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YouTuber(日语:バーチャルユーチューバー,英語:Virtual YouTuber,也縮寫為VTuber[1])是以YouTube為平臺直播影片(生放送)和投稿的創作者,YouTube以外的平臺又稱虛擬主播(日语:バーチャルライバー,英語:Virtual Streamer[2]。是以帳號與中之人使用不同IP(稱呼)之虛擬角色形象在YoutubeBilibiliTwitch、Facebook、Reaily、niconico、Showroom等影視平台活動,且在活動中將自己視為Vtuber、Vsinger、Vliver、Vup者。

歷史

日本

虚拟YouTuber最早在日本发源。該名詞由2016年12月開始活動的絆愛首次使用,定義爲「利用動態捕捉程式達成虛擬形象與真的人結合的角色」或“由電腦圖形所繪製的插畫風格的人物YouTuber[3]。雖然在此之前就已經有類似的虛擬角色出現[4],但是當時這類虛擬角色並未定性爲虛擬YouTuber。因此在一段時間,虛擬YouTuber是絆愛的代名詞[5](p. 29)

2017年開始,隨着諸如電腦少女小白未來明虛擬口癖蘿莉狐娘Youtuber大叔日语バーチャルのじゃロリ狐娘Youtuberおじさん[註 1]輝夜月[註 2]等擁有大量粉絲的虛擬YouTuber的加入[5](p. 46),原先作爲絆愛的代名詞的虛擬YouTuber一詞被重新定義,並逐漸廣泛使用[5](p. 29)

一些虚拟角色也在其他媒体领域发展,如出演地面电视节目[6]、出售商品等,此时虚拟YouTuber是作为一个便于理解的品牌名称。现也有电视台专门为虛擬YouTuber制作节目,如TOKYO MX的“VIRTUAL BUZZ TALK!”[7]朝日电视台的“超人女子战士 Gariben Girl V日语超人女子戦士 ガリベンガーV”。

也有一些公司推出了自家的虚拟YouTuber做宣传,如三得利灿鸟Nomu日语燦鳥ノム[註 3]樂敦製藥根羽清心日语根羽清ココロ茨城县Ibakira TV日语いばキラTV茨日和日语茨ひより

截至2018年5月28日,虚拟YouTuber總計有3000人,訂閱者共1089万,影片點擊率達到6億9000万次以上[8]。到2019年4月,虚拟YouTuber總計有约6000人,訂閱者共约2000万。随着虚拟YouTuber迎来热潮,一些虚拟YouTuber组织也随即兴起,其中比较有名的有Upd8日语Upd8Nijisanji[註 4]hololive等。

作为自2018年开始十分流行的词汇或概念,“虚拟YouTuber/VTuber”一词在2018年网络流行语大奖日语ネット流行語大賞中获得金奖[9]。根据JustSystem日语ジャストシステム自截止至2019年3月1日的调查,虚拟YouTuber已被67%的10-19岁群体以及50%的20-29岁群体所熟知[10]

中国大陆

中国大陆,由于YouTube遭到屏蔽,所有用户不能「直接」观看虚拟YouTuber的视频。因此除了有部分中国大陆用户会利用VPN翻墙观看之外,也有用户在通过授权的情況下将相关视频转载到如bilibili这类的网站。另外也有相当一部分虚拟YouTuber在中国网站内设有官方频道,并进行直接的,跨国的,面向中国市场的著作权直播。一部分虚拟YouTuber在bilibili的粉丝订阅量远高于YouTube的订阅量[註 5],还有一些日本虚拟YouTuber的活动中心向中国偏移[註 6]。除此之外,在bilibili上也活动着一些虚拟视频制作人,称为“虚拟UP主[11]”或“虚拟主播[12]”,目前在中國大陸活躍的虛擬主播有小希、小桃、小柔、兰若-re、Siva_小虾鱼_、木糖纯和庄不纯、幽灵子辰、冰糖IO、泠鸢yousa、嘉然今天吃什么(A-SOUL 成员)、七海nana7mi、鹤祁_Tsuruki等[註 7]。而部分虚拟主播也参加了如中科院物理所开发日这样的大型活动[14]。另外,CCTV新科动漫频道旗下的虚拟形象新科娘也于2019年9月成爲虚拟UP主,在bilibili進行直播(该企划已于2021年3月7日宣布终结)[15]

动作

部分虛擬YouTuber會借助安置在頭部与肢體上的動作捕捉設備以及傳感器將人物動作展現到虛擬角色上。隨著科技的進步還加入臉部技術、聲控辨識等細微的變化。而藉助於實時運動捕捉的機制,虛擬YouTuber還可以透過多種方式與現實世界中的粉絲進行交流[16]。一部分虚拟YouTuber也会使用Live2D建立虚拟角色模型,借助网络摄像头以及FaceRig日语FaceRig等软件实现模型的动作[17]

國際影响

未來明是一個虚拟YouTuber

媒体评价

BBC Worklife报道称,虚拟YouTuber的兴起“是一场对未来有重大影响的运动——它可以改变品牌推销产品以及人们如何与技术进行互动的方式。它甚至可以让我们永生”[18]。二个月后,BBC再次报道称:“随着臉部识别技术越来越普及,生活在小说里似乎不再是梦想。无论虚拟YouTuber……在未来成为互联网的一部分,还是仅仅昙花一现,至少现在,围绕现实的界线已然模糊。”[19]

彭博社称:“迄今为止,虚拟YouTuber现象几乎完全是日本式的,然而它的潜在技术和将流行文化与增强的互动性相结合的公式——以及由此带来的可信度——是普遍的。”[20]

华尔街日报称:“虚拟YouTuber是日本漫画和动画悠久传统的一种演变,为漫画书和电视屏幕上早先描绘的那种人物提供了实时互动。下一步可能是人工智能,让虚拟YouTuber们在没有任何后台人类帮助的情况下唱歌、跳舞和恶作剧。”[21]

连线意大利版称:“YouTuber的广阔版图正受到来自日本的虚拟冲击。”[22]

中央日报英文版称:“YouTube上的内容越来越多样化,这让观众相信我们已经看到了几乎所有的东西。但是虛擬YouTuber的想法对于那些从未遇到过把自己描绘成只存在于数字世界中的角色的人来说是一个惊喜。……这些实验不仅突破了内容创作的界限,而且提出了关于未来内容将如何生产和消费的根本问题。”[23]

南德意志报专栏作家迈克尔·穆尔斯特德称:“从日本,我们得到的消息是,不仅在互联网上发布日常琐事的真人接触到了数百万观众,而且越来越多的数字创造的人物也做着完全相同的事情,并且同样成功。”[24]

世界反应

2018年,台灣東南科技大學宣佈計劃對想要進入虛擬YouTuber行業的企業與僱員提供支持[25]

2019年2月,絆愛與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獎得主基斯托夫·華薩和電影導演羅拔·洛迪格斯好萊塢電影工作者共同出演,並互相稱讚和握手[26]

截止到2020年8月13日,根据Playboard数据显示,YouTube全球SuperChat直播打赏排行榜的前十名中有7位虛擬YouTuber,其中位于榜首的桐生可可累计已经获得约合港币607万的SuperChat直播打赏,三倍于PewDiePie[27]

问题与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