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派初選大搜捕是指2021年1月6日,香港2020年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初選參與者遭到香港警務處國家安全處以《港版國安法》中「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罪名大規模搜捕而引起的事件[1][2],事件是自2020年7月1日《港版國安法》生效以來,警方最大宗拘捕行動,引起香港本地及國際社會廣泛爭議[3]

過程

早上,警方國安處派出便衣警員到立場新聞辦公室,要求總編輯鍾沛權簽署一份法庭「交出文件令」
下午,警方國安處高級警司李桂華見記者,指去年3月起倡議「好有決心」

多人被上門拘捕和進行搜證

在早上6時開始,香港警方出動約1000名警務人員,上門拘捕多名民主派人士,指他們因參與去年7月的民主派初選及提出“攬炒十步曲”,涉嫌干犯《港版國安法》中的「顛覆國家政權罪」。警方暫時拘捕54人,當中6人涉組織及策劃,其餘48人是參與者。被捕者大部分為初選參加者及籌辦初選的人士,當中包括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前副教授戴耀廷。部分被捕人士亦被帶返議員辦事處進行搜查,其中灣仔區議會主席楊雪盈的助理表示楊在早上拘捕後,同時派人到其辦公室爆閘,不過大門未能打開。記者現場所見,辦公室鐵閘及門鎖均有遭破壞痕跡。[4]

負責初選投票操作的香港民意研究所鍾庭耀被帶走協助調查。探員帶備多個膠箱進入香港民意研究所位於黃竹坑的辦公室進行搜證。[5]

Facebook專頁「沉默是銀」表示,有份推動初選「三投三不投」運動的發起人,網名「李伯盧」的吳政亨亦被捕。另外,美籍人權律師關尚義(John Clancey)被帶離位於中環的何謝韋律師事務所。

警員到多個傳媒機構要求簽手令

警員到多間傳媒機構,包括《立場新聞》、《香港獨立媒體》和《蘋果日報》進行上門調查,要求簽署法庭「交出令」,有關命令由香港高等法院法官簽發,亦禁止披露相關內容。國家安全處高級警司李桂華稱提交令只是索取與傳媒公司相關交易。[6]

警方回應

下午,警方國安處高級警司李桂華見記者,他展示了時序表,顯示計劃倡議者在2020年3月開始提倡計劃,之後發起眾籌,聘任民意研究,宣傳、舉辦論壇等活動,到7月11日和12日舉行初選,形容是「由一個概念,一步步實踐,見到好有決心,資源好豐富去做呢樣嘢」。他指計劃目的是迫使特首下台,令政府停擺,涉嫌干犯「顛覆國家政權」罪。他指警方會調查涉初選的聲明「好緊要」,認為簽署或顯示參加者會配合策略性投票以達到停擺政府的最後目標。同時以有人「揸車打劫」作比喻解釋初選是否等同違法,「有一個人揸車去打劫,揸車無問題架,但佢後尾原來去打劫,咁就係犯法…所以千萬唔好話,議員要做呢樣嘢(否決財政預算案)係咪犯法呢?」。[7]

「35+初選」53人陸續保釋

經歷逾30小時扣查後,多人在1月7日晚上陸續獲准以3萬元保釋,須交出旅遊證件,半年內不得離港,並須於2月10日到警署報到。不少被捕人獲釋後批評警方的大搜捕行動荒謬,認為《港區國安法》被濫用作打壓異見人士。發起民主派初選「35+」的香港大學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接近午夜在馬鞍山警署獲釋後表示,「香港係進入咗一個寒冬,吹緊嘅風又猛又凍,但我相信好多香港人會用自己方法,繼續逆風而行。」[8]

警方將被捕人士的電子設備運往內地

2021年1月12日,《華盛頓郵報》報道,香港警方認為中國當局有先進技術可以提取電子設備內的資料進行調查,因此將被捕人士的電子設備運往中國內地。其中部分被捕人士的電子設備被扣押後,其社交媒體賬戶或電郵出現異常活動,例如「快必」譚得志重新使用Telegram,而facebook管理員澄清譚得志沒有重開賬戶。陳志全被捕後,Telegram也曾被入侵。報道同時引述不具名的警員指,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有方法破壞Andriod系統和Google雲端資料,並深信2019年發生的反修例運動是經過精心策劃,為求掌握大局,需找出民主派與民間社會的聯繫。報道也透露香港網絡已開始受到前所未有的限制。[9][10]

然而,香港警方其後在社交網站上嚴正澄清,警方並沒有將被捕疑犯的手機或任何電子設備移交中國內地,對於《華盛頓郵報》中引述匿名者無中生有的失實指控,警方表示遺憾,並予以譴責。[11]

被搜捕者名單

岑敖暉扣查了超過24小時,到1月7日晚上接近9時,獲准以現金三萬元及交出旅遊證件作保釋
林景楠到1月7日晚上9時45分,在馬鞍山警署獲准以現金三萬元及交出旅遊證件作保釋,他與妻子擁抱

發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