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良鏞大紫荊勳賢 OBE(英語:Louis Cha Leung-yung[2][註 1],1924年3月10日[4]-2018年10月30日[5]),筆名金庸,男,籍貫浙江海寧中国近现代著名的文学家和社会活动家,武俠小說泰斗,1948年起到終老,一直在香港生活。

the Honourable
金庸
教授 GBM OBE
Jin Yong, July 2007.jpg
查良鏞於2007年7月
本名查良鏞
性别
出生(1924-03-10)1924年3月10日
 中華民國浙江省海宁县
逝世2018年10月30日(2018歲-10-30)(94歲)[1]
 香港香港島灣仔區跑馬地養和醫院
墓地 香港大嶼山寶蓮禪寺海會靈塔
国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
别名金庸、查理、姚馥蘭、樂宜、林歡、嗄響
籍贯浙江海寧
职业作家記者
配偶杜冶芬(1948年-1953年結婚)
朱 玫1956年-1976年結婚)
林樂怡(1976年-2018年結婚)
亲属儿:查传侠、查传倜
女:查传詩、查传訥
同族兄弟:查良铮查良钊查良鑑

自1950年代起,其以筆名「金庸」創作多部膾炙人口的武俠小說,包括《射雕英雄传》、《神鵰俠侶》、《倚天屠龍記》、《天龍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記》等。历年来金庸笔下的著作屢次改编为电视剧、电影等影视作品,对华人影视文化貢獻重大,奠定他成為华人知名作家的基礎,素有“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俠”的稱讚。金庸早年於香港創辦《明報》系列報刊,並在1980年代涉足政界,曾任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6][7]

他因优秀的文學作品而被稱為「香港四大才子」之一[8],后与古龙梁羽生合称为“中国武侠小说三剑客”。2018年10月30日下午因病於香港養和醫院逝世,享耆壽94歲[9]

生平

家世及早年

 
浙江桃花岛上的金庸铜像,两旁的楹联为著名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1997年2月25日,金庸送給東吳大學的《書劍恩仇錄》
 
由金庸借出、由友人贈送的《射鵰英雄傳》小說人物屏風,旁邊掛有「飛雪連天」親筆對聯(1980年代)

金庸本名查良镛,1924年3月10日(農曆甲子年二月初六)出生於浙江省海宁縣袁花鎮新偉村(今浙江省嘉興市海寧市),是海宁查氏第二十二代孫。海宁查氏為海寧縣袁花鎮之書香門第,藏書豐富,在浙西一帶聲望崇隆,明清年間共出22個進士,康熙年間創造了「一門十進士,叔侄五翰林」的科舉神話,更包括了金庸的直系祖先查升查揆[10]。其父查枢卿是當地大地主,自幼接受西式教育並毕业於震旦大学[11];其母名徐祿,與夫共育有良铿、良镛、良浩、良栋、良钰五子和良琇、良璇二女。1937年日本入侵華南時,袁花镇惨遭轰炸,徐祿於舉家逃难途中不幸得急病病逝。当时,13岁的金庸尚在嘉兴读书。查枢卿随后再娶顾秀英为妻,他们又育有四子二女,四子分別是良铖、良楠、良斌、良根,二女分別是良琪、良珉。

求学

1929年5月,入讀家鄉海寧縣袁花鎮小學,1936年入嘉興一中读初中,离开家乡。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因战事而随学校辗转到余杭临安丽水等地,后1938年於浙江省立联合高中初中部就读[12]

1939年,读初中三年级的他与同学合编了一本指导学生升初中的参考书——《给投考初中者》。这是此类型书籍首次在中国出版,也是金庸出版的第一本书,收效不凡[13]。1941年因在壁报上寫諷刺訓導主任投降主义的文章《阿麗絲漫遊記》被其開除,校长張印通介绍他轉學去了衢州[14]。1943年自浙江省衢州第一中學畢業。

1944年,考入重庆中央政治大學外交系,因对校内学生党员行为不满而向校方投诉,反被退学。后在中央图书馆挂职,阅读大量书籍。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返乡,曾在杭州《东南日报》暂任外勤记者。1946年赴上海東吳大学法學院插班修習國際法課程[15],1948年畢業。

2005年10月,已81岁的金庸离开香港,往英國劍橋大學深造,取得歷史碩士學位,碩士論文《初唐皇位繼承制度》(The imperial succession in early Tang China)。

2010年,金庸完成博士論文《唐代盛世繼承皇位制度》,取得劍橋大學博士學位,指導教授是小他15歲的麥大維(David McMullen)[16][17]

2009年開始,註冊入讀北京大學中文系博士課程,網上曾一度流傳其2013年畢業的畢業證書照片,但學校官方已確認該證書僅僅是“學校管理部門按博士生入學年月,依慣例預先普遍準備的,不可視為正式文書,‘查先生已獲北大博士學位的說法沒有根據’”[18]。因此確定金庸有在北京大學求學,而據北京大學圖書館論文檢索所得,並沒有找到金庸的博士論文,推測他沒有取得北大博士學位之可能性較高。

創作事业

1946年秋,查良鏞進入上海大公报》任国际电讯翻译。1948年调往香港分社。1950年赴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求职,但因不满其外交政策而归并重入《大公报》。1952年调入《新晚报》编辑副刊,并写出《绝代佳人》、《兰花花》等电影剧本。期间与同事梁羽生相识为友。

1954年,吳公儀吳氏太極拳)與陳克夫(白鶴派)在澳門擂台比武,比賽草草收場,引發坊間談論不斷。總編輯羅孚先後安排梁与查寫武俠小說於副刊連載,梁羽生編寫《龍虎鬥京華》,查良鏞以「金庸」為筆名寫《書劍恩仇錄》,引起轟動,頓時金梁齊名,開創武俠小說高潮。1956年,与同写武侠小说的梁羽生和百剑堂主在报上开设专栏《三剑楼随笔》,三人合写随笔,给“新派武侠”留下了一段历史见证。1956年在《香港商報》全年連載《碧血劍[19]。1959年於自辦的《明報》上連載《神鵰俠侶》。1953年至1958年期间,他曾以林歡作筆名,為長城電影公司編寫劇本,其中《絕代佳人》獲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金章獎。更曾合作導演過兩部電影,與程矮高合導《有女懷春》及胡峰合導《王老虎搶親》。也曾以姚馥蘭為筆名撰寫電影評論,还为电影歌曲填词[20]

創辦報刊

1959年,查良鏞等人於香港創辦《明報》,後來推出包括《明報晚報》、《明報月刊》和《明報週刊》、及新加坡新明日報》系列報刊,金庸還成立了明報出版社明窗出版社。1991年1月23日註冊成立“明報企業有限公司”,當年3月22日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明報集團1991年度的盈利接近一億元,1991年明報集團香港上市後,他退出報業管理層,於是他從此去周遊列國、教書、靜修、遊山玩水、研經,他在1991年的《資本雜誌》的《九十年代香港華人億萬富豪榜》名列中排第64位,他亦被譽為文人致富的典型例子[21]

查良鏞為《明報》撰寫社評二十餘年,以「左手寫社評,右手寫小說」傳為美談。1960年代,由于中苏交恶,中国大陆安全无保障并面临威胁,开始积极发展研究核武器,外交部长陈毅在1963年提出了“核裤论”:“当了裤子也要造核子!”。查于1964年在《明报》發表《要裤子不要核子》社評,反对造原子弹。左翼报纸《大公报》、《文匯報》、《新晚報》等以「反共反華」、「親英崇美」、「背叛民族立場」回應。直到最后陈毅出面制止了左派的攻击[12]。虽然明报系列并非激进刊物,但文化大革命爆发時,查良鏞和《明報》却公開对其持反對態度。在《明報月刊》40週年的撰文上,金庸也直言刊物是和文革對著幹,具體展現在紀錄彭德懷功績、出版吳晗的《謝瑤環》劇本,極力捍衛中國傳統文化和批判錯誤抨擊[22]。查遂被香港左派斥為「漢奸」、「走狗」、「豺狼鏞」;更曾受死亡恐嚇,在六七暴動播音皇帝林彬遇害後一度離開香港暫避。回港後一路受港英政府特別保護直至20世纪70年代末[12]

涉足政界

1973年春,查良镛曾应中華民國政府之邀前往台湾,并与行政院院长蒋经国中華民國副總統嚴家淦见面会谈,獲聘為總統府國策顧問文化大革命结束后,金庸在1981年与1984年来到中國大陆访问,并先后在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导人邓小平胡耀邦会谈[23],是首位獲邓小平單獨接見的香港人[24]。随后1985年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宣告成立,金庸成為其中一委員,任基本法政治體制起草小組的港方負責人兼經濟體制起草小組成員。因香港政制方案乃基本法中最为核心且争议最大,直至1988年方案尚未成型。[25] 1988年,金庸與查濟民提出了備受爭議的“政制协调方案”(又称「雙查方案」、主流方案)。這個方案相對當時各界所提出的眾多方案中比較保守,因而被認為有礙民主進程而得不到港人支持,查回港后有各种针对他的示威抗议发生。实际上查之本意为给民主派李柱铭司徒华两人留出余地,但当天两人沉默以示抗议,使得最为保守的这一方案得以通过,大出查氏所料。然中央人民政府當時认为正是底限所在,故其后作修改并被納入基本法使用至今。

1989年,北京发生了六四事件。5月20日,国务院总理李鹏发布“首都戒严令”当天,查良鏞对解放军实行武力清场表示伤心[26],辭去基本法草委、諮委職務,结束了从政生涯[27]。同年在《明報》創辦三十年慶祝茶會上宣佈卸下社長職務,只擔任集團董事長。

退休

1991年明報企業上市,查良鏞任董事長並簽訂三年服務合約,與于品海達成協議由智才技術性收購明報企業。1993年曾对香港总督彭定康的“政改方案”进行笔战,同年两会期间赴北京訪問,並獲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接見[23]。同年4月宣佈辭去明報企業董事局主席職務,改任名譽主席,更將明報集團售予于品海,宣佈全面退休[28]

1994年查良鏞返鄉参加嘉興一中90周年校庆并于嘉興高專興建「金庸圖書館」[14]。图书馆落成後再斥資1400萬在西湖興建「雲松書舍」,供個人藏書、寫作和與文友交往雅集之用。1996年秋當「雲松書舍」落成後,查良鏞改變初衷,毅然捐出斥巨資興建的書舍,現已成為杭州的新旅遊景點,內藏金庸作品及手跡陳列室等。

2006年12月完成劍橋大學碩士論文《初唐皇位繼承制度》(The imperial succession in Tang China, 618-762)。2010年完成劍橋大學博士論文《唐代盛世繼承皇位制度》[29]

逝世

2018年10月30日下午5點半左右,查良鏞在家人陪伴下於香港養和醫院與世長辭,享耆壽94歲[30]。其子查傳倜被記者詢問時也僅回7個字「下午走了,很安詳」[31]。其後,他在微信上載多張查良鏞生前圖片,並留言「有容乃大俠客情,無慾則剛論政壇,看破放下五蘊空,含笑駕鶴倚天飛」[32]。其喪禮在11月13日以私人形式舉行。生前好友,包括作家蔡瀾陶傑李純恩張紀中黃曉明以至香港理工大學榮休校長潘宗光、形象設計師劉天蘭、前特首兼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前行政會議成員梁智鴻阿里巴巴集團主席馬雲等亦有到場送別。靈柩在中午移送到大嶼山寶蓮禪寺海會靈塔火化,骨灰旋即奉安該靈塔。[33]

華人世界多處均有悼念查良鏞的活動,各界包括影視和政界人士均表達哀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