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文憑試歷史科爭議試題事件,是指2020年5月的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歷史科考試中的一起爭議事件。歷史科考試在5月14日舉行後,該科試卷其中一道涉及中日關係的題目,被指具引導性、美化日本侵華、傷害了在日本侵華戰爭中受到莫大苦難的國民的感情和尊嚴。教聯會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新華社文匯報大公報等先後批評香港考試及評核局的做法[1],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向考評局施壓時更聲稱南非總統曼德拉曾說「教育的崩潰足以摧毀一個國家」來抨擊整個香港教育界[2],惟被揭發並非出自曼德拉及涉嫌散播假消息[3][4]。相關試題最終取消,教育局向考評局施壓取消試題的做法引起社會輿論的反彈,批評教育局將試題政治化及政治凌駕專業,及籍歷史試題對教育界發動文革式的政治批鬥[5][6]。在教育局解說要求取消試題的記者會上有記者要求局長楊潤雄說明毛澤東感謝日本侵華的言論是否同樣須要被譴責[7]

試題內容

爭議試題是在2020年5月14日舉行的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歷史科考試卷一必答題第2題[8]。試題提供兩項資料,共三篇文獻[9]

資料C:引用日本法政大學校長梅謙次郎在1905年出版的一篇文章,文中提到清國教育家范源濂向他稱大清國有意改革,但修讀法政課程要六、七年時間,希望他作為法政大學校長,可設置法政速成學校,使留學生可於一年修畢。梅謙次郎雖然認為法政課程需要四年方能修畢,但同意提供一年期的法政速成課程作為試驗。
原文:昨年,清國人范源濂請求與我會面,言道:『本邦行將改革,向來自貴國派遣諸生,多習武備、教育,唯法政學科,留學生修此者極少,然國家果欲改革,則特需修習此科者。鑒於我邦現時之需,修學者若以六七年以上時間,幾不可得。現覺必要設置法政速成學校,於一年以內卒業,可以停廢暑假。』速成科無論如何必要,通常需三四年才能修完;惟考慮范氏之熱望,本大學暫定一年課程予以試驗。此事得小村外务大臣贊成,清國楊公使深表贊同,計畫敦勸清國各省督撫,及上奏清國皇帝,陸續派遣來學。
資料D:有兩篇引文。引文一,是來自1912年1月黃興代表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寫給井上馨(大日本帝國元老、前外务大臣)的一封信,要求對方委託三井洋行籌募一筆資金,用以支持推翻滿清及成立新政府。引文二,是日本三井洋行代漢冶萍公司備款250萬日圓借款予中華民國政府的合同,借貸以大冶鐵礦作抵押,借款期一年,年息七厘。
引文一:『目下敵國東南一帶,大事既定,十四省之城市飄揚革命軍之新旗幟,人民皆歡喜。清政府不仁,到處焚戮,諸民亟望我軍之到來。直隸、山東等省人之請願書,均以我軍未能早日北伐為恨事。然吾等以清袁〔世凱〕或可悔悟其非,暫時傾聽和議之磋商。答應休戰一月之久,已於近日內組織〔中華民國〕新政府,計畫通告列國。若和議最終不能成立,則不得以戰爭解決。值此新政府成立之際,深切懇請閣下予以贊助。此外,敵政府委託貴國三井洋行籌措資金一事,務祈賜以助聲。』
引文二:『三井洋行代漢治萍公司倍款日斤兩百五十萬元,借與民國政府。……二、借款以大治鐵礦為抵,所有兌換匯水,均由三井洋行自定。三、以上借款以一年為期,周年七厘行息。每半年一付利息。』

試題包含3條分題,當中最具爭議的為分題(c)[9]

(c) 「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你是否同意此說?試參考資料C及D,並就你所知,解釋你的答案。(8分)

——2020年香港文憑試歷史科卷一題二[10]

事件發展

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歷史科於2020年5月14日上午舉行,同日晚上,教育局發表聲明,指有關的試題「附帶極為片面的資料,致試題具引導性,考生可能因而達至偏頗的結論,嚴重傷害了在日本侵華戰爭中受到莫大苦難的國民的感情和尊嚴」。[11]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5月15日的教育局記者會上,重申教育局對試題「嚴重傷害國民感情及尊嚴」深感遺憾,更直指考題在資料選取和題目設計上都不能符合高中歷史課程的宗旨,認為題目沒有討論空間,指「答案只有弊,唔會有任何利」。[12],並表示教育局將派員至考評局了解考評局的出題及審題機制[13]

2020年5月14日晚上,考評局發聲明指為避免影響閱卷的公平公正和損害考生利益,不宜作出評論,但強調非常重視教育局及外界的意見。聲明又指歷史科與其他科目一樣,都設有「審題委員會」,而委員都是大學教授、課程及學科專家等,會依據該科的《課程及評估指引》和《評核大綱》擬定試題及評卷指引,最終需要「審題委員會」全體接受才會定稿。聲明續指,每年公開試過後,都會進行不同形式的檢討檢討結果會交給來年的「審題委員會」作擬題參考,確保試題質素及持續改進。[14][15]

出題者的身份

2020年5月15日晚,《蘋果日報》引述消息人士透露,教育局早在出題時已知情,因為文憑試各科的審題委員會需要「邀請」教育局提名人選加入,並認為這次是針對考評局的有組織輿論攻擊。[16]同日,《香港01》亦引述知情人士指有教育局人員曾以非官方身份,在考評局參與各科目審題委員會,報道指今次涉及爭議的歷史科,亦有一名教育局課程發展處官員在歷史科審題委員會。[17]教育局在5月16日凌晨發新聞稿,指有獲教育局聘用的教師在獲聘前,已經以「個人身分」獲考評局邀請加入審題委員會,並在獲教育局聘用後申請繼續在考評局的歷史科審題委員會工作,但不會向任何人提供試題內容,包括教育局的上司或同事,又對《蘋果日報》的報道表示遺憾。[16]

楊潤雄被問應否譴責毛澤東感謝日本侵華

在5月15日下午舉行的教育局記者會上,有記者向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提出質詢,記者稱在歷史上並不是首次有人討論日本對中國的利弊問題,而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曾經多次發表感謝日本皇軍侵華的言論[18]並且引述毛澤東的一段講話,「如果沒有日本帝國主義發動大規模侵略,霸佔了大半個中國,全中國人民就不可能團結起來,反對帝國主義,中國共產黨也就不可能勝利。」記者詢問楊潤雄,毛澤東感謝日本侵略的說法是否傷害了中國人的感情,會否對該言論深表遺憾,並予以譴責。[19]

楊潤雄回應稱毛澤東發表上述講話時是在外交場合,[20]他相信因話語背景不同,「未必完全可以從字面去解釋」,楊又稱爭議是應否把這些資料放在試題中,由考生分析及結論,楊認為毛澤東感謝日本皇軍侵華與文憑試歷史試題爭議是兩回事。[19]

教育局要求取消試題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5月15日的記者會上,表示教育局會要求香港考試及評核局取消這道試題,以「確保考生得到公平對待」[21]。考評局在同日晚上作出回應,指取消試題會影響考生的公開考試成績,影響深遠,會召開特別會議商討跟進[21]。2020年5月18日下午,考評局委員會進行會議後表示需詳細探討試題的存廢涉及較多因素,需要詳細探討詳細方案[22]。同日晚上教育局表示行政長官可以就「公眾利益有影響事項」向考評局發出指示[23]。有中學生組織不滿取消試題,表示將提出司法覆核[22]

5月17日,教育局副秘書長康陳翠華在教育局網站刊出文章,認為教育局對試題表達看法和意見,「絕非以政治來干預考試」,「強烈呼籲所有教育人士反思教育的使命,不要讓教育專業蒙羞」。她亦表示,歷史教育重視培養學生從不同角度思考能力,但在一些牽涉侵略屠殺種族清洗等的題目,「完全不應引導基礎教育階段學生討論其正面價值」。對於本年文憑試的題目,她認為「高中的課程的深入程度,還未達到仔細分析上半個二十世紀中日的這些複雜關係」,認為以「就自己所知」來處理超越能力的題目沒有意義,是設題已有問題,「故將題目取消是合理及負責的做法」,稱這符合考生利益。[24][25]

林鄭月娥誤用曼德拉名言向教育界施壓

5月19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文憑試歷史科試題出現爭議,令人非常遺憾和非常失望,但強調她至今沒有干預過事件,並指為了保護教育的質素和目的及學生,她不會迴避行使相關條例賦予特首的權力[26]。此外,林鄭月娥強調教育的重要性在於樹德立仁,需要有人把關以維護質素,及保證學生接受正確的全人教育,又引用已故南非總統曼德拉的名言,指「教育的崩潰足以摧毀一個國家」(The collapse of education is the collapse of the nation)[27][28]。但其後有網民指出這句名言並非出自曼德拉口中,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亦表示在翻查曼德拉語錄後並沒有该句,並諷刺林鄭沒有為此進行事實查核[27][28]。曼德拉基金會檔案館館長拉齊婭·薩利赫(Razia Saleh)及後表示在翻查逾1500多篇曼德拉演辭的資料庫、曼德拉的名言書籍及作品後,均沒有發現該句,因而無法證明該句是曼德拉名言[29],沈指林鄭月娥曾稱要「認真研究如何監察網上假消息」,但散播假消息的卻是林鄭自己[30]。而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辦公室則指特首的引述是有不同版本和出處,樂意接受指正,並對若因此引起的誤會表示歉意[29][30]

考評局決定取消試題

2020年5月22日,《星島日報》引述消息指考評局委員會在21日的特別會議上,已決定取消爭議試題,指考評局將在當天之內公佈詳情及後續處理。[31]

後續討論

2020年5月25日,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就事件舉行特別會議。考評局初步檢閱答案,該題共有57.1%考生回答「弊多於利」,38%考生則回答「利多於弊」;78%考生作答時有提及弊處,17%考生只提及利處,另有4.9%考生沒有表示立場[32]

教育界的反應

  •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在5月17日召開記者會,會上有歷史科教師批評教育局的決定鹵莽、摧毁考生努力、損害考評制度、並打擊教師士氣,令社會負上沉重的代價。有應屆文憑試考生稱沒想過題目會捲入政治漩渦,他對當局的決定感到詫異,擔心取消題目會影響成績。教協理事、歷史科教師李家宏認該試題問及1900至1945年間的中日關係,當中包含和平時期及戰爭事件,兩者都同等重要,學生均需要理解。對於《人民日報》發表文章批評香港歷史科出現荒謬考題,李家宏指官媒的言論令教師感到擔心及人人自危。[33]
  • 中學校長會主席鄧振強在5月16日出席商業電台節目時表示,歷史資料題的考試特色是透過資料讓考生思考,考生須利用已有知識回答及評價,認為由於考生能闡述的觀點少,只能回應弊多於利,試題設置得不理想,但他強調「無受過教育或無相關知識才易被引導」。[34]鄧振強在5月18日接受香港電台節目《千禧年代》的訪問,他稱今次題目只有一個答案,對學生而言是較易處理,只要運用合理的資料及個人所知,有機會全取題目滿分的8分。鄧表示理解試題有爭議,但取消試題會令部分考生評級變差,變成懲罰學生,認為考評局在作出決定時要考慮保障考生的福祉。[35]
  • 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在5月18日表示已經徵詢過專家意見,認為題目符合整個學科設置的原則,基本上是沒有引導性。他指教育局沒有取消有關試題的法定權力,教育局應給擬卷人員和擬題小組解釋的機會,在符合程序公義和學理下作出結論。對於教育局發表聲明指局方有人員在受聘前已經以「個人身份」獲考評局邀請加入歷史科審題委員會,並獲局方批准可繼續從事審題委員會的工作;而政府新聞處的發稿則稱教育局未有派員加入考評局歷史科審題委員會;葉建源認為教育局的做法荒誕,「教育局譴責考評局,但出題的人就是自己的官員,自己官員應該最清楚課程宗旨,但完成後卻否定做法。」[36]。後續考評局統計選擇試題的考生回答表現,葉建源評論「發現有57%考生回答「弊多於利」,38%考生回答「利多於弊」,反映考生並沒有一面倒回答「利多於弊」,證明大部分考生並無被引導」[37]