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香港七一遊行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與集會的一部分
DSCF8295 (50068623757).jpg
示威者在銅鑼灣羅素街前進,舉起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手勢
日期2020年7月1日
地點
起因2020年6月30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港版國安法,並在當天晚上11時刊憲生效。[1]
目標反對港版國安法、促請港府落實五大訴求
方法遊行
結果截至晚上10時,有370人被捕,當中10人涉違反「港版國安法」。[2]
衝突方
無框 示威者
人數
380,000(大紀元估計)[3]
傷亡
逮捕370人(截至晚上十時)

2020年香港七一遊行是指在2020年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中國23周年紀念日香港島舉行的遊行,以反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的修訂。这是警方史上首次禁止當日遊行。最後全日共拘捕約370人,當中10人因為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被捕,包括搜出「香港獨立」旗而被警方拘捕,據悉年紀最小只有15歲[4]

背景

6月23日,民陣與警方商討「七一遊行」安排後見記者

2020年6月3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全票通過「港版國家安全法」,同日納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三中,在香港刊憲實施。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等四條涉及國家安全的罪名將納入《基本法》[5][6]

包括徐子見在內的泛民主派區議員以及民陣均發起七一遊行,並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惟悉數遭警方發出反對遊行通知書及禁止集會通告書。兩者皆有向提出上訴,委員會最後維持原判[7][8]

民陣於6月30日晚上宣布無法主辦七一遊行。但是,民陣副召集人陳皓桓表示將改以個人身份遊行。他呼籲警方應克制及尊重遊行集會自由,並重申會以和平的方式表達訴求,又指即使自己有被捕的機會,但仍然會繼續堅持參與遊行[9]

由於國安法已正式刊憲生效,警方設置新的大型警告橫額及口頭警告,其內容主要為警告現場人士所作出的行為有可能構成分裂國家或顛覆國家政權,違反《港區國安法》,要求現場人士停止有關行為,否則可能會作出拘捕及刑事檢控[10]

另外,警方嚴密戒備遊行,出動6000警力在全港戒備,其中約4000人的應變大隊,在港島金鐘,灣仔會展和銅鑼灣一帶布防,並進行高姿態巡邏。而「第三梯隊」約2000人則留守各大警區,以應對各區突發事件。而會展外圍架設數百個高逾兩米的大型白色及藍色水馬,防暴警察在6月30日起進駐站崗。在金鐘,通往政府總部及立法會大樓的天橋有「特務警察」戒備,天橋上也加裝了鐵絲網。[11]

經過

遊行開始前

社民連成員在灣仔遊行期間,被大批防暴警察包圍

7月1日早上7時,社民連梁國雄古思堯吳文遠等人發起遊行,原訂由修頓球場遊行至金紫荊廣場。遊行開始前,有多名穿上黑衣的市民被截查。警員接到消息稱集會人士藏有包括鏹水在內的危險物品,遂逐一查看遊行人士的隨身物品,但最終並無搜出任何危險物品。警方在早上8時放行,並為遊行人士開路,示威者舉有「結束一黨專政」的旗幟。社民連一行人遊行至金紫荊廣場封鎖線外,焚燒請願信後散去[12]

銅鑼灣

有市民舉起被指有香港獨立含義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
下午1時,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被警員壓在地上,之後更鎖上索帶拘捕
警方於《港區國安法》通過後首次舉起紫旗,指遊行人群可能違犯《港區國安法》

中午12時,銅鑼灣東角道已有近50名警員戒備。銅鑼灣「和你寫」街站以供市民寫信或字條鼓勵被囚抗爭者。有示威者在警員前舉起「和你寫」、「毋忘手足」的標語。此外,民主黨亦於銅鑼灣設立街站[13]。警員於下午1時於東角道舉起藍旗,並向在場市民噴射胡椒噴霧。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被警員壓在地上,之後更鎖上索帶拘捕。警方又要求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和區議員譚凱邦撤走街站,雙方一度理論。警方之後於記利佐治街東角道一帶推進,並首次舉起紫色的警告旗,指現場的人展示旗幟,及高呼「光復香港」,有顛覆國家政權或分裂國家的意圖,可能犯國安法,會被拘捕檢控[13]。之後多次施放胡椒噴劑,多名記者和市民被噴中,場面混亂。另外,一名示威者於百德新街被一幅寫有「香港獨立」字句的旗幟,被警方以涉嫌違反國安法被捕[14]

下午約1時30分,一批示威者走出崇光百貨對出的一段軒尼詩道,防暴警員後在馬路兩旁拉起封鎖線,封鎖部分行車線,之後全面封閉。港鐵銅鑼灣站D1及E出口封閉,警方稍後封閉百德新街東角道記利佐治街,同時要求集結群眾停止集結及立即離開[15][16]。大批市民在波斯富街和百德新街被警方攔截不能離開,有市民被制服。其中在百德新街行人路,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慢必」陳志全,「快必」譚得志和富商「劉公子」劉定成等數十人被捕[17]

在香港中央圖書館與維園之間的高士威道,有示威者組成傘陣
下午3時58分,崇光百貨外駱克道位置有近百人被警員包圍截查

大批市民未能經糖街向銅鑼灣方向前進,於維園外沿街車路向高士威道前行,沿途高叫「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口號。下午2時許,警方於黃金廣場外向數名市民近距離施放胡椒噴劑,有市民要走入廣場內洗眼[18]。此外,有示威者於聖保祿學校對出的馬路高叫「民族自強、香港獨立」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警方一度舉起紫色警告旗[19]

下午3時,警方在鵝頸橋底再次發射水炮。[13]。崇光百貨外東角道亦有一名女子持「香港獨立」標語,並帶有美國和英國旗,她其後被警方以違反國安法被捕。之後警員突然衝向示威者,並舉起黑旗,期間有長者被推跌。而一名便衣警員稱人群中有一人「煽動」,之後強行拉走該人,其間一名穿有反光衣的女子被推倒,在場記者扶起該名記者期間,警員卻用胡椒噴劑指向及趕走在場的記者。而警方的水炮車在3時15分,在銅鑼灣軒尼詩道發射水炮,記者被噴中後不停咳嗽。下午3時58分,崇光百貨外駱克道位置有近百人被警員包圍截查,有小朋友在成人陪同下被截查後獲得放行。警方設大範圍封鎖線,禁止記者走近拍攝[20]

另外,時代廣場一帶有數百名示威者聚集,在場人士高叫口號,亦有人揮動「光復香港」旗幟;示威者原打算向鵝頸橋方向前進但被攔截,之後循霎西街方向前進[20]

中央圖書館維園之間的高士威道,有示威者組成傘陣,並以雜物堵路[21]。下午4時23分,水炮車及裝甲車駛至香港中央圖書館對開一段高士威道。100名防暴及速龍小隊警察從維園外衝向示威者。防暴警察在中央圖書館對開上前制服其中一名男子,其他示威者隨即上前試圖阻止,期間警員與示威者發生衝突。示威者以雨傘及磚頭攻擊防暴警,一名戴深藍色鴨咀帽、黑口罩的男子上前,隔着欄杆走近警員,手持疑似尖器刺向警員左上臂後方,警員随后倒地,紅衣男則乘亂逃去。该警员左手近肩膊位置遭短刀插中受傷流血,其後被抬上救護車送院[22]。同一時間,警員在中央圖書館對開截查多名市民。到4時44分,水炮車再次於皇仁書院對出高士威道發射水炮,在場警員配備胡椒球槍[13][21]

此外,警方於下午4時40分左右於崇光百貨對出軒尼詩道舉起橙旗及藍旗,隨後向示威者發射數十發胡椒球彈[23]

銅鑼灣羅素街有不少市民高舉「五一」手勢和展示旗幟
傍晚,有人在波斯富街用磚頭堵路

約5時,警方突然在波斯富街向大量人群掃射最少20發胡椒球,然後衝入登龍街制服最少一男一女。時代廣場外有示威者投擲物品後,防暴警察在羅素街向天發射4次胡椒球槍,同時有警員在廣場外截查身穿反光衣的記者。隨後亦於利舞臺制服一名身黑衣的示威者。約5時,速龍向羅素街快速推進,發射約10發胡椒球槍驅散在時代廣場聚集的市民,並拘捕一名身穿黃背心記者。[21][23]。5時20分,防暴警於波斯富街施放催淚彈,美心西餅店舖櫥窗亦被破壞[13]。而多名防暴警察在下午5時37分,再次衝向時代廣場追捕市民,向時代廣場連卡佛的玻璃門發射胡椒球槍,同時有警員一度進入商場室內範圍。大批市民走入場內暫避,事後玻璃門留下胡椒球槍的彈痕[24]

到晚上11時45分,網媒PPPN international拍攝到有外籍人士於銅鑼灣站出口,近英光大廈外赤裸展示堅持五大訴求標語後被捕,送上警車[25]

灣仔

傍晚,水炮車於灣仔軒尼詩道向人群發射水柱
有人在灣仔北海中心對開電車路上攤開一大型直幡,寫著「我哋真係好撚鍾意香港」

下午2時許,警方水炮車於軒尼詩道近天樂里鵝頸橋底位置,兩度發射水柱驅散人群[19]。另外,一批市民於5時55分遊行至杜老誌道[21]

在3時許,大批警員在灣仔警察總部對開設封鎖線,不准人群前往金鐘。而警員同時在灣仔一帶進行封鎖,令向灣仔前行的人群退回到銅鑼灣方向。在軒尼詩道灣仔消防局對出最少3人被捕。在3時10分,有市民在軒尼詩道撒溪錢,並大叫「一國兩制死咗啦」。下午3時50分,防暴警員及速龍小隊成員到灣仔道近天樂里舉起藍旗,驅散大批人群,並多次發射胡椒球彈。下午4時,在警方在軒尼詩道近入境事務大樓展示黑旗警告發射催淚煙。[26]下午3時57分,在杜老誌道的防暴警察一字排開,之後沿軒尼詩道向鵝頸橋方向推進。而在皇后大道東逗留的警員舉起藍旗,向修頓球場方向推進[20]

下午4時半,警方在鵝頸橋底搜查十多人,並多次舉起藍旗。而市民在堅拿道西高舉「五一」手勢和高叫「香港獨立,唯一出路」,警方舉紫旗警告,並表示「停止叫口號,你的行為已經構成試圖顛覆及分裂國家」[20]

下午近5時,水炮車於灣仔菲林明道向人群發射水柱,多名記者走避不及誤中,一攝影記者倒地,由義務急救員及市民抬走,亦有多人走到附近商店走避,情況一度混亂[27]。到傍晚6時,一批市民在灣仔菲林明道被捕,警員要求被捕人士脫去口罩,對着攝影機講出個人資料後,才可登上警方旅遊巴。而譚臣道亦有一批被截查的市民被帶走。到6時15分,水炮車在灣仔軒尼詩道、杜老誌道一帶射水驅散人群,有記者遭水炮射中,而馬路上仍有汽車行駛中。防暴警沿軒尼詩道往銅鑼灣推進。到6時46分,有人在灣仔軒尼詩道杜老誌道交界以磚及雜物堵路[20]

天后和炮台山

下午3時許,約30名防暴在炮台山英皇道行車線中間戒備,其後展示黑旗進行驅散
有孩童看見防暴警員後受驚哭起來

下午3時05分,逾百市民在天后站對開的遊行人士沿英皇道,向炮台山方向進發,不少市民均有舉傘,高呼反修例運動口號。現場一度出現人車爭路。其後遊行的市民到達炮台山站對出,有人在該處設路障。約30名防暴在英皇道行車線中間戒備,其後展示黑旗進行驅散。警員往銅鑼灣方向推進,其間有人在炮台山站天橋向地面投擲鐵罐,防暴警向天橋發射數發橡膠子彈。大批人往銅鑼灣方向後退[20]

到4時30分,50名警員在天后站對開的英皇道往西行推進,並清除路障,市民退入內街。水炮車在維園外向興發街方向發射水炮驅散人群[20]

下午5時,大批防暴警在電器道戒備,數名穿上反光衣,寫有「記者」字眼的記者被警員截查。而天后英皇道Starbucks咖啡店的外牆玻璃被人破壞,油街有人縱火焚燒雜物[28]

下午5時20分,在英皇道的防暴警察突然進行追截,大批示威者隨即逃離。下午5時30分,水炮車駛至港鐵天后站對開英皇道,防暴警警告在行人路上的記者離開,否則會使用武力。而警察公共關係科警司(傳媒關係)高振邦亦身在現場,警告身穿「黃背心」人士離開,否則使用水炮車。水炮車隨即發射水柱,數名記者被射中。而警方指「黃背心」人士阻礙警方執法。傍晚5時54分,天后站對出,近天后廟道的一段英皇道,有示威者以鐵馬及雜物堵塞[21]。數分鐘後衝鋒車趕至現場,大批防暴警員下車清理路障。到6時15分,再有示威者在天后站對開擺放雜物築成路障,並組成傘陣[4]

傍晚6時53分,警員在天后留仙街轉到英皇道跑往炮台山方向追捕數名示威者,其中一名男子被警員於馬會投注站旁截停,警員認為他伸出腳試圖絆倒警方。[4]

金鐘

下午3時30分,立場新聞拍攝到多名防暴警察在金鐘廊連接至太古廣場的行人天橋設置封鎖線,截查約50人,市民經截查搜身後才能離開[29]

時代廣場衝突

下午6時許,大批示威者在時代廣場對出趁外媒直播期間,高叫口號,並展示香港獨立旗幟。大批防暴警沿波斯富街推進,並舉起藍旗,警告在場人士立即離開。之後警方防線推進,有警員一度發射胡椒球槍,其後再度後退。同一時間有示威者於時代廣場外築傘陣,之後再有示威者以磚頭等雜物堵塞波斯富街,近利舞臺附近馬路亦有紙皮車燃燒。速龍小隊隨即到場,消防員亦到場撲滅火種。亦有示威者向附近的美心西餅店投擲汽油彈,消防員到場救熄火種。晚上7時30分左右,警方包圍時代廣場,並拉起封鎖線,舉起藍旗警告,指時代廣場外一帶人士涉參與非法集結,勸喻示威者離開。防暴警和速龍小隊成員隨後衝入時代廣場正門前的扶手電梯發射數十發胡椒球彈,並在地下有蓋廣場制服多名示威者。數名男速龍將一名女子壓在地上。[30]

其後50名防暴和速龍小隊成員突然從扶手電梯衝入商場,在商場的中庭發射胡椒球彈,有患哮喘的母親稱警員在場內射胡椒球彈,令她一度呼吸困難,幸兒子無大礙。而商場內的遊人紛紛逃走,部分商店隨即拉閘。[20]

警方舉起藍旗,同時將2樓往地面的扶手電梯封閉,在商場內截查和拘捕45人,其中沙田區議員李志宏趙柱幫石威廉於時代廣場被捕,被指涉干犯非法集結,被押上旅遊巴。[31][32]。警方離開商場時更拉上電閘,一度不讓記者離開[33]

警方表示在傍晚約6時,有示威者將大量印有不同警員個人資料的紙張散落時代廣場2樓大堂地上,警方重申對警員、特務警員及其家屬起底和滋擾的臨時禁制令仍生效,表示會保留追究違反禁制令者的權利[34]

後續

晚上,北角警署外有逾百名被捕人士的家屬在守候

被捕

7月1日警方在港島拘捕約370人,當中10人涉違反《港區國安法》,被指藏有「香港獨立」旗幟、「民族自強 香港獨立」標語等印刷品。其餘分別涉非法集結、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瘋狂駕駛、管有攻擊性武器等。[35]而被捕人士中,3人為同屆海關關員,涉嫌非法集結被捕,將會被停職。海關關長鄧以海得悉事件後感到震怒,表示絕不姑息,定必嚴肅處理。[35]

下午約3時半1名23歲男子,在灣仔柯布連道近謝斐道駕駛插著寫有「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旗幟的電單車,突然被警務人員截停,之後涉嫌瘋狂駕駛及違犯《港區國安法》被捕,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及恐怖活動罪,是首宗違反《港區國安法》的檢控案件

傳媒人曾志豪在下午3時半,於灣仔柯布連道謝斐道拍攝到一名男子駕駛電單車期間突然被警務人員截停,電單車上插著「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旗幟,23歲男司機涉嫌瘋狂駕駛及違犯《港區國安法》被捕。事件造成3名警員手部及膝部等位置受傷[36]。而案件在2021年7月進行審訊時,首次透露他原本相約友人到銅鑼灣一家咖啡店午膳。[37]

同日下午,一名24歲男子黃鈞華利用短刀在維多利亞公園外刺傷一名警員,其後建制派人士在Facebook貼出該男子的照片。黃鈞華同日晚上在香港國際機場打算搭乘國泰航空在晚上11時55分起飛的CX251航班前往倫敦希斯路機場,但客機輪候升空期間,被民航處控制塔召回,機場特警隊登上客機拘捕該名涉案男子。被捕時,警員在他身上搜出一本特區護照、一本已過期的英國國民(海外)護照、多國外幣等。[38]到7月9日再拘捕7名男女,包括24歲男子的父親及其女友,以及民航處三級航空交通管制主任,罪名為「協助罪犯」[39]。到7月15日再拘捕多兩名男子,涉嫌「非法集結」及「抗拒警務人員執行職務」。

到同年7月14日晚上,警方於西營盤拘捕一對夫婦,涉嫌在時代廣場將一條金屬拉帶柱由高處投擲正衝入商場的速龍小隊,事件中沒人被擊中受傷,涉企圖傷人及刑毁被捕[40]

受傷

醫管局回覆指,截至晚上10時,有15人受傷送院,年齡介乎14至77歲,全部情況穩定,另有8男3女已出院。[41]而警察公佈有7名警察被尖刀襲擊、電單車撞傷、被搶犯等,其中有警察手指骨折,頭被擊傷,已送醫治理[42]

法庭提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