黨的幹部群體逐漸蛻變爲與人民對立的特權階層。使执政党与民众之间隔阂越来越大,民心尽失。有一种观点认为,搞垮苏联的不是反共分子,不是外国敌对势力,就是这些官僚特权阶层为维护和扩大其既得利益而造成的。當群眾日益感受到特權階層与自身利益的根本背道而馳時,這種政治體制的衰敗和瓦解也就不可避免。

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发生后,人民更加认识到苏共腐败本质而加剧了对政府的不满。苏共官员干部大搞裙带关系官商勾结权贵资本主義严重侵犯了人民的利益[來源請求]。苏联体制制造了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上层根本接触不到底层的民众,不了解人民的疾苦,在粉饰下其所看到的只是他们想看到和让其看到的东西。官员干部并不关心人民艰难的生存现状,政府对于人民的态度只是任其自生自灭,面对苏联大量老百姓的贫穷和饥寒交迫苏共则视而不见。最终苏共致使自己完全丧失了民心。到最后苏联解体之时很少有苏联公民站出来维护苏共和苏联的体制,而叶利钦等反对派却一呼百应得到了人们激烈的支持[來源請求]

具体地说,20世纪80年代末,官僚集团羽翼已经丰满,将大量国家财富占为己有,此时,他们急切希望苏联共产党的垮台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剧变,以便通过国家制度的公开变更,在新制度下从法律上承认他们攫取的财富合法化,并能名正言顺地将这些财富传给子孙。基于这样的认识,有的学者认为,苏共的垮台和苏联的剧变,是“一次来自上层的革命,旧统治集团中的主体部分自行背叛了以往对自己借以统治的体制的忠贞,掉头而去”而即使是軍隊等政府背景的單位,也因為喪失了奮鬥的目標,軍心渙散而無力再阻止聯盟崩潰。中國大陸也有社會主義学者认为,苏共党内官僚特权阶层“在很大程度上是苏联既得利益集团、苏联上层统治阶级内部矛盾而产生的‘自我政变’”。[來源請求]

西方推动

和平演变说的观点认为[來源請求],以武力为后盾对共产主义国家遏制的同时,强化政治经济文化意识形态领域的手段,全面推出自由、民主、人权等价值观,支持共产主义国家民主势力,促进推翻威权主义政权,加速全球自由化进程,达到以美国为首的国家的特定目的。不过,应该说,和平演变战略对苏联的剧变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但只有当苏联国内出现政治、社会危机和动荡的时候,外因才能发挥一定的作用。

國際間多重軍備競賽導致的國力虛耗

长期的争霸,给苏联造成了沉重的经济负担,1975年最先減少的是太空计划的開支,甚至變成與美國合作。除了耗費不貲拉大了苏联与发达国家的距离之外,蘇聯在冷戰中後期不斷用兵也造成名聲的敗壞。美苏两国间的军备竞赛使国家财力过多地投入国防军事预算,在蘇聯這會加剧国民经济的比例失调,特别是勃列日涅夫时期穷兵黩武,发动阿富汗战争,美蘇同時推出星球大战计划,使国防军事开支猛增。国内各类矛盾积聚,也是苏联解体原因之一[1]。此外中國在1950年末開始也與蘇聯長期交惡,1970年代後更與美國結盟,在遠東、新疆與阿富汗的邊境地區對峙,也造成蘇聯不小的負擔。

1986年4月26日凌晨1時23分47秒(UTC+3),位於苏联加盟共和国乌克兰普里皮亚季市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第四号反应堆,发生了史上第一次第7级核子事故(国际核事件分级表最严重)。爆炸引起的火灾将高剂量辐射尘埃散发到大气层中,超过336,000名周边居民被迫撤离,善后费用及其他损失累计超过2,000亿美元(含通货膨胀)[2][3][4],造成了除军备竞赛外另一沉重的经济负担。

苏联在事故发生初期,领导高层只得到「只是反应堆发生火灾但是没有爆炸」信息,以致于爆炸34小时后才开始采取撤离措施。原先采取秘而不宣之处理态度直到接到从瑞典政府透过外交管道发来的信息,此时放射性物质已经飘散到瑞典,苏联终于明白事情远比他们想的严重。在此之后苏联信息虽更显得透明化,但国民已经对于苏联信任崩溃,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曾经语出惊人表示:「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可能成為5年之後蘇聯解體的真正原因,其重要程度甚至要超過我所開啟的改革事業。」[5]

苏联法律

苏联成立宣言和成立条约,苏联历次宪法均规定了:苏联各加盟共和国享有自由退出联盟的权利,過去黨中央透過集中監視、裙帶政治、或者補助中亞等落後地區來阻止這項權利被各加盟共和國實行,但在民主改革後這樣的高壓脅迫與不公平的手段已無法持續。这为加盟共和国独立,苏联解体,提供了法律依据。[6]

全民公投

1991年苏联公民投票是否保留苏联,表面上多數蘇聯人贊成蘇聯維持現狀。
  95-100% 是
  90-95% 是
  85-90% 是
  80-85% 是
  75-80% 是
  70-75% 是
  未参与的加盟国

1991年3月17日,苏联政府在境内举行全民公投,以决定国家前途。此次公投除格鲁吉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摩尔多瓦亚美尼亚六个加盟共和国抵制外,其他九个加盟共和国的近1.5亿苏联公民参加投票,投票结果显示78%的苏联公民希望国家维持现状。

八一九事件

八一九事件時的莫斯科街頭坦克

1991年8月19日,以时任苏联副总统根纳季·亚纳耶夫为首的苏共保守派发动了一场不成功的政变,软禁了当时正在克里米亚渡假的苏共中央总书记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试图收回下放给加盟共和国的权力,同时终止不成功的经济改革。但是由於保守派向來視人權、法律如無物的印象,手段過於粗暴而引起反感,在人民和大多数苏共党员的联合反对以及部分苏军的倒戈下,政变仅仅维持三天便宣告失败,而参与组织政变的紧急状态委员会成员均在政变被平息后遭到政治清洗被捕入狱。

虽然戈尔巴乔夫在政变结束后恢复了职务,但苏联政府已经无法控制在平息政变的过程中,大大加强的加盟共和国的分离势力。時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下令宣布苏联共产党为非法组织,并限制其在俄罗斯境内的活动。苏共喪失最大加盟國的控制權,其他加盟國也陸續脫離蘇聯,中央政府已名存實亡。1991年8月24日,戈尔巴乔夫辞去了苏共中央总书记的职务,并“建议”苏共中央委员会自行解散,让下属各党组织自寻出路,苏共中央位于莫斯科的大楼也在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共中央总书记一职的一小时后被叶利钦下令查封。很多加盟共和国的共产党或自行解散,或更改党名为“人民民主党”、“社会党”或“社会民主党”等,苏联共产党就此解散,苏联在此时已是名存实亡。

各加盟共和国的独立

在苏联解体之前,加盟国立陶宛於1990年3月11日率先宣佈獨立,其他加盟共和国、自治共和国等也纷纷加以仿效,先后发表了宣布恢复或收复主权的声明,称为“主权游行”,并开始制订实现独立的步骤和措施。八一九事件后,除俄罗斯外的各加盟共和国全部宣布独立,在俄罗斯境内的鞑靼斯坦车臣等地也出现了要求独立的主张。

各加盟共和国独立时间如下:

加盟共和国旗 加盟共和国徽 国家 独立时间 首都 地图
Flag of the Lithuanian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 (1953–1988).svg Emblem of the Lithuanian SSR.svg  立陶宛 1990年3月11日 维尔纽斯 Soviet Union - Lithuanian SSR.svg
Flag of the Georgian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 (1951–1990).svg Emblem of the Georgian SSR.svg  格鲁吉亚 1991年4月9日 第比利斯 Soviet Union - Georgian SSR.svg
Flag of the Estonian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 (1953–1990).svg Emblem of the Estonian SSR.svg  爱沙尼亚 1991年8月20日 塔林

Soviet Union - Estonian SSR.svg

Flag of the Latvian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 (1953–1990).svg Emblem of the Latvian SSR.svg  拉脫維亞 1991年8月21日 里加 Soviet Union - Latvian SSR.svg
Flag of the Ukrainian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vg Emblem of the Ukrainian SSR.svg  烏克蘭 1991年8月24日 基辅 Soviet Union - Ukrainian SSR.svg
Flag of the Byelorussian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 (1951–1991).svg Emblem of the Byelorussian SSR (1981-1991).svg  白俄羅斯 1991年8月25日 明斯克 Soviet Union - Byelorussian SSR.svg
Flag of the Moldavian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 (1952–1990).svg Emblem of the Moldavian SSR (1981-1990).svg  摩尔多瓦 1991年8月27日 基希讷乌 Soviet Union - Moldavian SSR.svg
Flag of the Azerbaijan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 (1956–1991).svg Emblem of the Azerbaijan SSR.svg  阿塞拜疆 1991年8月30日 巴库 Soviet Union - Azerbaijan SSR.svg
Flag of the Uzbek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 (1952–1991).svg Emblem of the Uzbek SSR.svg  乌兹别克斯坦 1991年8月31日 塔什干 Soviet Union - Uzbek SSR.svg
Flag of the Kyrgyz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vg Emblem of the Kirghiz SSR.svg  吉尔吉斯斯坦 1991年8月31日 比什凯克 Soviet Union - Kirghiz SSR.svg
Flag of the Tajik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vg Emblem of the Tajik SSR.svg  塔吉克斯坦 1991年9月9日 杜尚别 Soviet Union - Tajik SSR.svg
Flag of the Armenian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 (1952–1990).svg Emblem of the Armenian SSR.svg  亞美尼亞 1991年9月21日 叶里温 Soviet Union - Armenian SSR.svg
Flag of the Turkmen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 (1973–1991).svg Emblem of the Turkmen SSR.svg  土库曼斯坦 1991年10月27日 阿什哈巴德 Soviet Union - Turkmen SSR.svg
Flag of the Kazakh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vg Emblem of Kazakh SSR.svg  哈萨克斯坦 1991年12月16日 阿拉木图(1991-1997)
阿克莫拉(隨後改名為阿斯塔納,今努爾蘇丹)(1997年至今)
Soviet Union - Kazakh SSR.svg
Flag of the Russian Soviet Federative Socialist Republic (1954–1991).svg Coat of arms of the Russian Soviet Federative Socialist Republic.svg  俄羅斯 1990年6月12日俄罗斯最高苏维埃宣布恢復主权,1991年12月25日宣布国名由“ 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更名为“俄罗斯联邦 莫斯科 Soviet Union - Russian SFSR.svg

各加盟共和国独立进程

联合国会员国 獨立公投 引發獨立事件 獨立時間 備註
波羅的海國家
 拉脫維亞 1991年拉脱维亚独立公投 拉脫維亞一月事件 1991年3月3日(公投)
1991年8月21日(正式獨立)
1990年5月4日:拉脱维亚议会宣布开始恢复独立进程;1991年8月21日:拉脱维亚独立
 爱沙尼亚 1991年愛沙尼亞獨立公投 波羅的海之路歌唱革命 1991年3月3日(公投)
1991年8月20日(正式獨立)
1990年3月30日:爱沙尼亚最高苏维埃宣布开始恢复独立进程;1991年8月20日:爱沙尼亚独立
 立陶宛 1991年立陶宛獨立公投 立陶宛一月事件 1991年2月9日(公投)
1990年3月11日(和平獨立)
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最高苏维埃宣布恢复独立;1991年9月6日:苏联国务委员会承认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独立,并宣布支持其加入联合国歐盟
東斯拉夫人三國
 俄羅斯 关于引入俄罗斯总统职位的全俄公投 別洛韋日協議1991年蘇聯公投 1991年3月17日(公投)
1991年12月25日(俄羅斯聯邦成立)
1990年6月12日:俄罗斯发表主权宣言,宣布主权独立,在其境内俄罗斯法律地位高于苏联法律。 1991年3月17日:举行关于保留苏联的全民公决,76.4%的投票人赞成保留经过改革的蘇維埃主权共和国联盟波罗的海三国、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摩尔多瓦没有参加投票; 1991年8月24日:俄罗斯宣布独立; 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體,俄罗斯联邦事实独立
 白俄羅斯 1991年苏联公投 別洛韋日協議 1991年3月17日(公投)
1991年8月25日:白俄罗斯独立
1991年8月25日:白俄罗斯独立;1991年8月19日:苏联紧急状态委员会发动819政变
 烏克蘭 1991年烏克蘭獨立公投 別洛韋日協議 1991年12月1日(公投)
1991年8月24日(主權宣言)
1991年8月24日:乌克兰独立。
中亞五國
 哈萨克斯坦 1991年苏联公投阿拉木圖宣言 不適用 1991年3月17日(公投)
1991年12月16日(正式獨立)
1991年12月16日:哈萨克斯坦独立
 吉尔吉斯斯坦 1991年苏联公投 奧什騷亂 1991年3月17日(公投)
1991年8月31日(正式獨立)
1991年8月31日:吉尔吉斯斯坦独立
 塔吉克斯坦 1991年苏联公投 不適用 1991年3月17日(公投)
1991年9月9日(正式獨立)
1991年9月9日:塔吉克斯坦独立
 土库曼斯坦 1991年土库曼斯坦独立公投 不適用 1991年10月26日(公投獨立)
1991年10月27日(正式獨立)
1991年10月27日:土库曼斯坦独立
 乌兹别克斯坦 1991年乌兹别克斯坦独立公投 不適用 1991年12月29日(公投)
1991年8月31日(正式獨立)
1991年9月1日:乌兹别克斯坦独立
外高加索三國
 格鲁吉亚 1991年格魯吉亞獨立公投 4月9日悲劇 1991年3月31日(公投獨立)
1991年4月9日(正式獨立)
1991年4月9日:格鲁吉亚宣布独立
 亞美尼亞 1991年亞美尼亞獨立公投 不適用 1991年9月21日(公投)
1991年9月21日(正式獨立)
1991年9月21日:亚美尼亚独立
 阿塞拜疆 1991年阿塞拜疆獨立公投 黑色一月大屠殺 1991年12月29日(公投)
1991年8月30日(正式獨立)
1991年8月30日:阿塞拜疆独立
其他
 摩尔多瓦 1991年蘇聯公投 不適用 1991年8月27日(宣佈獨立)
1991年12月25日(正式獨立)
1991年8月27日:摩尔多瓦独立

苏联的终结

1991年12月8日,白俄羅斯俄羅斯烏克蘭三國領導人舒什克维奇叶利钦克拉夫丘克在白俄羅斯布列斯特北方五十公里的比亞沃維耶扎原始森林會談,簽署別洛韋日協議,宣布三国退出蘇聯,并建立一个类似英联邦的架构来取代舊苏联,其國家繼承獨立國家聯合體[7]。除波罗的海三国和格鲁吉亚以外的其他苏联加盟国纷纷响应,离开苏联並加入独联体,苏联在此时已名存实亡。随后叶利钦在1991年12月24日的信中告知联合国秘书长苏联在安理会及其他联合国机构中的成员国资格将由俄罗斯联邦及独联体其他11个成员国继承[8]

1991年12月25日,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将国家权力移交给俄罗斯总统叶利钦[9][10]19时38分,苏联国旗克里姆林宫上空缓缓降下,取而代之的就是俄罗斯国旗[11]

1991年12月26日,苏联最高苏维埃通过最后一项决议,就苏联停止存在和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一事发表宣言,并通过议会关于苏联及联盟国家政权机构和管理机构的法律继承问题的决议,苏联就此正式解体。[12]

后续

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和俄罗斯总理盖达尔实行“休克疗法”,借此来刺激俄罗斯经济和他夢想的100天实现資本主義的目标。并在其刚刚上台时就发行国有债券,每个俄罗斯公民都能拥有国有债券,但是俄罗斯人的憧憬很快就破灭了,在休克疗法的作用下俄罗斯经济崩溃,超过70%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老人没有退休工资,国家财富被个人占为己有,小部分人暴富,大部分人赤贫,政府支出銳減而稅收沉重。嚴重的信用體系崩潰使大量工廠倒閉。 叶利钦实行的休克疗法政策以及受到1997年发生在东南亚的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直接导致1998年爆发俄罗斯金融危机,这次危机使得俄罗斯经济几近崩溃,直至2003年第二次海湾战争导致国际油价上涨后俄罗斯经济才得以实现增长,而叶利钦失败的经济政策也导致其在1999年12月31日辞去俄罗斯总统一职。

前苏联国家(独联体)国家一览表

现独联体成员国

国家 签署 批准 宪章批准 成员状态
 亞美尼亞 1991年12月21日 1992年2月18日 1994年3月16日 官方成员
 阿塞拜疆 1991年12月21日 1993年9月24日 1993年12月14日 官方成员
 白俄羅斯 1991年12月8日 1991年12月10日 1994年1月18日 官方成员
 哈萨克斯坦 1991年12月21日 1991年12月23日 1994年4月20日 官方成员
 吉尔吉斯斯坦 1991年12月21日 1992年3月6日 1994年4月12日 官方成员
 摩尔多瓦 1991年12月21日 1994年4月18日 1994年6月27日 官方成员
 俄羅斯 1991年12月8日 1991年12月12日 1993年7月20日 官方成员
 塔吉克斯坦 1991年12月21日 1993年6月26日 1993年8月4日 官方成员
 乌兹别克斯坦 1991年12月21日 1992年4月1日 1994年2月9日 官方成员

现独联体参与国

国家 签署 批准 宪章批准 成员状态
 土库曼斯坦 1991年12月21日 1991年12月26日 未批准 参与国
国家 签署 批准 宪章批准 宣布退出 退出生效
 格鲁吉亚 1993年12月3日 1993年12月3日 1994年4月19日 2008年8月18日 2009年8月18日[15][16]
 烏克蘭 1991年12月8日 1991年12月10日 未批准 2018年4月12日 2018年5月19日

未加入独联体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

国家 前身 退出日期 所属地区 政体
 爱沙尼亚  爱沙尼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 1991年8月20日 东欧 议会制
 拉脫維亞  拉脫維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1991年8月21日 东欧 议会制
 立陶宛  立陶宛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1990年3月11日 东欧 议会制

蘇聯解體時成立的未受普遍承认的国家

国家 独立前所属国家 独立日期 所属地区 立国事件
 德涅斯特河沿岸  摩尔多瓦 1990年9月2日 东欧 1990年9月,德涅斯特河沿岸最高蘇維埃宣布成立德涅斯特河沿岸摩尔达维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1992年德涅斯特河沿岸戰爭中取勝,維持事實獨立。
 伊奇克里亞車臣共和國  俄羅斯 1991年11月1日 东欧 1991年11月1日车臣宣布独立,成立伊奇克里亚车臣共和国,现为俄罗斯的一部分。
 南奥塞梯  格鲁吉亚 1991年11月28日 西亚 1991年11月28日,南奥塞梯自治州政府宣布独立自格鲁吉亚,成立南奧塞梯共和國。
 阿尔察赫  阿塞拜疆 1991年12月10日 西亚 1991年在苏联瓦解前,纳卡地区举办公民投票,结果纳卡地区以99.89%压倒性赞成宣布独立,成立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共和國。
 阿布哈茲  格鲁吉亚 1992年7月23日 西亚 1992年7月23日阿布哈兹宣布独立。成立阿布哈兹共和国。

蘇聯解體後成立的未受普遍承认的国家

国家 独立前所属国家 独立日期 所属地区 立国事件
 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  烏克蘭 2014年4月7日 东欧 2014年4月7日由乌克兰与俄罗斯接壤的顿涅茨克州的亲俄武装人員,在攻占顿涅茨克当地的行政大楼后,宣布成立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
 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  烏克蘭 2014年4月27日 东欧 乌克兰卢甘斯克州的亲俄罗斯武裝人員于2014年4月27日在被占领的州安全部门大楼前宣布成立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目前该政权得到南奥塞梯共和国和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的正式承认。

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