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麗君
Teresa Teng
Teresa Teng la.jpg
鄧麗君
女歌手
本名鄧麗筠
罗马拼音Teng Li-Chun
英文名Teresa Teng
昵称小鄧、永遠的軍中情人、亞洲歌姬
别名日语:テレサ・テン
国籍 中華民國
出生(1953-01-29)1953年1月29日
 中華民國台灣省雲林縣褒忠鄉[1]
逝世1995年5月8日(1995歲-05-08)(42歲)
 泰國清邁府清邁市蘭朗醫院
死因氣喘發作
墓地 臺灣新北市金山區金寶山筠園
语言國語上海話粵語臺灣話河南話河北話四川話山東話日語英語法語馬來語泰語印尼語
教育程度
宗教信仰佛教
父母鄧樞趙素桂
音乐类型華語流行音樂臺語流行音樂粵語流行音樂日語流行音樂、英語流行音樂、演歌
出道地点 臺灣
出道日期1965年
出道作品〈鄧麗君之歌第一集-鳳陽花鼓〉(1967年)
代表作品〈月亮代表我的心〉
〈甜蜜蜜〉
〈小城故事〉
〈何日君再來〉
〈我只在乎你〉
活跃年代1965年-1995年
唱片公司
网站鄧麗君文教基金會
互联网电影数据库(IMDb)信息
奖项
  • 中華民國政府褒揚令
  • 中華民國總統輓額
  • 中華民國國防部陸海空軍褒狀
  • 中華民國僑務委員會一等華光獎章
  • 中國國民黨國光一等獎章
  • 第10屆中華民國十大傑出女青年
  • 建國百年經典金曲第1名
  • 辛亥百年最受尊敬女性第7名
  • 第7屆金曲獎特別貢獻獎
  • 第15屆金鐘獎女演員歌唱獎
  • 第18屆金馬獎最佳電影插曲獎
  • 第18屆金馬獎表演紀念獎座
  • 第18屆香港金針獎
  • 第13屆香港十大勁歌金曲
  • 第1屆香港十大中文金曲獎
  • 香港白金唱片獎(17次)
  • 香港金唱片獎(10次)
  • 第37屆日本唱片大獎特別功勞獎
  • 第28屆日本唱片大獎金獎
  • 第17-19屆全日本有線放送大獎
  • 第17-19屆日本有線放送大獎
  • 第16屆日本唱片大獎新人獎
  • 中華民國行政院新聞局「愛國藝人」獎
  • 中華民國警察廣播電台「雪中送炭」獎
  • 香港工展會「慈善皇后」(2次)

鄧麗君(1953年1月29日-1995年5月8日),中華民國流行音樂女歌手,本名鄧麗筠籍貫河北大名,生於台湾云林,長於台北县蘆洲鄉(今新北市蘆洲區)。於1967年發行第一張個人唱片專輯197080年代在华语地区與日本達事業高峰,1990年代初淡出樂壇,1995年哮喘發作,猝逝於泰國清邁。鄧對華人社會影響甚鉅,世人盛譽「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鄧麗君的歌聲」[註 1][2],臺灣、香港歌壇分別頒發金曲獎特別貢獻獎金針獎,以紀念「一代巨星」的光榮成就,中國大陸中國網票選其為「新中國最有影響力文化人物」[3],馬來西亞《南洋商報》評其為「20世紀最具代表性華人歌手」[4]。由於鄧畢生致力慰問中華民國國軍官兵,又有「永遠的軍中情人」之謂。

生平

家世

1953年1月29日的清晨,鄧麗君出生於中華民國臺灣省雲林縣褒忠鄉[1]:20。父親鄧樞是河北省大名縣大街鎮鄧台村人,是因第二次國共戰爭而隨中華民國政府遷台的國軍軍官,母親趙素桂則是山東省東平縣[1]:15-16。父母以「丫頭」作為鄧麗君滿月前的乳名,鄧滿月後,鄧父請部隊中頗有學問的楊姓軍官,為她取名麗筠,意為「美麗的竹子[1]:23[5],雖然本字應念「雲」音,但家人與鄰居把「筠」字發「均」字音(與「君」亦同音),故鄧麗君就成為她日後投身歌唱事業的藝名[1]:24。她在家中排第四,有三兄一弟。

早年事業

及至兩三歲,鄧麗君隨家人先後遷居臺東縣池上鄉[1]:24屏東市[1]:25。1959年,父親退役,舉家遷往臺北縣蘆洲鄉(今新北市蘆洲區眷村,而鄧麗君入讀蘆洲國小。小學階段,她參與校內遊藝會演出,參加演講及朗誦比賽,也漸培養對歌唱的興趣[1]:40-44,課餘時間,駐紮於學校附近的空軍93康樂隊裡面有一位胡琴樂師當她的音樂啟蒙老師,後來她也隨空軍93康樂隊到處勞軍表演,也曾參加僑大先修班的校內晚會演出,其歌唱天分漸嶄露頭角[6]。此時,鄧麗君7歲,是為歌唱生涯的萌芽期。由於分心歌唱,她沒有考入心中理想的公立中學,因而轉而考進私立金陵女中[1]:45

1964年,年僅11歲的鄧麗君參加中華廣播電台舉辦的黃梅調歌唱比賽,以一曲〈訪英台〉奪得冠軍;翌年以〈採紅菱〉在金馬獎唱片公司舉辦的歌唱比賽奪冠。其後,鄧麗君利用課餘時間參加正聲廣播公司舉辦的歌唱訓練班,學習歌唱技巧,以第一名成績結業[1]:45。初中階段的鄧麗君,在課餘時間參加晚會演出,歌藝被「國之賓」歌廳老闆賞識,邀請在歌廳駐唱,以清純活潑形象定位,招牌歌曲正是〈一見你就笑〉[1]:57-58

隨着鄧麗君展開走唱生涯,漸無法兼顧演唱及求學,在1967年選擇休學展開歌唱事業[1]:62-63。不到1年時間,鄧麗君成為歌廳、夜總會、餐廳及飯店等爭相邀請演出的歌手,更成為台北七重天歌廳的駐場歌手,接拍電視廣告[1]:66,亦經常到參與勞軍義演[1]:69。1967年,鄧麗君加盟宇宙唱片,發行個人第一張專輯《鄧麗君之歌第一集·鳳陽花鼓》。1968年,於台北中山堂參加賑濟菲律賓震災的演出,捐一萬一千元。1969年中國電視公司啟播,鄧麗君獲邀主持晚間黃金時間播出的節目《每日一星》,並為中視首部電視連續劇《晶晶》主唱同名主題曲,成為她演唱第一首影視主題歌曲,令她家傳戶曉[1]:70-71;參演首部電影由謝君儀執導的《謝謝總經理》,飾演能歌善舞的女大學生,片中她並唱了十首曲風青春活潑的歌曲,正式成為歌影視三棲的歌手[1]:72-75

風靡東亞

1969年9月,參加和興白花油董事長顏玉瑩組織的颱風賑災義賣活動,其後積極參與慈善活動,並在海外登台,年底獲中廣推薦到新加坡參加慈善義演,名聲大噪[1]:108-109;12月27日,受邀赴港參加工展會,爲《華僑日報》發起的「助學救貧運動」義賣白花油,籌得善款5100港元,隔月當選「白花油慈善皇后」。

1970年,與香港無線電視台簽約。8月,隨凱聲綜藝團第二次赴香港,在明愛中心、皇都戲院演唱,期間曾助港九街坊會、呂氏宗親會籌集善款。鄧不冶艷打扮,而以清新的形象風靡香港。此時她的演唱收入已經大為提高,一場大約可領到一千多港幣。鄧麗君說:「我第一次踏上舞臺的時候,只拿到五塊錢台幣,算是來回的交通費,但是當時我只要能站在臺上演唱,就很滿足了。」這種說法給香港觀眾留下很好的印象[7]

1971年至1973年下半年,在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越南和台灣巡迴演出,並頻繁參與慈善。1971年,為籌設香港保良中學、救濟香港水災義演;7月,在越南海南醫院看望孤寡老人;1972年,再度參加白花油義賣,當選「慈善皇后」;6月,參加新加坡「歌樂飄飄慈善晚會」,為殘廢兒童救濟基金募款;1973年,於新加坡國家劇場出席遠東十大巨星慈善晚會。期間還出演電影《歌迷小姐》、《天下一大笑》等,在臺灣買下一座別墅,與馬來西亞富商林水成之子林振發相戀[註 2][6]。各地華人對鄧麗君的慈善義舉熱情響應。

返台後,被台北美國學校錄取為插班生,主修英文[8]。1974年主演喜歌劇《唐伯虎點秋香》、《西廂記》與舞台劇《女記者》。是年1月12日,為響應中華民國警察電台「雪中送炭」運動,與雙親赴警察電台,捐新台幣一萬元。此後幾乎每年的冬天,鄧麗君如果不在台灣,總會托人致送一筆捐款給《雪中送炭》節目,救濟貧困民眾;如果在台灣的話,必定親自參與和呼籲[9]

1976年,首次在香港利舞台舉行個人演唱會,門票銷售一空;後連續兩年在此地開辦個人演唱會。

赴日發展

1970年代初期,日本寶麗多唱片公司指派佐佐木氏在香港尋找女歌手前往日本發展,並在東方歌劇院發現鄧麗君。隨後,舟木稔積極邀請她前往簽約,並成功說服不願讓女兒前去日本重新發展的鄧樞同意此一提議。[10][11]

1974年,鄧麗君在母親陪同下,前往日本發展,並取藝名為テレサ・テン(音譯Teresa Teng)。鄧麗君在剛抵達日本時,尚未通曉日語,也未適應當地生活節奏;除了努力學習日語、跟專業的老師學習專業的演唱法,公司還依規定安排她去夜總會和歌舞廳演唱。[12]同年3月1日,鄧麗君的首張日語單曲〈今夜かしら明日かしら(無論今宵或明宵)〉公開發行,但銷量只有十幾萬張。同年7月1日,她的第二張日語單曲〈空港日语空港 (テレサ・テンの曲)〉正式發行,並在一個月內以70萬餘張總銷量進入全日本流行榜前15名,還因此榮獲日本唱片大獎新人獎。[13]

1975年7月,鄧麗君簽約加盟香港寶麗金唱片公司,並於9月在當地發行《島國之情歌第一集》專輯;在1975年至1984年這段期間,她陸續推出八集《島國之情歌》系列專輯,其中包含了日本流行歌曲、由日本流行歌曲改編翻唱以及原創的的華語流行歌曲。1977年3月17日,為宣傳新曲「故鄉在何處」而造訪大沼郡三島町,並成為三島町「故鄉運動」的特別町民[14]。4月,於東京新橋舉行首次個人演唱會,名為「愛你 故鄉在何處」[15]。1978年7月,於川崎舉行個人大型演唱會,再度將所得捐給「雪中送炭」节目,獲「雪中送炭獎」。12月28日,赴台視捐新台幣五十萬元,予自強救國基金[16][17]

1979年2月14日,鄧麗君持印尼護照入境日本,遭日本拘留。當時,鄧麗君因中華民國政府與日本政府已無官方邦交關係與雙方出入境管制程序之障礙(持中華民國護照入境日本須申請當地官方核發之渡航證明書,臺灣當地又有警備總部嚴加查核),而決定持印尼護照自香港搭乘中華航空CI116班機由東京羽田機場入境日本。同月22日,日本入國管理局東京事務所公佈調查結果,結果證明鄧麗君所持印尼護照並非偽造護照,她亦無為他人出售偽造護照,最後無罪開釋。同月24日,日本法務省裁決鄧麗君一年內不得再度入境,[10][11]而持著蓋有美國入境簽證的中華民國護照前往美國,並在該國履行表演和唱片合約[10][11]

北美回臺

攝於左營基地洛陽艦,1981年8月29日製作《君在前哨》時(28歲)

鄧麗君先到美國舊金山落腳,然後到洛杉磯南加州大學進修英文,之後轉學到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學習日文、生物及數學[18][19]。期間完成了〈甜蜜蜜〉和〈小城故事〉的錄製。4月,在舊金山、洛杉磯和溫哥華舉行演唱會。12月,與因《醉拳》一片大紅的成龍在美國相遇,兩人相互愛慕,但因成龍的不成熟,失望透頂下的鄧麗君於是離去,此後兩人便維持朋友身份[20]。次年5月,受邀在林肯表演藝術中心演唱,獲紐約市長贈「金蘋果」胸針。7月,在紐約、舊金山和洛杉磯舉行第二次巡迴演唱會,聽眾大多是華僑,但也不乏美國人,受到熱烈歡迎,尤其是與聽眾合唱〈梅花〉,令鄧感動流涕[21]

時任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頒布三不政策與中共抗衡,時香港唱片公司請鄧麗君赴中國大陸傳聞,甚囂塵上[註 3],於是派中央文化工作會主任楚崧秋赴美,以盛大排場請鄧回台[23];蔣經國亦有意利用鄧麗君的影響力進行政治宣傳,因此鄧麗君回台後積極參加勞軍以及育幼院養老院等各種義演活動。

1980年10月4日,鄧麗君返回臺灣舉行演唱會,捐所得新臺幣一百五十万零六百元予「自強救國基金」;在演唱會中,主持人田文仲向鄧麗君求證關於大陸地區邀約她前往演唱之事情,她表示曾在報紙上看見相關訊息但無人前來接洽,並隨後說道「如果,我去大陸演唱的話,那麼,當我在大陸演唱的那一天,就是我們三民主義在大陸實行的那一天。」[10][24]

1981年1月,被行政院新聞局授予「愛國藝人」獎牌,由時任行政院新聞局局長宋楚瑜頒獎。3月,在台灣各地舉行演唱會。5月,与李季準合作主持金钟奖颁奖典礼。8月,鄧麗君跑遍台灣各地軍營勞軍一個月;她前往看望各地的國軍將士並為他們歌唱。此後,台視製作並播放了《君在前哨》電視特輯,同名主題曲〈君在前哨〉為左宏元作詞作曲[10][25]

1983年3月,与张帝合作,再度主持金钟奖颁奖典礼。1984年1月,在台北中華體育館先後兩天举办《十亿个掌声》演唱会,3月青年節,救國團總團部頒發給鄧麗君「十大傑出女青年」獎[10][26]

蔣經國擔任總統晚期,中國大陸方面邀請鄧麗君演唱,蔣派宋楚瑜與鄧聯絡,請其勿去,鄧麗君思考後應允,事後宋本想宴請鄧麗君以示歉意,但反被鄧麗君請喫飯[27][28]

人氣飆升

1970年代後期,鄧麗君的歌聲已經傳入中國大陸並受到歡迎,但主流文化一直批評其「黃色」、「反動」、「靡靡之音」,並認為1930年代曾在中國流行的〈何日君再來〉是「漢奸歌曲」,1980年大陸音樂協會還召開西山會議予以嚴厲批判。1983年後,對鄧樂的批評有所減弱,但直至1995年鄧麗君逝世,中國大陸央視才不再批評她[29][30]

儘管如此,民眾還是反覆用卡帶錄下台灣電台所播放、偷偷地聽著鄧麗君的歌曲。1979年12月,大陸女排亞洲排球錦標賽中戰勝日本,奪得冠軍,鄧麗君受霍英東之邀,在宴會中為隊員們演唱了兩首歌曲[31]。1980年,載有17名大陸船員的荷蘭籍貨船停靠在基隆,船員們特地跑到台北購買鄧的錄音帶;次年,又有因故迫降中正國際機場的大陸桌球隊員,到免稅店搶購錄音帶;甚至有大陸飛行員駕機相投。1980年代初,在中國大陸,鄧麗君的盜版卡帶充斥市面,擄獲了民眾的心,〈何日君再來〉、〈小城故事〉、〈路邊的野花不要採〉、〈美酒加咖啡〉在大街小巷中傳唱,人們開玩笑地說:「白天聽老鄧、晚上聽小鄧」、「只愛小鄧,不愛老鄧」。

1980年10月15日为香港仁濟醫院筹款,在海城夜总会举行义演,收入作为医院基金。12月18日,在香港推出個人首張粵語大碟《勢不兩立》。

1981年4月29日,在星洲演唱會舉行義演,所得捐新加坡國家劇場基金;與譚詠麟錄製單曲〈愛人·女神〉;10月28日與郭孔丞訂婚;12月初在香港參加《欢乐满东华》慈善晚会。

1982年1月8日至11日,鄧麗君在香港伊利莎伯體育館舉行演唱會,含一場慈善義演,為鄧麗君預定退出演藝圈的告別演出;後來原定3月17日在新加坡舉行的婚宴,因故未成婚。[6]7月,獲國民黨頒發「热心公益演艺人员」奖。該年年底,鄧麗君接受臺北ICRT電臺英語訪問表示,她一年會有四、五個月密集工作。因為保護嗓子,平日不抽煙,但會喝點小酒,淺嘗即止。她愛網球及釣魚,也愛看愛情電影。此外,她會利用空檔閱讀英文與日文書。[32]

1983年2月2日,鄧麗君發行以古典詩詞為主題的專輯《淡淡幽情》。5月,宝丽金公司宣布邓丽君唱片自1975年起销量累计达500万张,创華語唱片销量纪录;發行第二張粵語大碟《漫步人生路》;到訪馬來西亞残障人协会与安老院,慰問孤獨廢疾者。10月,在馬尼拉演出。同年12月29日,她在香港紅磡體育館舉辦出道十五週年亞洲巡迴演唱會首場演出,該巡迴演唱會有10萬人次進場觀賞。時至今日,大中華區的唱片行所販售的1982-1984年左右的台港演出的DVD銷售猶然頗佳。該年,香港寶麗金歌林唱片在《淡淡幽情》發行後結束合作關係,後續華語專輯改由台灣金聲唱片和台灣寶麗金唱片代理發行。

風行日本

1984年,在日本歌迷的強烈要求下,日本政府同意入境。[原創研究?]唱片公司也從波立道爾轉籍到托拉斯唱片,以荒木豐久作詞、三木剛作曲的〈つぐない(償還)〉再次於日本出道。該曲經由有線放送,一點一滴地匯集人氣後,一發不可收拾地大受歡迎,頒獲日本有線大賞等好幾個大獎。

1985年所發行的〈愛人〉一樣與荒木、三木合作,大受歡迎。鄧麗君藉此曲登上第36回NHK紅白歌唱大賽,並以親自設計的楊貴妃造型出場。〈愛人〉在有線放送要求點播榜,獲得連續14週第1名。1985年12月,在NHK音樂廳舉行《One & Only》個人演唱會,此演唱會被評為她個人最佳的現場演出,將所得悉數捐給當地慈善機構。

1986年春節,由日本返台,在台視出演特別節目《與君同樂》。與荒木、三木所合作的第三個歌曲〈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我只在乎你)〉發行也大受歡迎,並於該年憑藉此曲再次登上NHK紅白歌唱大賽的舞台。

〈つぐない〉和〈愛人〉在日本皆有150萬張的銷售紀錄,〈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則是200萬張的驚人佳績,並位居1986年日本卡拉OK歌曲点唱总量第2位。從1984年到1986年間,在「日本有線大賞」及「全日本有線放送大賞」的東、西有線大賞裡獲得史上第一個大賞・金賞三連霸。1987年6月,發表單曲〈别れの予感(別離的預感)〉,〈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位居當年日本卡拉OK歌曲点唱总量第1位[33]

1988年1月,發表單曲〈恋人たちの神话(戀人們的神話)〉,〈别れの予感〉位居當年日本卡拉OK歌曲点唱总量第1位[34]

1991年,第三度受邀參加第42回NHK紅白歌唱大賽。

旅居生活

1980年代後期,鄧麗君將工作重心逐漸轉移到英國法國[6]

1988年,鄧麗君以700萬港元購入香港赤柱一棟雙層高西式別墅,並在裝修一年後於1989年正式入住定居香港,直至1995年逝世之前,香港亦成為鄧麗君最後一個家。

1989年,鄧麗君在六四事件前後表態支持參與學生;她在香港不顧周遭親友反對而參加了抗議集會。5月27日,她在跑馬地民主歌聲獻中華》活動中懸掛手書“反對軍管”的牌子並演唱〈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35]。6月21日晚,她又在電視直播中悲慟地演唱新曲〈香港〉。

1991年3月,儘管暫住巴黎,鄧麗君仍返回臺灣參與勞軍演出,並在金門前線馬山觀測所向大陸同胞喊話[37]。5月,華東地區發生嚴重水災,鄧與一眾演藝界人士在香港舉行賑災演出。1992年,鄧麗君出席在巴黎的六四事件紀念活動,演唱〈血染的風采〉、〈小城故事〉和〈歷史的傷口〉,她說:「我絕不向暴政低頭,絕不對壓力妥協!」並在與蔡崇國的談話中說:「中共在香港的人给我做工作,要我去大陆看看、唱歌。我后来答应了。是乔冠华和贺龙的儿子在具体安排……都安排好了,民运就爆发了。他们开枪了,我怎么回去?我跟他们说了,六四不平反,我就不去大陆。」[38][39][40]。1993年,連續第三年返台參加勞軍演出。1994年3月,她在節目《龍門陣》裡表達建設中國的願望,「因為大陸實在太落後了……當然希望趕快建設會好點,大家生活都會好點。希望愛國之士,可以多返回大陸。」[41],6月10日,在高雄鳳山陸軍官校參加《永遠的黄埔》勞軍晚會[42]

隨著氣喘發作情況日益嚴重,鄧麗君在1994年12月底與男友保羅前往當時以空氣清新著稱且較少華人聚居的清邁調養度假,並開始著手寫作復出歌壇的歌曲。

1995年1月1日,鄧麗君因氣喘病發引致呼吸不順並前往當地蘭朗醫院求醫,但診斷結果顯示並無大礙。

泰國病逝

1995年4月底,鄧麗君與保羅入住清邁梅坪酒店位在15樓的總統套房。同年5月8日泰國時間下午4時左右,鄧麗君氣喘病再次於保羅外出採買雞肉時發作;當時,藥瓶已空,她急促地用氣喘噴霧噴向鼻部以助呼吸和緩下來,但仍無濟於事,於是她奔出房間求救,並不斷呼叫「媽媽、媽媽」,最後因氣喘而引發心肌梗塞,便在該層職員櫃台前不支倒地。酒店職員立時將面無血色的鄧麗君送往蘭朗醫院急救(雖當時酒店附近有一小型醫院)。由於接近下班時間,繁忙交通,延遲車程;途中,鄧麗君再次發出微弱呼喊聲後,停止了呼吸,救護員替她持續施加心外按壓心臟電擊接近45分鐘,但最後於當地下午5時30分被宣告不治,享年42歲。後來,鄧麗君的家人和保羅都同意不讓她的遺體進行解剖;5月11日,遺體經空運抵達臺北

5月25日,中華民國總統府頒發褒揚令以表彰她的愛國情懷和演藝成就,並准予在她的靈柩上覆蓋青天白日旗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當時,總統府秘書長吳伯雄等四人擔任國旗覆旗官,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秘書長許水德等四人擔任黨旗覆旗官。此外,總統李登輝亦頒發「藝苑揚芬」輓額給她,國民黨也追贈榮譽獎章「國光一等獎章」與她。時任臺灣省省長的宋楚瑜擔任她的治喪委員會主委並親自為其墓園「筠園」題名,行政院長連戰、前任行政院長郝柏村、時任國防部長蔣仲苓、時任臺北市長陳水扁等政治人物也親臨致哀。中國大陸中央電視台及香港、臺灣、日本地區的大眾媒體也紛紛在新聞中發出哀悼她過世的訊息。[43]

5月28日,眾人於臺北市第一殯儀館為她舉辦出殯儀式,她的遺體隨後在眾多歌迷目送下,安葬於金山的金寶山筠園墓園;她父母與二哥的遺體也先後安葬於該墓園。[6]

個人生活

邓丽君18歲那年在馬來西亞演出,與造紙廠董事長林振發交往,兩人感情很好,但林振發突然心臟麻痺猝死,無緣結為連理。

1979年鄧麗君在美國留學時,曾與成龍交往,兩人和平分手,並維持好友關係。

1980年與馬來西亞「糖王」郭鹤年之子郭孔丞交往,1981年10月28日訂婚,並預定在1982年3月17日与郭孔丞举行婚礼,却因为男方的祖母郑格如(郭鹤年母亲)阻撓,就此分手了。据香港媒体报道,由于郑格如的观念比较保守,所以她对身为当红明星的邓丽君感到不悦。于是,她在谈论婚礼细节的时候,对邓丽君提出了三个苛刻的条件。:[44]

  • 必須交出详细的身家资料。
  • 必須终止歌唱演艺事业,专心当郭家少奶奶。
  • 必须和所有藝人、所有男性朋友断绝来往。

理解了以上三个条件,邓丽君非常纠结,并反复考虑。最后,她作出了与郭孔丞分手的决定。

1989年,鄧麗君旅居法國,在朋友沈雲開的「新敦煌」酒樓相識相戀比她小15歲的法國攝影師保羅(Quilery Paul Puel Stéphane,1968年9月-)[45][46]。保羅當時住在巴黎唐人區19號的一間酒樓上。鄧麗君因工作需要請保羅幫忙拍照。保羅由此而成為鄧麗君的私人助理,負責她的照片與錄影帶的攝製。保羅是家中獨子,從小居住在法國北部諾曼第省。他原來是音樂人,會作曲,但因為特別喜歡攝影,就到巴黎唐人街當了一名攝影師。保羅與鄧麗君相戀5年,到1995年5月8日鄧麗君在泰國因哮喘意外過世後,保羅獨自居住於鄧麗君在香港的赤柱別墅裏3年,直至1998年方返回法國生活。

1995年,保羅接受香港媒體採訪時透露,喜愛小孩的鄧麗君生前已與保羅訂婚,並已計劃在同年8月結婚。[47][48]

語言天賦

鄧麗君父母的家鄉方言均係中原官話,父母的家鄉雖分屬河北與山東,實則只距140公里不到,方言相近。父系一方,爺爺與父親都是河北省大名縣人,處河北省最東南角,毗鄰山東省界與河南省界,方言屬中原官話鄭曹片[49]。母系一方,外公與外婆是山東省靠河南省界上的東平縣人與梁山縣[50],兩縣毗鄰,方言都是帶冀魯官話過渡性質的中原官話[49],母親成長於河南開封[50],開封方言屬中原官話鄭曹片。鄧麗君雖學會幾句「山東話」(一般指山東兩大方言冀魯官話膠遼官話而非山東省界邊陲上的中原官話),但其家鄉方言並非山東話而是中原官話。不管如何,鄧麗君的母語國語帶北方口音。

鄧麗君因練唱臺語歌曲而學習臺語,日常生活通話不成問題,但遇到生難詞彙或俗語就不行了。

鄧麗君在香港日本長期發展歌唱事業,亦常上綜藝節目,能流利使用香港粵語日語。又在居香港時,跟上海籍的香港演藝朋友學會了上海話[51]

其他方面,英語程度能在美國大學聽課,電視上曾接受葉麗儀的英語訪問。[52]法語因旅居法國的關係,能基礎溝通。還有一些只能背誦歌詞,但不足以口說的,如印尼語等。

大事年表

  • 1958年,至屏東市仙宮戲院附近學芭蕾舞。
  • 1960年,開始公開歌唱表演。
  • 1963年,參加中華電台黃梅調歌曲比賽以〈訪英台〉獲得冠軍。
2013鄧麗君特展開幕記者會,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